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個時候安排他們訓練,無論是基於命令亦或是自身增強實力,以便在戰場上更好的保命的需求,他們都需要拿出些真本事來……

2021 年 12 月 26 日

狀態完好的士兵要加緊訓練,尤其是在大規模軍陣進退協同上,這幾乎是眼下埃拉西亞各地部隊都相對薄弱的環節——究其原因,就是因為過去的數十上百年裡,埃拉西亞的整體環境實在是過於安逸了,以至於各地部隊少有真正需要大規模協同作戰的機會。

既然沒有了需求,那麼相關方面的能力快速下滑也就是難以避免的了……

卡拉瓦一方的士兵狀態還算完好,幾乎當下就能夠投入新的訓練項目中;可相對的,來自洛山達的援軍的狀態就比較糟糕了——先前從泥塘村戰線上敗退的過程可不是那麼美好的~

在遊戲里,「撤退」一詞可能說來簡單,了不起就是一個「成功」或者「失敗」的結果,但實際中,毫無準備的撤退除了意味著戰鬥的失利外,更關鍵還會導致軍隊中出現大量的傷兵!

畢竟「撤退」不是「潰退」,但凡是還有些理智的士兵,都會在各自隊長的指引下將先前戰鬥中因傷下線的夥伴帶上,再加上被敵人追擊導致的更多傷員……

好比這一次,止水騎士去的時候帶的是滿員500的狀態完好的勁卒,可從泥塘村撤回來時,人數卻已經只剩不足400,且其中絕大部分都負有輕重不一的傷勢。

這要是換給一個手生的將領來,當場就得抓瞎,起碼得花大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將隊伍的狀態調整過來。

不過好在劉逸飛這種掛逼本就知道該如何統領一支軍隊,甚至他眼下還會一點「治病救人」的手藝:

於是乎這傢伙在將各方面事情都安排到位后,索性把最困難、危險的部分統統甩給了玩家群體。「日常劇情」嘛,劉逸飛自是不會白白浪費了帶朋友們刷任務的機會,狂龍、鎮國那邊都是大把大把的帶人進來。

膽大心細的統統都安排到前線上去做斥候尖兵去了,剩下一些做事踏實的,劉逸飛就讓他們跟著自己和那名自己麾下的僧侶一道,在整個城堡周圍玩起了懸壺濟世的把戲——不僅僅是救治己方受傷勞損的士兵,同時還對城外的平民們展開一些最低程度的醫護支援,旁邊還煮著熱乎乎的雜糧粥。

難民們一個個排隊上來檢查身體外加領取救濟口糧,但凡看到個別體格好的,劉逸飛還會順嘴問一句「親,您願意入伍嘛」……那安利效果簡直神了~

若不是劉逸飛自己牢牢卡著標準不願隨意收攏些烏合之眾,只怕一大堆的難民都要哭著喊著撲上來投軍……

至於卡拉瓦駐軍訓練的事,劉逸飛這邊一時有些抽不開身,就讓自己的幾名「貼身保鏢」去執行了——這幾位騎兵的實力之強,想來訓練一些底層士兵問題不大~

再說了,真有個萬一什麼的……咱不是還自備軍醫救護的么……

原本做這些事的時候,劉逸飛還想說帶著那位拉曼伯爵家的二少爺一起的。

別誤會,劉逸飛可不是什麼心血來潮想和這位沒腦子的和解,主要這不是順帶手么?

而且對方至少眼下那「身份」還算有點價值,萬一能從對方身上挖出來點什麼有價值的內容呢?對於洛山達周邊的富庶和可能藏有的寶物,劉逸飛要說一點不動心那也是不可能的~

像洛山達城所在的地區,屬於埃拉西亞經營許久的「熟地」,不但人口密集,而且配套的糧食產量、礦物開發、商品生產、財富積累等等數值可以說是全線碾壓像「綠野地區」這般的新開荒地。

要說綠野地區有什麼強的地方……

大概就是因為這裡的一窮二白,所以那些個真正體量巨大的權貴家族們都不屑於來這樣的「爛泥塘」里打滾,所以本地就沒有太多能夠對劉逸飛形成掣肘的多餘勢力了吧?

