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時候,柳如玉也醒了。

2022 年 2 月 6 日

看到這個樣子,也吃了一驚。

「我是李春。武天王胡斌手下。奉命,在此迎接大小姐,和秦先生!」 周圍的四人親眼看見了迪爾凱的恢復狀況,心中對夜小瑩更加佩服了,現在更是從頭到腳都很相信她。

這簡直是神仙吧!

一定是上帝顯靈了!

看見夜小瑩洗手回來的身影,那三人瞬間坐不住了,他們急切地開口,對著夜小瑩說道:

「迷死夜,你先幫我治治吧!我相信以你的醫術,很快就能治好的。」

「神啊,你先幫我吧!我的病比他的嚴重,這樣更有挑戰性。」

「上帝,要說嚴重程度,這三個人里沒有比我更嚴重的了,所以你先幫我治療吧!」

夜小瑩一走到客廳,就聽見這接二連三的聲音傳來,然後朝沙發處看去,就看見了六雙在發光的眼睛。

威廉姆斯看著這一幕,恨之不得自己也患一個難治的大病,這樣就能感受一下,被夜小瑩治療的感覺了。

夜小瑩:……

我看你有那什麼大冰吧!

第一次見過有人希望自己患上一個疑難雜症,這威廉姆斯的大腦構造,似乎和一般人的不一樣啊!

走到沙發那裡,他們三個人還在為此爭執,夜小瑩默默地在心裡嘆了一口氣,然後在心裡想了一個好一點的方法。

「行了,你們別爭了,我有一個好的方法。」

夜小瑩一出聲,之前的爭執聲瞬間消失了,五雙眼齊刷刷地看向了夜小瑩。

突然收到全部眼睛的目光,夜小瑩愣了愣,然後才慢慢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既然你們都想先治療,那我就幫你們一起治療吧。」

一起治療?

這是什麼操作?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個醫生能夠像這樣治病的,一般來說,一個醫生的精力只能一段時間內給一個人治療。

這怎麼可能幫三個人一起治療?

不過他們又想起了剛剛的那一幕,心中頓時釋懷了。

這可是夜小瑩啊,簡直是神一樣的存在。

要是她說自己只能在一個時間段內,幫一個人治療,他們才要覺得奇怪了。

一想到這,他們瞬間有默契地狂點頭,至於迪爾凱和威廉姆斯為什麼點頭。

開玩笑,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他們當然想要親眼見證一下了,畢竟這樣的場景,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

要是錯過了這一次,那說不定都見不到了。

夜小瑩見她們都點頭同意,也不再耽擱,轉身回去把自己需要用到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在夜小瑩回到客廳的時候,她發現那三人也恰好剛剛回到座位上,再仔細一看,好像被水泡了一樣。

巴普洛的脖子處有一些水珠還沒有擦乾淨,埃里克的上衣已經不在了,肚子上還有一些水珠,而赫伯特斯的右手袖子已經脫掉了。

這是什麼情況?

一開始,夜小瑩愣了愣,但是腦海中閃過了之前的診斷結果,這才明白了他們的意思。

所以這是提前做清潔嗎?

