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時候,葉天並沒有注意母女兩的情況,而是全身心的控制著先天內氣,檢查著小女孩體內的情況。

2021 年 1 月 1 日

很快的,他便發現了小女孩體內果然和柳老爺子一樣,都有著大量的蟲子集中在呼吸道和肺部的地方。

有了之前處理柳老爺子病情的經驗,葉天很快便完成了對小女孩體內蟲子的處理,隨著葉天將先天內氣收回,小女孩便吐出了一團濃稠的液體。

看到小女孩吐出這團濃稠的液體,身為人母的年輕少-婦大為緊張,連忙撲到了病床前,緊張的看著小女孩問道:「囡囡!你沒事吧!」

小女孩搖了搖頭,用微弱的氣息說道:「媽媽,我沒事!」

說著,她抬頭看著站起來的葉天,甜甜的笑道:「叔叔,謝謝你又救了我?」

又?

小女孩這話一出,葉天不由得大為驚訝,不解的看向了小女孩。

其實不只葉天驚訝,年輕少-婦也同樣大為驚訝,回頭看了下葉天,根本不知道小女孩為什麼要這樣說。

這時,仔細打量著小女孩,葉天突然笑了起來,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覺得這對母女那麼眼熟了,因為他想起了自己究竟在哪裡見過她們。

當下,葉天笑著摸了摸小女孩的頭,柔聲說道:「原來你叫囡囡嗎?沒想到在這裡又見到你,真是有緣呢!希望我們還有再見面的機會!好了,叔叔還有事就先走了,你要好好的聽媽媽的話喲!」 「嗯!我會的,叔叔!」小女孩乖巧地回應道。

笑了笑,葉天沖著仍舊疑惑的年輕少-婦點了下頭,也不等他說話,便快步的離開了這處角落。

「哎!醫生……」看到葉天離開,年輕少婦便連忙喊道,想要喊住葉天,以便感謝他救了自己的女兒。

可這時,葉天已經進入到混亂的人群中,一下子便消失不見。

年輕少-婦雖然想追上前去,但又因為自己的女兒病情才好,還需要她留在身邊照顧,只能無奈的停下了腳步。

走回病床前,年輕少-婦疑惑的問小女孩道:「囡囡,你為什麼會說剛才那位醫生又救了你呢?你以前是不是見過他?」

小女孩點了點頭,乖巧地說道:「媽媽,你不記得了嗎?那次在銀行中遇到了三個壞叔叔搶劫,就是這位叔叔和一位警察姐姐救了我們啊!」

「啊?原來是他!」聽到這話,年輕少婦不禁震驚地站起身,想要在混亂的人群中找到葉天的身影。

可這時候,又哪裡還能看到葉天的身影了。

此時此刻,葉天仍舊混在混亂的人群中,在傳染科內四處轉著。

回想著剛才遇到的那個小女孩,他不禁有些溫馨的笑了笑,暗自感嘆緣分的奇妙。

沒想到這次出手救下的這個小女孩,便是當初銀行搶劫案中,那三個劫匪為了逼出被困在銀行的眾人中偷偷報警的那個人,而被劫匪抓過來作為威脅的小女孩了。

這也是為什麼小女孩在醒過來之後,會說葉天又救了他的緣故,只是葉天也沒想到過了這麼久的時間,那小女孩居然還記得那事,一下子便認出了自己。

笑了笑,葉天繼續在人群當中穿梭,心情愉悅的葉天並沒有想到,現在他正戴著口罩和帽子,除了眼睛之外,整張臉都被遮得嚴嚴實實,那小女孩究竟又是怎麼一下子認出他的。

要知道就算是他自己,在第一時間看到年輕少婦和小女孩的時候,只是感到非常的眼熟,並沒能一起第一時間就認出這個她們,還是在小女孩的驚訝聲中,才想起來他們是誰。

只是這時候,葉天一心都在觀察著傳染病病發患者的情況,並沒有去注意到這個異常的地方。

在這個過程中,葉天不時看到有些病情嚴重的病患,便會悄悄地趁人沒注意出手,用先天內氣出去他們體內的蟲子。

雖然他也想儘可能的救人,但他終究是人而不是神,體內的先天內氣有限,根本救不了太多的人。

就算他體內的先天內氣在神奇,並且擁有著不用專門修鍊,就可以緩慢恢復的特性,可在不斷的救人消耗下,終究還是入不敷出,很快將先天內氣幾乎消耗完了。

這個時候,已經是時近中午,原本因為突然爆發傳染病的原因,因為沒有相對應立案而造成混亂的傳染科內,也在眾多醫務人員的努力之下,漸漸的平靜了下來,開始變得有秩序起來。

