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整得她兒子有點像是被人不要的東西一樣。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偏偏又是在今天的大喜日子,如果要是唐可萱非要執意找唐小芯的麻煩,那唐小芯就不會說這樣的話來。

自己兒子連上沒光,那他們當父母的,自然也是覺得丟臉。

所以,說到底,還是唐可萱讓她丟臉了。

「媽!」唐可萱察覺她神色變化,開始緊張起來。

方淑珍包括其他人一下子都朝馬文霞看過去。

「其他的酒桌,也該敬酒了!」馬文霞笑容略顯僵硬與不悅。

「那我們馬上就去。」

「快去吧!」先解決眼前的僵局,等回頭了,她非要好好說說唐可萱不可。

「好!」唐可萱與韓正陽肩並肩一塊走。

方淑珍也說去廚房看看,水燒開了,要去泡茶給客人喝。

而馬文霞在走之前,眼神幾分凌厲看了一眼唐小芯,啥話都沒說,但是呢,不管是從她身上迸發出的氣息或者表情,無一處不透著她瞧不起唐小芯,也討厭唐小芯。

這讓方鴻維看見了,坐在位置上生氣。

不僅僅是他看見了,還包括李香蘭、席麗瓊、方清寧她們都看見了。

只是方清寧內心幸災樂禍笑著。

李香蘭倒是勸方鴻維,「爸,算了,反正又不經常跟我們有來往。」

這話,讓方鴻維心中的怒火漸漸消散,也是,兩家人不經常來往,沒必要生氣,不過他心裡暗暗下定了決心,以後等唐小芯辦酒的時候,他一定會辦得轟轟烈烈,風風光光。

……

唐可萱和韓正陽走遠的時候,韓正陽見她看起來有心事的樣子,可能也是因為剛才的事,而不高興,於是他就安慰她:「算了,唐小芯那種就是心地不好,你也別因為她說什麼,你就不高興了。」

「我不是因為這個。」

——————-

PS:今天有個讀者問我,八零年有沒有一百塊,我連續回復了兩次,好像都不行,我就在這裡回復吧!我在百度查是八八年左右出版一百塊的人民幣,但是呢,在我的記憶里,一百塊人民幣是在我七八歲的時候出現,那個時候我的爸做生意,漸漸的由十塊錢,變成了五十塊和一百塊。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那是因為你外公給唐小芯出錢擺酒的事?」

「……」唐可萱不出聲,但已經是默認了。

「你外公是偏心了一點,不過呢,我覺得你外公就算是再有錢,那也不可能會把唐小芯的婚事辦得有多風光,最少我覺得不會比我們的風光。」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可是,唐小芯是做生意的,掙到了錢,說不定就會辦酒捨得出錢,到時就會比她還要風光了。

等敬酒完了之後。

唐可萱回房間休息,馬文霞就跟在她身後。

她回頭一看見馬文霞,嚇了一跳,她揚起笑容與她打招呼,「媽你不在外面吃飯嗎?」

馬文霞越過她,往旁邊的一張椅子坐下。

唐可萱還是多多少少都了解馬文霞,猜想也是為了剛才的事,而來找她算賬的。

既然是這樣,那她就主動跟馬文霞認錯。

「錯了?」對於她的識相,馬文霞心中的不快總算是消散了一些,「那你知道你錯在哪了嗎?」

「我不該說了讓我姐不高興的話,然後讓她說了正陽,害媽媽你丟臉了,我知道錯了,我下次不會這樣了。」

及時認錯,又再加上唐可萱自己都知道自己錯在哪了,那馬文霞心底的不快,消散得只剩下一縷了,想著以後,所以她還是給唐可萱立立規矩,「我們家跟其他人家不同,我們家是書香門第之家,你以後在外面多以正陽為主心,要尊重正陽,像今天的事,我不想再次發生了。」

「不會了,媽你放心,不會再有發生了。」

「那就好,對了,晚一點回家去,記得先要準備好晚飯,我還要去團里忙活。」

「好的。」

等馬文霞一走,唐可萱的笑容一下子垮了,眼中閃現了不滿,心中怨念滿滿。

其實這一切都要怪唐小芯。

要不是唐小芯後面說那一番話,馬文霞就不會訓她了。

而此時此刻唐小芯就站在房門口前,似笑非笑注視著唐可萱。「怎麼?挨罵了吧!」

唐可萱一聽她聲音,立即厭惡瞪著她,「你跑來這裡做什麼。」而且剛才讓唐小芯看到了,那一定會笑話她了,她從來沒有這一刻,這麼想唐小芯消失不見。

她在想什麼,唐小芯心裡很清楚,她輕輕一笑,「怎麼?你忘了?剛才可是你在招惹我,而不是我招惹你的,現在,我可不會就這麼輕易的走了。」

「這裡是我房間,輪不到你說不走,滾!」唐可萱指著唐小芯身後的門,生氣說。

「生氣啦?」唐小芯譏諷的眼神,慵懶瞅著眼前的唐可萱,「嘖嘖嘖,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呀!你這麼生氣,可不好,不吉利,就好比我剛才說了『鬼』字一樣,那些人都跟真的見到了鬼一樣,韓家可是特別注重這些東西,你得要注意一點,省得讓其他人聽見了,你可就又要讓你家婆給訓話了!」

