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可是雷霆本源啊,任何東西進去,怕只是會瞬間化掉,成為本源的一部分吧;逃離都來不及,誰還敢做這種傻事?

2022 年 5 月 9 日

可歐陽胤恆偏偏是個列外,誰叫人家背靠混沌珠呢;混沌珠既然能夠收掉這雷霆本源,那還怕個球。

於是,歐陽胤恆留着口水,一臉猥瑣興奮,毫不猶豫的直接跳進了金色的雷霆之液的池子中。

卻沒發現,這池雷霆本源深處,一雙金色的大眼一直注視着他。

。 王二狗被發現的時候,只剩下一堆屍骨在被窩裡,他的衣服散落在床底下,衣服旁邊有從棺材里拿出來的袈裟,佛珠還有佛印。

棺材里的東西不見了,王二狗慘死後,村裡也接連出事,死的人越來越多,而且村裡莫名多了一個和尚,一到晚上就出來化緣,白天又找不到他人,宛如鬼魅一般。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撞邪了,邪從棺材里出,為了防止更多人遇害,大家湊錢找了一些道士,和尚來做法,可有點道行的見到扭頭就跑了,連村都不敢進,沒道行的想騙點錢財,但都把自己搭進去了,這一來二去,死得人多了,自然引起了陰行人的注意。

後來陰行來了很多人,不是死就是傷,沒有一個降得住那苦佛和尚的,還不少人被吃得只剩下骨頭,一時之間連村子里很多人都搬走了。

最後陰行幾個人聯名請來了錢家的人,打算封印這個血屍和尚,既然降不住,封印是最好的辦法。

錢家老爺錢瀛來到小山村后,首先看了那三樣東西,之後他搖了搖頭,三樣東西只有一樣能用了,袈裟已經破爛,佛珠也掉串了,少了一顆,只有佛印完好無損。

如果三樣東西都齊全,那錢老爺還可以將苦佛重新封印,但只剩一個佛印,那就要另闢蹊徑了,而且錢老爺覺得,那苦佛屠殺生靈太多,怨氣衝天,實力強悍無比,可能這次得耗盡心血才能將他封印。

這也是錢老爺跟老夫人吵架的原因,錢老爺想捨生取義,但老夫人不同意,一言不合就吵了起來,於是錢老爺當天便帶著佛印再次來到了小山村,想獨自犧牲自己封印那苦佛。

老夫人吵完架后很是擔心,便找來了兩個兒子跟兒媳跟了過去,怕錢老爺出了什麼事。

錢老爺做法吞下佛印,想以自己身體為媒介,再配合錢家最強的地藏封印重新將苦佛封印回棺材裡面,可是兩個兒子和兒媳的到來,打亂了錢老爺的計劃。

苦佛以怨念重生,雖身死魂不滅,以血肉築體,是超越了屍身束縛的血屍,稱之為血屍王也不為過,再加上屠殺了這麼多生靈,奪取其血肉,本身又有很高的道行,其實力相當的恐怖,而兩個兒子和兒媳的到來不但沒有幫上忙,反而成為了累贅。

苦佛生性狡詐,以他們的生命為威脅,錢老爺倒變得畏手畏腳,最後不但沒有成功,反而兩個兒媳被吃得只剩下骨頭,三人被咬,全部變成了血屍。

在屍毒發作之前,三人趕回了錢家,本應在他們屍毒發做之前殺了他們,然後燒掉屍體,以免為禍人間,但是錢老師卻沒有吩咐老夫人這樣做,他讓老夫人在花園設立一個四象封印陣,將他連同肚子里的佛印一起封印在花園底下。

還有,錢老爺與他的另外兩個兒子用最後一點法力將地藏封印的秘籍也封印在了花園底下,想要解封的話,需要他們三人一起的手訣,這上面居然也有詳細的記載,三人合印,少一個都不行,解印也是如此,但只要藉助他們的手就行。

錢老爺做這個的原因有二:一是雖然封印沒有成功,但地藏封印配合佛印,是可以將苦佛封印的,只是當時出了狀況,所以苦佛還是會忌憚錢家的地藏封印和這個佛印。錢老爺他們一死,苦佛必會來搶,所以不管是佛印還是地藏封印都給封印在了花園底下,讓苦佛無法找到,不然以錢家現在的戰力,無法贏他。

二是錢老爺以最後一口氣,也就是沒有化為血屍的時候被封印住,那他就還有氣息在,苦佛感應到這股氣息,不敢隨便進錢家,錢老爺封印失敗只是出了意外,不是真的封印不了他,如果不是兒子兒媳突然出現,那他應該犧牲掉自己的生命封印住了苦佛。從理論上來說,苦佛還是有點怕他的。不過四象封印一解,那他們三個立刻就會變成血屍,而且這些花會被屍氣所感染,要小心成精。

最後卷宗里還特意留了一句話:小心苦佛,他不除掉錢家這個隱患,不會善罷甘休!

