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個臭小子,弄了半天是扮豬吃老虎呢!一開始還裝得那麼嫩,似乎是不通世務的樣子,但是只怕這世上能瞞得過他的眼睛的還真是不多。

2021 年 1 月 10 日

林言好笑地看著這兩個傢伙鬥法,心情很久都沒有這麼愉快了。

夜幕降臨。

不管現在別有洞天以及峨嵋山外圍的情況有多麼緊張,至少在他們這裡還是一片安定。除非峨嵋真到了何等危急的時刻,否則的話這裡永遠都不會被戰火波及。

不過,平靜之下的暗流,有時候卻是比起戰場上的明刀明槍更加致命!

白天之時還在天邊的烏雲不知何時早已經將整個峨嵋山一帶都罩了起來,半絲月光都無法透下。甚至於峨嵋山上那些道法光芒也顯得極為黯淡。

兩道黑影在房舍之間飛縱跳躍。

在這峨嵋山的腹地之中,就算是他們兩人有著身份的掩護也不得不萬分小心。

好在現在峨嵋上上下下都忙成一團,尤其是那些長老級高手不可能想到在他們的腹地之間會發生什麼事情,全都集中在外圍和別有洞天那個方向,反而這裡大部分都是一些二代三代弟子在巡視。

曉是如此,峨嵋也是萬年大派,以兩道黑影的實力也幾次都險些被發現。

四周的密林將一片湖泊完全遮擋了起來,似乎確定這周圍絕對不會被人偷看,一名絕色女子正在湖中沐浴。

一條粉嫩的細腿伸出水面微微撥弄著,盪起一陣漣漪。

四周和湖泊的靜與這水面之上的動似乎有著極玄妙的聯繫,似乎只有通過這水面的漣漪,你才能發現雖然是在密林之中,但是外面的夜風似乎完全影響不到這裡,那些湖泊周圍的樹木連樹葉都沒有半分波動!

就如同已經死了一般!

初讓人看時,只覺得似乎這周圍的景色都因湖中這一位絕色美女而黯然失色,但是只有當神清氣明之後,你才能看到,那並不是因這絕色美女而來的錯覺,而是這周圍的顏色的確被某種可怕的力量抽掉了三分!

湖中美女似乎是游得累了,輕輕滑到了岸邊舒服地躺坐在水中,對著虛空笑道:22出來吧,難道你還想要偷看師傅洗澡不成?22

話音剛落,一個姿色絕不在那水中美女之下的絕色少女已經立定在了離她最近的岸邊,而隨著她的出現,整個周圍的樹林,似乎顏色又黯淡了一分。

少女看著水中的女子嗔笑道:22師傅,您的美麗可是連女孩子都要心動呢。本來人家是想直接出來的,但是看到師傅的身子之後,竟然也呆住了呢。22

22呵呵,真是個傻孩子,22那個新出現的少女,正是跟在千鳥島之上被林言和天龍發現了身份的鬼師,而這湖中的女子正是她的師傅,22還好為師早一步已經發現了是你,否則的話,師傅還真以為那裡藏著一個男人或者是殺手想要偷襲師傅呢!22

鬼師臉色微變,不過立即又恢復了正常陪笑道:22師傅說笑了,這天下有哪個殺手和男人能有這樣的膽子,敢打起師傅您的主意呢?22

22呵呵,是嗎?22絕美女子舉起手來,將一些湖水淋在了自己身上,22依我看啊,我的寶貝徒弟就先有這樣的潛質,以你的實力心機,將來當起殺手來,只怕無人不懼呢!區區為師又算得了什麼呢?22

鬼師這下子再也沒法保持住從容的模樣,只能幹笑兩聲:22師傅,真是說笑了。22

絕色女子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22我可不敢說笑,為師廢了多大的功夫才能在不引起青松還有那個老不死的警覺的情況下把你安插到C市科大,你竟然敢不經請示就自暴身份,這一次看在你在千鳥島也不是一無所得的份上,就算過去了,但是,為師絕對不希望有下一次。22


