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時,小石目眥欲裂,臉上表現出非常痛苦的神色,他捂著頭,全身冒出更多的黑氣,當他再抬頭時,遠歌看到了他原本淡紅色的眸子變成了深紅色,全身原本正常的紅色,也變成了刺眼的紅色,看得遠歌眼睛一陣酸痛。

2021 年 1 月 8 日

他是魔化了嗎?

遠歌暗想。

小石激動地舞著劍,身體像是一陣風朝遠歌飛來,遠歌剛準備撤退,一道巨大地光芒壓下,將遠歌腳下的土石全部震飛,隨即她感覺到一雙手按在了遠歌的胸口,千金重地力量將遠歌壓了下去!

還沒等她緩過神來,她感覺到那雙手揪住了自己的衣領,將她扯出,再一次按下,又是「轟」的一聲,她再一次砸下,身體飛出幾米遠。

遠歌撞在薔薇花藤圍繞的牆壁上,尖利的刺扎進她的手掌。

遠歌咽了一口正要噴出來的血水,隨即一手揪著薔薇花的花藤站了起來,周圍充斥著濃郁的腥氣,空氣也很潮濕,天空壓抑的陰沉沉的。

遠歌頓了頓,她的腳步輕盈地飛躍在古堡之上,最後落在最高的地方俯視這一切。片刻,她的手指輕動,白色的光芒一閃,一把光劍在她手心中幻化出來。

然而小石耳朵一動,飛快地閃身,只是一個影子罷了,他便移動到遠歌的身後,準備出手。遠歌很平靜地將劍擋在身後,抵住了這一個攻擊。

小石一擊未中,隨後張開羽翼飛到空中,無數的黑色羽毛像是利劍一樣飛了下來。遠歌猛地一揮劍,劍氣縱橫,光芒猶如一圈又一圈的弧形光輪,嗖嗖嗖地沖向小石。 而小石也很利索地防守。

幾個回合下來,他們都沒有分出勝負,而薔薇古堡周圍的薔薇花也被毀的不成樣子了。

好一會兒,兩人倒退向後飛,隨即一人落在一個最凸出的地方,雙方對視著。

片刻,遠歌看到小石身後的羽翼消失,眼眸也恢復了最初見到他時的淡紅色。

隨即,小石跪在那些被斬斷的薔薇花藤旁邊,眼神有自責還有落寞。他雙手撐在地上,手掌周圍都是那些細碎的花藤和花瓣的粉末,周圍的血已經凝固,有些變黑。

冷風迎面吹來, 重生之巨星復仇系統 ,嘴唇也毫無血色。

突然,遠歌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也有了深深的負罪感。

遠歌是不是真的過分了,或者是真的做錯了什麼?

而這時,遠歌感覺到了巨大地陰影籠罩過來。

回頭一看,她瞧見了霧氣組成的巨大嘴巴向自己沖了過來!

沒等遠歌出手,一道紅色的光芒閃出,將那黑氣爆破。

她扭頭一看,只見小石驕傲地站在自己的身後,頭高高的昂起,額前那漂亮的紅寶石,在陽光下耀眼地亮著。

而在被爆破的黑氣中,遠歌看到龍慕冰被綁住手腳,眼睛閉著似乎睡著的樣子。沒等遠歌回過神來,那黑氣在一起包裹住龍慕冰,一下子就沒了影子。

小石走到遠歌身邊,「不想死的話,跟在我身後!」

遠歌重重地強調:「我有權利知道事情的真相!」

「事情的真相就是那股黑氣綁架了你的朋友!」小石認真地說。

「你知道我要說的不是這些。」遠歌直接挑明,「告訴遠我,這股黑氣是不是控制你的未知力量?」

小石不可思議地看著遠歌,他幾乎是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


「呵呵,我可不是白痴!」

來這裡的時候,她就覺得這裡不對勁,而龍慕冰被擄走前告訴自己這裡有妖氣和魔族的氣息,他明確的指出小石就是魔族,而最後小石的魔化狀態,讓她更加肯定他是被人控制了,至於什麼人她並不知道。

現在遠歌能肯定,是這股黑氣的主人。

「隱藏在黑氣之後的力量,是誰?」遠歌問。

「……」小石看著黑氣,沒有回答。

「你不說話,我什麼也做不了,如果你說出來,或許我還能幫到你什麼!」

最强醫聖在都市 ,「你幫不了!」

遠歌怒了:「現在是吞吞吐吐和扭扭捏捏的時候嗎?」

「千秒。」小石低聲道,隨後他捏著拳頭,眼裡迸射出火焰,「他是千秒!」

「千秒?」遠歌驚愕。

「我被困在這裡五年——」小石望著那團黑氣,他的眼裡透露出了無盡的哀傷與憂愁,「過著孤獨的日子,偶爾會有人來,但都是想進入精靈界。所以我一直守護這座城堡,不讓他消失。」

遠歌猜測道:「你為什麼要這麼關心這些薔薇花?別告訴我,僅僅是因為它們是你孤獨時唯一陪伴你的東西?」 小石垂眸,眼裡溢出抵擋不住的憂傷,「不,不是這樣的,他們不是……不是普通的植物,不是……薔薇花,他們,他們……他們是——」

小石的話還未說完,那團黑氣猛地飛了下來。

遠歌和小石飛速地閃身,躲過它地攻擊。

「不要被黑氣碰到,你的身體會被麻木的!」小石提醒遠歌。

不能被黑氣碰,身體會麻木?

