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時候,玉龍之角里散逸出來的柔和光澤越來越多,在神文師的虛空中幻化出了一條皎皎白龍的形象。那些光華當中,有無數奇異的龍形烙印,乃至生命精華,向著黑色龍蛋匯聚而去……

2021 年 1 月 7 日

這被封在龍族契約之中不知多少億年,壽元早就消失的龍族之靈,從某種意義上說,也是一種傳承。

它其中蘊含著最精純的生命精華、天賦神通等等。

林銘靜靜的看著玉龍之角上的龍蛋,足足一天過去了,龍蛋上的光芒才漸漸隱匿下來,龍蛋之上那些原本一明一暗的紋路也消失了,那龍魂的力量,已經全部湧入了黑龍龍蛋當中,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林銘默默的dengdai著,神文符的繪製被他隔了下來,他很有耐性,這黑龍龍蛋,就是他的契約獸,他跟龍蛋神念想通,生命相連,他能感受到,吸收了龍魂之後,黑龍龍蛋,在發生著一系列的變化!

孵化一條真龍,絕對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即便在各種靈藥和天地元氣的滋養之下,也往往需要成千上萬年的時間,而這一次,上古龍魂的注入,大大縮短了黑龍龍蛋孵化的過程。同時那些湧入龍蛋之中的生命精華和天賦神通,也讓龍蛋之中的小東西加速了成長,它一旦孵化出來,恐怕要比小魔仙所養的饕餮獸「大黃」都厲害許多了!

時間一息一息的流逝,慢慢的,龍蛋漆黑的表面上,驀然浮現了一抹耀眼的奇異紋路。

接著,又是一抹耀眼的紋路……

隨著一道道的耀眼紋路次第浮現,漆黑的龍蛋變得晶瑩剔透起來。

林銘甚至隱隱的,聽到了龍蛋裡面傳來了一聲細小的呢喃,輕微到如同風中塵埃的跌落。

然後隱約的,彷彿有一條小小的幼龍輪廓,浮現在光華閃耀的龍蛋里,若隱若現……

它正在緩慢的吸收著那龍魂的力量,猶如潺潺溪流,林銘看了一眼,心中清楚,龍蛋里的小東西,要完全吸收太古龍魂,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而是要長久的時間,一點一點的來。

這就像是一個小蟲子,在吃一個大蛋糕一樣。

不知道等它完全吃完,再加上zi的靈藥餵養,這小黑龍,會成長到什麼境界?

黑龍龍蛋的生命波動,一點點的黯淡了下去,剛才的生命波動逐漸沉寂,重新變成了昔日的樣子,只是那暴露出龍蛋外的生命紋路,卻依舊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顯示出裡面的生命悸動。

「看來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孵化……」林銘注視著黑龍龍蛋,心中已經很是滿意,就讓小東西一點點的消化龍魂力量吧。

這個時候盡量不能驚動黑龍龍蛋,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剛剛將黑龍龍蛋和玉龍之角重新放入了須彌戒里,門外響起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這個時候會有誰來?

林銘在繪製神文符的時候被人打擾,總歸是不愉快的事情,小魔仙皺了皺眉,開門一看,就看到兩張蒼老的面孔,帶著一絲古怪的笑容chuxian在門口,而在他們身邊,還有兩個年輕神文師,看起來像是徒弟moyang的。

「你們是誰?」小魔仙看了一眼,目光在幾個神文師的胸前徽章上迅速掃過,並非神文城制式,他們顯然不是神文城的神文師。

「剛才我們感覺到能量混亂,似乎是……」那年老的神文師目光越過小魔仙,掃了一眼神文室,一看那狼藉一片的神文台,他就知道剛才發生了規模不小的爆炸,甚至有可能炸壞陣盤。

「似乎是爆炸啊……林公子沒有事吧?」說話的老者高高瘦瘦的,雖然神情上帶著笑容,但誰都能聽出他話語里的一絲緊張。



另外一個矮胖老者,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眼神同樣出賣了他的心思。


兩人都明顯感覺到了空氣中異常紊亂的能量波動。

「你們不是神文師公會的吧……」小魔仙眉頭微皺,這兩個傢伙哪裡來的?怎麼會chuxian在這裡?