到這裡卷宗記載的事就基本完了,看完后,我們都知道了地藏封印的下落,那就是被封印在花園底下,需要解封才能看到,而我們剛才一鐵鍬一鐵鍬的挖,根本沒卵用。

其實看完后,我有點后怕,如果這些卷宗被苦佛看見了,那錢家是不是完了?我相信苦佛這些年一定還在留意著錢家,但他有沒有闖進來就不知道了,不過他好像安分了不少,我從來沒有聽說過苦佛的傳說,矮子興也不知道,說明他沒有再出來害人了。

「哎,錢萌萌呢?」周月婷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等我們都看完后,錢萌萌已經不見了。

「這女人,應該是去取地藏封印了,她是第一個知道的,自然按捺不住。」我也站了起來,然後放回卷宗向外走去,「走,我們也瞧瞧去。」

還以為地藏封印讓老夫人藏起來了,沒想到早就在十年前就被錢老爺封印在了花園底下,如果不看這卷宗,估計一輩子都找不到,還有解封的方法也是。

這錢增不夠聰明啊,他手裡有鑰匙,但凡進來看這卷宗,估計終極封印就是他的了。

我們出去后,正看見錢萌萌在搬著屍體,雖然屍身已經被周月婷破壞過,因為她剛才剖過屍,但手沒事,錢萌萌將三具屍體的手掐在一起,然後做了五個手訣后,大喝了一聲:「解!」

只見泥土中升起一些淡淡的白光,然後往上升,最後凝結成一張宛如蜘蛛網一樣的光線交織在一起,呼的一聲后,這些光線慢慢淡去並消失,然後從中掉落了一張大大的羊皮卷。

「地藏封印!」錢萌萌驚呼一聲,連忙沖了過去,生怕我們跟她搶一樣。

錢萌萌拿起羊皮卷后,簡直欣喜若狂,我看見那羊皮卷上有著密密麻麻的文字,旁邊還有一個地藏菩薩的畫像,具體的錢萌萌就不讓我們看了,連忙揣進了兜里,生怕我們偷學,一副過河拆橋的樣子。

切,老子又沒有錢家血脈,偷了有什麼屁用,稀罕偷學嗎?

。 艾倫在掙扎著,每邁出一步身體都在強烈地提醒著他:到達極限了,你需要休息,否則你會力竭而死。

可是他不敢停下來,身後附骨之蛆一樣冰冷的殺機從未消散,而且越來越強烈了,直刺艾倫的大腦。沒多往前邁出一步,艾倫或許就能因此而多活那麼一瞬,求生本能如此強悍,最後壓過了身體存在的平衡,分解著艾倫的肉體細胞為他提供前進的養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艾倫愕然發現,身提漸漸變得充盈而輕快,腳步也在恢復當初最好的狀態。

精神感受著身體莫名的變化,彷彿感覺到空氣中有某一種未知的東西,穿過肌膚進入到心臟、血液中,為自己帶來了前進的動力。

然而艾倫不知道的是,他的身體此時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下去,原本一塊塊塊壘分明的肌肉,現在正緩緩在降解。

如果有人一路看著艾倫的變化,或許都不會相信自己的眼睛:半天之前艾倫的身體,就像地球上通過肌肉鍛煉、蛋白粉補充所打造出來的那種健美先生;而現在艾倫的身體,就跟地球輕中量級的拳擊冠軍們一樣,雖然肌肉依然分明,可是身條卻更加順眼與自然。

艾倫不會知道,自己體內湧現出來的能量來自哪裡,但是他清楚,如果不能趁著這股能量持續的時間裡,抓緊時間逃離的話,等待他的下場必然不會太好。

穿過又一道幾乎沒有變化的通道口,艾倫驀然發現這個通道口之後,地上留下了一片狼藉的景象,還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氣瀰漫其中。

牆壁上,有武器揮砍留下的一道道痕迹,雖然迷宮石牆正在緩慢恢復,可在艾倫強悍的眼神中,幾乎跟新痕沒有太多區別。地上,猩紅的血液、破碎的護甲殘片,歷歷在目,這些外來物品迷宮怎麼也消除不了的。

