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個時候我就已經感覺到奇怪了,他在乎的好像根本不是錢,而是什麼別的?張口閉口都不離蛇毒實在是太奇怪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拿回來了啊,艾薩,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別的事情?”

艾薩很刻意的看了一眼放置葉婉婉身體的地方,之後問我:“你之前說拿蛇毒是爲了給你婉婉治傷,爲什麼蛇毒拿到了還不給她治病?難道你從來都沒有想過她好嗎?”

婉婉?

他是說葉婉婉?

嗯?好像有什麼不對,我之前確實是這麼說的,現在還得堅持這個理論,因爲我們還需要艾薩將我們順利帶出這片沙漠。

雖然不知道艾薩爲什麼會這麼問,我還是想了一套說辭的:“這裏的環境不利於蛇毒發揮作用,你應該知道吧,蛇毒只有知道多,稍微浪費一點點就會影響到效果,我要確保萬無一失。”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你是故意不替她治傷的,那沒什麼事情了,我先回去。”說着人就離開,留下了一臉莫名其妙的我。

回去以後,見到我的樣子容祁就問了,我就把剛纔發生的事情說了。

容祁問我:“你之前告訴過他葉婉婉的名字嗎?”

等等,好像沒有,那艾薩到底是怎麼知道葉婉婉的名字呢?不知道爲什麼,我是打心底不想相信,發生的這些事情都是和葉婉婉有關的,所以必須要想一個別的想法來說服自己。

我的理由是:“你也知道錢順兒是個大嘴巴,說不定事情就是他說的。”

“你看,你都這麼說了,你啊,一遇到葉婉婉的事情就容易失去理智,多想。”

“我們兩個吃了那個女人那麼多虧,當然要防着他了。”

“可她現在都已經成了這個樣子,你還怕她怎樣?”

“也是。”

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真是我多想了,根本沒有什麼別的事情發生。

結果半夜我起來,竟然看到艾薩就在放置葉婉婉的地方呆着。 我們一腳一腳的往前走着,原本只需要幾個小時的路程,這一下恐怕要走上整整一天了。

沿途上爲了打發無聊的時間,我們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了開來。老唐明顯還沒有從剛纔緊張的氣氛中緩過勁來,眼前的一切已經超出了他有生之年的所有想象。

“這裏本是一片荒無人煙的地帶,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妖怪,這些生物都是人類從來沒有發現的,如果可以捉一個回去,給國家自然科學院,那一定有很高的科研價值!”老唐悻悻的說道。

“去你大爺的,要捉你自己捉,沒人陪你玩!”胖子怒聲罵道,很顯現,對於老唐這種不曉得其中利害的人來說,真是不知死活。

麗麗長嘆一口氣說道:“這崑崙山,乃是妖仙修煉的聖地,不是每個妖精都可以來這裏修行的,我們還只是到了外圍,就碰見了剛纔那兩個厲害的角色,也不知道再往裏面走會是怎麼樣的驚險。”

我接着麗麗的話說道:“一個妖怪一個山頭,每個妖怪都有自己的領地,越往那深處走怕是會越危險,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

老陳抽着煙說道:“奶奶的,我就納悶了,老唐你們當時來的時候,就沒有遇見這些祖宗嗎?你們能到了那崑崙山的腹地,還真是一個奇蹟啊!”

“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他們只是凡人,沒有任何妖力的介入,我和平哥都有妖氣,一到這裏來,自然會引起他們的注意,誰也不想讓其他的妖精覬覦自己的地盤!”麗麗解釋道。

我們又向前走了一段路,胖子就扛不住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嚷嚷道:“累死了,累死了,老子不走了,我要吃點東西先,老馬,把燒雞給我拿過來!”

“祖宗,你能不能別老惦記燒雞,這裏有麪包爲什麼你不吃點素的,你就不怕再把什麼野獸給引過來!”老陳瞪着眼睛說道,看來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老陳的警惕性已經提高。

“那東西頂個屁用啊?還是趕緊來點硬貨,老陳啊,你有所不知,咱妹子的幻術牛逼着呢,嗅覺也可以屏蔽的,你不要亂想!”胖子嚷嚷道。

我看了看胖子搖了搖頭,心說你簡直就是個混蛋,什麼叫可以屏蔽嗅覺,麗麗只是個只有百年道行吃了內丹後才變成的九尾狐,又不是千年修煉的九尾狐,我們在中非的時候,不是已經被人家給識破了嗎?只是人家沒有收拾我們而已!

