img

這時,陳遠軍突然攔住秦石,之後拉著他走到石廟外的樹林里,故意和譚雪慧拉開些距離。

2021 年 1 月 5 日

秦石頗為意外,找一棵古樹靠在上面,將黑色的手袖背到身後:「陳兄弟,怎麼了?」

在月光下,陳遠軍顯得有些凄涼,他低著頭猶豫下,聲音很小的道:「秦公子,我能看出來……雪慧對你有好感,你讓她跟著你吧!」

「你說啥?」

秦石眼睛一瞪,一時半會沒回過神。

長吁一聲,陳遠軍哽咽一聲:「我很愛她,但我就出身貧寒,無權無勢無背景,雪慧跟著我只會吃苦,過不上好日子……但跟著你,就……」

話音未落,秦石揮手將他打斷:「胡扯,你他媽放屁呢?你當譚姑娘是什麼?是店鋪里的貨物嗎?你不要了說扔就扔?」

「我他媽開始還挺看好你,真他媽的丟人!」

越說越氣憤,秦石怒斥一聲:「陳遠軍,你他媽記住,你是個男人,天塌地崩都不能彎的男人,你沒錢沒權沒背景,就給我混到有錢有權有背景。」

「然後,給她過好日子!」

一番話,如古墓晨鐘般落下,陳遠軍的眼神有些驚訝。

「去荒鎮吧,在那裡混出個樣。」

秦石頓一下,抬起手拍在陳遠軍的肩膀上,道:「記住,你選擇她,她就是你的責任,男人zi可以哭著累著,但絕對不能讓zi的女人受苦受累。」

說到這,秦石的腦海里,閃過一道碧藍色長發的倩影,迷離道:「我同樣有我深愛的女人,為了和她在一起,不管多苦我都願意捱。」

說完話,秦石起身離開。

陳遠軍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又無言。

「對了,謝謝你的烤魚,很香!」

秦石朝前走著,抬起手朝身後晃了晃,徹底的消失在密林里。

望著漸行漸遠的背影,陳遠軍沉默了,他並不知道,就是今天,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直指最後見證了影響千萬年的天地命盤。

譚雪慧走到他身旁,很溫柔的挽住他:「夫君,你和秦公子說什麼了?」

沉默一會,陳遠軍搖搖頭,只是回過身輕輕的抱住譚雪慧,吻在她的額頭上,仰起頭望向夜空皎潔的月光,回想起秦石對他的所言所語。

「雪慧,我會照顧你好,給你最好的生活。」

「嗯,夫君,我信你……」

「走,我們去荒鎮!」 子時。

秦石告別譚雪慧和陳遠軍,他穿梭在幽暗的密林里,一席黑袍緊緊的裹在身上,配合著寥寥的月光,如鬼魅行蹤。

他速度很快,眨眼間就繞回到八寶鎮。

順著八寶鎮東口的鐵門邁入,秦石略微停頓一下,想將黑袍后的斗篷帶上,但當他剛舉起斗篷的剎那,一抹森然的寒光在眸中閃過。

這一次,他突然不想隱忍,想要高調的殺進去。

由於雲鼎宗的惡性,他絕對不會放過雲鼎宗,倒不是說,他是什麼替天行道劫富濟貧的大聖人,但這件事真的觸及到了他的底線。

從洛雪嫻chuxian意外后,他特別看重女人的貞潔和純真,為此他絕對不會原諒雲鼎宗的所作所為,這群慘無人道的畜生。

況且,他們本來就有著不共戴天的仇。

書中玉聽見秦石的心聲,突然道:「不想隱忍,就高調的殺進去,對這群畜生不需要心慈手軟,殺了他們都是便宜的!」

聞聲,秦石不禁的一愣,他很少見書中玉這樣fen,但想來也是,雖說她是器靈,但同樣是女子身,對這件事肯定會異常fen。

「呵呵,確實,隱忍這麼久,是應該高調一次了,但要高調就好好的高調一次!」舔一下乾裂的嘴角,秦石露出陰寒的笑,旋即只見他眸子一變,冷哼聲:「雲鼎宗,血債學長的時候到了!」

