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是一處密室,在這裏談話很安全,不用擔心會被人偷聽。”上官開口說道,而後有些憂慮地說道:“先前與你說的計劃,可能要取消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蘇天逆一驚,先前制定的計劃關係甚大,若非遇到重大的變故,上官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蘇天逆在心中納悶,暗自說道:“到底是怎樣的變故,會讓實力強橫至此的上官都想要放棄?”

шшш .ttkan .¢O


“上官你遇到什麼困難,就直說吧!”

“這……”上官眉頭一皺,沉思了片刻,一聲長嘆,飽含衆多無奈。

“實話告訴你吧,上古傳承牽連極大,有人希望它開啓,獲得大機緣。有些卻不希望它開啓,擔心大密泄露,影響到他們的種族。我得到了一些消息,那些不想傳承開啓的勢力,已經派人潛伏進了神武學院,隱藏起來,蓄勢待發。到時候若是同時爆發,恐怕連神武學院都將要保不住!”上官不無憂慮地說道。

神武學院傳承至今,可以說不會畏懼任何一方勢力,但若是多方強大的遠古勢力同時來犯,也將低擋不住!

“前幾天,我已經格殺了好幾位稱尊級別的強者,但依舊源源不斷的有人趕來。而且,聽說已經有聖人潛伏在了學院!”

蘇天逆一陣漠然。在這大帝不出,神王不顯的年代,聖人已經是絕巔的戰力。這等人物潛伏在了學院,若芒刺在背,不拔不快!

兩人一時沉默無言,深知此事十分的棘手!

“相傳神武學院是一位大帝開創的?”也不知過了多久,蘇天逆突然間開口問道。

“是的!”上官說道。

“我聽說神武學院的內院,就是一處困天大殺陣,只是未開啓而已,不知道有沒有這回事?”蘇天逆再次問道。

“的確如此。”上官雖不知蘇天逆所問何意,但對於他,上官是絕對信任,所以也沒有任何的隱瞞。

“那些人來犯之時,開啓困天大殺陣不就可以退敵了?”蘇天逆問道,他心中也有些許疑惑。

“這只是其一,困天大殺陣開啓之後,會造成無差別的攻擊,到時候無論敵我,全部都得葬身此地!這非是我所希望看到的。不到生死存亡的關頭,殺陣是不可能開啓的!”上官道出了這則機密。

“原來如此!”蘇天逆點了點頭,顯然殺陣這條路是走不通了。而後他思考了片刻,又問道,“不知道神武學院有沒有比較特殊的地方,比如能夠將人的境界壓制到化靈階段,最多隻能發揮出化靈巔峯的實力?”

“有!”

得到肯定答案之後,蘇天逆狡黠一笑,臉上又浮現出一股陰謀的味道!

“你是想……”

“我所想,正是你所想!”

“好奸計啊!”上官一拍額頭,驚呼道。

兩人相視一笑,一大一小兩個人的臉上,浮現出陰謀家特有的笑意。 蘇天逆與上官商量許久,到了夜半時分,纔出了密室回到了自己的休憩之地。

此後幾天,神武學院出現了一些傳聞,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是出自何人之口。總之傳聞似真似假,一時讓人難以捉摸。

言傳,蘇天逆已經到了神武學院,只是躲藏了起來,似乎在等待什麼一般。

再過幾天,又有傳言稱,蘇天逆肉身無雙,是上古傳承開啓的關鍵!又過幾天,有人言稱蘇天逆早就出現過,就是那個黑袍的神祕人。

而且他還列舉了許多事例,佐證。證明那人就是蘇天逆。

一時間神武學院沸沸揚揚,蘇天逆再次成爲衆人的焦點,議論紛紛。

此時,久未出現的黑袍神祕人再次現身,只不過背後多一把長刀,長刀斜負肩頭,正是蘇天逆以前習慣!

“快看,他出現了,那個神祕人!”有人呼道,如今正主終於出現,引起一片圍觀。

“他真的是蘇天逆嗎?”