「……」唐可萱滿腔怒火瞪著她。

「嘖嘖嘖,真是可憐呀!才剛結婚第一天就讓家婆給訓了。」

「你以為你好到哪裡去嗎?你還不是一樣。」她就不信了,唐小芯就沒有被家婆訓過。

「我怎麼會跟你一樣呢!好歹我現在是不跟家婆住到一塊去,而你是要天天跟他們住在一起,以你那家婆自以為是的性格,恐怕後面還會有不少苦頭讓你吃吧!」

「哼,唐小芯你就是在嫉妒我吧!我嫁給了正陽,而你呢,之前是一直都很喜歡正陽的。」

「我說,你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呀?如果我真要是喜歡韓正陽的話,你覺得他會有機會娶你嗎?更何況我剛才都說了,我不喜歡韓正陽,我很滿意我現在的老公,最少他會疼我,就連他的工資都交給我來管,還又會幫我做家務活。」說著唐小芯突然憐憫的眼神看著唐可萱,「嘖嘖嘖,我開始突然覺得你特別可憐了,這些韓正陽好像可不會做,而他媽也不會讓他這麼做。」

看到唐可萱氣呼呼的樣子,唐小芯仰頭笑了,「看來還是我嫁得比你好呀!當然,我擺酒的時候,我也一定是比你現在風光。」

「唐、小、芯——」唐可萱咬牙切齒,恨不得上去扇打唐小芯一巴掌,然而,她今天大喜日子,要是弄個狼狽的樣子,別人肯定會一輩子都在笑話她,所以她只能忍著。

但她還是在嘴巴上不甘示弱,「你現在還算是不錯,但以後我一定會過得你還好。」

「是嗎?那我會睜著眼睛看著,你和韓正陽兩個如何把小日子過好,可不要到時你自己先忍受不了,要跟韓正陽離婚哦!」

「放你狗屁,我們才不會離婚,我們兩個以後都會好好的,要離婚也是你離婚。」

唐小芯太了解唐可萱那性格,冷嘲一笑,「那就等著看吧!」

那天之後,即使是唐可萱回門那天,唐小芯都還沒回唐家。

她連續忙了好幾天,剛從顧大鳳那邊的店子回來,她就看見有幾個高大,看起來流里流氣的男人站在店裡。

而席麗瓊和趙民興夫婦都嚇得面色泛白。

沒多想,唐小芯急忙上前,「怎麼回事?你們是誰?誰讓你們在這裡鬧事的?趕緊走。」

對方沒移步,反問:「你是唐小芯?」

「我是。」

「還錢!」對方立即凶神惡煞沖她大吼。

唐小芯不著痕迹皺了眉梢,「我看你們是認錯人了,我又沒管你們借過錢。」

「你是沒找我們借錢,但是,還錢人是你。」

唐小芯雙手交叉抱著胸前,幾分慵懶與冰冷看著眼前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錢不是我借的,結果要還錢的人是我,能告訴我理由嗎?」

「理由就是你媽管我們借的錢,她沒錢還,那就要你來償還。」

「方淑珍找你們借錢?」情急之下,唐小芯連『媽』都不喊了,直接喊名字。

「沒錯,管我們借了三百塊錢。」

驟然間,唐小芯總算是恍然了,難怪之前唐可萱擺酒,菜式那麼多豐富,原來是方淑珍管這些人借錢,然後沒錢還了,就賴到她頭上來,想得還真是美呀!可惜,她也不是吃素的。「我沒錢,誰找你們借的,你們就去找誰要去,再繼續待這裡影響我做生意,那我可就要報公安了!」

——————-

PS:第一次戴眼鏡,頭好暈呀!我還得要好好適應,剩下6000字,我明天補上!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對方一聽她說這話,立即有些心慌了,但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反而是繼續裝出凶神惡煞,彷彿臉上的肌肉都在跳動那般,指著唐小芯的鼻子大聲說:「你報公安也是沒用的,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的事,你必須要還錢。」