夜小瑩也沒有繼續再糾結下去,直接就拿著自己的東西,走了過去。

一開始她首先將銀針拿了一些在手上,這才走到那幾人的身邊。

仔細地再次查看了一下他們三人的情況,然後才在腦海中制定好了治療的計劃。

巴普洛患的是聲帶受損,上面長了一個小石子大的瘤,正在一步步的變大,這嚴重影響了正常的生活。

夜小瑩直接拿出了三根銀針,小心翼翼地找准了他脖子上的幾個穴位,扎了下去。

這一塊位置上,有很多的血管和神經,所以夜小瑩整個動作顯得十分小心。

給巴普洛扎完之後,她又飛快地來到埃里克的旁邊,在他的胃處,扎了幾根銀針,對於他的治療方法,和之前在省城治療的方法差不多。

所以夜小瑩這下扎針沒有剛才的那麼小心謹慎了,第二次治療這種胃癌的病情,顯得更加得心應手了。

下一個就到了赫伯特斯了,他之前右手受到外界的撞擊,所以導致中間三個拇指斷了,後期經過手術裝了回去。

但是因為恢復不好的原因,神經沒能聯通,所以到現在還不能動。

這個病情的治療方法更簡單了,夜小瑩抽出了五根針,就對著穴位扎了下去。

做完這些,她又回到了巴普洛身邊,拔下剛剛紮上去的銀針,拿過一旁的毛巾,放在他的脖子下方。

用其中一根銀針微微劃出一根小小的口子,讓聲帶上的污血留出來,大概三十秒之後,流出來的血變得正常。

夜小瑩這才將桌子上調好的藥膏,敷在巴普洛的脖子上,讓傷口能夠止血,並且加速恢復。

到這巴普洛的治療就算結束了,她轉身就拔下了埃里克的四周的銀針,只留下中間的那一根。

接下來的操作,和以前的差不多,只是待血流的差不多之後,她敷上的是藥膏,而不是之前的草藥。

畢竟,條件不一樣了嘛!

但是這種藥膏和剛剛給巴普洛敷上的不一樣,雖然顏色相差不大,但作用卻完全不一樣。

這種藥膏是專門治療內髒的傷口的,而剛才那個的範圍小一些。

兩個人都敷上藥之後,夜小瑩就顯得輕鬆許多,來到赫伯特斯旁邊,又在他手臂上加了幾根銀針。

但是每一個穴位上的銀針,深淺完全不一樣,所以產生的力度也不一樣了。

對於赫伯特斯,夜小瑩並沒有給他敷上藥膏,而是直接將一顆促進筋脈修復的藥丸,遞給了他,讓他現在吃下去。

算著藥丸在體內融化的時間,夜小瑩在吃下藥丸的兩分鐘后,開始拔去了一些周圍的銀針。

至於關鍵穴位的那些銀針,夜小瑩捏著針尾,稍稍往下按壓了一番,然後才快速拔起,每一根都這樣操作了一番。

赫伯特斯原本以為夜小瑩還要幫他像其他兩人那樣敷個東西的,結果就看見夜小瑩走了。

是的,她走了!

所以這次治療結束了?

五人用一雙雙迷惑地眼睛看著夜小瑩離開的方向,他們原本以為這次治療時間要很久的。

怎麼會那麼快就結束了?

這不應該啊!

不過他們三人下意識地感受了一下自己受傷的部位,隱隱覺得似乎是好了,沒有之前的感覺了。

但是他們也不能憑感覺判斷啊,還是得去醫院看看。

威廉姆斯雖然不能感受到被夜小瑩治療的感覺,但是,他已經沉醉在剛剛那流利地治療過程中了。

這簡直是一種享受啊!。 東方破敵被劉雲楓一刀斬后,東方家剩餘抵抗的弟子紛紛鬥志全無,很快就被龍山軍所殺。

至於東方家剩餘的三名長老見東方破敵被殺,以及看到劉雲楓半步武皇的修為,更是嚇得亡魂大冒,東方家二長老反應極為迅速,避開陳戰的一劍后,順手一招就把在其身旁的東方家四長老給打向陳戰幾人,然後順勢脫離了包圍圈。東方家四長老到死都沒有想到會被二長老給出賣,瞬間就被陳戰、趙雲以及兩名龍山軍將領給打死。

而東方家另外一名長老雖然也是心中震驚二長老的做法,但是卻是一點也沒慢,也趁著這時候迅速想要逃離包圍。

眾人都被東方家二長老的做法有些驚到了,所以倒是讓東方家的二人給逃離了包圍圈。

至於外圍那些金衛以及龍山軍的士兵看見東方家的兩名長老逃離包圍,立馬就上去阻攔,但是這東方家的二長老選擇的是其包圍最薄弱的地方突圍,所以這些抵擋的金衛由於修為與東方家二長老相差太大,因此並沒有給東方家二長老造成什麼麻煩就被其撕破包圍圈。但是東方家另外一名長老卻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他本來就是隨意突圍的,正好突圍方向有著數名武帥大圓滿的金衛以及龍山軍軍士,因此這名長老卻是被攔了下來。

陳戰、趙雲幾人見二人逃跑。趙雲對何家的幾名長老道:「你們去圍殺那人。」趙雲一邊說但是並沒有停留,在殺了東方家四長老后,趙雲便向東方家二長老追去,陳戰以及龍山軍的四名將領也都緊隨其後。

何家三人聽到趙雲安排,也就立馬改變方向,向東方家的五長老殺去。

東方家五長老見何家三家長老殺來,心中著急,但是卻被龍山軍以及金衛的人給纏住了。他見何家三家長老已經快要到的時候,心中一狠,不顧一切。任由兩名龍山軍的人用劍穿透其肩膀,然後忍住瞬間格殺兩人,然後向外突去。但是龍山軍作為最精銳的部隊,在這十幾名武帥圓滿的強者攔住這東方家五長老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布置防禦。

