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座飄浮島很美,整個島身並不大,但是飄浮島的中間,卻有一汪碧藍色的湖水,而且島外還有十幾座法陣包圍,從外面看去更讓這座島有美崙美奐之景。

2021 年 1 月 5 日

葉楚和藍雪也來到了這座飄浮島的上空,馬牛王帶著兩個美娘子,坐在大水牛背上,大聲笑道:「老龐,臭蛇,還不快快開陣!」

「你這老不要臉的東西,又帶著兩弟妹出來招搖了呀……」

這時候法陣內部,立即傳來了一陣笑罵聲,法陣裡面亮起了一陣陣神光溢彩,四五道法陣接連放開。

裡面現出了一條大青蛇,以及一個一身大黑袍的傢伙,還有他們身邊的十幾個女人。

「馬的,說本王招搖,你們才更招搖吧?」

馬牛王摟著自己的兩個女人,大罵道:「像本王這麼純情的人,現在可不多了,你們這兩個天殺的,天天在這裡歌舞昇平的,哪裡還記得老牛我呀……」

「純情你大爺……」

剩下的法陣也全部散開了,此時遠處卻是亮起了一團耀眼的青光,就像是一個青色的小太陽似的,無比的刺眼。

「什麼東西?」

馬牛王和一眾人等,紛紛扭頭看了過去,只見不遠處的天空中,一個人族年輕人,體表包裹著一團耀眼的青光,正朝這邊飛過來。

「這是什麼人?」

青蛇和黑袍傢伙,以及十幾個女人,都從法陣裡面出來了,此時都看到了遠處的這個人類修士。

而這個人類修士,不是別人,正是葉楚了。

他正假裝從那邊飛過,然後看到了這邊有一群人,便停在了半空中,體表的青光散去,拱手笑道:「眾位道友好位享受呀,不知道葉某能否討杯酒喝?」

「你是誰?」

馬牛王皺了皺眉,哼了一聲道:「在本王的領域內,見了本王還不下跪?」

他能感覺得到,這個人類修士修為不差,也達到了聖境,竟然進入自己的領域。

尤其是這附近的幾百個王域,基本上都是獸修,對於人類修士還是比較厭惡的。

「呵呵,這位想必就是馬牛王吧?」

葉楚卻是面不改色,飄到了眾人面前的幾百米處,咧嘴笑了笑說:「聽說馬牛王有一個國色天香的娘子,不知道是這兩位的哪一位?都是國色天香呀,難道是我聽錯了?」

「哈哈哈……」

大青蛇口吐人言,哈哈笑道:「這小子有點意思。」

「呵呵,老牛,要不要這位小哥,給你老婆介紹一下呀?」一旁的黑袍人也笑了。

… 2652

「哈哈哈……」

大青蛇口吐人言,哈哈笑道:「這小子有點意思。」

「呵呵,老牛,要不要這位小哥,給你老婆介紹一下呀?」一旁的黑袍人也笑了。

這個黑袍人也十分高大,葉塵用天眼可以看到,在他的黑袍下面,是一條蜈蚣的半截身軀,這傢伙是一個人頭蜈蚣身的傢伙。

「人和蜈蚣生出來的後代?這它馬的怎麼生出來的……」

葉楚心裡也是一陣好奇,人頭蜈蚣身,還確實是比較奇特,血脈古怪。

「臭小子,你是找死呀你……」

馬牛王鼻間噴了幾股白霧,氣的夠嗆,一旁的美娘子則捂嘴笑道:「大王,這小子還有些眼力勁嘛,不知道我們誰是你的娘子呀?」

「嘿嘿,都是都是。」

馬牛王立即訕訕的笑了笑,沒好氣的颳了一眼葉楚:「小子,你哪裡來的?是不是人族的細作?」

「牛哥,你見過有這麼高調的細作嗎?」葉楚無語的笑了笑,直接就來到了眾人的面前,拱手介紹道,「在下葉楚,一介散修……」

「散修?」

幾人都是一怔,打量了一番葉楚:「好一個聖境散修呀,天賦異稟呀小子……」

「呵呵,叫我葉子就行了。」葉楚笑了笑說。

其實和這些獸修呆在一起,反而沒有什麼壓力,他看得出來,這三個獸修大王,其實都是很耿直的聖者。

「既然來了,那就一起進來喝幾杯吧,不過本王這裡的酒可不比你們人族的,你小子別嫌差。」大青蛇咧嘴笑了笑。

「那就喝我的。」

葉楚笑了笑,面前便送出了幾大缸好酒。