22是,師傅,這一次都怪徒兒太莽撞了。22鬼師長鬆了一口氣,連忙點頭答應。

22好了,此事先放在一邊,我們有客人到了!22絕色女子心中一動,突然整個湖泊這裡氣氛大變,似乎整個這一帶的密林都天翻地覆,但是細細看去,似乎跟之前又沒有任何的區別,而此時,絕色女子早已經將衣服全部穿戴齊整立於湖邊一邊大石之上,22老傢伙,沒想到這麼多年不見,你還沒死呢!22

鬼師好奇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正奇怪師傅是跟誰說話之時,突然從湖邊的地面上突起一個22石人22外面的土層滑落,竟然是一隻實力極為可怕的鬼屍!

22來者何人!報上名來!22鬼師心中一驚,直感覺到對方強大的力量似乎洶湧而來,連忙踏前一步運起魂力相抗。

22退下!22絕色女子素手一揮,一道青芒直接攔於鬼師和那隻鬼屍之間,22轟22地一聲爆裂開來,雙方竟然鬥了個旗鼓相當。

22咦?22絕色女子眼中閃過一道異色,22怎麼?你受了重傷?22

鬼屍自知瞞不過這個可怕的女人,只得苦笑道:22沒錯,這些年來我一直都被人封印在了C市的一個地下墳場,直到最近才在機緣巧合之下脫困而出,誰知道剛出來就遇到了茅山道派的幾個小傢伙,一翻激斗之下,他們欺我力量不足再次將我封印,而且一個茅山道派的高手又親自出手將我的肉身完全凈化掉!所幸我的靈識經萬年凝結,他無法消滅這才讓我有逃走的機會!22

這隻鬼屍不是別人,正是林言和天龍在學校的墳場里發現的那隻屍皇!

22哦!22絕色女子心中一驚,問清楚了那個茅山道派高手的模樣,驚道:22竟然是青松那個老混蛋!好險!22

22呸!他對付的是老子,你在這裡喊個什麼勁。22 22你有所不知,22絕色女子解釋道,22當時我還派了我這一個弟子正潛伏在了那裡,還好當時她因為別的原因先一步離開了那裡,否則的話有茅山道派掌教親自出馬,她只怕連自己的身份都隱藏不住。22

鬼師想到當時的情景也是一陣后怕,不由得為自己在千鳥島上的決定而慶幸不已。

22好了,屍皇,既然你已經逃了出現而且身受重創,那不先回到九幽冥界好好修鍊跑來找我所謂何事?22絕色女子心中暗暗可惜,她的媚功對於任何有靈魂的三界生物都有用處,不論是妖,人,鬼,但是唯一這鬼屍,其靈魂還有本體肉身的保護,而其肉身之中卻是沒有半分生命力,根本無法被吸取力量,否則的話這麼一個大高手如果能把他的魂力吸為己用,那可真是天大的妙事!不過也正是因此,對方才不會顧忌著自己的實力而來找她談事情吧?

22哼!當然是要報仇!如果不先報當年的一箭之仇,老子怎麼能安心修鍊得了!22屍皇一想起自己當年被人封印了千年不由得怒從心起,22聽說這一陣子你們要在這裡策劃一個大行動,所以我就前來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22

22原來如此,22絕色女子無可無不可地點了點頭,如果是屍皇全盛時期,那自然是一個絕強的幫手,但是現在元氣大傷還沒有復原,那又能幫她們什麼,不過他的實力還是擺在那裡,自己也不得不籠絡一二,將來等他恢復之後,那麼自己可就是鬼族最強的勢力了,22我現在有要事先離開一下,你跟我的徒兒鬼師好好商議看看我們之間要如何配合,你看如何。22

屍皇看了看鬼師點頭道:22你有事就先去忙好了,比較你們才是對付他們的主力,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讓她去轉告你的。22

看著絕色女子的身影消失在了密林深處,屍皇突然露出了玩味的笑容:22嘿嘿,真是了不起啊。22

鬼師奇道:22什麼了不起,前輩是在說什麼呢?22

22當然是你這個小女娃了不起了。22屍皇長笑道,22不必再瞞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當時在C市科大幫我把外圍封印全部解除的人,應該有你一份吧!22

鬼師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最後屍皇還是猜到了自己的身上,好在他剛才沒有當著師傅的面兒說出這個判斷,否則的話讓師傅知道自己得知了屍皇的存在卻沒有上報於她,那自己的下場絕對會很慘!

