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時,葉秋也是說道。

2021 年 11 月 20 日

見袁翔一副堅決的樣子,段恆終於是屈服了,道:「我妹妹可能出事了,我要去看看!」

段恆有個雙胞胎妹妹,這是全寢室的人都知道的。

只不過段恆的妹妹在鐸京市的另一所學校上學,所以兩人也只有周末的時候回家才能見面。

葉秋知道,段恆對這個妹妹十分的疼愛,平時省吃儉用的錢也都給她妹妹買化妝品或者零食了。

據葉秋所知,段恆的家境並不是很好,即便如此,段恆還是秉持著不能讓妹妹受委屈的理念,自己省吃儉用。

眼下妹妹出了事,段恆固然是坐不住的。

「發生什麼事了?你長話短說。」

袁翔說道。

「剛才我妹妹寢室的人打電話跟我說她到現在都沒回學校,而且失聯了一個下午,她們不放心就打了電話給我。」

段恆說道:「我剛才也給她打了電話,一直都沒人接。

後來我又打電話問了她幾個朋友,才知道她是去了夜魅酒吧。」

「夜魅酒吧?」

作為有錢人家的公子,袁翔自然是知道夜魅酒吧的:「那不是鐸京市數一數二的大酒吧嗎,出入其中的都是身家不菲的貴族子弟,你妹妹怎麼會去那?」

「我們邊走邊說吧。」

葉秋說道。

段恆微微一愣,見葉秋和金啟智都是穿好了衣服,心裡頓時是流過了一絲暖流。

不過段恆也沒有矯情,率先出了門。

「前段時間我爸由於輕信外人,被騙了好幾萬,我們家的條件本來就不怎麼好,這一次更是雪上加霜,甚至連供我們讀書的錢都沒了。」

段恆一邊走一邊說道:「後來妹妹知道了這件事,非要去做兼職補貼家用,有一次她提出了要去夜魅酒吧駐唱,說是一晚上能賺一千多。

我知道夜魅酒吧那種地方魚龍混雜,不是我們這種人該去的地方,所以我直接否決了她的想法。」

「我知道了,估計她是不忍心看你這麼累地去兼職,所以自己偷偷跑去了?」

袁翔接話道。

「沒錯。」

段恆說道:「但是她不接電話也不回消息,我這個做哥的怎麼可能不擔心,尤其是她還那麼單純,就算是被人欺負了估計也不會說什麼。」

「放心,沒事的,我們現在馬上去把她接回來就行了。」

袁翔說道。

「嗯,多謝了。」

段恆說道。

「兄弟之間,無需言謝。」

葉秋說道。

隨後,袁翔開來了自己的車,一行四人火速趕往了夜魅酒吧。

「夜魅酒吧,似乎是白虎公司的產業啊……」

葉秋坐在副駕駛,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道。

半個多小時之後,袁翔的車子終於是停在了夜魅酒吧的門口。

夜魅酒吧,算是鐸京市數一數二的豪華型酒吧,也是白虎公司名下的產業之一。

每天晚上,都是夜魅酒吧最熱鬧的時候,許多紈絝子弟都會來這裡消費一番。

今晚的夜魅酒吧也不例外,明明已經是十一點左右了,但是門口依舊是燈火通明。

段恆下車之後,直接就是沖向了門口。

只不過,段恆卻是沒能成功進去。

「你好,請問有預約位置嗎?」

門口的服務生語氣冰冷地問道。

他們看到了段恆的穿著,瞬間便是判斷出了段恆的財力,所以他們的語氣也就隨之變化,有一種瞧不起的樣子。

「預約個鳥蛋,讓我進去!」

此時的段恆正在為妹妹的安危操心,哪管的上預約不預約的,作勢就要闖進去。

見到段恆要硬闖,門口的服務生也是趕緊阻攔下了段恆,甚至還有種要動手的跡象。

就在這時,袁翔趕緊是走了上來,拿出了一張金卡道:「我是這裡的金卡會員,這是我朋友。」

服務生在見到金卡之後,這才是露出了笑臉,道:「原來是袁少,這邊請。」

隨後,四人這才是進入到夜魅酒吧之中。

進入到夜魅酒吧之後,眾人也是適應了一段時間的黑暗,這才是看清了夜魅酒吧的全狀。

整個一樓有一個巨大的舞池,裡面有少數人在跳著舞,而其他地方則是卡座和包廂,另外在舞台上也有著長相不俗的美女在跳著性感的舞蹈。

這裡,僅僅是夜魅酒吧的第一層而已,也是消費檔次最低的一層。

而駐唱歌手,也都是在這一層。

段恆進入一層之後,像是瘋了一樣,不斷地尋找著自己的妹妹。

葉秋等人都見過段恆的妹妹,所以也都是跟著一起找了起來。

十分鐘之後,四人在某個卡座前會面。

「老大,我們這邊都沒有。」

袁翔說道。

「該死!」

段恆怒道:「我找了兩圈,都沒有看到她的影子,難道她已經回去了?」

「你再打個電話試試。」

葉秋說道。

段恆聞言,便是拿出手機又給妹妹打了一個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聽到那一成不變的台詞,段恆急得差點沒把手機給摔在地上。

「別著急別著急,我在這裡有熟人,我去問問。」

袁翔示意段恆不要著急,然後便是獨自一人走上了酒吧的二樓。

夜魅酒吧的二樓都是包廂,那裡開設了不少賭博性質的場所,專門供那些紈絝子弟玩耍的。

又過了十分鐘之後,袁翔終於是下來了。

「怎麼樣?有什麼消息嗎?」

段恆迫不及待地問道。

袁翔聞言,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你快說啊!」

段恆見狀,似乎是猜到了什麼,急忙問道。

「老大,你先答應我,不要衝動。」

袁翔先說道。

段恆深呼吸了一口,道:「好,我答應你,我不衝動。」

見到段恆稍微冷靜了一些之後,袁翔才是說道:「我剛才問了二樓的經理,今天晚上確實是有一個叫段佳凝的女大學生來這裡兼職駐唱。」

「然後呢?」

段恆追問道。

「你一定不要衝動。」

袁翔再次強調道:「據他所說,似乎是酒吧的老闆看上了她,將她騙上了酒吧的三樓。」

「什麼?!」

段恆聞言,瞳孔陡然放大。

隨後,段恆便是化作了一頭暴怒的公牛,直接就是要往三樓衝去。

袁翔見狀,急忙是攔住了段恆。

「別攔著我!」

段恆怒道。

「你冷靜點!」

袁翔說道:「這裡可是夜魅酒吧,你這樣貿然衝上去,到時候吃虧的可是你自己啊!」

「那又怎麼樣?」

段恆道:「那可是我妹妹!我難道要在這裡靜靜地等著嗎?」

「你聽我的,我現在報警,等警察來了再處理。」

袁翔說道。

「袁翔,你要還是我兄弟,就給我讓開!」

此時的段恆,語氣已經變得異常冰冷:「那是我唯一的妹妹,如果我現在不上去,她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會內疚一輩子!」

就在袁翔猶豫的時候,葉秋將手放在了袁翔的胳膊上,道:「放開他吧,你不是他,你理解不了他現在的狀態。

雖然你是為了老大的安危著想,但這是他唯一的妹妹。

老二,我知道你的身份跟我們不一樣,你要顧慮的東西比我們多,所以這次,你就當一個旁觀者吧。」

袁翔聞言,咬了咬嘴唇,道:「葉秋,謝謝你。」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