“這還能有假,你看他背後那把刀,與蘇天逆那一把多像,而且你看兩人的神態,幾乎一模一樣!”有人頭頭是道地分析。

“喂,你真的是蘇天逆嗎?”有人膽子較大,開口問道。

“你說是便是,你說不是便不是!”神祕黑袍人並未直接回答,說了一句模棱兩可的話語,而後繼續邁步向前,不再理會衆人。

此時,站立在遠方的兩人望着神祕黑袍人的背影,其中一位道:“蘇天逆真是開啓上古傳承的關鍵?”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若他真是關鍵,上古傳承衆多祕辛出世,必定對我妖凰一族影響極大。”另一人也說道。

他們口中自稱自己爲妖凰族。相傳妖凰族乃是神凰的後裔,戰力滔天。在上古年間,妖凰一族有通天徹地之能,在大帝不顯的神武大陸統治很長一段時間。無論何種生靈,只要見到妖凰,都得避讓,不敢與其纓鋒。

只是後來漸漸隱世不出,但這也沒有人敢懷疑他們的實力。

這兩人容貌雖是年輕,可聲音卻是無比的滄桑。顯然經過了僞裝,而在其身上感應不到半點神力的涌動,顯然已經練到一定的境界,不然不會有如此的氣質。


“這一次兇蛟一族也潛入了神武學院,他們也不想讓傳承開啓!必定上古年間,他們也幹過一些見不得光的事。到時候可以拉攏。”


“沒錯,還有五彩鸞鳥。也是可以拉攏的對象,目標相同,就是朋友。”

“我已經傳了消息回去,確定上古傳承開啓之法。若是真的與蘇天逆有關,務必要將其格殺!”

“那麼,我就去暗中聯合五彩鸞鳥,以及兇蛟等族。到時候一起進發,我看神武學院如何抵抗!”

一場危機正在悄然浮現,但這卻無礙那個身穿黑袍的神祕人。他每天早上出行,在神武學院的一處名爲落葉坑的山上修行,一直到深夜纔會離去。天天如此,風雨無阻!

夜幕落下,星辰閃爍。黑袍神祕人站起身來,正要走出落葉坑之時,一人緩緩走向前來,攔住了去路。

“你是蘇天逆嗎?”來人問道,他身批一件五色羽披風,每一片羽毛都流轉着神性的光澤,他周身並無神力涌動,顯然是刻意隱藏了實力。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摘下你的黑袍,讓我一觀!”來人低喝道,語氣不容人拒絕。

黑袍人淡淡說道:“那要你顯出你的魔獸本體讓我一觀如何?”

“找死!”來人一聲怒吼,這句話顯然觸怒了他,當下不由分說,神力猛然間提起,背後五色羽披風迎風招展!

赫然間,綠葉紛紛凋零,大地爲之一顫。強悍無匹的實力展露,這並非一般人物能夠擁有,至少也是稱尊境強者!

稱尊境強者,是明面上僅次於聖人的絕巔強者。聖人不出,誰與爭鋒?

然而,黑袍人袖袍迎風飄灑,根本不爲所動!

“管你是不是蘇天逆,都死來吧!”黑袍人身動一瞬,極招上手,意在一擊必殺,根本不留分毫的餘地!

稱尊境強者一擊必殺,幾乎無人敢小覷。就在這個稱尊強者邁出一步之時,一道凌厲掌氣從其上方轟然間落下!這並不是眼前黑袍人所發出!

“不好!”他頓時暗叫不妙,暗暗怪自己大意,若此人真是蘇天逆,爲上古傳承開啓之關鍵,又豈會沒人保護?

就在他身形後退之時,凌厲一掌落下,沛然掌氣擊在地上,落葉坑頓時劇烈震動。他無比心顫,這一掌要是落在自己身上,還有活命的機會嗎?

就在他暗自僥倖之時,後掌又至!這一次他並沒有那麼幸運,強悍掌氣透體而過,於剎那間將其筋骨震得粉碎!

“噗!”


一口鮮血噴出,便倒地身亡,顯化出了五彩鸞鳥的本體。

黑袍人見此情形,頭也不會地離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此時,遠處亦有兩人隱藏了氣息,在暗處旁觀,這兩人便是先前妖凰族的兩人。他們在一旁,目睹了整個過程!

“死道友,免死貧道。此次幸虧是鸞鳥族去試探一番,否則我兩人將有性命之憂。”

“是啊,他可是稱尊境強者啊,與我等境界一般,他死好過我們死。”

妖凰族的兩人心有餘悸地,幸虧他們當時留了一個心眼,讓鸞鳥去試探。

“從那人出手看來,絕對是聖人無疑!一個需要聖人保護之人,我看這個黑袍人十有八九是蘇天逆!”