「好香……」

「丫的,怎麼會這麼香……」

「好酒呀,走走走,趕緊進來。」

有了好酒,這幾人的臉色馬上就變了,趕緊拉著葉楚一起進去了。

尤其是大青蛇,用尾巴抱著幾缸酒,還讓幾個他的仕女,前擁右抱的將葉楚給拉上了島。

……

「葉子呀,你這酒不錯呀,給我們都留點呀。」

飄浮島上,有一汪清澈的靈湖水,在靈湖的上面,有一個白玉涼亭。

葉楚和一眾人等,就在這個涼亭中飲酒作樂,喝的好不痛快,尤其是這涼亭裡面,還有一個大烤爐。

上面掛著不少的獸肉,以及一些魚肉,都是牛馬王他們準備好的。

葉楚送給了他們一些調料,讓他們抹在這些烤肉上面,立即便有了另一番滋味,讓他們吃的直呼痛快,從來沒吃過好吃的東西滿嘴流油。

一旁的十幾個女人,則是在那裡給他們表演,還不時的上前給葉楚他們撩.撥幾下。

不過葉楚顯然是一副不近女色的意思,對這些女人也提不起什麼興趣,一是他能夠用天眼看到這些女人的本尊,都沒有步入聖境,所以本尊沒有完全進化好,也不叫完全的修成人形了。

看到之後,就更加沒興趣了。

葉楚又取出了十幾缸好酒,笑道:「今天我們喝個不醉不歸……」

「好呀……」

「哈哈,葉子夠意思……」

這就是男人,才喝了一個時辰的酒,現在就已然是稱兄道弟,打成一片了。

喝了不少的酒後,問事情就方便多了,幾人給葉楚介紹了一下這天南界的情況。

尤其是這條大青蛇,其實是人頭蛇尾,對這天南界的歷史情況,了解的十分透徹,據說他就喜歡研究這些東西,平時無聊就收集一些這個古書呀,史書呀看一看。

大青蛇的外號就叫青蛇王,之所以這一個馬牛王領地內,會有幾個王,是因為他們這兩個王,其實是這裡的前任兩者王。

青蛇王是先一任,人蚣王是下一任,牛馬王則是現任了。

他們這三人之所以關係這麼要好,而且下一任沒有殺掉前一任,其實是前一任不想當了,才將後面的權力位置給讓出來的。

三人之間原本就是好友,後來大王輪著做,關係可見一斑。

青蛇王抱著酒缸喝了一大口酒,撕了一塊烤肉后大大咧咧的說:「葉子呀,沒想到你還是從下界上來的,真是不容易呀。」

「是呀,我聽說這上界的路早就封死了,你是怎麼從情域進來的?情域是不是很富饒?」人蚣王也很好奇。

一旁的馬牛王則笑道:「情域應該很多漂亮妹子吧?」

「哼,老牛你說什麼?」那邊一個美娘子正在和青蛇王和人蚣王的仕女們聊天,聽到了這句,也都看了過來。

「沒什麼,就是好奇問一問,她們那些凡夫俗女,哪能比上娘子你們呢。」這馬牛王顯然是個沒骨氣的傢伙,挺賤的。

眾人都笑了,葉楚說:「情域可遠比不了這裡,這裡的靈氣如此濃郁,情域還不如這裡的一成吧。」

「這麼稀薄的靈氣?」

幾人怔了怔,馬牛王道:「葉子你了不得呀,那麼稀薄的靈氣之地,你還能修行到這個境界,真是不容易呀。」

「可不是呀,說出來都是淚呀。」

葉楚裝假抹了把淚,又與幾人喝了幾杯酒,然後問他們:「幾位大哥,不知道你們聽沒聽說過天府呀?」

「天府?」

「那當然聽說過了,這元始二界,沒有人不知道天府的吧。」

青蛇王笑道:「你上天南界,還是因為天府嗎?」

「恩,天府對九天十域發出了武林鐵令,說是要重鑄天宮,發放仙牌。」葉楚說。

「什麼!」

三位聖王都是一驚,馬牛王哼道:「天府要重鑄天宮?他們算什麼東西,憑什麼他們發放仙牌呀,他們又不是仙宮。」

「就是呀,這是怎麼回事呀。」

青蛇王也皺眉道:「我們也沒聽說過這個事兒呀,天府一點消息也沒放出來呀。」

「這也是我很奇怪的地方,現在有大量九天十域的強者,都已經到了天南界外面了,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們都會進入天南界了。」