22放心吧,剛才我沒有說,那麼以後我也不會說出去的。22屍皇淡然一笑,22畢竟以後我們就是合作夥伴,出賣你對我並沒有好處。只不過我是有點兒奇怪,你雖然實力不錯,但是那套陣法卻是針對鬼族的封印之陣,你一個女鬼怎麼可能直接去拆除它,難道說,你還有一個在人間修真界的同伴不成?22

22前輩果然好智慧。22鬼師也不得不佩服它的才智。別看屍皇外表看上去似乎是那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主兒事實上幾乎所有的鬼屍也都是這種角色但是能成為鬼屍之中的皇者,在萬年之前鬼界能打拚到僅次於鬼皇之下的第二號人物,自然有其精明之處。22今天前輩的大德,日後晚輩自會報答,只是對於前輩報仇之事,卻不知前輩準備要我們如何配合呢?22

22呵呵,22屍皇也沒指望這一個把柄就能22收服22鬼師,不過現在雙方之間的誠意明顯要比之前更高了,他也把自己的計劃吐露出來,22以峨嵋派現在如日中天的威望和實力,你們三大鬼帥敢這麼明目張胆地殺到峨嵋山附近,唯一的可能只怕就是別有洞天有變吧?嘿嘿,如果你們是想要利用這一點來做文章的話,那麼我倒是在萬年之前留下了一點可以利用的東西哦22

另一邊,惡鬼鬼帥哈羅,屍將統領呂鎮此刻正焦燥地在密林之中來回走動,周圍那些手下都看出了兩位鬼帥的心情並不好,一個個老實本分地站在那裡一句話都不敢說,生怕成為兩位鬼帥大人的出氣筒。

雖然鬼族與妖族不同,一直以來都是性格陰忍而著稱,但是此刻他們兩人都深知這一次的行動出不得半點兒差錯,否則就有可能不但他們要被打得魂飛魄散,而且整個鬼界也有可能永世不得翻身!

之前計劃的時候,誰又能想得到,峨嵋道派竟然會遍請整個修真界的絕頂高手們一起前來?好在這一次崑崙道派還沒有出動主力,否則的話這一次行動根本也不必進行了,他們直接打道回府等著迎接峨嵋道派的怒火好了。

而這種重大的時候,鬼靈之帥竟然還有心情先卻洗澡!連他們的密議都遲到了!

22鬼靈之帥大人到!22

終於,外圍的鬼將引著鬼靈之帥來到。

22喲,這裡似乎很大的火氣啊,我記得我們鬼族可是很怕火元之力的,難道是哪個修士早在這裡布下了什麼火元陷阱?22

人未至,聲先到,一股極強的媚意立即充斥了整個區域,就算是哈羅和呂鎮心裡再焦燥也不由得被這一股媚意22熏22得神清氣爽,魂顫不已。

鬼師的師傅漫步走來,全身上下隨著她的步伐都展現出一股奇異的媚意。

哈羅和呂鎮暗呼妖婦厲害!

一般的那種女鬼吸陰之術,絕大部分都是針對著生靈,特別是人族。但是鬼靈之帥跟這些低級的媚術完全不同,那是直接作用於你的靈魂的強大鬼術!