“胖子,你行了,喝點牛奶吃點麪包得了,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在海拔這麼高,你也不怕吃了以後不消化!”我對胖子勸阻道。

“你們看那裏,什麼東西!”老唐指着前面山坳裏說道。

我們沿着老唐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山坳之中金光閃閃好像裏面有無數的金銀財寶一般。

“嘖嘖嘖,發財了,我的天,咱麼這次真的沒有白來!”老陳的興致一下就提了起來,這傢伙生意人的本性又暴露無遺,看見那金光閃閃的東西,就認爲是無盡的財寶,隨便拿上幾件回去,就可以價值連城。

“老陳,你別白天做夢了,哪裏來的金銀財寶,那說不定是妖精弄出來的障眼法,咱們還是繼續走咱們自己的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皺着眉說道。

麗麗擡頭看了看金光所在的方向說道:“老陳說的沒有錯,那確實是金子發出的光芒,不是障眼法!”

一聽麗麗的話,老陳變的更加興奮了,幾乎手舞足蹈了起來。趕緊嚷嚷道:“咱們去看看好不好,就看一下!”

看着胖子和老陳這兩個活寶,我是一點脾氣也沒有。一個貪吃,一個貪財,這倆在一起,還真的難保不着妖精的道兒。

“老陳,你聽我跟你說,但凡是有寶物的地方,一般都有厲害的精怪在守護,你確定一定要去看看嗎?”我帶着申斥的語氣對老陳說道。

老陳一看我這個態度,馬上收回了自己貪婪的表情,因爲他知道這裏面的厲害,好吃難消化的事情他是不願意去做的。

麗麗這個時候卻盯着那個金光閃閃的地方看了許久,不肯再往前邁一步。

霸寵宅妻 “平哥,我覺得我們還是過去看看比較好!”她的這一句話大大的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我萬萬沒有料到,麗麗會在這個及骨眼上選擇過去看看。

不過她說去,大家都沒有旁的意見,包括胖子在內,也想過去看看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我們繞過了山坳,裏的景象一覽無餘,原來那金光閃閃的東西,竟然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我們所有人的嘴巴都驚歎的合不攏,這高大雄偉的建築如果紫禁城一樣的佇立在半山腰,讓歎爲觀止。

“胖子,這,這到底是什麼?”我說話的語氣都不自然的結巴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乖乖,從來也沒人聽說這裏居然會有這樣的建築!”胖子眼睛瞪的直直的瞅着前方。

“老唐,你們這些高級知識分子也沒有聽說過在崑崙山裏會藏有這麼一個宮殿嗎?”老陳在一旁問道。

老唐的驚訝程度絲毫不亞於我和胖子,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說道:“這怎麼可能,這麼大的建築,這麼多年居然一點記載也沒有,這不科學,這麼大的宮殿,在衛星雲圖上都能看的到,我們上次來的時候這裏只是一片荒山,怎麼可能會有宮殿!”

雖然我是一個修道之人,但是不代表我不尊重科學,聽了老唐的話,我又深深陷進疑惑之中。老唐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啊,這麼大的宮殿如果在衛星雲圖上都看不出來,難不成真的是妖怪一時變化出來的嗎?可是如果是妖怪一時變化出來的,麗麗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難不成,這個妖怪的修爲已經遠遠的超出了麗麗的想象,即使九尾狐也不能窺視裏面的先機?

我看了看胖子搖了搖頭,心說你簡直就是個混蛋,什麼叫可以屏蔽嗅覺,麗麗只是個只有百年道行吃了內丹後才變成的九尾狐,又不是千年修煉的九尾狐,我們在中非的時候,不是已經被人家給識破了嗎?只是人家沒有收拾我們而已!

“胖子,你行了,喝點牛奶吃點麪包得了,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在海拔這麼高,你也不怕吃了以後不消化!”我對胖子勸阻道。

“你們看那裏,什麼東西!”老唐指着前面山坳裏說道。

我們沿着老唐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山坳之中金光閃閃好像裏面有無數的金銀財寶一般。

“嘖嘖嘖,發財了,我的天,咱麼這次真的沒有白來!”老陳的興致一下就提了起來,這傢伙生意人的本性又暴露無遺,看見那金光閃閃的東西,就認爲是無盡的財寶,隨便拿上幾件回去,就可以價值連城。

“老陳,你別白天做夢了,哪裏來的金銀財寶,那說不定是妖精弄出來的障眼法,咱們還是繼續走咱們自己的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皺着眉說道。

麗麗擡頭看了看金光所在的方向說道:“老陳說的沒有錯,那確實是金子發出的光芒,不是障眼法!”