「我是紫薇聖地的神文師趙昌,之前林公子不是說過,邪神符的交付,是幾個月一次么?所以紫微天尊就派我們過來,負責接應一下,當然有什麼事情,也可以儘管找我。」

這個姓趙的神文師說話態度罕見的親熱,他一邊說著,一邊目光和感知不斷的往神文室里掃,似乎是要了解林銘製作邪神符的進度。

小魔仙愣了一會兒才回過味來,合著紫微天尊是不相信他們,找了幾個監工啊!

這頓時讓小魔仙心裡非常不舒服,她小眉毛動了動,這就想關門,倒是林銘攔住了她,對兩個老神文師笑道:「二老放心,神文符林某會每三個月上交一次,不過我這神文室隔音陣法還是不錯的,爆炸的能量波動幾乎傳不出去,二老竟還是感覺到了,dagai二老就住在隔壁吧?」

林銘似笑非笑的說道,他對紫微天尊找監工的事情並不在意,換成誰在紫微天尊的位置上,怕是都會派人盯緊點。畢竟五十億積分再加上價值二十億的龍涎草,只換了一張白條來,心裡怎能不緊張?

林銘的話,讓兩個老神文師老臉一紅,他們確實就住在隔壁,一天十二個時辰關注著林銘的神文室,就差搬著小板凳坐在神文室門口了。

不過林銘在繪製過程中不能打擾,他們也沒機會進入神文室裡面,也只有這次爆炸,他們才趁機看一下林銘的繪製qingkuang。

……(未完待續……) 兩個老神文師在門口磨蹭了好一會兒,顯然想要進去「坐坐」,但是林銘似乎根本沒有這方面的打算,一番交談之後,他就以zi要儘快趕製神文符為借口,把門關上了。

看著緊閉的大門,兩個老頭面面相覷。他們也是有地位的人,這些天卻要跟在守在這裡看門,不過這也沒辦法,誰讓林銘會製作那改進版天火符和邪神符呢?現在紫微天尊對於林銘製作的邪神符十分看中,時不時的要問qingkuang進展。

「感覺qingkuang不妙呀……」高瘦老頭摸著鬍子,如此說道。

雖然沒能進入房間之中,他們卻依稀察覺到了林銘的進度,這都好幾天了,林銘似乎在邪神符上並沒什麼進展,反而把神文室弄得一團糟,剛才那一次爆炸,可不是一般性質的失敗,甚至可能是能量結構出了問題。

之前霍溢流仿製林銘的神文符,也是能量結構的問題,導致了整個神文符崩盤。

這讓他們不禁心裡犯怵,這邪神符不會還製作不完善吧?這樣的話,林銘能按時交付任務么?

事實上,不光是這兩個老傢伙。

神文城拍賣會結束之後,很多神文師並沒有離開這裡,他們經常出入神文師公會,很想觀摩一下邪神符和改進版天火符。

本來這種要求,有些過分,畢竟這兩種神文符牽扯到很多機密,如果神文師公會不給,他們也不會說什麼。

但是讓人意外的是。這些請求,宋文竟然沒有拒絕。

所有神文師,只要提出申請,都可以觀摩邪神符三日的時間,但想要申請通過,也不是沒有條件,那就是需要申請的神文師在神文師公會交流心得,說出一些zi繪製神文符的妙招。

宋文提出這個要求來,薛老頭都要拍手叫好了。他心中不得不感慨,這宋文平時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其實一肚子壞水。

而他卻是相反。平時表面看上去奸詐不肯吃虧,真正涉及到利益他就不行了。

這直接就導致了,宋文的口碑很好,大家都說他君子。其實他盡佔便宜。可是薛老頭的口碑很差。人們都叫說他為老不尊,可是薛老頭也沒撈著實質性的haochu。

薛老頭可是知道,想要仿造林銘的改進版天火符或者邪神符。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當年霍溢流就是最好的例子,就算借給這些神文師觀摩,他們也觀摩不出來任何東西。


相反,其他神文師在神文師公會交流心得體會的話,神文師公會就會大大的受益!