這時候見東方家五長老突出重圍,一名金衛的武帥強者大喝道:「放箭。」

瞬時間,金衛以及龍山軍的幾十名神箭手就發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弓箭。這些人都有對付武王的經歷,所以在放完第一輪之後並沒有停留,而是繼續把箭簍裡面的十幾隻箭矢全部給放了出去。等放完這些軍士的手臂已經是顫抖不已,畢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放出十幾隻箭矢,而且沒一箭都是全力,對他們來說還是很大的負擔。

東方家五長老剛突出重圍,還沒走幾步就見幾十隻箭矢向他飛來,心中大驚,奮力揮劍抵擋,但是他本就肩膀受傷,速度大減,怎麼可能抵擋得了如此近距離的箭矢。僅僅是三四輪過後,東方家五長老就已經身中多箭,待十幾輪完了后,東方家的五長老就已經成了刺蝟了。

東方家二長老突破包圍后,便不顧一切的向東方家府邸突去。待進入東方家府邸后,其便迅速消失不見,趙雲追進去后,沒一會兒就跟丟了人。

看著空無一人的院落,趙雲幾人停了下來,一名龍山軍的將軍對趙雲說道:「大人,我們現在怎麼辦?」按理說這龍山軍的將領不應該問趙雲,但是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里,趙雲的實力已經得到了他們的認可。剛剛他們跟趙雲一起戰鬥,可是知道這位看著只有武王初期的人可是有著超過武王中期的戰鬥力。

趙雲聞言,沉思了會兒,說道:「他一定是逃入某個房間了,這裡說不定有地道。調大軍進來,迅速搜查每個房間,絕對不能讓他逃了。」

那名龍山軍的將領聞言立馬出去調人了,雖然府邸之中有龍山軍的軍士,但是人數並不多,而且這些人都還要清掃那些餘孽。

趙雲見那人走後,快速說道:「我們幾人迅速坐鎮各個方位,如果有人發現端倪,我們能第一時間趕到。」

陳戰幾人聞言,也不廢話,立馬分散開來。

那名龍山軍將領出來后立馬讓人衝進東方家府邸搜索,然後跑到陳浩軒等人的面前說道:「殿下,那東方家長老逃入東方家府邸之後就消失不見了,我等懷疑東方家府邸之中有暗道。」

陳浩軒聞言,立馬與劉雲楓對視一眼,劉雲楓說道:「好了,你們進去搜查吧,決不能讓其跑了。」

「是。」

這時候何家三家的長老也來到陳浩軒面前,陳浩軒見到他們三人,也不客氣,說道:「三位長老,東方家二長老跑了,還需三位再麻煩一下了。」

三人聞言都是蹙了蹙眉頭,東方家二長老如果逃了,那一名隱藏在暗處的武王強者足夠他們三家吃一壺的了,至於為什麼沒考慮陳浩軒的安全,那完全是沒必要啊,陳浩軒身邊隨時都有武王強者跟著,那那麼好得手,因此如果這東方家二長老逃了出去,首要報復的最好選擇必定會是他們三家。

因此,三人聞言也都沒多說什麼,對陳浩軒行了一禮后就沖入了東方家的府邸。

這時候其餘地方把守的龍山軍軍士來報:「稟報大將軍,其餘三門的東方家弟子已經全部清繳乾淨。」

劉雲楓聞言點了點頭,隨手就準備讓三人下去。

但是陳浩軒這時卻是插嘴問道:「你們其餘地方可遇到東方家長老級別的高手?」

這幾人聞言都是搖頭說沒有。

劉雲楓這時候也意識到了不對勁,說道:「你們確定嗎?」

「大將軍,小的確定,我們並沒有遇到任何武王高手的抵抗。」

劉雲楓聞言深深蹙起了眉頭,然後一言不發的揮手讓三人離去。

陳浩軒和劉雲楓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如果剛才只有一個東方家的二長老逃了,那他們還可以不用擔心,但是現在看來,東方家至少還有三名長老不知所蹤,再加上還沒找到的東方家二長老,那就是四名武王長老了,而且東方家大長老還是老牌的武王後期強者,如果這四人聚在一起,那無論針對哪一個勢力,那對那個勢力來說都是不小的災難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