好像先前珍妮四處釋放魔力探查一些塵封秘寶什麼的,如果是在洛山達周邊她還敢這麼旁若無人的胡來的話,恐怕立刻就會有一批實力不俗的施法者吵吵嚷嚷的堵上門來……

沒準兒這地裡頭埋著的哪件寶貝就是人家早早看上的呢?

然而在綠野之地這邊行事什麼的是自由方便了,可收穫嘛……

好吧好吧~

這些「身外之物」暫且略去不談,反正那二世祖最終也沒理睬劉逸飛最後給他的那點機會,乾脆的將自己鎖在了卡拉瓦城堡里,最終劉逸飛也懶得去過問更多了——

堂堂一個伯爵家族的二少爺,居然連自家衛隊士兵傷了殘了都不說來慰問一下……

你哪怕就是裝個樣子也能收買一波人心吧?

這點因素都考慮不到,看來活該也就是個廢物龍套了……

有人能逍遙地躲在城堡里吃吃喝喝,必然也就有人會蹲在田間地頭忙得跟狗一樣~

這不,劉逸飛一開始也就是想順帶手刷刷自己的【簡單急救】技能的,畢竟在大地圖上甚少能遇到那種常掛著「受傷」狀態的NPC,而玩家么……把人惹急了人直接自殺來實現治療效果的你敢信?

在那樣的狀態下,物理醫護一類的技能能刷的起來就有鬼了~

也就是進入到王國護衛軍訓練營后,劉逸飛這才借著「同期」們的各種訓練時造成的傷患有了練手的餘地。

就這,還時不時的被人吐槽嫌棄呢~

畢竟微效恢復藥劑什麼的,訓練營里也算是敞開了供應的,甚至有什麼突發情況還有配備的專門「軍醫」能夠施展光系法術直接治癒!

與之相比,劉逸飛的那一套又是敷藥、又是打繃帶什麼的治療方法光是看著就感覺太low了——大家都是護衛軍中正在受訓的天之驕子,誰願意每天把自己綁的跟個木乃伊似的出門見人啊?!

可實際上,劉逸飛意外在大地圖上學到的這一手【簡單急救】還是很有其價值的:

首先這是個典型的「輔助」技能,其本身並不具備直接的治癒、恢復效果,只是能夠讓對應的諸如繃帶捆紮、藥物外敷之類的治癒效果更快、更好、更完整的發揮出來,等於說是增加了「額外恢復量」。

其次這個技能沒什麼冷卻,能夠對自己用,也能對旁人用,只要遇到合適的情況,技能熟練度刷起來簡直飛快!!

比如眼下吧,數以百計的各種傷兵再加上數以千計的可以算作「外傷」的平民傷患……這要是都讓劉逸飛走上一遍,恐怕他立刻就要成為一個「專家級」的扶傷天使~

而另外一個【簡單急救】隱性的優點便是那堪稱令人髮指的廉價練習成本了……

哪怕是諸如【重擊】這樣的最最基礎的戰用技能,使用時也會消耗玩家大量的氣力。

看似這樣的技能使用起來很廉價,但問題是在系統的「體力」設定之下,餓狠了就會扣體力上限,扣多了甚至搞不好人都會被直接累死!想恢復就必須大量進食。

這來回一折騰,食物成本、時間成本哪個不要錢?

但是【簡單急救】甚至連用塊乾淨麻布幫助傷患清理傷口臟污居然都能提高熟練度,這裡哪有什麼消耗?

如果你還有手藝,能夠根據要求給諸如骨折的傷患上夾棍,再用繃帶或者乾脆就是破布條前後那麼一裹……完了啊~熟練度漲起來簡直嘩嘩的!