見到這一幕,艾倫反而有些高興了,即便不清楚這支隊伍會不會對突然出現的自己抱有敵意,可是相比身後緊追不捨的強大對手而言,那個未知的隊伍反而不是那麼讓人忌憚了。

艾倫想到就做,沿著地上腳印的痕迹一路追去,既然對方留在通道中的痕迹並未完全消失,那就說明他們還沒有走遠。至於會不會因為自己這一招禍水東引,最後給前面那支隊伍帶來災難,對不起這就不是艾倫現在所想的問題了。他為今最大的想法,就是能夠活下命來,為了這一條小命艾倫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哪怕害死其他無辜的人。

「誰!!出來!!!」

追逐前方隊伍的蹤跡,足足追了有近兩個魔法時,艾倫才總算聽到有人用通用語向他來的方向發出威嚇。他甚至都有些佩服自己,能夠一直堅持下來,而沒有在半路上直接因為力竭而猝死。

「抱歉,我沒有惡意!!!」

艾倫放低姿態,重劍直接插回到身後的劍鞘中,雙手高高舉起,緩緩走了出來。

出來第一眼,自然是審視一下眼前隊伍的面孔,讓艾倫喜出望外甚至可以說感激涕零的是,這支有著8-9人的隊伍里竟然有一張艾倫熟悉的面容。當即,艾倫也顧不得什麼禮節不禮節的,右手使勁兒揮舞著,對著那張有些熟悉的面孔高呼起來:「奧斯卡大師,是我啊!!」

艾倫在審視隊伍的同時,這支突然遭遇陌生人的隊伍,同樣也在審視眼前這一隻身材修長的綠皮。當聽到對方竟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奧斯卡總覺得對方有幾分相熟,可又卻是想不起來這張面孔在什麼時候見過,不由得好奇問道:「這位熊地精朋友,咱們認識嗎?」

艾倫詫異,使勁兒辨認了一番精靈奧斯卡的面容,確認自己沒有認錯啊,為什麼對方竟然會不認識自己了。

「是我啊,綠野部落的艾倫.威特。」

不管對方是不是裝傻,艾倫此時也是騎虎難下,只能貼著對方的冷臉主動搭訕介紹自己。

「艾倫??你怎麼變成這番模樣了??」

聽到艾倫的自我介紹,奧斯卡一臉的訝異,這熊地精才一個多月不見,竟然就跟變了一個模樣般,完全不像之前的樣子了,除了那張臉還依稀有幾分艾倫的面容。

「什麼?我一直是這個模樣啊?」

艾倫其實同樣很驚訝,看奧斯卡並非作假地沒能認出自己來,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好像沒什麼變化啊。

不過在自我撫摸的同時,艾倫還是趕緊朝著對方的隊伍奔去,並把這點疑惑放到一邊,迅速朝對方解釋起來:「能遇到奧斯卡大師你們真實太好了,我身後有一位傳奇豺狼強者在追殺我,你們務必要做好防備!!」

「奧斯卡,你認識這個人??」

看艾倫狼狽的模樣,還有他忍氣吞聲說出身後情況的神情,原本想著乾脆收下艾倫的另外一位矮人強者諾丁,有些不高興地問了一句話。

「啊,忘了給你們介紹一下了,這位熊地精是塔干沙漠邊緣的綠野平原綠野部落首領艾倫.威特,也是我主橡樹之父的信徒。」

奧斯卡看出諾丁臉上的拒絕神色,然後再看看艾倫那一臉的驚恐與祈求,最終心下一軟還是主動站出來,為艾倫介紹起來,同時不忘詢問艾倫身後追兵。

「艾倫,為什麼會有傳奇強者追你呢?」

「我也不知道,這名豺狼人一出現就對我跟我的同伴下手,我差一點便被他給宰殺了,好不容易才脫身過來,而我的同伴想來恐怕是已經蒙難了。」

艾倫這時候才有心情去想薩魯的結果,眼神多少有些凄涼,對方與自己固然只是合作關係,但是好歹一起相處快一年時間了,多少還是生出了幾分感情來的,對於他可能的下場艾倫仍是覺得有些不忍。

「你能從一名傳奇手下逃的性命來,已經很不錯了!!」

奧斯卡拍了拍艾倫的肩膀,安慰了他一下,然後在諾丁的耳邊輕輕說了幾句話后,對方望向艾倫的眼神多了幾分意外,不過拒絕艾倫的味道也消散了幾分。

「既然是我主的信徒,就留在隊伍里吧,我倒要看看你身後這個傳奇,到底是個什麼來歷。」

艾倫早就察覺到隊伍中的指揮者並非奧斯卡,而是這位其貌不揚個子矮矮的矮人武士,能讓奧斯卡都聽話的首領,口氣又如此之大,想來也應該是位傳奇吧。有了這個想法后,艾倫那顆忐忑的心才算是暫時安定了下來。 雖然其他的猜想驗證結果是錯誤的。

不過墨白此行的目的還是完成了!