不論你是毫不心動的正人君子,還是魂體鬼靈,只要你的靈魂還在,那麼就會不由自主地被這種力量吸引過去。

打個比方,雖然鬼靈之帥的實力肯定不如崑崙掌教,而且人家也是個女子,但是兩者對敵的話,輸贏先不論,崑崙掌教也絕對會被她身上的這一股媚意所吸引。

這,就是她最厲害的地方。

22哼!舒媚影!少在那裡說這些風涼話了,你讓我們白等了這麼長時間,我和呂鎮有些火氣還不行嗎?別忘了,你的手下精銳也都已經來到了峨嵋,如果這一次行動失敗,你也不可能獨善其身!22

22好了,你們兩個斗什麼斗,還嫌我們死得不夠快?22呂鎮冷哼一聲,停止了兩人的鬥嘴,22現在媚影既然已經來了,那麼我們就商量一下正事吧。22


舒媚影也是心中奇怪,好奇地道:22之前的計劃我們不是已經計劃好了嗎?根據我們得到的內線消息,這一次洛嚴那個老不死的準備甘冒大險以陣法維持封印和別有洞天的平衡,所以這一次肯定要將峨嵋派的大部分精銳帶入其中,我們再在內應的配合下一舉將之重創!現在怎麼又要做出改變?22

22當然要改,別忘了我們那個內應的身份,如果他本人也被帶入到了別有洞天之後那麼誰還會在峨嵋道派之中跟我們配合?別忘了,對方也有著自己的算盤,而且從根本上說,他是人我們是鬼,我們也是處於敵對的立場上。因此,多一重保障總是好的。22

媚影輕笑道:22看樣子哈羅大人是胸有定計了,那奴家就好好聽聽你們的新計劃吧。22

呂鎮向外圍一招手,冷喝道:22把他給我帶上來!22

而哈羅則負責向舒媚影解釋道:22想來你應該也已經聽說了,之前我們在峨嵋山外圍伏擊了龍特組的主力,並將他們打得傷亡慘重!22


22當然聽說了,22舒媚影不屑之色一閃而過,22哈羅大人不是我說你,龍特組雖然也是我們的眼中釘,但是他們跟峨嵋道派比起來那就無足輕重了,你卻因為他們而暴露了我們的所在,實在是得不償失!22

22嘿嘿,到底是不是得不償失可也不一定哦,那要看我們得到的到底是什麼了。22哈羅對於舒媚影的不滿,出奇地只是一笑了之,反而故作神秘地道。

正在這時,一名鬼將帶著一名人類走了進來,將那人直接往地上一扔。

22哎呀!22那人被摔到地上,發出一聲痛叫,引得周圍的鬼族一陣狂笑。

22這是?22舒媚影略一打眼,自己並不認得這個人,也不太明白哈羅和呂鎮的意思。

22行了,別在那裡叫痛了!22呂鎮向舒媚影一點頭,朝那個人冷喝道,22這一位是我們鬼族三帥的最後一位,把你的身份再說一遍。22

22是是是,22那人雖然身體仍然傳上來陣陣劇痛,但是此刻為了保住小命也只能咬牙忍住,22鬼靈之帥,小人是人類的龍特組的隊長,名叫凱西,我知道我只是一個小人物,在你們眼裡連只螞蟻也不算,但是我對你們還是有用處的啊!求你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22


此人正是凱西!

之前應無仁接到了峨嵋道派的消息帶領主力前來警戒,挑選的人之中就有凱西和靈欣,遇到突襲之時,凱西心驚想要單獨逃走卻不想正好被一名鬼將給抓住了。

22切!22聽到凱西的話,舒媚影不屑地一撇頭,22以你這種實力能幫得了我們什麼忙,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否則的話我們會讓你死得很慘的!22 22媚影你先不要急嘛,你可知道,這傢伙雖然只是龍特組的一個隊長,但是也頗得應無仁那傢伙的看重,而且現在龍特組的殘兵敗將正好退到了峨嵋山上去了。22

