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個‘女’孩子現在‘精’神狀態這麼不穩定,她說出來的話,能當真嗎?”鄭文俊好不容易緩過神來,卻又是一臉的懷疑。

2020 年 10 月 25 日

釋彌夜瞥了他一眼:“這個你不需要擔心,黃玲靜說出來的絕對就是事情原本的經過。”

鄭文俊不由得看了看還沒有清醒過來的曲林靜。

“這件事情前因後果都清楚了。”釋彌夜咬着下‘脣’,“可是沒‘弄’清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鄭文俊有些小心翼翼的開口:“釋彌夜同學,既然前因後果都‘弄’清楚了,那你也不用這麼苦惱了啊!之後的事情我們會解決的……”

釋彌夜又瞥了他一眼:“你們怎麼解決?帶着一幫子人去抓鬼?”

鄭文俊噎了噎,才又指了指上方:“釋彌夜同學,這種事情,一般來說,這種離奇詭異的事情,特別重案行動組會接手的。”

特別重案行動組?釋彌夜撇了撇嘴。

一個能熟練的使用妖力的人都沒有,一個能看得到鬼的人都沒有,如果真的讓他們跟鬼鬥上了,只怕那損失也夠嗆的!

在釋彌夜看來,特別重案行動組也不過是在詭異離奇的事情發生之後跳出來確定這事情是非人做的而已——除了這個,他們還能做什麼?

而像宋宸雲那樣廢材的妖力,也只能來確認嫌疑人的行走路線而已!

“鄭警官,你能不能把那些跟我一樣接到‘鬼電話’的人的筆錄拿來我看看。”

鄭文俊還是小小的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雖然這並不符合規定……我給局長打個電話問一下吧!”

“麻煩你了。”釋彌夜點了點頭。

“沒,沒事!我們還要感謝釋彌夜同學你呢!”鄭文俊掏出手機,打開病房‘門’出去了。

“啊!鬼啊!”躺在一邊病‘牀’上的曲林靜突然‘抽’搐了一下,猛地睜開了眼睛。

“醒了?”釋彌夜走過去,順手遞給她一瓶礦泉水。

“有鬼……有鬼……這裏是哪裏?”曲林靜猛地反應過了過來,頓時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熱——太丟臉了……

釋彌夜指了指一邊的黃玲靜。

“我們,從太平間回來了?”曲林靜推開了釋彌夜的手,跳下了‘牀’。

“回來了。”釋彌夜聳了聳肩。

“那個太平間裏到底發生了什麼?”曲林靜想到自己推開‘門’的時候出現的那距恐怖的屍體,又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發生了我什麼我也說不清楚……要不我帶你去看看?”釋彌夜一臉戲謔的看着她。

“我纔不要去!”曲林靜一臉的驚恐。

“其實也沒有什麼啦!”釋彌夜嘆了口氣,“不過是一個食屍鬼,吃了太平間裏的屍體而已……比起太平間那個食屍鬼,還是黃玲靜的事情比較複雜。”

“你不是能看見鬼嗎?”曲林靜左右看了看,表情也有些小心翼翼了起來,“那你不能找到害死周曉龍他們的鬼嗎?”

釋彌夜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我不是說了嗎?白原市現在到處都是鬼,我到哪裏去找那個害死周曉龍他們的鬼啊?”

曲林靜噎了噎。

“而且最主要的是……”釋彌夜皺了皺眉,“是不是鬼還說不定。”

“難道……會是人?”曲林靜一呆之下立刻反駁,“絕對不可能!人怎麼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裏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且黃玲靜說了昨晚的過程之後,難道你不覺得嗎?這件事非常的詭異!怎麼看都不會是人做的!”

“如果是像我們一樣的人呢?”釋彌夜嘆了口氣,“我剛剛纔想起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

“在桐明縣萬聖節殺人案件中,宋警官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

提到宋宸雲,曲林靜的臉‘色’立刻有些怪異起來:“哦?宸雲跟你說了什麼?”

“當時宋警官一定要我親口承認我能看見鬼。他說這是他的原則問題。”釋彌夜面‘色’凝重了起來,“宋警官的上司,林正偉曾經跟我說過,宋警官很在意‘話語’這個東西。當時我就猜測‘話語’這個東西會不會跟他認識的誰的妖力有關……剛剛黃玲靜說的那些你應該都記得很清楚吧!黃玲靜說了,在周曉龍他們打‘鬼電話’的途中,有一個‘女’人說過‘祝願鬼給你們打電話’這件事情的吧!”

