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妖族對靈氣的需求,還真是龐大到了一個極爲恐怖的境地!

2021 年 2 月 3 日

如果不是自己這混沌空間,似乎有着生生不息的造化之功,消耗掉的極品靈液,也就是這些洪荒巫妖二族口中的天精地華。只需過了短暫時日即可自行衍生出來。那麼就是再多的靈氣,也經不起這樣鯨吞海吸啊!

好了,時間已經過去許久,我們下次再來吧!

年辰毫不客氣,將巴立明一把拽住。

變身成人類模樣的巴立明,和年辰身形相當。此時,這傢伙還兀自含混不清地唔唔連聲,彷彿意猶未盡!

呼!

二人轉眼就直接出了混沌空間。

年辰在出現的一刻,就將自己化爲帝江模樣,四翼微振,懸浮於甘淵上空。

那巴立明雖是人類模樣,卻也就此立於虛空!相比之下,年辰的修爲在巴立明眼中,的確不值一提!

然而此時,這個神通廣大的洪荒妖族遺種,卻對自己對面原本弱小的巫族顯出了崇敬的神色。

年辰小友,你不是有什麼事情還沒說出嗎?現在可以說出來聽聽了!若是我巴立明能做到之事,絕對全力以赴!

年辰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也不再猶豫:

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你將輪迴壇一起挪到我那祕密之處。而且還要替我看管兩道祖巫的殘魂! 粘稠的鮮血染紅了白毅的衣衫,羣狼的撕咬讓其傷痕累累,可白毅依舊在廝殺着,他越殺越是興奮,感覺渾身上下的細胞都在跳躍着!

不用絲毫靈力,完全體術抗衡,修煉自身武道之法,他這修煉是震驚旁人的,他這膽識與魄力也是旁人無法攀比的!

“哈哈哈哈···在來呀,你們別怕呀!”

白毅一臉血跡,看向四周不斷後退的銀狼,朗聲一笑,從容而道,他感覺自己雖然傷痕累累,但是內心之中的暢爽確是無法言語的!


這種廝殺會促使自己更快的修煉混沌一元煉體法,白毅想在築基境之前要達到銅皮鐵骨之境,只有這樣自己纔有更多的自保之力。

“嗷嗚···”

就在這時,一聲長嘯響徹林間,一股妖獸之氣沖天而起,散在林間化作無形的壓迫力。

“什麼,這是三頭狼的氣息!就單憑這道氣息而言,以達築基境二重天的修爲!我雖築基境,但卻只有一重天的修爲,想要滅殺此獸必須衆人合力!”

站在樹杈之上的蘇楠,看向遠處,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他立馬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一隻煙花,朝天一射,聚集其他幾位修士前來。

白毅也感到了這強大的獸氣,心中不僅沒有一絲膽怯,反倒戰意更濃,環顧四周,地上約有數十隻死去的銀狼,白毅咧嘴一笑,從儲物袋之中拿出數粒獸丹一吞而盡。

“恩?”

蘇楠看向遠方,輕咦了一聲,隨即一臉凝重之情,他感應到這強大的獸氣向此地靠近,心中猜測這三頭狼估計來了!應是白毅廝殺了太多的銀狼,激怒這雙頭狼,這才頭狼出山,尋找同伴了。

“白辰,那與你同行的方吉呢?”

蘇楠從樹上緩緩落下看向白毅疑惑的問道,白毅轉身看了一眼方吉,神情故作凝重,隨即又看向了遠處,緩緩而道。

“方吉走的太慢,估計以被羣狼給吞食了!”

“什麼?他可是聚靈境二重天的修爲,這些銀狼也就煉氣境的修爲!”

聽到這話,蘇楠半信半疑,身後另外幾位修士也紛紛趕到,看到四周滿地屍體,皆是一臉駭然。


“方吉遇害了,爾等定要小心,這頭狼就在附近!”

蘇楠皺起了雙眉,雙手使印,散出數道靈光,這數道靈光分別散落四周,漆黑的夜也變的明亮許多。

衆人聽到方吉遇害之事頓時震驚不已,再次看向銀狼,心中也謹慎了起來。

“嗷嗚!!!”

一聲長嘯傳遍林中,親眼可見,一隻渾身長滿銀白色的狼,從林中走了出來,這狼長着三顆頭顱,特別是看見遍地的屍體,頓時滿目猙獰。

其體約有一米之高,光是身軀就大過一般的銀狼,這三頭狼看了眼蘇楠衆人,隨後目光卻死死的盯住白毅一人,它感到白毅身上的血跡是來自銀狼的鮮血!

“不好!白辰站在我身後!”