一聽麗麗的話,老陳變的更加興奮了,幾乎手舞足蹈了起來。趕緊嚷嚷道:“咱們去看看好不好,就看一下!”

看着胖子和老陳這兩個活寶,我是一點脾氣也沒有。一個貪吃,一個貪財,這倆在一起,還真的難保不着妖精的道兒。

“老陳,你聽我跟你說,但凡是有寶物的地方,一般都有厲害的精怪在守護,你確定一定要去看看嗎?”我帶着申斥的語氣對老陳說道。

老陳一看我這個態度,馬上收回了自己貪婪的表情,因爲他知道這裏面的厲害,好吃難消化的事情他是不願意去做的。

麗麗這個時候卻盯着那個金光閃閃的地方看了許久,不肯再往前邁一步。

“平哥,我覺得我們還是過去看看比較好!”她的這一句話大大的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我萬萬沒有料到,麗麗會在這個及骨眼上選擇過去看看。

不過她說去,大家都沒有旁的意見,包括胖子在內,也想過去看看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我們繞過了山坳,裏的景象一覽無餘,原來那金光閃閃的東西,竟然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我們所有人的嘴巴都驚歎的合不攏,這高大雄偉的建築如果紫禁城一樣的佇立在半山腰,讓歎爲觀止。

“胖子,這,這到底是什麼?”我說話的語氣都不自然的結巴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乖乖,從來也沒人聽說這裏居然會有這樣的建築!”胖子眼睛瞪的直直的瞅着前方。

“老唐,你們這些高級知識分子也沒有聽說過在崑崙山裏會藏有這麼一個宮殿嗎?”老陳在一旁問道。

老唐的驚訝程度絲毫不亞於我和胖子,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說道:“這怎麼可能,這麼大的建築,這麼多年居然一點記載也沒有,這不科學,這麼大的宮殿,在衛星雲圖上都能看的到,我們上次來的時候這裏只是一片荒山,怎麼可能會有宮殿!” 要是之前,我不會在意,今天就鬼使神差的湊近,結果仔細一看卻有了萬分吃驚的發現,艾薩竟然偷偷打開裝葉婉婉的袋子。

按理說艾薩就是一個平常人,就算靠近這個貼滿符咒的袋子都會感覺到渾身上下的不舒服。

爲什麼?

難道說艾薩並不像表面那麼簡單。

在想想之前我以爲都找到合理解釋的那些事情,現在看都是牽強附會。

對於葉婉婉的事,我總是比較容易衝動,比如現在,想都不想我就衝過去質問艾薩:“你不是答應過我,不會接近這裏的?你知不知道,像你這樣的人接近這裏有多危險?”

艾薩看着我,神情卻看不出任何的異常,只是稍微有些躲閃,他說:“我只是想看看,畢竟好好的一個人放在這種地方,是個人就會覺得好奇吧?舒淺小姐,你怎麼現在還沒有睡覺?”

想到事態的嚴重性,我故意擺出一臉的嚴肅說話:“我再和你說一次,她的狀況很特殊,你還是不要靠近的好,不然你出了什麼事情我們也交代不了。”

艾薩離開前,心有不甘的看了一眼葉婉婉的身體。

雖然說殭屍已經不需要睡覺,但是這麼多年養成的習慣,容祁會習慣性的將我摟在懷裏,之後在身邊開一個護身的結界自己進入修煉的狀態。

我之前是個人,就算不需要睡覺也會到了點就躺在牀上。

容祁的結界只有我出入的時候不會觸發,進去以後容祁還在躺着,沒有打攪他,我縮在了他的身邊躺下。

有些事情是真的很奇怪,就算有合理的解釋也感覺到不對勁,有句話叫夜長夢多,還是趕緊加快行程,等到了地方,救治好葉凌,將葉婉婉交給他看管,所有的事情都完結。

接下來葉氏兩兄妹再怎麼樣就和我無關。

想着這些有的沒的,我就睡着了,第二天起了個大早,召集人說:“既然我們已經拿到蛇毒,那現在就加快啓程,不能再在路上耽誤時間。”