覆滅雲鼎宗的計劃,徹底展開。

夜晚的八寶鎮,很安靜,不,zhunque說,應該是很冷清,很空虛凄涼。

從外面望進去,只有零星少許的燈火,更多是低吟的哭聲和摻雜在空氣里的刺鼻血氣。

但,就是這樣寂寥的八寶鎮,有一處瓊樓玉宇的宅院燈火輝煌,院子里點燃著篝火,不時的傳來歡聲笑語。

秦石眯眯眼,沿著燈火通明的方向望去。

那裡,就是黃家,雲鼎宗弟子今晚借宿的地方。

「呵呵,這黃家是生怕本少找不到,特意點燈敲鑼的為我引路啊。」秦石冷笑一聲,身軀一晃,就從原地消失。

黃家。

在這,雲鼎宗弟子杯酒當歌,一個一個圍在宅院里,手中坐擁著原先在八寶鎮酒樓賣的女妓,玩的不亦樂乎。

黃家家主:黃海龍,他封靈境後期,為了搭上雲鼎宗的線,不惜出賣了zi三個女兒,現在更是鞍前馬後的伺候楚離他們。

除了黃海龍,在這伺候雲鼎宗的還有當初和秦石交過手的黃金鑫,和黃家大總管:黃浩。

「哎,這八寶鎮,就五十個雛,若是能多兩個超乎目標的話,咱哥幾個是不是還能zi爽爽。」楚離周圍坐著幾個人,摟著懷中的女妓抱怨道。

楚離身旁,有三個人,分別叫:胡昊,李兵,周輝。

周輝是古城周家人,在幾個人裡面地位僅此楚離。

剛才的話,就是周輝說的。

楚離在旁邊,揮袖子照周輝naodai拍一下:「操,身邊摟著一個大美女,還有心思惦記別人呢?」

說完這話,楚離朝周輝旁邊的女妓喊聲:「妹子,我和你說,我要是你,今晚上就閹了他,讓他心裡惦記別人。」

「那可不行兒……」

女妓聲音很軟,酥到骨子裡那種,特別魅惑。

她一把挽住周輝,賣弄風騷的道:「我們輝哥要是被淹了,人家晚上怎麼爽啊?是不是輝哥?來,親個!」

「瞧見沒,瞧見沒?這才是親媳婦。」周輝這個得意,回頭撅起厚厚的嘴唇印在女妓的櫻唇上,整個就是一現場版的美女與野獸。

他們幾個唏噓一聲,鬧到凌晨兩三點。

喝的差不多,他們各個站起身,一個一個摟著女妓回到房中,準備去享受春宵一度。

臨走前,楚離回過身,抓著離他最近的李兵,道:「小兵,你晚點回去,去瞧瞧那五十個小娘們,別讓他們自盡了。」

「為啥是我?」

李兵老大個不願意。

「怎麼?不願意?不願意,你這妹子我領我屋去,你晚上獨守空房去吧。」楚離白一眼,就伸手去抓李兵懷裡的女妓。

「別,別,別啊離哥!」

李兵趕緊打斷他,撅個嘴:「我去,我去還不行嗎?」

「這差不多。」楚離滿臉春意的朝房間走去,摟著懷中女妓的手也不老實,上下不是的摸索摸索,在她的臀部狠狠捏上一把。

等這群人散了,黃海龍抹一把頭上的汗水,伺候這群祖宗是真不容易。抱怨一陣,他又安排黃家人,將院子里打掃一番,才獨自回到廳堂里。

剛進廳堂,他一揮手,藉助靈力將油燈里的燈絲點燃,昏暗的廳堂瞬間通亮。

整個廳堂是由四根龍柱組成,打造的金碧輝煌,在堂上有一把龍椅。

龍椅……

黃海龍眼前一瞪,只見在龍椅上正坐著一名略顯稚嫩的少年,少年裹著一身黑袍看不太清楚容貌,翹著二郎腿,單手握著龍頭,另只手把玩著他辦公的印章。

「呦,黃家主,伺候完你那群主子了?」廳堂一亮,少年將手中的印章放下,嘴角一挑的帶起絲冷笑。

黃海龍身子一驚,道:「你是誰?」

「我是誰?」秦石抹一抹鼻樑,挺直身板后盯著黃海龍:「呵呵,我啊,我是老天派來,說你作惡多端,叫我來取了你的狗命。」

「喝,不知死活的小子!」

黃海龍冷靜不少,他在秦石身上感覺不到半點的靈力,為此輕視的冷哼一聲,一團火焰在他的掌心上跳動起。

但這時,秦石眼神一瞪,一抹無形的精神力散出,直接封印在黃海龍身後的火苗上,一下將火苗撲滅:「呵呵,黃家主,勸你別輕舉妄動,只要你敢在動一下,我就殺你們黃家一人。」