在發現這個情況后,因為是假冒的醫務人員,葉天也不敢在這裡繼續久留,趁著混亂還未完全平息,便悄悄地離開了傳染科。

離開了傳染科后,葉天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脫掉身上的白大褂和口罩,隨手將這些東西放在某處椅子上。便迅速的從醫院的大門走出去。

在葉天剛走出醫院的大門時,迎面走來了一位身材丰韻火辣,儼然有著高貴氣質的女子。

按理說像這樣的女子出現,就算現在醫院內外都處於混亂狀態中,也都會引起眾人的注意才對。

可不知道為什麼,無論是葉天還是其他進出醫院大門人,似乎都沒有看見這位有著高貴氣質的女子,就算有人的視線掃過她的方向,也像是沒有看到人似的輕易而過,沒有任何一道視線在這女子身上停留。

就在葉天要和那女子正面相撞的時候,葉天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的腳步往旁邊一挪,改變了自己的行走軌跡,與那個女子擦肩而過。

就在葉天和女子擦肩而過時,女子突然站住了腳步,清麗的臉龐上現出了一抹冷笑,突然轉身伸手以纖纖玉指點向了葉天的後頸。

那手上,似有光華生滅!

下一刻,就在那纖纖玉指就要點中葉天後頸時,一隻強壯有力的大手擋在葉天後頸之前,任由那帶著光華生滅的芊芊玉指點中。

剎那間,彷彿流年輕逝,生死輪轉!

直至光華淡去,好似年歲淡薄!

看著眼前出現的中年人,女子笑著緩緩收回纖纖玉手,半是調皮半是認真的笑道:「呀!失敗了耶!青龍,你為什麼不晚點來呢?」

「鳳!夠了!」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語氣中帶著一絲殺意。

一聽到這話,被稱作鳳的女子頓時不滿地雙手叉腰,嘟著嘴說道:「我不過跟你家少主玩玩而已,你犯得著對我動殺意嗎?我們可是好幾十年的朋友了,你這樣可是會寒了我的心滴!」

「玩?你可以玩任何人,但絕不可以玩我家少主!」中年人冷聲說道。

一聽中年人這話,鳳頓時柳眉倒豎,喊道:「喂!青龍,你這話聽著很彆扭也!」

中年人直接回道:「彆扭你就別聽!」

氣得鳳那是一個勁的跺腳,伸手指著青龍喊道:「要不是打不過你,我今天就將你這條青龍燒成骨龍!哼!」

中年人笑了笑,無所謂的說道:「知道就好!還不快去找你要找的人!」

鳳巴眨著一雙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下中年人,隨即疑惑的問道:「奇怪!你怎麼會也出現在這裡的?你該不會是一天24小時的在保護你家少主吧?」

「當然不會!少主有能力保護自己,不需要我專程來保護在他身邊!」中年人淡然的說道。

鳳挑釁的說道:「切!那你剛才還出手阻止我!」

中年人笑道:「那不同,你這叫以大欺小!」

這話一出,鳳頓時柳眉倒豎,生氣的喊道:「青龍,你要死啊!什麼叫以大欺小啊?我明明還很年輕很稚嫩的好不好!你應該說以強凌弱才對!」

中年人掃了鳳一眼,無語的說道:「你確實很年輕,比我年輕一些!」

鳳不禁咬牙切齒道:「可惡!青龍,我恨你!」

說著,轉身便要走進醫院的大門。

剛走出沒幾步,鳳又停下了腳步,回頭好奇地對著中年人說道:「差點讓你繞進去!既然你不是二十四小時保護在你家少主身邊,那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中年人淡淡的說道:「巧合罷了,因為我我也要來這裡找我的徒弟!」

一聽這話,風不禁露出驚奇的神情,指著中年人訝異道:「青龍,我沒聽錯吧?你居然說你也要找徒弟?這麼多年過去了,可多從來沒聽你要找徒弟,怎麼現在突然間你又要找徒弟了?真是奇怪!」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中年人笑著說道,「不找徒弟,怎麼將我帝宮的道統傳承下去?」

「這確實很奇怪呀!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的帝宮四聖不是除了玄武特殊,不僅需要雙魂合一,而且還需兩心相契,所以才收了那兩個小丫頭為徒外,其他人都沒有再收過徒弟呀!」鳳不解地說道。

中年人笑了笑,調侃道:「怎麼會沒有的?白虎不是換人了嗎?」

聽到中年人這話,鳳不禁翻了一下白眼,不滿的說道:「這可和那個白痴白虎不同啊!那傢伙自以為是,結果與朱雀兩敗俱傷,最終被你剝奪白虎之魂,所以才有那個叫李琳小女孩承繼白虎之魂!