說這話的時候,我還很刻意的看了一眼艾薩。

難道真的是我多想了? 我真的只是想打鐵 他的表情很正常,沒有一點的不對勁。

甚至在我們整理行李的時候,他只守着自己的駱駝,根本不會靠前碰我們的行李。

看到這裏,我就沒有把昨天發生的事情和容祁說。

農門驕 本來要四天的路程,我們花了三天就到了,這一路上再沒有任何意外發生,水土不服的情況也好了不少,總的來說沒有之前那麼狼狽。

等到了地方,就是艾薩居住的小鎮的時候,我着急葉凌的身體,怕他的身體出現任何意外就什麼都沒有管,直接去了那裏。

爲了避免萬年寒冰融化,我是租下了鎮子上唯一的冰庫的,找了慕家信得過的人來看守,見到我,他們恭恭敬敬的行禮:“大小姐。”

“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閒雜人等到這裏來?”雖然心急,還是要例行一下程序。

讓我意外的是,這裏很正常,沒有任何意外產生,甚至連葉凌的身子都沒有出現任何的狀況。

進去看了,簡直和外面的環境是冰火兩重天,和外面嚴寒燥熱的環境相比,這裏就是透徹心扉的冷。

慕桁作爲專業人士自然要跟隨,容祁作爲專業陪護人員也是要在的,只要有葉凌,他總是很容易緊張,生怕我再和葉凌發生點什麼。

也就是我,翻了個白眼讓他愛跟着就跟着吧。

有容祁在還是有好處的,比如說他現在就用鬼氣凝結成一個相對溫度的保護罩將我們籠罩在其中,也只有感覺到那一瞬間的冷,之後就正常了。

要救治葉凌,必須將他的身體從萬年玄冰中解凍出來,當初怕玄冰融化,各種符我們加了有好幾十道,解着解着人就焦躁起來。

“怎麼這麼麻煩,之前貼符的時候那麼簡單,要是早知道這樣,打死我都不貼那麼多。”這已經是第幾張符了,因爲這裏實在是太冷,符紙都被凍的硬邦邦的,要揭下符紙就必須用手畫符,那個感覺實在是爽歪歪。

冰涼的冷意從手指穿遍全身,起了一陣的雞皮疙瘩,人也就容易焦躁起來。

“這不是爲了防止出意外,你再跟着揪心嗎?”容祁手上沒閒着,嘴裏還不忘寬慰我。

“你就不能直接把這個冰塊砸了嗎?”

我倆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一點營養都沒有的廢話,大概半個小時之後,終於是將所有的符紙全部揭下來。

慕桁使用祕術直接將人從萬年寒冰裏運出來。

我上前查看了還帶有寒意的身體,萬年寒冰的確擁有不錯的效果,葉凌的身體雖然沒有好轉,但是也沒有惡化。

確定這點之後,只需要將蛇毒餵給葉凌喝下,那他就能醒來。

“那現在就給葉凌治療了?”我是特意和容祁說一聲的,不敬一會兒要是葉凌醒了,這貨還吃醋的話面上就不好看了。

“你們兩個去邊上呆着。”容祁沒說什麼,慕桁說話了,他不客氣的將我們兩個趕在一邊,畢竟葉凌的狀況很特殊,不是隨隨便便將蛇毒餵給他人就能醒來的。

必須要經過一些列的複雜程序,將蛇毒進行百分百的提純。

好在來之前,慕桁就讓慕家人將需要的工具全部整理好,他現在已經開始操作。

在提純的過程中還要加入術法,這個看着其實挺怪異的,現代科學和古老咒法的碰撞嗎?

慕桁在燒瓶裏放入蛇毒,之後將點燃符咒剩下的灰燼全部倒了進去,裏面噼裏啪啦,各種光與火交織在一起,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當然我和容祁也不是乾站着的,要在慕桁提煉的時候將源源不斷的鬼氣輸入到他的身體裏。

雖然葉家人已經突破了不能修煉法術的禁忌,可是慕桁這小子特別軸,寧肯進修醫術也不願意精修法術,威逼利誘之後,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像這種大型術法,他很容易出現靈力不濟的情況,必須有擁有強大力量的人進行支援才行。

可這時,砰地一聲,門突然被踹開。 看見老唐那一臉驚恐的表情,我頓時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連忙問道:“老唐,你認識這些藏文?它們都說了什麼內容?”

老唐手指顫抖的指着那些血紅的藏文說道:“蓮花生大師將九世魔尊壓制在這個寶光金殿之下,讓無上威德金剛來守護,然而金剛的法力在百年之後,已經無法剋制妖魔的力量,不多時妖魔即將重生,終生皆要避之!”