「又不是我管你們借的錢,誰找你們借的,那你們就去找誰。」

「可你媽說就讓你來還,當初她管我們借錢的時候,她就說了你有店子很掙錢,所以我們才會借錢給她的。」

唐小芯冷笑,「我說你們是不是都沒腦子的?她說什麼你們都信,然後你們就借錢給她了,但好歹你們也應該知道,這店子不是她的,而是我的,我這個當事人都不知道,你們是不是覺得她是我媽,所以我就要代替她還錢,是嗎?」

幾個大男人一頓沉默,不出聲。

唐小芯冷哼了一聲,「我沒錢,我也不會代替她還錢,你們還是去找她要吧!」

對方生氣指責唐小芯,「你這個當女兒是不是太過於沒良心了?你自己媽借的錢,你這個當女兒的就應該代替她還。」

唐小芯冷笑,「是不是當女兒的就一定就要永遠,而且還是無條件地給當媽的收拾招惹的麻煩?如果要這樣的話,那我媽還有一個女兒,她叫唐可萱,你們找她去要錢,而且我媽找你們借的錢,那都是用她身上。」

她才不會在乎別人怎麼說她,總之,她之前說過了,不會再給方淑珍任何一分錢,那就是不會給,更何況唐可萱在結婚那天還來故意羞辱她。

那今天的事就要唐可萱自己來承擔了。

就當是給唐可萱和韓正陽之間一點考驗吧!

不過,結果是什麼樣的,她都已經可以想象得到了。

唐小芯還把韓家的地址給了他們。

「只要你們按照地址去找,就會找到我媽另外一個女兒唐可萱,至於你們現在,請你們馬上離開這裡。」

從唐小芯那溫和的語氣中,他們幾個人都聽得出帶有幾分的警告性,又因為唐小芯身上所迸發出的凌厲,他們莫名心生恐懼,而沒有質疑唐小芯半點什麼。

他們一走,席麗瓊總算是回過神,「堂嫂他們都沒給出借據單,你真的是確定你媽就跟他們借錢了嗎?」

「我很確定。」從他們的神情來看,不像是假的,而且方淑珍也是很有可能這麼做。

「那你媽也太過分了,自己借的錢,怎麼就讓你來還了!」席麗瓊不滿嘀咕。

「很正常!」唐小芯淡淡道:「因為我沒有給她的錢,她就想著借用這樣的辦法來逼我。」

何秀紅嘖了一聲:「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父母,說實在的,有些過分了。」即便是再不喜歡,那也好歹是懷孕十個月生下來的女兒。

唐小芯諷刺冷笑了一下,淡淡道:「我早已經習慣了。」

席麗瓊怎麼聽她說的這話,略帶絲絲難以察覺的苦澀呢?

……

韓家

唐可萱剛做好飯菜,人才一坐下,那邊就聽到有人敲門。

打開門一看,發現是幾個凶神惡煞的男人,微微一怔。

還沒等她問他們找誰,他們就直接問她是不是唐可萱。

唐可萱腦袋還是處於懵了狀態,「你們認識我?」

「我們找的就是你!」接著噼里啪啦把方淑珍借錢不還的事,給一五一十說了。

而且他們幾個人也發現了,唐可萱似乎沒有像唐小芯看起來那麼犀利,正所謂俗話都有說,哪個柿子軟就拿捏哪個柿子。

反正他們的目的就是拿回方淑珍所欠下的錢,以及利息。

唐可萱猛然一驚,心底也開始心虛了,因為她也知道了她媽借錢一事,只是,她媽明明都跟她說了,他們這些人就會找唐小芯要錢,而不是找她們要錢。

怎麼現在就找上她了!

那幾個男人也不是吃素的,一看唐可萱那眼睛心虛閃爍,立即生氣拍了門檻,兇巴巴地說,「我可告訴你,今天無論如何你要把欠我們的錢還了,不然,我們就不走了,吃住都在這裡,你什麼時候還錢,我們就什麼時候走。」

「不行!」唐可萱慌忙說,「你們不能住在這裡。」

要是讓韓家的人知道了這件事,那馬文霞非得又把她訓斥一頓不可。

「不讓我們住在這裡,那就把錢還了。」

「你們找我還錢,我沒錢,你們應該去找唐小芯要錢,我媽也應該跟你們說了,還錢的人是唐小芯,不是我。」

「唐小芯說沒錢還,你也是方淑珍的女兒,要我們來找你。」

那這麼說的話,他們這些人就是去找過唐小芯,然後唐小芯就讓他們來找她了!唐可萱咬牙切齒,如果唐小芯要是現在出現在她面前,她一定會動手掐死唐小芯。竟然不還錢,還把責任推到她頭上來了。

