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其中是什麼緣由,日後還有待探究真相。

2021 年 1 月 8 日

北曲昱辰開玩笑的說:

「師姐如此怪我,不如我,去請求師尊,把我們全關進小黑屋去!」

東樂知華明白,他就是強詞奪理,「你不能只讓南歌紫川一個人受罰?」

北曲昱辰:「我怎麼讓他一個人受罰了?我還得去修習天界法典,命真苦啊!逆流溪那寶貝魚,我一條沒吃到,還得跟你們一起受罰,師尊在此,唯有任打認罰。」

「師姐,你不要不講道理,我有說什麼嗎?」

北曲昱辰倒不是這會兒,和東樂知華不客氣了,他是已經和她鬧慣了。

不過,南歌傾月卻是頭一次,看到北曲昱辰,耍懶的樣子,額……奇異的事情,今天發生了好多,她有點兒反應不過來。

南歌傾月看著北曲昱辰,又看看東樂知華,她沒弄明白。

北曲昱辰到底是不是,像東樂知華說的那樣,挑撥著東樂神尊,才會重罰了南歌紫川?然而,要說他是故意的,可是,她沒聽出來,他說的不都是讓東樂神尊,不要罰南歌紫川的話嗎?而且還因為他求情,被神尊罵了……

可是又為什麼,東樂知華會罵他呢?

知華師姐是不可能說,隨便就要罵人的,她更不可能無緣無故,罵北曲昱辰。那麼要說這件事的結果,就是南歌紫川被重罰了,而他們都沒被罰。

……還有北曲昱辰確實在最後,伸手攔住了,上前去的東樂知華……好混亂呀……

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呀?

這樣兩個人輪番求情,卻是罰的最重的結果,東樂神尊的脾氣,真的很難搞懂。

北曲昱辰看著東樂知華,一副你是壞人,我恨你,的絕交態度,心裡更加堅定的認為自己做的事,是對的。

東樂神尊又多討厭,南歌世家的人,她難道不清楚?

「你非要去招惹南歌紫川?那個笑面虎有什麼好的?」

東樂知華也是氣的急了,聲音也拔高了:「反正比你好。」

「至少他不會去,自己丟開隊友,陷害別人,逃脫自己。」

北曲昱辰哼出一聲冷笑,道:「打住,我和他,不是隊友!」


他真不知道,東樂知華的這種認知,從何而來?好笑!

他怎麼不知,自己沒和南歌紫川什麼時候成為朋友的?

北曲昱辰不願意再和她說下去了。

「師尊已經決定的事,誰能左右得了?既然罰下來,我們只有認罰。」

「我就先走了。」說著他伸手拉起南歌傾月的手,不由分說,直接命令,「走!」

北曲昱辰拉了南歌傾月出來,卻沒想到,剛走出第二道門,南歌傾月就停住了,不再跟隨他的步伐,而是雙手合力,拽住了他。

北曲昱辰回頭,疑問了一句,「怎麼?」

南歌傾月遲疑的看著他,他的眉頭緊皺在一起,呃……他是不高興的。

「不走了?」語氣也很沖哎,可是……

南歌傾月想了想還是開口了。

「……我不明白,紫川哥哥為什麼被帶走了,我們卻沒事……。

剛剛東樂知華說出來,那種惱恨的話語,也感染到南歌傾月了。

她不是傻子,自然聽得出,東樂知華在怪他,罵他。而且,還是因為南歌紫川的事情,這事情會變成這樣?

她不好意思直接懷疑,在她的心裡,北曲昱辰不會那麼做,所以,她想不通,她想要問問他。

「北曲昱辰,知華師姐為什麼那麼……說你……是不是你,害了紫川哥哥……害的他被罰了?」

南歌傾月說的吞吞吐吐,她本心是不願意這麼想的,可是,東樂知華說的,她又是感覺得出,好像現在這個結果,和北曲昱辰是有關的。

南歌傾月小心翼翼地說的問句,可是聽到北曲昱辰耳朵里,就是質問!

他心底對於南歌傾月的不滿,終於爆發了。

「連你也是紫川一夥的?」

他以為南歌傾月無條件相信他的,沒想到,她,一口一個紫川哥哥!