可你不一樣啊!之前都從來沒聽說你要找徒弟,怎麼這個時候突然心血來潮的!要知道現在離那個日子可不遠了,已經沒有時間讓你的徒弟成長了,這樣又能有什麼用呢?」

中年人不答反問道:「那你呢?那你為什麼要選在這個時候找徒弟呢?」

鳳沒好氣的說道:「哼!你不說我還沒想起來了,明明你說要給我找徒弟的,結果誰讓你沒事吃飽撐著,一失蹤就失蹤了十好幾年的!

我也是在前不久,才知道你重出江湖了,不在這個時候找你要徒弟,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萬一你再失蹤個十幾年,那我這徒弟還要不要了!」

「呃……哈哈……」中年人頓時有些無語,只能轉移話題道,「雖然如今距離那個日子已經不遠,不過我想說這個徒弟不一樣,她如今跟我家少主的命理重合,正好能與我家少主互補,對我家少主的未來非常有助益,所以我自然得選在這個時候來收這個徒弟,不然要是錯過了,可是會後悔終生的啊!」

「喲!命理重合?這麼神奇!這樣的事情可是很少發生啊!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一旦你家少主成功入駐帝宮,你這位新徒弟確實有資格自動成為下一代的帝宮青龍!」鳳諾有所思的說道,臉上的神情顯得非常不可思議。 說話間,她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即又補充道:「不過,青龍,你真的對你家少主這麼有信心嗎?別忘了如今想要爭奪那個位置的人可不少,可你家少主如今才達到內氣境界而已,這些人中實力最低的都遠遠不是你家少主如今能比!

此間又危險重重,你們帝宮四聖根本不可能幫上忙,你就這麼有信心嗎?一旦你家少主沒辦法入駐帝宮,氣運相連牽引之下,你的徒弟也將徹底失去成為新一代帝宮青龍可能,你可有想過這點?」

中年人神情堅定而自信的說道:「當然!但我相信我家少主一定能我的那個位置,從而成功入駐帝宮,完成我主未盡的功業!」

對於中年人的自信,鳳更加不解的道:「喲!你當真這麼有信心,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就算他是你的少主,憑你往日的性格也不應該這樣啊!」

中年人笑道:「你要知道我家少主在一個多月前,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會的普通人,那你也會像我這樣有自信的!」

聽到這話,鳳不禁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打量著青龍,誘人的紅唇微微的張開了,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顯然對於中年人說這件事情,猶自感到不敢相信,似如震撼一般。

過了好久,鳳才嚅嚅的問道:「青龍,你……你沒開玩笑吧?」

「我為什麼要開玩笑?」中年人神情淡漠的輕笑道。

鳳誇張的說道:「天吶!你家少主還缺保鏢嗎?我覺得我可以勝任!」

中年人笑道:「不好意思,我家少主正在給別人當保鏢了,恐怕是聘不起你這樣的保鏢了!」

「青龍,我可以說髒話嗎?」鳳一臉獃滯的說道。

看著鳳這樣的反應,中年人不僅豪爽地笑道:「哈哈哈哈……是不是感到不可思議!其實最開始我也感到很不可思議,後來才知道原來世界上真的有命中注定之事!」

又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鳳,中年人淡然笑道:「好了,我先走了,希望我們下次再見時,是友非敵!」

說著,轉身便走進了醫院的大門,向著人潮湧動的傳染科方向而去。

收起了滿臉驚愕神情的鳳,若有所思的看著中年人遠去,一雙明亮的眼神中依舊透著驚駭,隨後收回了視線,一邊走入醫院大門,一邊喃喃自語道:「若真如你所說,說不定我們真會成為朋友!」

說話間,便來走進了電梯,按下了電梯的按鈕。

很快的,電梯便來到了相應樓層,隨著電梯門的打開,柳卿正好走進了電梯當中。

看到柳卿走進電梯,原本打算走出電梯的鳳停下了腳步,嘴角綻放出了欣喜的笑容。

另一邊,離開醫院的葉天已經奔跑在路上,現在他要趕快回別墅區去,當然不是回陸家別墅,去找陸家姐妹她們了,而是要去別墅區找周天朔。

經過一早上在傳染科內的經歷,出手替眾多病患除去體內的蟲子后,葉天已經完全掌握這些蟲子的特性。

雖然葉天能夠依靠先天靈氣的除掉這些蟲子,但如果單純依靠先天內氣來除掉這些蟲子的話,就算給葉天一百年的時間,也沒辦法將整個江陵市中染上傳染病的人治好。

更不用說,除了這種引發這種傳染病的蟲子之外,還有另外一種更可怕的蟲子。

雖然目前來看,這種蟲子並不會像之前那種蟲子那樣大規模的傳染,但誰知道日後會不會出現變化呢!