畢竟每一個神文師,在繪製神文符過程中,都會有一些發現。同樣一張天火符,一百個神文師來畫,有一百種畫法,主體結構相同,但是細微之處卻是千差萬別!

吸納一個神文師的經驗沒什麼,但是如果吸納很多神文師的經驗,這就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了!

其實很多神文師都知道,這邪神符和改造版天火符根本就別想破解。

他們也沒指望破解,只是想見識一番,學習一番。

兩種神文符名聲在外,很多神文師明知道這是個坑,還是要往裡跳!

這就是好奇心和對神文術的狂熱作祟了!

有很多神文師,哪怕只是看一眼邪神符,都有很大的滿足感。

越來越的神文師,交流一點心得后,獲得觀看邪神符和改進版天火符的機會。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近距離觀摩這兩種神文符,並且翻來覆去的研究之後,他們都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就是這兩張神文符的製作難度,已經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

構成神文符的細小符文,有兩三千之多。

哪怕知道這兩種神文符的yiqie畫法,也知道如何融合修羅天道,即便在這種qingkuang下想要製作它們,也絕對要比一般的六品神文符難了很多倍!

很難想象,林銘是怎麼完成的!

想一想林銘要在三年之內,完成五百張邪神符,他們都感到難以置信,這是多麼恐怖的工作量!

而一旦林銘完成不了的話,真武天尊那裡還沒什麼,畢竟當時真武天尊沒要求林銘三年完成五百張改進版天火符。

可是紫微天尊那裡就qingkuang不妙了,紫微天尊可是說過,如果林銘不能按期限完成,就要收回積分的!

一時間,很多神文師,都將目光關注在神文師公會,這個奇迹般的神文符,讓他們心裡痒痒的,這就使得他們愈發不想離開。

何況神文城也算是神文師的聖地,這麼多神文師雲集在這裡,也能相互交流提高,三年時間,對他們而言不算什麼,很多人等著看林銘到底能如何完成這個可怕的任務。

而林銘所在神文室,根本不容許其他人靠近。

這些天,龍蛋的異動已經消失了,林銘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神文符的繪製之中,他雙手在虛空中劃過,迅速勾勒出一道能量紋路痕迹……

時間跟流沙似的,不知不覺緩緩流逝。

一開始,林銘煉製改進版天火符倒是沒什麼,可是製作邪神符,依舊進展緩慢。

陸陸續續的,還出了幾次小型事故。幸虧小魔仙經歷了一次黑龍蛋事件之後,警惕性非常高,迅速解決了麻煩。

而後來,林銘製作的越來越熟練。

一個月……

兩個月……

三個月……

廢棄的材料在神文室里堆積如山,但是林銘對於改進版天火符和邪神符里,各種能量紋路之間的細小變化,掌握得愈發的純熟。

慢慢的,林銘已經可以一天煉製出兩張成品改進版天火符。成功率在節省靈魂力消耗的qingkuang下,達到九成九!

至於難度更大的邪神符,林銘的繪製成功率依舊只是八成多一點,而且一天最多繪製出一張來。

這就使得林銘做出了一個決定,他準備前階段的精力,都用來繪製改進版天火符,通過改進版天火符,不斷的提升zi的神文術水平。

至於邪神符,則留到zi神文術水平提高到一定境界,能保證九成五以上的成功率之後。才開始大量繪製。

這樣做。最節省時間。

而這個時候,已經在林銘神文室之外守了幾個月之久的紫薇天宮的神文師有些坐不住了。

這麼長時間,林銘卻還沒有出來交神文符。

這讓他們心裡沒底了。

終於,趙昌敲開了林銘神文室的大門。

小魔仙眉頭一皺。先是確認沒有驚擾到林銘。而後再布下一個隔絕陣法。這才黑著臉把門打開了。

觸及到小魔仙十分難堪的臉色和殺人般的目光,趙昌老臉一僵,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慢吞吞的說明了來意。「小魔仙仙子,我們是來拿神文符的,當時說林公子在拍賣會的時候跟紫微天尊好了的,每三個月的時間,交付一次啊。」