「她有錢,她有很多錢,她開了好幾家店子,你們就該去找她拿錢,而不是來找我。」

「反正我們不管你們誰有沒有錢,總之,只要你是方淑珍的女兒,那麼我們就可以找你要錢。」與唐小芯相比較起來,他們更願意找唐可萱要債,所以不願意再移步去找唐小芯了。

「你們……」唐可萱氣急,內心焦急慌亂一片,她得要趕緊把他們送走,不然等一下馬文霞見她出來這麼久,就肯定會出來,那到時就會知道了這件事。

那她以後待在韓家的話,日子可不過好了。

「這樣吧!你們今天先回去,回頭我讓我媽去找你們,把錢還給你。」

對方看得出唐可萱就是想著打發他們走,嗤笑道:「我們是從你媽那邊過來的,我們已經來來回回都去了三個地方,今天,你,必須要還錢,還不錢,那我們不會走,也不會善罷甘休。」

唐可萱看到他們那架勢,就是不會輕易就這麼走了,正焦急,想辦法應付他們的時候,這時馬文霞走出來了。

唐可萱一看見她,立即慌得面色發白。

收債的人可不管什麼,目的就是要收回錢,於是他們就直接越過唐可萱,轉問馬文霞拿錢。

畢竟從家裡走出來,而且馬文霞一副女主人的架勢那麼明顯,自然也猜到了馬文霞和唐可萱的關係不淺。 「什麼?」當馬文霞知道了事情來龍去脈時,怒瞪身邊的唐可萱,再也控住不住她在人外面前優雅恬靜的形象,對唐可萱大吼:「到底是怎麼回事的?你們唐家的破事,怎麼就找上我們家了,你今天趕緊給我處理好了,不然,你就滾回你娘家待著,什麼時候把錢還上了,那就什麼時候回來。」

馬文霞也是個極其好面子的人,這要是萬一鄰居都知道了,他們家兒媳婦欠錢的事,那她的臉可都丟盡了,所以還是讓唐可萱回唐家待著也比較保險。

而且她一點都不插手唐家的破事,尤其還是跟錢有關係的事。

「媽……」

「別喊我媽,你們唐家做出這樣的事,你還有臉喊我呀!」

「我……這件事也是我媽乾的,我哪她知道會這樣。」唐可萱只能在馬文霞面前,盡量與這件事撇清關係,「回頭我也一定會說說她的。」

「行了,你帶著人去你們唐家,別在這裡逗留。」她丟不起這個臉。

「你們幾個也走遠一點,別挨著我們家門口。」馬文霞也是不想讓路過的鄰居看見,說完,她就把門反鎖了,連唐可萱都被趕了出去。

唐可萱站了一會兒,看著合併的門板,心裡發酸。

收債的人可沒什麼憐香惜玉,最重要的事,那就要把錢收回來,於是惡聲惡氣催她,「趕緊的,還錢,不要還以為這樣,我們就會今天放過你了。」

「我……我實在是沒錢!」唐可萱都已經讓馬文霞給趕了出來,而且馬文霞也知道了這件事,那她也沒必要讓自己小聲或者忍氣吞聲,反而這話說得有幾分理直氣壯。

這恰恰讓這些收債的人心裡頭生出一團怒火,「你說沒錢,那難道就不用還了嗎? 惡少,我不嫁 當初你們家借錢的時候,可是說好了什麼時候還錢,現在都已經過了還錢的日期了,我們找你們要錢,你們還好意思說沒錢,當初是我們逼著你們管我們借錢的嗎?」

唐可萱被這話駁得一句都說不出來。

而另外一個收債男人上下打量了唐可萱一眼,長得還算是不錯,「要是實在沒錢還了,那你就要跟我們走,直到你把錢還完了,再放你回來。」

狼性總裁:女人,別來無恙! 唐可萱立即明白他們說的是什麼,慌忙搖頭,「我不會跟你們走。」

「那就還錢。」

「我沒錢……」

「沒錢就跟我們走。」他們這些人從來就都不做虧本生意。

唐可萱實在沒轍了,欲言又止,「那要不我帶你們去找我媽,她身上應該是有點錢。」她心裡害怕他們這些人,萬一要是不顧自己的意願,把自己帶走了,那她可連爭執的機會都沒有。

「你最好是保證有錢,不然……」對方陰冷笑了幾聲,足夠把唐可萱嚇得差一點就要魂飛魄散了。

……

唐家。

方淑珍還在沾沾自喜自己很聰明的時候,唐可萱已經把這一群帶回了家裡。

當時,方淑珍就傻眼了,直接就訓唐可萱,「你傻呀!你怎麼把人都帶回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