曲林靜倒吸了一口涼氣:“你的意思是……那個‘女’人的詛咒應驗了?”

釋彌夜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曲林靜一時也顯得有些憂心忡忡了。

釋彌夜又看向了窗外。雖然是正午,初冬的陽光正好,可是整個白原市在她的眼裏還是顯得有些昏暗。

數不清的鬼在白原市的大街小巷裏飄‘蕩’,一大半的鬼都帶着濃濃的煞氣或者怨氣,給白原市籠罩上了一層淡淡的黑氣。

“白原市,這是怎麼了?”釋彌夜輕輕的嘆了口氣。

曲林靜有些緊張了:“你,你又看到了什麼?”

“白原市本來就是古戰場,所以這裏飄‘蕩’的魂或者靈本來就‘挺’多的。”釋彌夜輕輕的一指窗外,“可是那些魂或者靈有一半都沒有自己的意識,只是飄‘蕩’在白原市。它們觸碰不到白原市的一分一毫。以前白原市也有很多惡鬼羅剎之類的,可是如今卻好像一個個的都從地底下鑽出來了一樣。”

曲林靜也猶豫了一下:“會不會是快到冬至的原因?”

“冬至?” 詭異天地 釋彌夜一詫。

“是啊,十二月二十一號差不多就是冬至了嗎?”曲林靜的表情也變得認真了起來,“‘陰’極之至,陽氣始生,日南至,日短之至,日影長之至,故曰‘冬至’。聽說那一天是鬼節。”

“鬼節?”釋彌夜覺得有些可笑,“可是每年四大鬼節,白原市也沒有像如今這樣啊?中元節都號稱是鬼‘門’大開了,可是那天我也沒有見到白原市會這樣。”

釋彌夜還是覺得白原市現在這個樣子,肯定跟甲乙高中下面的那個大傢伙有關係。可是那個大傢伙明明就被夙隱給封印了,也掀不起什麼‘波’‘浪’了啊!

鄭文俊推開病房‘門’走了進來:“釋彌夜同學,剛剛我已經給局長打了電話了,現在這些筆錄已經傳真過來了。”

“麻煩你了。”釋彌夜接過了鄭文俊手裏的傳真紙,曲林靜立刻就湊了上來。

接到鬼電話的人不少,起碼有三十好幾個,釋彌夜仔仔細細的看着,一頁一頁的往下看着,終於被她找到了那個說了“祝願鬼給你們打電話”的‘女’人的筆錄。

這個‘女’人叫顧‘豔’琴,今年二十八歲,是一家外貿公司的普通職員。昨晚十一點剛過,顧‘豔’琴就接到了周曉龍打過來的“鬼電話”。當週曉龍說出第一個“去死吧”的時候,顧‘豔’琴就反應過來這是有人惡作劇。當時她正因爲跟老公吵了架而心情不好,衝口就詛咒了一句,然後憤憤的掛了電話。

“鄭警官,顧‘豔’琴在警察局的時候,是什麼情緒?”釋彌夜思忖了一下,“她是很奇怪?還是很感嘆?還是很驚惶?”

鄭文俊一怔:“這個我並不是很清楚。”

釋彌夜點了點頭,把傳真紙還給鄭文俊:“鄭警官,再麻煩你一下,我想見這位顧‘豔’琴。”

“啊?”鄭文俊驚訝了。

“你,你是覺得這個顧‘豔’琴就是兇手?”曲林靜也有些訝異。

“只是想要了解一些情況。是不是兇手還要確定才行。”釋彌夜微微一笑,“鄭警官,這顧‘豔’琴現在還在警察局嗎?”

“所以被叫來做筆錄的人都已經回家了。”鄭文俊躊躇了一下,炒菜有跺跺腳,“釋彌夜同學,你等着,我去給你要顧‘豔’琴的聯繫方式。”

“謝謝你。”

見鄭文俊又走出去了,曲林靜的表情又怪異了起來:“喂,你該不會是要幫着他們破案吧?”

“怎麼?”

曲林靜一攤手:“我是被叫來協助取證的,你應該是來協助追兇的。可是破案應該是他們警察自己的事情吧? 綜漫 全線の反擊 就算普通警察做不到,不是還有個特別重案行動組嗎?他們能破案的吧?”

“追什麼兇?”釋彌夜一攤手,“如果顧‘豔’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有‘特殊能力’的人的話,他們能確定顧‘豔’琴的確是有把詛咒變爲現實的能力嗎?”

“這麼說,你能?”曲林靜吸了一口涼氣。

“我不能。”釋彌夜嘴角一翹,“可是有人能。”

“誰?”曲林靜好奇了,“也是跟我們一樣的人嗎?”