「……呵、呵……紫川是你認的哥哥呢……很好啊……」

北曲昱辰努力壓了壓,心頭竄起的怒氣,他明白只要著怒氣爆發出來,立刻會遇火即燃,不可收拾。

他不能讓南歌傾月,輕易挑起他的情緒波動。

這是他控制他人的利器,他自己怎麼能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

北曲昱辰吼回去一句。

「他的事情,與我無關!」

北曲昱辰不會再和,南歌傾月說什麼了。

因為,他生氣了,真的生氣了,氣得要吐血,根本說不出來什麼!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既然,南歌傾月把南歌紫川看得那麼重要,為了他抱不平,他也就沒什麼可跟她說的了。

從此後,兩不相干。

北曲昱辰狠狠地瞪了南歌傾月一眼,便拂袖而去,南歌傾月在後面喊他,他腳步一秒未停,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時南歌傾月意識到,自己的問話讓北曲昱辰,生氣啦?而且,他應該是很生氣。

她那麼喊他,他都不理了。

南歌傾月望著北曲昱辰的背影,眨眼間,就消失在門口轉角處。

他為什麼生那麼大的氣,不就是問問他嗎?

北曲昱辰這一走,南歌傾月轉而,又想到,也許……她是錯怪了北曲昱辰了?

南歌傾月又向裡面望了望,她是追不上北曲昱辰的,扭回頭訕訕的,回到裡面。

東樂知華大概是,剛才和北曲昱辰吵了,罵了,已經有些累了,她坐在東樂神尊的座位上,抬起一隻胳膊,支著額頭,閉著眼睛,濃密的睫毛,低垂下來,在櫻粉的臉頰上投下陰影,緋紅唇角緊閉,似乎在沉思,靜謐的如同一尊絕美的塑像。

南歌傾月走到東樂知華的身邊,「知華師姐……」

東樂知華沒抬頭,依舊閉著眼睛,說:「傾月,你回去吧。」

南歌傾月看她有氣無力的,眼皮都累的懶得睜開了,心疼她了。

傾月心想:……吵架果然很累的……

呃……

南歌傾月:「知華師姐,紫川哥哥被罰……是不是……,真的是北曲昱辰的錯嗎?」

她有些懊惱,剛剛事情就發生她的眼前,但是,她看不明白。她真的夠笨,想不通這件事,可是,她又不願意相信,北曲昱辰真的會害的紫川哥哥受罰。

而知華師姐那麼聰明,所以這事還需要問她,她說的,還是可以信的。

東樂知華恨上了北曲昱辰,但是,不管不顧的讓南歌傾月去,為了南歌紫川,而怪罪北曲昱辰,她還是不願意的。

師姐弟的感情也不是一朝一夕,東樂知華不念及,也是不可能的,更沒有必要對別人說什麼。

於是,她勸導南歌傾月,「他說的沒錯,我們左右不了,師尊決定。」

南歌傾月又問她,「那不是,紫川哥哥,肯定會被關進小黑屋了嗎?」

東樂知華的手捂在了額頭上,顯然她也很無力。

「是的,懲戒令已發下,無法更改了。」

她又提了一句,「你也不要再怪昱辰了。你沒有事,回去吧。」

南歌傾月有了這個答案,心下不敢再去怪北曲昱辰,連師姐都說不要去怪他,看來這事是不能去怪他的。最後,東樂神尊不是還罵了北曲昱辰,嗯,這事,不能怪他。

南歌傾月又想起一件事,「可是東樂神尊不是命令我們在此修習法典嗎?」

東樂知華抬起頭,淡淡的看著傾月,對她說:「你回去修習即可,只要通過考核,就沒事了。這裡有我,回去吧。」

東樂知華平淡的語氣,其實與南歌紫川的感覺很相像,同樣讓南歌傾月覺得,事情總是他在掌握中之中,只要聽他的話,照著去做就好了。

南歌傾月走出懲戒司的大門,外面一片明朗,陽光燦爛的刺眼,她抬手,遮住眼睛,好一會兒才適應了。


午後的陽光,明媚;絢爛的花朵,芬芳。眼前,一切都是美麗的,但她的心情,一點兒也不美麗。

接下來的幾天,南歌傾月認真的修習法典。

天呀……這部天界法典,一共六大卷,每卷有分十二分卷,每一分卷,三十萬條目,合計千萬餘字,我的神呀!

真的用得著嗎?設立這莫多的法規,有毛用呀?

天界之六地八荒,三十三重天,分得那麼清楚幹嘛?用一部法典,共同治理不就好啦嘛?

天界之上,不都是得道的神仙們嗎?