蘇楠看到情況不妙,立馬快了數步,誰知就在這時,林中猛然躥出百隻銀狼,剎那間便將衆人團團包圍住了!

這狼的確聰明,居然也知曉出其不意便是殺招,此刻羣狼並無絲毫停滯,躥出的瞬間便瘋狂撕咬而去。

“殺!合力擊殺這三頭狼!”蘇楠大聲喝道,雙手凝聚靈力,立馬擊殺這些銀狼。

衆人也紛紛作戰,無數靈力紛紛炸裂而來,在這林間形成一股強大的震懾力,這雙頭狼卻繞過衆人,向着白毅猛衝而來。

“不好!”

白毅感到危機,連忙爆退百米,雙手凝聚靈力,在從儲物袋之中拿出數把短刃,藏於袖間,一臉戰意越發的濃烈,儘管這三頭狼是築基境的修爲,但是白毅依舊不懼,他相信自己只有在這種生死關頭之中,才能使自己再次突破。

蘇楠一路斬殺無數銀狼,這煉氣境的銀狼對他而言不值一戰,要戰也是擊殺這三頭狼,因此蘇楠也站在了白毅身旁。

這雙頭狼縱身一躍,雙爪前撲,猛地衝向白毅,蘇楠手持利劍,反手一挑,三頭狼絲毫不懼,全身毛髮豎起,猶如針氈,就連毛髮也變成了暗紅色!

這一劍刺在了這三頭狼的毛髮上,築基境的一擊居然僅僅是挑破了一塊皮毛!難以想象這三頭狼盡有如此的防禦!

白毅雙手揮舞,袖間短刃不斷飛射,這一把把短刃都擊在這三頭狼的身上,但是這兇獸居然毫髮無損,也就前行的速度降低了一些。

白毅看到這一幕心中震驚,從儲物袋之中拿出數顆藍色的種子,眼看蘇楠在與這三頭狼擊殺之餘,趕緊埋在地中,灌輸了一股靈力,便轉向下一處。

蘇楠腳踏靈力,身法極快,這一式劍法竟散出數道虛影,來回飄搖,不斷干擾這三頭狼,以便從中找到時機給它致命一擊!

另外幾人也連忙趕來,那些相當於煉氣境的銀狼也就是數量多了些,論戰力倒是不及華豐等人。

“嗷嗚!!!”

這三頭狼再次仰天長嘯,看向蘇楠等人,眼中殺機涌現,那綠色的雙眼居然能變成了血紅色,不僅如此,這三頭狼搖了搖頭顱,暮然化作三隻狼身,一隻攻向白毅,一隻攻向蘇楠,,一隻攻向華豐!

這白毅是這三頭狼必殺之修,而蘇楠和華豐則是衆人之中修爲最高的修士,要不然說這狼聰明無比,知曉只要能滅殺這三人,另外幾位修士也就不值一提了,四周銀狼後退之後再次羣攻而來。

蘇楠倒是與這狼勢均力敵,華豐則是連忙爆退,不斷施展靈力擊打三頭狼,白毅看見這銀狼追來,調頭就跑,向着自己先前種下種子的地方奔跑而去。

另外幾位修士最高的修爲也就聚靈境二重天,他們連忙形成聯動之勢,互相配合,快速擊殺這些再次猛撲而來的銀狼。

白毅看見身後緊追不捨的銀狼,心中還是有些壓力的,畢竟這三頭狼分作三隻身體,可每一個身體都有築基境一重天的修爲,相比之前多了兩個分身,修爲低了一些,但是築基境與聚靈境之間依舊有那麼一道不可跨越的大山! 通天猿族的那些修士聽到是楊恆破的陣,全都一臉的不可思議地看著楊恆。

「今天我們就先別過了,你們從這裡出去的話,有機會來玉曲城坐坐。我們噬日魔虎族跟你們通天猿族的關係也算不錯。」

虎裂和通天猿族的修士道別之後,從這個石屋裡走了出來,對楊恆問道:「這些礦石夠了嗎?夠了我們就先回去。」

「差不多了吧!」楊恆點了點頭。

他們隨即回到了懸崖上面,然後朝著玉曲城飛去,回到了龍泗的府邸。

龍泗聽完虎裂講完了他們找到這些礦石的整個經過,在激動之餘也對楊恆在陣法上的造詣很是震驚。

「現在我們已經帶你找到礦石,『修髓丹』的消息也該告訴我們了吧?」獅稜對楊恆問道。

「我上次從光明帝庭過來的時候,無意中聽到一個朋友說弄到了一株『修髓草』。」

「如果你們需要的話,我可以花靈石從他手裡把靈草買過來,然後幫你們煉製成丹藥。不過這買靈草的靈石估計要花個十億八億的,我可是承當不起。」

楊恆說完就朝著鐵鬃凶獅族的幾個修士看去。

獅稜的表情明顯變得激動起來,急切地說道:「靈石自然沒問題,我等下就讓人送過來。只是希望你能快點幫我們把這件事給解決。」

楊恆點了點頭,直接從大廳里出來,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冥崆在原地愣了一下,立即追到楊恆旁邊小聲說道:「你小子可真夠黑的啊,這顆丹藥是我的,賣的靈石應該歸我吧?」