“大概是一樣的吧。”釋彌夜起身就要往外面走。

“你去哪裏?”曲林靜一把就拽住了她,滿臉緊張。

“我去給他打電話……”釋彌夜無奈看着曲林靜。

“就在這房間裏打好了!”

釋彌夜一攤手:“可是我還要去上廁所啊!你總不可能讓我在這個病房裏就地解決吧?”

曲林靜緊張的左右看了看:“那,那我也要去上廁所!”

釋彌夜的臉‘抽’了‘抽’:“那好吧……不過我是上大,可能會用很多時間。”

“沒關係,我就在你隔壁等你!”曲林靜還是不撒手。

“其實。”釋彌夜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臉,“你有沒有聽人說過。”

“什麼?”

“有幾個地方‘陰’氣最重,也最容易鬧鬼。”釋彌夜一本正經,“醫院、學校,還有廁所……所以你大概是不知道這醫院的廁所到底有多恐怖的吧……我們一起去廁所吧,我還可能給你講講鬼故事!”

“不要!”曲林靜驚恐的鬆開了釋彌夜的衣服,縮到了一邊。 釋彌夜強壓住自己臉上的笑意,走到大‘門’口:“如果你真的害怕的話,就到‘門’口去吧,有警察守在那裏的。”

“誰,誰害怕了!”曲林靜還是那麼嘴硬。

“那好,我就出去了!”釋彌夜抿嘴笑了笑,轉身走出病房。

剛一到廁所裏,釋彌夜立刻就鑽進了夜晝裏。

白魅還在睡着,釋彌夜走過去,剛想要拍下去,看到白魅那九條大尾巴,又覺得就這麼過去的話肯定會被白魅的尾巴拍飛。

“白魅!”釋彌夜清了清嗓子,大吼了一聲。

白魅的尾巴還是舞動着,他的眼睛慵懶的睜開:“我不是說了等回去上課了再叫我嗎?”

釋彌夜見他清醒了,這才走了過去:“有件事情要麻煩你。”

“你又管什麼閒事了?”

“不是我管閒事。”釋彌夜苦笑一聲,“只是龍錚是吸引鬼怪的體質,我大概是吸引怪事的體質吧!”

“剛剛你又從夜晝裏拿走東西。”白魅身形一閃,便又變成了高中生模樣,“然後又放回來了——是跟那怪事有關?”

“你這麼敏銳?”釋彌夜苦笑了一聲,“我拿長槍這件事情倒是的確是一件閒事……不過那件怪事可沒有這麼簡單。”

見白魅似乎來了點興趣,釋彌夜立刻就把鬼電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白魅。

“所以你現在其實就是想要我跟你去確認一下那個顧‘豔’琴究竟是不是有妖力,而那四個學生又是不是因爲她的一句話才死的?”

釋彌夜點了點頭:“我想,你比較重視有妖力的人,所以我纔來找你。”

白魅淡淡的掃了她一眼:“明明是因爲你自己沒辦法確認。”

釋彌夜噎了噎:“我……所以我才說是來請你幫忙啊!”

“走吧!”

兩人剛走到這邊樓道,就看到曲林靜正一臉焦躁的在病房‘門’口打轉。一見到釋彌夜,她立刻就鬆了口氣:“你總算是回來了!”

“我打了電話之後,我同學說他正好在醫院附近,所以我就去接他了。”

“你男朋友?”曲林靜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幾圈。

“我同學!”釋彌夜加重了語氣。

“我看你年紀也不小了,也該找男朋友了,你這男朋友也‘挺’帥的。”因爲白魅的出現,曲林靜對釋彌夜的態度突然好了很多。

“顧‘豔’琴在哪裏?”白魅只是打量了曲林靜一番,便又轉移了注意力。

“鄭警官說去要聯繫方式了。”釋彌夜一攤手,“不過他也真是夠慢的!”

她話音纔剛落,外面突然就傳來了一陣尖叫聲。

“怎麼了?”釋彌夜一驚,立刻循聲望去。

她一眼就看到了鄭文俊。他正在努力的維護着秩序——那個地方,有人跳樓了。

“走!”釋彌夜一把就扯住了白魅。

“去哪啊?”曲林靜傻眼了,趕緊跟了上去。

釋彌夜一邊跑一邊往那棟樓的樓頂上看過去。果不其然,在那棟樓樓頂的欄杆上,一隻魑祟正得意洋洋的蹲在那裏。

“白魅!”釋彌夜咬牙切齒,“你也別說是喜歡管閒事。這些鬼,如果真的撞到了我的手裏,我一定會不遺餘力的消滅他們的。”

白魅皺了皺眉。

釋彌夜跑得非常快,而且不斷的在爬樓梯,讓跟在後面的曲林靜累的上氣不接下氣:“你,你們,到,到底要,要去哪裏啊?”