同一時刻,黑氣幻化成一個虛幻的影子,張牙舞爪地朝著遠歌和小石飛來。

遠歌順勢跳躍,腳尖惦在黑薔薇盤繞的圍牆上。

忽然,遠歌直覺後面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將她彈了出去。

猝不及防的遠歌,身體飛一般的沖了出去砸向了古堡,令她驚訝的是,古堡周圍彈出一道結界,將她擋住。

「圍牆旁邊的結界不是防禦系,是具有攻擊力量的。」那邊的小石一邊躲著黑氣一邊提醒遠歌。

原來如此!


遠歌穩住身子,看了看身後的結界,猛吸一口氣。

小石喊道:「發什麼呆,身後。」

遠歌趕緊向後一看,只見黑團長著大口,準備吞噬自己。

遠歌在地上打了一個滾,很驚險地躲過這一擊,隨即長劍出鞘,朝著黑氣劈了過去。

只是她的劍像是刺了空氣一般,一點效果也沒有。

也難怪,黑氣是無形的,不像人的身體,是肉體的存在,可以砍,也可以傷害。

思索了一會,遠歌跳到城堡上,避開可能布置結界的地方,找了一個地方落定,她低頭吩咐小石:「你和他戰鬥,我觀察一下形式!」

小石看了遠歌一眼,也沒多說什麼,而是全身心的跟這團黑氣打鬥。

遠歌俯視整個城堡,忽然發現,這個城堡四周都縈繞著淡淡的紅霧。而且紅霧都依附在薔薇花藤蔓上,似乎在禁錮著它們。

這些紅霧是什麼?它們為什麼要縈繞在薔薇花附近,而且又為什麼要禁錮它們?

繼而,遠歌低頭向下看,小石只是一味的退避黑氣,卻不願正面交手,看了半天,遠歌也沒看出什麼,她眉頭稍稍皺起。

「你躲什麼,好歹正面交鋒一下!」

小石這樣只躲不攻擊,讓她非常的苦惱。

小石抿唇,他側頭看了遠歌一眼,隨即慢吞吞地拔出腰間的花劍,對著黑氣一陣沒有規律的亂砍,那出招的姿勢和動作非常的彆扭。

「如果你這樣敷衍的話,我們只能死在這裡了。」遠歌聲音提高了,「給我認真點!」

小石的身子僵了僵。

「那些薔薇花呢?你那麼緊張這些植物,如果我們死在這裡,它們可能也好不到哪裡去!」遠歌掃視了一下周圍的薔薇花,眉頭皺得高高的,「這裡面縈繞著紅霧在禁錮著它們……」

小石咬唇,片刻,他眼裡崩射出凌烈的氣焰,隨即全身都燃氣了一股紅色的火焰,那一團火焰聚集在一起,環繞在他的花劍上,形成一個類似防護罩一樣的結界。

只見小石凌空翻躍,手裡的劍如同一隻咆哮的飛龍。 它正怒氣衝天地衝出,爆發出萬千的紅色火焰,將黑氣吞噬,速度快得讓遠歌一時都沒反應過來!

就在遠歌還沒有從這股出招氣勢中回過神來,她便看到黑氣如一縷細煙緩緩溢出,又以反噬的攻勢將火焰吞滅。

遠歌驚愕的看著黑氣吞噬掉小石花劍里噴射的火焰,久久都沒回過神來。

這股霧氣難道真的沒有任何缺點嗎?火焰已經完全將它包裹,它居然還能反噬,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如果它像空氣一樣根本無法禁錮,那麼為什麼他們不能碰?難道它本身就是一種毒氣?

毒氣?等等——

遠歌扭頭看觀觀察了一下四周,這時她發現薔薇花周圍的紅霧消散了不少,而那些黑薔薇也漸漸停止了蔓延,變回最初的模樣,逐漸安靜下來。

咦,這是怎麼回事?

遠歌順勢跳了下去,想站在薔薇花環繞的牆壁上,但忽然想起之前她跳上前被結界反彈回來了,現在跳上去又要被攻擊了。

原本遠歌準備半路撤回,可身體因為慣性的原因,還是不知覺地降落到薔薇花牆上!。


令遠歌驚奇的是,她並沒有被反彈回來!而是穩穩噹噹的落在了牆上,毫髮無傷!

這裡明明是有結界存在,為什麼她能站在這裡?