“想來錯不了,如今有聖人保護,我們就難以下手了。快送信回去!”

遠在一處不顯於世的山嶺之中,正是妖凰族的隱世之地。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正在閱覽一封來信,他觀看其內容之後,道:“讓凰林前往神武學院!”

雖是低聲,卻無比威嚴。讓身旁之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是的,族長!”一人應聲而去。

“派人將信上的內容告知給鸞鳥,兇蛟兩族。”

“是!”又一人領命而去。

妖凰族族長望向霧靄層層的遠方,一聲冷笑:“哼,神武學院,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抵擋得了聖人來襲!” 神武學院之內,沒有山雨欲來的緊迫感,依舊風平浪靜,除了偶爾間有強者比試之外,也沒有什麼其他大事了。

此時,在上官的密室之中,一個黑袍人正與他相對而坐,黑袍人正是蘇天逆。

“上官,先前我們故意散佈的那些傳聞,讓他們對我的身份將信將疑。”蘇天逆露出陣陣笑意道。

“如今看來,你的身份,他們也猜出了十有八九,初步的誘敵計劃已經實現。”上官點點頭說道。

先前蘇天逆與上官商議了一個初步的誘敵計劃,蘇天逆自己故意傳出一些消息,引起有心之人的注意。在衆人猜疑之際,又現身神武學院,引得處在暗處之人動手。

有上官的保護,自然是萬無一失。那些潛伏在暗處的勢力,深知上官不可對付,只得回去求援,這正中其下懷!

蘇天逆計劃十分的大膽,也可以說是瘋狂的。他想將這些人全部引來,以自身爲誘餌,然後將其一一消滅!

上官道:“目前這種狀況,你可以暫時隱匿起來,待那些全部來學院之後,在將他們引出來。”

“不……”蘇天逆搖了搖頭,道:“我要以真面目出現,引得更多人前來。要玩就玩把大的,上官,你再不瘋狂,就老了!”

蘇天逆循循善誘,竟然開始蠱惑起比他大了不知道多少歲,人都已經成精的上官進!

“額……”上官竟一時無言,良久才道:“我本來就已經老了,不過這次,我倒是想和你一起瘋狂一把!”

“你暗中保護我就行了,到時候無論他們來多少,我都讓他們有來無回!”蘇天逆笑意不減。

目前這種狀況,無論蘇天逆身在何方,那些不想讓傳承開啓的勢力,都不會放過他,雙方之前雖從未有過矛盾,但在此時,卻已是不死不休!

他們想要蘇天逆死,蘇天逆又怎會讓他們活命?

蘇天逆退去一身黑袍,從上官的密室走了出去。再無須任何掩飾,正大光明的走在內院的大路上!

“他……”

“他是蘇天逆!”

“他就是那個隻身洗劫了伏龍巢,靈蛇族,被皇甫世家,等等大勢力懸賞通緝的蘇天逆?”

蘇天逆剛現身不久,便已經被人認出,他這段時間實在太有名了。想讓別人忘記都難!

“你真是蘇天逆?”有人問道,想要更加確認。

蘇天逆點了點頭道:“天底下就一個蘇天逆,如假包換!”

聽得蘇天逆親自承認,一時間神武學院像是炸開了鍋一般,沸沸揚揚。

“哼,你還敢來神武學院?”一聲冷哼聲傳來,語氣冰冷,讓人如墜冰窟。

衆人循聲望去,只見一人滿頭紅髮,滿面怒容的長老走來。正是當日的偏袒徐無德的代任執法長老!如今,他已經成爲了正式的執法長老了!

“我爲何不敢來?”蘇天逆反問道,他對此人沒有絲毫的好感,有一種說不出的厭惡。

“當日光天化日之下,連連斬殺內院徐長老,以及徐長老侄子。兩條鮮活的人命,都死在被你一人手裏,你可知罪?”紅髮長老斜了蘇天逆一眼,嘴角掠過陣陣笑意。

“哼,身爲執法長老,彎曲事實的本事倒是不小。如此老的年紀,竟然爲老不尊。要是再長大幾歲還得了。”蘇天逆呵斥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