「憑你?」

「不信?」

碰!一聲悶響。

廳堂外,一名正在處理宅院的黃家執事,突然間面目猙獰一下,就噗通的摔在地上。

聞聲,黃海龍眼神一驚:「小子,你找死!」

碰!又一聲悶響。

第二名黃家人暈死在地。

這一幕,黃海龍被嚇住了,他不敢在輕舉妄動,低沉道:「你究竟想要幹嗎?」

「呵呵,早這麼聽話,是不是就完了?」

秦石笑一聲,旋即他單手舉起,一道凜冽的靈力在他手中匯聚,靈光染成火球,越來越亮,轉眼間有半米大小:「你說,一把火燒了這,是不是很好?」

見到半米大小的火球,黃海龍驚慌的就想上前:「你,你別亂來,雲鼎宗的大人們可都在這,你要是燒了我們黃家,雲鼎宗……」

不等他說完,秦石揮下手將他打斷:「雲鼎宗?你是說這群畜生嗎?」

砰!砰!

兩道身影,順著龍椅後面被秦石拋出去。

兩道身影摔在大廳的中央,眼神渙散全身抽搐不停,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見到這兩人,黃海龍神情一變。

這兩人,不正是剛才在楚離旁邊的周輝和胡昊?想到這,黃海龍的臉色低沉,一點血色都沒有。他知道,這次他是真的踢到鐵板了。

但他不明白,他究竟是在哪得罪了這麼一尊瘟神?

「家主!黃家主!」

這時,廳堂外,突然間衝進來一群身影。

楚離,李兵,黃金鑫,黃家大總管,以及雲鼎宗其餘的弟子和黃家人,差不多全聚齊了。

他們全是被之前和胡海、周輝在一起的兩個女妓驚動,剛才秦石廢掉兩人時,並沒有殺掉兩個女妓,特意把兩人留下來吸引楚離等人。

這兩女妓果然不負眾望,一陣嚎叫把諸人全驚動了。

「呵呵,都來了?」

見到諸人,秦石拍了拍手站起身「行,人齊了,這樣一起解決,可要比一個一個去找你們單獨解決方便多了。」

諸人聞聲,同時低沉個頭盯著秦石。

「黃家主,他是什麼人?」楚離率先回過神,他上下打量秦石一番,卻在秦石的身上感覺不到半點靈力。

這種qingkuang,往往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秦石沒有修為,第二種是秦石的修為太高,他根本無法探測。胡昊和周輝已經被抓,秦石沒有修為顯然是不可能,那麼只可能是後者。

意識到這,楚離有些緊張。

「是你?」黃金鑫和黃家大總管眼神一瞪,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金鑫,黃浩,你們認識他?」黃海龍低吼句。

兩人哽咽住,吭哧半天道:「他,他是秦石……」

秦石?

兩個字一落,黃家戛然寂靜。

「秦石?他沒死?」楚離等雲鼎宗弟子驚呼一聲,目瞪口呆的望著秦石。

黃海龍一下子癱軟身子,兩眼無神的全都明白了,黃凱當初和秦石衝突的事他知道,當時得知秦石在古城鬧的風生水起,他心裡還擔心過。

好在後來聽見傳聞,說秦石被焚天宗的大人物給殺死,這才讓他睡了幾天安穩覺。

但很顯然,傳聞是假的。

「報應啊……報應啊……該來的還是來了嗎……」黃海龍摔在地上,秦石的神威他聽過,一個人引發兩大宗門大戰?

剛才神出鬼沒的手段,他更是親眼所見。

為此,就一個想法,在他腦子裡跳出:黃家完了。

被認出來,秦石很高傲的咧嘴一笑,他發現這種做名人的感覺蠻舒服嗎。

他緊了緊黑袍,旋即眼神一凝,身子嗖的在原地消失,一下chuxian在黃海龍的身前,單手成龍爪探出,鎖住黃海龍的咽喉,森然道:「呵呵,好句報應,既然黃家主做好準備,我這就成全了你!」

「別動,再動我殺了她們!」

但這時,李兵在突然躍進廳堂,在他手中有根麻繩,麻繩拴著的正是被捉來的五十名少女,詩蘭就在當中。 「別動,再動我殺了她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