「你想要的話,等他們送過來你就拿去吧。要是直接把丹藥拿出來他們會懷疑的,這樣多好,又能賺一筆靈石。」楊恆笑道,然後把那顆「修髓丹」給了冥崆。


他回到房間之後就布置了一個陣法,然後來到四極寶殿把靈火祭了出來,開始用礦石來進化靈火。

用了八十多塊礦石之後,他手中的靈火突然一抖,溫度驟然升高。顏色也加上了幾分,變成了深紫色的。

他接著把煉丹用的東西全部拿了出來,開始嘗試著煉製八級丹藥。

楊恆現在煉製七級上品的丹藥沒有太大的問題,他原本以為只要靈火升級了之後,煉製八級的丹藥也不會太困難。

他才剛剛煉製一爐的時候就以失敗告終,並且把煉丹的東西全部收了起來。

「煉製八級丹藥的要求可要比七級丹藥難很多,神識最起碼要和至尊境界的修士相當才可能成功!」楊恆心中暗道。

八級煉丹師的身份已經一般的至尊境修士還要高。他現在才神人境中期修為,要想煉製出八級丹藥,確實是有點困難。

他現在的神識雖然和神人境後期的修士相當,但是和至尊境的修士卻還有著天大的差別。

要邁出這一步的話,他估計要花不少的時間。

楊恆立即從四極寶殿里走了出來,找到了龍泗。

「靈火進化成功了嗎?」龍泗激動地問道。

「靈火是進化成功了,但還是不行!」楊恆接著把他神識不夠的情況說了出來。

「要不前輩你看看還有沒有別的煉丹師可以煉的,要不我把材料給你,你讓別人去煉?」

楊恆接著問道,他也擔心那條九爪金龍等不了那麼久,那樣的話,他之前的努力也都白費了。


龍泗的表情立即變得沮喪起來,長嘆道:「你說的辦法我早就想過了,我們凶獸都沒什麼煉丹的天賦,能煉製出八級丹藥的也只有幾個愛好煉丹的至聖境界修士。」

「那幾個修士根本不是我能請的動的,而且此時事關重大。要是走漏風聲的話,後果更加不堪設想!」

楊恆想想也是,一時也無奈起來。

良久之後,龍泗才開口問道:「你估計你要多久才能煉製出『冰涎丹』?」

「這個我也不確定,可能要一兩個月吧。」楊恆回道。

要不是他有「萬魂訣」的話,可能一兩年的時間都不夠,只能等到他的修為突破到至尊境界。

「到了那時候,萬獸大會差不多已經要開始了。」龍泗喃喃說道,眉頭也開始緊鎖起來。

「前輩跟我說說這萬獸大會到底怎麼回事!」楊恆疑問道。

「好吧,我先大概給你講一下吧!」龍泗回道:「萬獸大會就是左右凶獸的種族地位的一個大會,每個種族派出一個神人境和至尊境的修士比試一場,獲得大會冠軍的種族不僅有至高榮耀,而且在百年內可以統領所有的凶獸種族!」

凶獸的種族極其繁多,能統領所有的凶獸種族,那吸引力不可謂不大。

只是楊恆心中有些不解,單單就憑藉神人境和至尊境的比試就決定最後結果,未免會有些太草率。

龍泗似乎看出楊恆心中所想,接著說道:「到了至聖境界的修士,基本都不會出來管事。所以神人境和至尊境的就成了中間力量,在一百年之內接下來一百年也決定了一個種族的興旺。用這樣的方式來決定也沒什麼不對的。」

楊恆想想也是,不過這跟他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也只是聽聽而已。

「接下來的一百萬絕對是一個大動蕩時期,所以這次的萬獸大會也顯得尤為重要。哎!」龍泗嘆道:「好了,你先回去吧,大家一起想想辦法,爭取早點把丹藥煉出來。」

楊恆點了點頭,從大廳出來之後已經天黑,他直接朝著吳夢君的房間走去。

因為兩人都要修鍊,所以他們並沒有住在一起。

他這些天都在忙煉丹的事,也一直沒關心過吳夢君的情況。

「恆哥哥你這幾天都幹什麼去了,怎麼不帶我去啊?」吳夢君撲到楊恆懷裡,嗔怒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