到了後來,甚至劉逸飛乾脆把那些輕傷患者統統都丟給一旁跟著打下手的玩家去照顧了,而他本人則專門負責那些傷勢相對較重的。

這一下就讓劉逸飛在洛山達先前那批援軍里獲得了不小的名望——

首先在之前的戰場上,這些來自洛山達城、拉曼伯爵家族衛隊的精銳衛兵們就瞧見了劉逸飛足可稱「驚世駭俗」的勇猛……

居然孤身一人沖入滿布亡靈怪物的無光黑域,甚至還一人破了對方的詭異魔法……據說事後更是直接俘虜了敵方一名主將……

然後眼下還幫著他們這些敗軍之將治療傷勢,語言間還會關心的與他們對話一二……

說真的,但凡要是自家的丹少爺能有這位據說是叫「傑拉特」的年輕騎士一半的優秀,便是叫他們力戰而死也是甘願啊!!

奈何自家少爺實在是……

嗚嗚嗚~傑拉特騎士大氣啊、年少有為啊、前途無量啊、妙手回春啊……

一時間,卡拉瓦城堡周邊並未因先前的敗戰而陷入低谷,反倒是因為劉逸飛的一系列命令安排而爆發出了一輪別樣的活力…… 邁出大門后,一個守衛拿出一根黑色的短棒對凌從下至而上的掃描了一番,確認除了罡黝石外沒有帶出其他東西后才放校

此根短棒名為探測掃描器,儲物間內的所有東西都被注入了特殊的玄力,而這個探測掃描器能與這些特殊玄力相互感應。不管是放在儲存空間內,還是偷藏在某個不易發現的角落,只需一掃,儲物間的物品自會浮出水面。

第三層的人數稀寥,與方才凌進儲物室時的車水馬龍之狀有着壤之別。

他原路返回,走到了塔門前,躺在仰椅上的達叔轉眸看了凌一眼,提醒出聲道:「快回去吧,馬上要打烊了。」

凌轉頭對達叔點零頭,然後徑直邁出了塔外。

一股清涼的晚風吹在了凌的修長之身上,飽含着秋日的凄涼。

其風衣飄擺,紅髮起揚,似浪波轉,似瑰絕逸。

塔外守崗的周洋一行人也不見蹤跡,時而有幾人在塔外的路燈下晃動,傳出了陣陣言笑之音。

凌拿出玄令牌點開了屏幕,上面顯示的時間是晚上十點三十分,距離齙牙所的半夜也只有一個多時辰了。

一個紅色數字在屏幕右上角呈現,不想而知,又是這磨饒野蠻公主。

點看一看,涯會君的對話框下呈現了一排字體。

「你又要忙什麼事情?都不陪陪本公主!」

凌在屏幕上打出幾個字,直接發了過去。

「你是孩嗎?還要人陪。」

塔外還留有一些擺攤的商人,凌決心去觀望一番。

來到一個白色地毯前,一名短髮布衣男子悠閑的坐在地上,嘴巴咬着狗尾巴草,一副悠閑自在的模樣。

他見凌走來,便對凌挑了挑眉道:「哥,要點什麼啊?我這裏的東西樣樣精緻,實用耐看,絕對一流。」

凌的目光在鋪了一層白毯的地面上流轉迂迴,發現地攤上的物品都是一些簡單的裝飾品和一些顏色暗淡的鍛造石,顯得難以入眼。

就當他欲要轉身離開時,龍姐激昂的語音陡然在其腦海中炸響。

「開陽石!凌子快將其買下。」

凌聽這突如其來的語音,內心不免有些驚詫。龍姐對一樣物品流露出這般迫切之聲,還是他從未見過的。

他在心底疑惑道:「龍姐,你是不是搞錯了,這個不起眼的地攤哪裏有什麼開陽石?」雖然他不知道開陽石是什麼模樣,但光聽其名字便覺不同凡響,至少也是那種表面光輝四綻,靈氣渾厚至極的晶石吧。

「蠢材!它就在你的眼皮底下,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寶貝。有了這塊開陽石和你剛才的罡黝石,便可以鍛造出階的武器,況且這開陽石還是煉製超凡丹的必備材料。如果順利的話,加上你那顆階妖獸的魂丹,你的修為會直升兩個境界。」龍姐耐心解釋道。

這次該輪到凌的激動之情難以壓抑了,那滿臉的驚喜彷彿是沖刷直下的瀑布般洶湧強盛。

直升兩個境界?!這能令他興奮得兩不吃飯了!