趙昌說話間,語調不自覺的親和起來,彷彿是在討好小魔仙似的。

他們這麼一說,小魔仙倒是想起,林銘確實是說過。

摸了摸耳垂,小魔仙從神文台的玉盒中,拿出林銘之前畫好的邪神符,交到了趙昌的手上。

薄薄的一沓,拿到手中清點了一下,竟然只有十張……

這是因為林銘為了節省時間,循序漸進,如此高強度的繪製,他只能從毀滅天火符開始,先鍛煉zi的能力。

看到手中只有區區十張的邪神符,趙昌噎住了。

「就……這麼點?」

這都三個月了,林銘竟然才畫了十張!這也太慢了吧!

約定的期限是三年,要是按照這個速度,三年下來,林銘只能畫一百二十張,這離五百張的目標也太遠了!

「對啊,就這些,當時好像只是說每次交神文符,也沒規定每個月要交多少吧?」

小魔仙一句反問,趙昌沒的說了,在拍賣會上,林銘確實只是說三個月一交,但是交多少,沒有約定。

在趙昌身邊的矮胖老頭忍不住提醒道:「小魔仙仙子,之前可是說好了,三年內完不成的話,那五十億積分,連同龍涎草,我們都要收回的哦!」

矮胖老頭感覺林銘這shizai很難完成任務了,好心提醒,畢竟他也研究過林銘製作的邪神符,他感覺即便以zi的能力,就算被林銘手把手的教會了怎麼做,想要繪製出一張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肯定會有很高的失敗率。

三年完成三百張,shizai有些強人所難了,畢竟林銘還是一個年輕人,在這些老頭的眼裡,說是孩子都不為過。

雖然兩個老頭心性不錯,但是小魔仙依舊很不喜歡這兩個老傢伙天天蹲門口聽聲音,她不耐煩的說道:「謝謝忠告,不過不勞你們操心了,這才三個月呢,再說了林哥又不是只畫你們的,還有改進版天火符要畫呢!」

「改進版天火符?」趙昌微微一怔,邪神符都完不成了,還畫天火符?他感覺小魔仙是小孩子心性,有點不服輸吹牛皮的意思,不過他沒有拆穿和質疑,好心提醒道:「那個天火符好像不設期限的吧,這三年,還是多畫畫邪神符比較好啊。」

「哦。」小魔仙根本沒興趣跟這裡兩個老頭磨蹭了,她嘴裡冷淡的吐出這個字來,啪的一下,重重關閉上了房門。

兩個老神文師臉面都差一點被那房門砸到,不禁面面相覷。

請大家關注蠶繭的公眾薇信號,添加薇信公眾號搜索「蠶繭」就可以找到「蠶繭里的牛」了,裡面有猜人物送話費的活動。

昨天蠢了,忘了薇信兩個字和諧,打出來是星號,

猜猜薇信的那些原畫是誰,有50元話費,昨天白說了,今天重新嘮叨一遍,抱歉哦

……

……

……(未完待續……) 「這……這小姑娘哪來這麼大火氣。」

兩個老頭都有些抑鬱,他們可是很少對一個小輩如此和藹的態度,卻還被人家這樣冷淡對待,shizai是無語掉了!

「她是怨我們在這裡呆著,打擾了他們……」另一個老頭苦笑一聲,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天天蹲門口,引起別人的反感也不奇怪,不過如果不是紫薇天尊的命令,誰願意在這裡蹲大門啊。

「林銘真是有點懸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像那個小姑娘所說,都這個時候了,還把大量的精力放在改進版天火符上,當時真武天尊明明沒有要求期限的,只要林銘不傻,就該知道誰輕誰重啊。」

「林銘哪裡會那麼傻,真武天尊又不面臨戰事,也不急用,三年五年對他來說還真是沒啥區別,我感覺,應該是繪製方面出了點問題。那邪神符要三千個細小符文,六品神文師都心裡打怵,哪裡是那麼好畫的,上次的爆炸,恐怕就是結構出問題了,只希望林銘能解決吧……」

兩個老頭你一句我一句議論著,只好將這區區十張神文符,交給紫薇聖地的使者,輾轉給了紫微天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