現在的情況,葉天必須儘快的找到解決的辦法,不然時間拖得越久,恐怕這種傳染病造成的後果就越嚴重。

現在,他只說要去找周天朔,便是因為在那裡能夠找到相對應的方法,從而儘快的除去這些蟲子。

之前葉天在夜讀醫書的時候,曾經在一本雜書當中看到過記載類似的情況,上面還寫有處理這種情況的方法。

只是當時葉天光顧著看各種醫書上的理論知識,並沒有對這種雜書有興趣,所以當時只是大略的翻過去而已,並沒有將的方法記在心上。

要不是葉天莫名其妙的擁有了過目不忘的超級記憶力,就算當時只是大略的翻過去,也仍舊有著大致的印象,不然這時候真就不可能想的起來。

這時候,離開醫院的葉天在路邊等了一下,依舊沒有等到一輛計程車停下來載他。

無奈之下,他只能繼續依靠強而有的雙腿,往別墅區跑了。

跑了不久,在路過一處廣場的時候,葉天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這時候的廣場上,一遍巨大的led屏幕上,正在播放著一段新聞,這新聞中的主角不是別人,正是葉天在昨天遇到的劉添意。

此時的劉添意正襟危坐,對著攝像頭嚴正的說道:「我是帝國衛生部的部長劉添意,現在坐鎮江陵市中,作為負責處理這場突然爆發的傳染病的負責人,將全力調動整個帝國的一切,不余餘力的消滅這場傳染病!

還請個人的江陵市市民不要驚慌,要相信皇室和政府,一定會全力處理好這場突然爆發的傳染病,還請大家能夠不要過度驚慌,在這段時間內儘可能不要出門,處理好個人的衛生……」

看到這裡,葉天不禁大感欣慰,有了劉添意這個帝國衛生部部長在,至少江陵市乃至海西省的各方力量就能得到最快的協調,從而不會耽誤防治這場突然爆發的傳染病。

這時候,屏幕上的劉添意已經講完話,很快的新聞便刷到了另外一條要聞,那是對幾個江陵市官員的處理。

這幾個官員無一例外,都是江陵市負責衛生醫療方面的領導,而他們被免去並追責的原因,便是因為昨天有人打電話告知他們有傳染病暴發的可能。

可他們都置之不理,根本沒有一個人作出相應的預案,結果在早上突然爆發的傳染病前,整個江陵市差點就為之癱瘓。

因此,在劉添意發覺事情不對,迅速表明了帝國衛生部部長身份,攬過江陵市這次傳染病防治工作責任后,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更迅速地作出了處理的決定。

也因為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大,本來就害怕這件事情會影響到自己仕途的********,再見到要替罪羔羊之後,哪裡顧得上這些人是自己的嫡系,便以最快的速度召開缺席會議通過,將這事給處理了。

知道這個事處理結果后,葉天並沒有覺得大快人心,反而為之大感無奈,之前制止就讓唐泰山打電話給那些人,告知他們有可能有傳染病疫情暴發的可能,可結果不言而喻。

葉天寧願他們在得知消息后,能夠做出相對應的預案,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處理。

因為他們就算被處理了,也對現在的傳染病疫情沒有任何的幫助,整個江陵市的混亂依舊在繼續,短時間內是沒辦法恢復到往日的平靜。

而在這個過程中,又有多少條生命會因為這些帝國官員們的麻痹大意而喪生,又有誰會知道呢!

默默的嘆了口氣,葉天繼續向著別墅區跑去,現在的情況必須爭分奪秒,儘快找到那本記著有著處理這種類似事情方法的雜書,以便儘快壓下這場傳染病。

很快的,葉天便回到了別墅區,迅速來到周天朔的小木屋。

這時候,小木屋中並沒有看見周天朔,葉天也顧不得去多想了,當下便拉開了地下室的路口大門,迅速的進入到了藏有大量醫書的地下室中。

時間如梭,葉天在翻找了上千本的古籍后,終於在一本快要散開的古籍中,找到了處理這種蟲子的藥方。

看著古籍上的藥方,葉天有些不太確定的自語道:「這個藥方真的有效嗎?」

不過現在情況這麼危急,也容不得他多想,有沒有效別的先試過才知道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