他目光下掃,雙眼緊緊鎖定在了一塊焦黑的石頭上。

這石頭之上呈現出橫斷纏綿的紅痕,仔細一看,好似火山爆發時流淌而下的岩漿。不過這石頭的體格並不大,用一隻拳頭便能將其完整包裹。

「是這塊石頭?」凌在心底急切道。

龍姐語音斥責道:「蠢材,要將其喚為寶石。這塊開陽石沒有開光,所以會顯得極為普通,世間只有極少數煉器大師見過沒有開光的開陽石。就是此塊開陽石體格太,煉器怕是不行,但煉出一顆超凡丹不成問題。」

凌管煉器作何?他只要能提高實力,就是手無寸鐵也能闖出一番地。

「龍姐威武!」他在心底讚賞道。

他收回了激動之色,俊逸的臉上又恢復了往日的沉靜。隨後他拿起開陽石,假裝左右觀摩,最後擺出勉強接受的神情道:「你這石頭怎麼賣?」

嘴咬狗尾巴草的攤主見凌一副衣冠楚楚、英氣外露的身姿,便猜測他是一名有錢的公子哥。只是讓他倍感疑惑的是這塊他在古墓中找到的石頭竟然有人願意出價購買。

「這石頭是我收藏的非賣品,原本是不想賣的,不過看你與我有緣,就破例三萬賣給你!」攤主一口高價,準備套路出牌。

凌聽這價格一出,便將這饒心思知悉得一清二楚了。如果攤主知道這開陽石的珍貴,自然不會出這個低價,也就是他在試探自己。

假若自己因價格過高而不願購買,攤主直接降價,而若是自己將其買下,攤主自然對這個價格十分滿意。

他雙目炯炯的盯着攤主,英氣逼饒臉上極為不滿道:「這就是一塊破石頭,我看它與我家房屋的牆色契合,才有了一絲想要購買的衝動,而你這獅子大開口,未免也太不道義了,你家石頭值這個價格?這已經不能用搶錢來形容了,簡直是人格的險惡!」語罷,他便將開陽石放下,轉身就要氣憤的離開。

攤主被凌得頭冒冷汗,趕緊抬手挽留道:「哥留步,你準備出多少錢?」見凌邁步離開,他內心一陣慌張,心想這人不按套路出招,竟然這般堅決的回駁這個價格,還跟他的品格扯上了關係。

凌頓住腳步,轉身對他輕淡道:「我看你在這擺攤不容易,就出兩千將其買下。」

攤主本來就對這石頭不以為然,畢竟他賣了一年了,都沒人看這石頭一眼,就和路邊隨處可見的石塊般毫無價值。只是他看重這石頭表面有着紅痕,便當成裝飾品來賣。

「可以,成交。」他臉上容光煥發,心想這一塊破石頭還能賣出兩千的價格,也算是物得其用了,剛才他出價三萬還真以為這石頭對此人至關重要。

凌唇角划弧,從九靈珠內拿出一疊厚厚的鈔票,這可讓攤主的眼睛都看直了,心想果然是個富貴家子弟。

數了兩千后,凌將錢交到了攤主的手上,然後內心激奮的將開陽石拿起,迅速收入了九靈珠內。

攤主細細清點后頗為滿意,對欲要離開的凌喊話出聲道:「哥,我看你會做生意,就把我家裏收藏的那一大塊與你手中一樣的石頭全部售予你,只是這價格……」

凌內心的喜悅瞬間在心海噴發,但他還是將這份激動強行壓制,對攤主點了頭道:「我看你為人誠懇,待你把那塊大石拿出來,我定然高價回收!」

就在這時,他揣在褲袋裏的懸令牌陡然震動,拿出一看,幾個大字便瞬間浮現在了屏幕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