22那又如何?就算是應無仁本人在那裡,只怕也不可能得到各路掌教們的認可吧?更何況他一個小小的隊長呢?22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舒媚影已經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22嘿嘿,最低限度,他還能幫我們去暗中觀察我們的內線的舉動,看看他會不會出賣我們,這樣的話,進攻退守的主動豈不就又回到了我們自己的手中了嗎?22

22唔,這個倒是有些道理。22舒媚影不由得點頭稱是。

22不僅如此!22凱西一看有門,眼珠子一轉,又大叫了起來。

22還有?22舒媚影三人既然已經認可了他的利用價值,那麼也就有興趣聽他後面的話朝他點頭示意。

22屬下其實除了龍特組的隊長之外還有一層身份的。那就是一個修真門派的秘密弟子!22凱西的目光閃過一絲陰狠,22而且這個修真門派這一次也受到了峨嵋道派之請來到了峨嵋,嘿嘿,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對你們來說豈不是更多了一層保險?22

舒媚影三人悚然動容!

22媽的!這你怎麼不早說!22呂鎮大為不滿,冷冷地瞪了凱西一眼。

22唉,呂鎮,別嚇著他,現在他可已經是我們的盟友了。22舒媚影攔在了呂鎮的身前。

凱西微一抬頭只覺得整個世界都明快了起來,眼前的這個鬼族大佬,突然散發出無限的媚意,直燒自己的靈魂,讓他的眼中,他的心,他的魂,他整個人都被完全地吸引住了。

似乎只要好一開口,就算是讓凱西自己把腦袋割下來,他也心甘情願。

22真是個壞男人!22凱西那淫邪的目光非但沒有讓舒媚影有所不滿,反而讓她笑得更加燦爛起來,22隻要你能立下這個大功,奴家,嘻嘻,你也不是沒有機會哦22

這一句話實在是比什麼咒語還要有威力,凱西只覺得一股火焰從自己的下身直燒到全身,不知不覺一股鼻血已經從鼻孔中流了出來。

如果以相貌論的話,靈欣或許還能跟眼前這個絕色美人一較高下,但是如果比起這種成熟的媚態,那靈欣就完全不是對手了。凱西更不是什麼三貞九烈的正人君子,一時間,腦海里完全都是自己未來的無限艷福了。

此刻他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在鬼族三帥眼中閃過的那絲嘲諷。

曾經跟舒媚影有過一腿的男人,男妖,男鬼很多。

但是除了現在被人族封印的鬼皇大人之外,現在沒有一個人還存活於三界之中

峨嵋山別院,一個女子正默默一個人走在樹陰之下,雖然今晚根本沒有半絲月色,但是靈欣今天在大殿之中看到林言的時候,接到了他給自己的眼色。

她知道,今晚林言一定會來找她,於是主動提供了這一個讓他和天龍方便找到的機會。

22靈欣。22果然,雖然等得時間有點長,但是身後還是響起了林言的聲音。

靈欣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以什麼身份混到了峨嵋山上來,但是想來還是越少人知道他們的底細越好,因此對於林言沒有主動現身並不奇怪,順著聲音來到了一個由兩株大樹和牆角形成的隱蔽之處。

22林言,只有你自己,你的好兄弟天龍不是跟你形影不離的嗎?22靈欣現在跟林言之間的關係還是非常尷尬,更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原諒了自己,因此沒話找話地開著玩笑一邊也擠到了這個角落裡。

22峨嵋的警戒力量非同小可,這一路上我們差點兒被發現,他幫我去引開幾個巡山弟子,我才能趁機過來的,呃!22本來林言選到這個地方只是為了隱蔽,但是等到靈欣擠進來之後才發現這麼狹小的空間之中,他們兩個幾乎只能身體緊緊擠在一起,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一股女孩子的清香撲鼻而來,雖然現在林言的心早已經在婉美身上,也不由得有些聯想。

22呃,如果不方便,那我就站在外面好了,就算被人看見也不會懷疑我的。22靈欣也意識到了現在的尷尬,主動提議道。

22呃,算了吧。22林言乾咳了兩聲,22隻要你沒什麼,那我也沒什麼的。22

現在真讓靈欣出去了,那反倒顯得自己心裡真有什麼似的。只不過林言雖然表面上裝出一副心無掛礙的模樣,但是他卻瞞不過自己的內心。

靈欣在他的心中,並不是完全沒有位置的!