“意思是這大殿內外到處狼藉的屍骨,正是在僧人逃竄之時留下來的?”我問道。

“不好說,看情形是!”老陳接上了我的話茬。

胖子撅着嘴不以爲然的說道:“這殿宇絲毫不像是寺廟,哪裏來的那麼多僧人?要我看,這裏更像是發生了一場宮廷內部的廝殺,可能跟權力角逐有關係。”

“可是這鮮紅的大字又是誰寫的呢?”我不解的自言自語道。

麗麗一直沉默不語,仔細的打量着周圍,好像在努力尋找什麼東西。

我努力感知着周圍的一切,卻絲毫沒有發現有什麼妖氣的存在,如果說這裏面真的有妖孽存在的話,哪怕是來過的話,也不可能一丁點痕跡也留不下,但是這一行血紅的大字又到底向我們詮釋怎樣一個寓意呢?

“沒有妖氣,哪裏來的魔尊?”我瞥了一眼胖子,想聽聽他的意見。

然而我的話音剛落,就聽見門外傳來一陣陣低沉腳步聲,我們一起回頭一看,只見一羣殭屍喇嘛,擡着一個巨大的銅棺材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往大殿之中走來。

“老馬,看見沒?咱們先別言語,答案一會兒可能就要揭曉!”胖子眉頭緊鎖的說道。

我們一行五人,馬上躲到了大殿的一個角落裏,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這些殭屍喇嘛,把這個巨大的銅棺材擡到大殿中央之後,開始圍繞着坐到了周圍,嘴裏唸唸有詞,像是在蟲鼠吱吱的叫,又像是動物垂死時呻吟的哼唧,總之難聽的要死,看着架勢,像是在進行一場特殊的儀式。

這個時候,我們儘可能的要保持低調,雖然我知道這麼邪性的場面背後一定隱藏着某種不好的事件,但是在沒摸清楚事件的起因來由之前,千萬不敢盲目行事,而且這崑崙山中的邪祟大都實力雄厚,弄不好會出現嚴重的後果。

這羣殭屍就這裏,嘰裏咕嚕的唸叨着,讓頭皮一陣陣的發麻,此情此景,讓我想到了當時在外蒙尋找起輦谷的時候,那些可以催眠的殭屍喇嘛,那些祖宗可是不好對付的很,想到這裏,心不由的又緊張了一下。

過了大概有半個小時,那滿是銅臭的大棺材突然蓋子直直向上的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大殿的角落裏,把大殿的地板石塊都砸的稀爛。

“好重的力道!”胖子驚歎道。

此時我們所有人都以爲,會從那棺材裏坐起來一個大糉子,模樣不說威武異常,也畢竟是猙獰可怖。

然而過了好久,那開了蓋子的棺材裏並沒有什麼動靜,我們只能聽見咕嚕咕嚕的水聲,有點像是開水沸騰時發出的聲音。

史上最強文明祖師 “什麼鬼玩意!”老陳緊張中夾雜着不耐煩說道。

我們誰也弄不清楚,這些殭屍到底在搞什麼鬼,這咕嚕咕嚕的聲音,到底是什麼玩意?

慢慢的從那個棺材裏面,坐起了一個骸骨,這個骸骨全身上下都好像被一層燒化的瀝青沾染一般,從上到下流着黑色的液體,讓人看了以後觸目驚心。

我和胖子出道以來,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一般來說但凡屍體形成的邪祟,都要保證屍身不腐,從而藉助陰氣的力量讓自己變的刀槍不入,無堅不摧,卻從來沒有見過骸骨就可以直接成形害人的,如若是鬼魂邪物,那則完全是陰氣所化,又怎會依賴棺材來擡進擡出。

“你們看,那個骷髏的腦袋上面長着角呢!”細心的老陳說道。

我們放眼看去,還果真如此,那個黑乎乎往棺材裏流淌着黑水的骷髏頭上,果真一邊一個長着跟牛角一樣的東西,確實詭異異常。

“我的天,這個祖宗保不齊就不是人類吧!”胖子驚駭道。

我們都吃驚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傢伙,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幹什麼?周圍的氣場奇怪極了,又沒有濃濃的妖氣,也沒有那滾滾的陰晦,實在不知道這傢伙到底依靠什麼力量來驅使這些殭屍的。

“胖子,你說這東西到底是妖還是殭屍!他到底用的是什麼力量?”我小聲問道。

“老馬,你先別管他是妖還是鬼,我先給你講一件事!”胖子故作神祕的說道。

“去你大爺的死胖子,都什麼時候了,你不要給我賣關子了好不好!”我有些嗔怒的說道。

“老馬,你知道黑有三種境界,曉得不?”胖子問道。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有屁就趕緊放!”我催促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