就在遠歌疑惑不解時,那團反噬成功的黑氣幻化成巨大的怪獸,身後長著八片黑色的羽翼,因為都是黑氣的原因,只能看見類似影子的黑體,卻見不到怪獸真正的摸樣,但是從形體還是能判斷,這是類似魔物的身體。

怪獸扇動著翅膀飛了起來,黑色的羽翼忽然向兩邊擴散生長,像是一大塊黑布,罩在上空。忽而,城堡外也變成了漆黑的一片,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

而這時,遠歌感覺到身後有股彈力將她彈了出去,她的身體撞在不知道那塊牆壁上,隨即滑了下去!

忽而,遠歌感到一雙手掐住遠歌的脖子,將她丟了出去,她猛地撞在薔薇花牆上。

這時,遠歌又感覺到耳邊傳來風聲,接著就是重物砸在牆上的聲音,緊接著她聽到了一聲悶哼。

這是小石的聲音。

遠歌摸著黑喊著:「小石,是你嗎?」

隨即,遠歌聽到虛弱地回答:「是我。」

「你也被扔過來了?」遠歌掙扎著起來。

然後沒等小石回答,遠歌的身體騰空而起,接著,她又被狠狠地拋了出去,身體毫不設防地撞向地面!

該死的!這麼黑,她根本就看不清對手!

同一時刻,又是一個重物轟然砸在遠歌的身上,遠她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都快從嘴裡噴出來了!只是那重物也軟軟的,所以比起之前的撞擊小小得多!

「……小石?」遠歌嘗試地問。

良久,趴在遠歌身上的小石擠出一個字:「嗯。」

遠歌掙扎著起身,伸手推開身上的小石,隨即問:「怎麼改變現在的模式?」

重生之潛龍騰淵 ,他靠在遠歌的後背,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 許久,小石聲音氣若遊絲道:「握住我的手!」

遠歌摸索著握住他的手掌。

他的手很大,也很溫暖,手心相觸的感覺,說不上來的怪異。

小石忽然念著咒語:「光的力量啊,請刺破這黑暗吧!血色薔薇,醒來吧!」


隨即,遠歌感覺到手掌熱得如剛從火爐里拿出來的鐵,她下意識地想掙脫,可是小石死死地握住她的手,片刻,刺目的光從彼此的手掌內冒出,照向四面八方。

隨即遠歌看到濃濃的黑雲散去,城堡又恢復了明亮。

遠歌驚喜地看著天空,不禁脫口道:「強。」

話剛落,小石握住遠歌手掌的手,忽而鬆開,無力地垂在一邊,接著他的身體斜斜地倒下,頭滑向遠歌的身側。

「你怎麼了?」遠歌側頭一看,只見小石臉色蒼白,嘴唇毫無血色。

小石低緩地說:「我的力量用得差不多了。」

遠歌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你先好好休息。」

隨即,她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黑氣消散成點點零星的黑氣,但不到一會又聚集在一起,只是這次的有形的形態卻沒有之前那麼大,而是小了很多。

遠歌扭頭看了看圍牆,發現那些紅霧再一次消散,而禁錮黑薔薇的結界也不見了,更令她驚愕的是,黑色薔薇的藤蔓逐漸變成綠色,但它們一大團一大團地縮小,似乎生命的跡象在漸漸的減弱。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

遠歌拖著腮做了幾個種可能性,但都被一一排除!

算了,暫時不想這些,先對付黑氣。

咦,等等!

小石曾警告過自己,不能被黑氣碰到,但是他們連番被攻擊,已經被黑氣碰到過好幾次,除了被丟出去受了傷,但也沒見到遠歌被黑氣怎樣啊?

這又怎麼解釋?

就在遠歌還在無法想通這個問題是,黑氣再一次俯衝而下,並變成一隻巨大地手橫掃而來,遠歌順勢跳了起來,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並快速召喚出劍,對著大手一揮,彈出了一道具有防護性質的光束。

光束變成一道盾,擋住了攻擊。

遠歌單腳立在一片薔薇花上,再飛身出去,迎面直擊,手裡的劍還未出手,那怪物的羽翼猛地扇下打在遠歌的後背上,她的身體直線降落砸在薔薇花牆上,砸斷了一大片的薔薇花,那些藤蔓被遠歌壓或斷或癟,鮮血流到了她的衣服上。

躺在大坑裡的小石見狀,瞳孔凝縮,臉上露出異常悲痛和憤怒的表情,他掙扎著嘗試起身,可好幾次都跌倒在地。

黑氣並未趁機攻擊遠歌,而是伸出手徑直地攻擊小石。

遠歌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替小石擋住這一擊,隨即她扶著小石起來,帶他衝進了城堡。

兩個人走進城堡的時候,四周暗暗的,遠歌憑藉這記憶,帶著小石一樓一樓的上,分佈在房間內的石雕一個個身上都出現了裂痕,有些石雕已經碎成片灑在地上,看起來非常的凄慘。 奇怪了,有人進城堡內破壞了?如果是破壞了,為什麼有些石雕完好無損,有些卻碎得不成樣子?

遠歌扶著小石一步一步地往上走,可只走了一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