22咳,那個,你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嗎?22靈欣先打破了現在的尷尬,開口問道。

22當然,22林言也正了正思路,22那個,這一次你們怎麼會突然中了那些鬼族的埋伏的,而且峨嵋派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傳出去的,不論是你們龍特組還是那些鬼族都正好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出現。22

22怎麼,你連我們龍特組也懷疑嗎?22

22沒有。只不過是這裡的的時間因素太過於巧合了。22林言連忙否認。事實上他懷疑的也的確不是靈欣,反而是狐姐!

狐姐的情報工作是極為出色的,如果現在連那些隱在暗處的鬼族都能得到這麼準確的情報在這個峨嵋派要對別有洞天下手的時候突然殺來,那麼狐姐沒道理收不到消息啊。

如果她是在知道了這一個消息的同時還派他和天龍來22查看情況22那麼又會是什麼用意呢?

林言倒是沒有想過狐姐這是在借刀殺人,畢竟她應該也不知道峨嵋派竟然會遍請了修真界的各路高手前來相助,而且他和天龍死掉對於狐姐也沒有任何的利益。只不過這裡面的巧合還是讓他耿耿於懷。

22這個自然是峨嵋派自己派人來跟我們說的啊。說是這一陣子峨嵋將有大事發生,希望我們能在外圍加強一下警戒,免得讓一些宵小之輩前來搗亂之類的,至少鬼族那邊是怎麼得到的消息我就不太清楚了。22

22但是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22林言目光灼灼,現在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懷疑,22以今天的態度來看,峨嵋派似乎根本就沒有把你們龍特組的這點兒實力放在心上!既然如此,如此大事又怎麼會這麼鄭重其事地通知你們,還希望你們能幫他們進行警戒。有什麼你們龍特組都能解決的敵人會被峨嵋派放在心上的呢?22

22呃,這個22靈欣回憶地道,22你說得有道理。當時組長大人也非常意外,只不過當時他都被能得到峨嵋道派看重的喜悅樂得什麼都不想了。我們上上下下對這一次的行動也都十分重視,集合了幾乎全部的主力,誰曾經想竟然被人家一次伏擊就損失了這麼多的精銳力量,只怕我們龍特組要有很長時間的苦日子了。22

也難怪靈欣會這麼低落,本身就打了一個大敗仗,更加重要的是以前龍特組得罪的妖族和鬼族勢力太多了!一旦現在其本身力量大削,那麼面對妖族和鬼族的報復,後果可想而知!

雖然林言已經跟龍特組反目,但是畢竟也是跟他們一直並肩作戰了很長時間,對他們,尤其是對靈欣和她的手下也有一定的袍澤之情,想到這裡,兩人不由得都有些默然。

很長一段時間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22呃22靈欣正想要開口打破這樣的沉默,突然被林言以手捂口作出禁聲的動作。

靈欣一下子反應過來,雖然以她的實力現在什麼也沒有感覺得到,但是還是很配合地不再發聲。

夜空之中似乎一片平靜,但是細細看去,林言卻發現有一道黑影在夜色的反襯之下,從遠處飄然而來。更加可怕的是,雖然這明顯是一種極為神奇的道術,但是卻沒有引起任何的道術波動,如果不是得到了妖皇師傅的提醒,他根本也不會發現對方。其手段比起林言潛到這裡的方式不知道要高明多少。以峨嵋道派的警戒之嚴密竟然也一直都沒有發覺。

黑影終於落地,貼在大樹之後,就算是有峨嵋弟子從這附近巡視而過也不會發現。正在林言和靈欣奇怪他的身份之時,從地面上突然冒起了另外一個神秘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