難道不都是,得道飛升至誠至善,已經成了高高在上的神,道德規範就好,還用得著非要每條每款,具體到吃喝拉撒,都定到法典上嗎?

而且還是,每個地方的產生一部法典,根本是多此一舉,有木有啊!

不管南歌傾月內心,是有多麼多的吐槽,批判這種教條主義的法典。她都必須要,將這大部頭的法典,從頭看到尾,一行行的仔細研讀。

南歌傾月為了應付,東樂神尊不久之後來考她,每日走哪裡都把法典帶到哪裡,一有空,就從空間包里拿出來,看上一篇。

每天晚上更是,研讀到子夜,只累得,眼皮都受不了啦,自行罷工關閉上,她趴倒在桌案上,就睡著了。

東方煉看著她行為很奇怪,但也懶得理她。她自己只管把床上的帳子拉好遮光,任傾月熬夜,她就是一副隨便你,與我兩不相干,的態度。

南歌紫川自從被關進了小黑屋,她再要見到他,就沒有可能的。

北曲昱辰更是,沒有了蹤影。

南歌傾月第二天,又選了北曲昱辰喜歡的初心草餅,送去逆流溪邊離花林,但她再去時,卻是原封不動的,放在那裡,食盒裡面,再也沒有在紙條上,寫下隻言片語。

她不知道這是因為什麼?是北曲昱辰沒有再去離花林修鍊,還是因為那天的事,生她的氣了?

她忙於背誦法典,間或一時之間,也會想到,南歌紫川在小黑屋怎麼樣啦?

而沒有任何消息,連錢樂天也看不到了。無論是聯萌社裡還是青松齋,只剩下了她自己。

一種前所未有的孤單,和修習的壓力,將她包圍其中,身心皆是經受著考驗。

過了兩天後,雲外天又出現了一條禁令,禁止任何人,進入離花林,特別是不得靠近逆流溪一帶。

那一帶,已經被東樂神尊划入,禁地。

此消息一出,南歌傾月更加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日子變得平靜而枯燥,除了面對每天的經書和法典,還有靈力的修鍊,就只剩下,吃飯喝水,累了就睡覺,醒來就背書。

七日後,又是一個休息日,南歌傾月的腦子裡都是法典的條條款款,根本忘了,還可以休息半日。

錢樂天這天在青竹齋門口,正遇上,低頭捧著法典書卷的南歌傾月,他都快和她撞上了,她都沒抬眼看一看,只是自顧自的,默默看書。

錢樂天輕聲咳嗽了兩聲,想提醒她注意。

南歌傾月聽到了,轉了一個小彎兒,接著,又向前走去。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路邊的紫星梧桐遮蔽了烈日炎炎,濃蔭下,青玉離石鋪就的平坦路面,南歌傾月在靠右一邊,貼著路牙石一步一步緩緩走著,低著頭,雙手捧著經書。

錢樂天看著南歌傾月,她頭也不抬,眼不離書卷,完全沉浸其中,不可謂不驚奇哎。愛玩的南歌傾月,居然變成了一個手不釋卷的書獃子。

錢樂天又咳嗽了兩聲,:「咳咳。」

南歌傾月自顧自的向前走,眼睛一下也沒離開手裡的書頁,對他的提示,不理不睬。

錢樂天翻了白眼,我去,這還是他認識的南歌傾月嗎?

「南歌,傾月……」他喊了一聲,剛開口又怕她太投入,突然間,這麼一出聲,大了點兒,恐怕嚇到她,後面聲音就越說越小了。

南歌傾月終於回了神兒,抬起頭,枝椏空隙間射下的一道陽光,正好射到她的眼睛,好刺眼。

她的眼睛從書卷上移開,適應了好一會兒。

雲外天的經書,書頁全部是萱草綠色的宣紙印製,眼睛白天看倒是不礙事,可看的時間長了,不注意適當休息,總還是會傷神的。

南歌傾月合上書頁,揉了揉眼睛,再抬頭一看,額……走過了……青竹齋的大門已經在她身後了。

錢樂天看她抬起頭了,開心一笑,打了個招呼,「南歌師妹。」

南歌傾月扭頭看了他一眼,立即笑了,「樂天師兄,看見你太好了!」

錢樂天已經習慣了她的熱情,總是那麼讓人無法拒絕的活潑可愛。

他故意皺了眉,想逗逗她,話說真的好久沒看見她了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