「那我是50級后就選擇狩獵食人花魂獸的魂環,還是先把破防能力繼續提升,食人花魂環等到魂師等級更高一點再說?」

一邊思考着這個問題,墨白一邊返回武魂城了。

至於那個夏木?

完成了他的工具人使命后,就直接被墨白殺死了。

那種人渣,不配進入殺戮之都。

……

在墨白通過緝拿惡魂師鍛煉實戰經驗的時候。

比比東根據墨白的建議,也展開了她的行動!

整理好關於魂師的魂環年限和魂師身體強度是息息相關,相輔相成的結論后,比比東通過武魂殿公告的方式發佈了出去。

同時發佈出去的,還有武魂殿的新增部門。

魂師身體強度鑒定處!

公告中也說明了這個新增部門的作用,除了幫助魂師鑒定身體強度之外,也會給出對方吸收魂環時的年限建議。

只是鑒於行政部門剛開始運行,不是所有武魂殿分殿都有增設,暫時只在全大陸最大的十個城市中增設。

公告中最後也說明了,武魂殿這麼做,就是不希望看到還有魂師因為吸收了超過年限的魂環而導致死亡。

「比比東那個女人是要做什麼?居然把這種事情都公佈出來了!」

「就知道收買人心,這種核心知識,難道不應該隱藏起來嗎?」

「這個該死的女人,和以前那個玉小剛一樣的愚蠢,把珍貴的武魂知識弄得天下皆知!」

天斗帝國的雪夜大帝在得知了武魂殿的最新公告后,非常的惱怒。

這樣的知識,他們天斗皇室也知道,並且整個天斗帝國,一直以來也只有他們皇室掌握著。

雖然掌握的可能沒有比比東公佈的那麼完善,可是他們還是知道身體強度越高,越容易吸收高年限的魂環的。

他相信,這種知識不只是他們知道,星羅帝國的皇室一定也知道一點,還有其他的宗門可能也有知道一些的。

大家一直以來,都是非常有默契的不讓珍貴的知識流傳出去的。

上一次出現這種事情,還是玉小剛弄出來的。

玉小剛弄出了那些理論后,那時各大勢力真的是恨不得把玉小剛給弄死!

最後藍電霸王龍宗都只能把玉小剛逐出宗門,然後率先發出嘲諷玉小剛到聲音,貶低他弄出來的武魂十大核心競爭力都是可笑的理論。

兩大帝國和其他勢力這才沒有繼續為難玉小剛,轉而一起發出了嘲諷玉小剛那些理論的聲音。

這才把玉小剛泄露各家武魂知識的事情影響力降低到最小。

而玉小剛那麼做他們可以打壓,可以嘲諷,可以置疑。

現在發佈理論的卻是武魂殿的教皇比比東,想到這裏雪夜大帝就無比憤怒,他還真的不敢拿比比東怎麼樣。

和雪夜大帝一樣因為武魂殿的最新公告而憤怒的,還有七寶琉璃宗的寧風致,星羅帝國的皇室還有朱家等。

憤怒的有,高興的自然也有。

那就是原先不知道這種理論知識的那些勢力!

而除了那些宗門勢力外,其他魂師看到了武魂殿的最新公告后,都是非常的興奮。

「原來是這樣的!」

「教皇冕下真是了不起!」

「對,等我40級了,我肯定要去鑒定一下自己的身體強度,爭取吸收高一點年限的魂環!」

「……」

大多數魂師們,都是非常高興的,都在稱讚著武魂殿和教皇比比東的行為。

武魂殿的最新公告,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福音啊!

「我記得,那個大師好像也有發表過魂師的魂環年限表吧?」

「對對,是有,我以前就是按照那個魂環年限表來吸收的!」

「我的第二魂環也是,不過我就吸收了個500年的,差點就掛了,後面我就再也不敢按照那個大師的魂環年限表來吸收魂環了!」

「哈哈,我就從來不信那個大師,就是一個騙子而已,!」

「……」

很快,也有人拿大師發表過的武魂十大核心競爭力中的魂環年限表出來說事。

對比來一下教皇比比東的理論后,他們就發現,難怪大師一直被人嘲笑來,發表的理論一點都不嚴謹。

第一魂環最高可以吸收423年的?

你考慮過魂師的身體強度的不同來嗎?

總之,比比東的結論一出,大家對大師就更加鄙視了!

……

「老師這動作真快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