葉楚說:「只是現在不知道,這個破天府在搞什麼鬼。」

「哼,這個天府一向是神神秘秘的……」

馬牛王哼道:「想當年老牛我接任這裡的聖王的時候,一個自稱是天府的傢伙,還來向我做登記,他馬的,老牛我當聖王關他們屁事。」

「呵呵,天府雖然神秘,但是他們一向自詡是天南界之主……」

青蛇王說:「這個由來已久了,也不是幾萬年前的事情,從天南界存在開始,就有天府如此強勢了。」

「只是他們要在哪兒重鑄天宮?」馬牛王問青蛇王,「老蛇,你可是一本天南界的活古書呀,你也不知道天府現在何處?」

… 2653

青蛇王說:「這個由來已久了,也不是幾萬年前的事情,從天南界存在開始,就有天府如此強勢了。」

「只是他們要在哪兒重鑄天宮?」馬牛王問青蛇王,「老蛇,你可是一本天南界的活古書呀,你也不知道天府現在何處?」

「對呀,他們要重鑄天宮,發放仙牌,咱們也可以去湊個熱鬧呀。」人蚣王也很感興趣。

馬牛王冷哼道,甩了一雙大牛眼:「有什麼好去的,聽他們在那裡自吹自擂的,老牛我最不消他們這一套,還真以為自己是天府了。」

「呵呵,老牛你還真別小瞧了天府。」

一旁的青蛇王笑道:「若是他們真的要動你我,我們可沒有招架之力。」

「哼,他們有種就來。」馬牛王顯然傲氣挺重。

人蚣王也說:「天府就是天府呀,哎,人家家大業大呀,府內高手如雲,而且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人家到底在哪裡修行。」

「我說老蛇,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呀?」人蚣王有些不耐煩了,青蛇王在賣關子。

青蛇王灌了碗酒,笑道:「我當然知道了,要不然豈不是枉費你們叫我天南界活古書了。」

「那他們到底在哪裡?」人蚣王好奇的問。

葉楚在一旁更加感興趣,因為他就是要去天府,要去奪回睡古的元靈碎片,若是能提前到達天府,而且順利的潛伏進去,勝算會大的多。

青蛇王說:「既然叫做天府,那必定是與天有關係了。」

「其實天府所在之地,在我們現在所在的元界的上空,還有一個天空之層,他們天府的人就在那裡面修行。」青蛇王說,「那裡靈氣應該比這元界還要濃,有可能還有大量的靈水,以及靈元存在。」

「靈元?」

聽到這玩意兒,幾人的眼睛都亮了,葉楚也想起了當年七彩神尼說過的話,說是若是能夠找到靈元修行的話,那身為聖者以上的強者,修行起來就會快速許多。

「在咱們元界之上,還有一個天空?」

馬牛王罵道:「那幫孫子,也太不是人了吧,他們把那一個天空給佔了?」

青蛇王笑道:「這便是弱肉強食,人家實力強大,自然是佔有最好的地方修行了,咱們想要上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聽說這元界和那方天空之間有一層白色的分線界,光是那條分線界,就有上百座封印陣,以及幾十座法陣疊加起來,將那裡牢牢的封印起來了。」

「外人若是想進入其中,除非你得到天府的召見,否則是絕對很難進入其中的。」

青蛇王沉聲道:「我還記得當年我有一個道友,他聽我說完之後,便想去嘗試一把,結果碰到了上面的攻伐大陣,瞬間就被打成飛灰了。」

「那時我還沒有步入聖境,當時就有些頭皮發麻了,後來我再也沒有去過那裡了。」青蛇王回憶起這件事,還是有些心悸。

這時葉楚也抿了一口酒,一旁的人蚣王說:「怪不得天府那幫孫子,個個強大無比了,而且十分跋扈,看來是得了那塊寶地的利呀。」

「那肯定了……」

青蛇王說:「幾百年前可能還沒什麼太多的強者,可是這幾百年間,天地大變,想必那天府所在之地,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肯定有無數強者了。」

「別的不用說,光是這聖者的數量,恐怕就要頂上整個元界的強者數量了。」青蛇王猜測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