“剛剛有人跳樓了。”釋彌夜淡淡的回答,“準確的說,他是被一隻鬼給推下去的。”

曲林靜打了個哆嗦,腳步不由得慢了下來。一擡頭見釋彌夜他們都快跑得沒影了,嚇得她趕緊跟了上去。

通往天台的‘門’大開着,釋彌夜一上天台,立刻就衝向了那隻魑祟。魑祟還沒有反應過來,釋彌夜那帶着妖力的拳頭就狠狠的打中了它。

白魅皺了皺眉:“釋彌夜,這個地方的煞氣‘挺’重。”

“整個白原市都是。”釋彌夜黑着臉,“白原市的鬼好像都打了‘雞’血一樣了,全都竄到了外面來了。上次我在電影院陪我媽媽看電影的時候,一直鬼突然在一個‘女’孩子面前實體化,把那個‘女’孩子活生生的嚇死了。”

白魅的臉‘色’很難看。在他看來,鬼不過是妖的附庸,而現在這些鬼卻越來越有了作‘亂’的跡象了:“這白原市,煞氣太重。”

“白原市本來就是古戰場!”釋彌夜翻了個白眼,“你又不是沒有來過白原市!上次你來的時候也不是這樣啊!”

白魅冷哼了一聲,渾身的威壓突然放出!

剛剛爬到天台大‘門’口的曲林靜被這一下子驚得直接就栽倒在了地上。釋彌夜痛苦的捂住了耳朵:“你事先打個招呼好不好!”

方圓幾十裏鬼都驚惶失措慘嚎着到處跑,想要逃離這個氣場,那一陣陣淒厲的叫聲讓釋彌夜的耳膜接受了一次巨大的考驗。

白魅收了威壓,表情淡然的開口:“走吧,去顧‘豔’琴那裏!”

見釋彌夜和白魅走過來,曲林靜掙扎着站起來:“剛剛那是怎麼了?你們現在去哪裏?”

“去找鄭警官去顧‘豔’琴家。”

曲林靜的臉黑了黑:“既然這樣,你們跑到樓上來幹什麼?”

“只是來看看情況的而已。”釋彌夜有些奇怪的看着她,“我倒是很納悶,你跟着上來幹什麼?”

曲林靜滯了滯,她又不能說自己一個人在下面很害怕:“我,我也是來看看情況的!”

“你又看不見鬼,能看見什麼?”釋彌夜擡腳就往樓下走。

“等等我!我也要去!”曲林靜趕緊跟了上去。

下樓找到了鄭文俊,釋彌夜輕聲的跟他說了這個跳樓的人的真正死因,才讓他帶他們去顧‘豔’琴家。

顧‘豔’琴住在白原市的西邊,警車都開了四十多分鐘纔到。

打電話確認了顧‘豔’琴在家,鄭文俊才帶着三人上樓去。

“你好,我是白原市公安局的警察,我姓鄭。”‘門’一被打開,鄭文俊立刻遞出了自己的警官證。

“我就是顧‘豔’琴。”開‘門’的‘女’人如是說,“請進吧!”

釋彌夜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顧‘豔’琴,卻發現她就是很平常的家庭主‘婦’的樣子,穿着居家服,腰上還繫着圍裙。

“你好,我這個時候來,主要還是想要找你詳細的瞭解一些情況。”鄭文俊不自覺的看了釋彌夜一眼,示意她開口。

白魅湊到了釋彌夜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話。

“什麼?沒有?”釋彌夜傻眼了,“你確定?”

白魅點了點頭。

顧‘豔’琴沒有妖力,那麼周曉龍他們到底是怎麼死的?

曲林靜拽了她一把,她才猛地回過神來,對着鄭文俊歉然的笑了笑,才又看向了顧‘豔’琴:“這位姐姐,其實我就是想要問問你,在你接到電話的時候,爲什麼那麼快就斷定這是惡作劇呢?”

顧‘豔’琴一攤手:“我以前就被人這樣整過,所以立刻就反應過來了。”

“那你除了聽到電話裏的那些惡作劇的人說話的聲音,還聽到了別的聲音沒有?”

顧‘豔’琴搖搖頭:“除了一個男的說話的聲音之外,就只有電流聲,別的就沒有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