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個女人睡著了還真是有些不安份,時不時的動動手,動動腳的的,看他睡得有些不舒服,他便想著將她的椅北稍稍放低一些,只是剛靠近,還沒將椅背放下來,洛冬天突然睜開了眼。 夏日的太陽如同暴怒的火龍,無時無刻不在向大地宣泄着它的怒火。一層肉眼可見的透明熱浪從地上升騰而起,不堪忍受炙烤的小草蔫蔫的耷拉下了腦袋。一隻懶惰的貓咪躲在樹蔭下愜意的享受着那爲數不多的蔭涼。

2021 年 1 月 10 日

喝·哈···

紫宵城中一所不起眼的小院中一位少年彷彿感受不到熾烈的陽光一樣,一會對着面前木人橫劈側砍,一會又扛起身邊大石繞着小院飛奔。可紅彤彤的臉頰和飛灑的汗水出賣了他。

吱呀。小院的門被人輕輕推開,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拎着一個食盒輕手輕腳走了進來。好像怕打擾到修煉中的少年一樣,把食盒放進小屋中,女孩靜靜站在一旁看着少年,眼中泛着濃濃的心疼。而少年對這一切好像沒有一絲一毫的察覺,甚至從女孩進入小院之後連眼神都沒有一點點變化,滿滿的堅定。

半個時辰很快便過去了。少年在修煉,女孩就站在一旁安靜的看着。

“六哥,休息一下吧,該吃飯了。”

少年的動作終於有了一絲遲疑,隨即站定收功。望着面前如同蘭花般清新的女孩,少年眼中終於出現一絲溫馨。

“辛苦了,靜兒。”少年不再多說,走進屋中對着餐盒一通風捲殘雲。分分鐘便吃的乾乾淨淨。隨後才意識到,人家小姑娘應該也還沒吃過飯。

“靜兒,咳咳。你也沒吃過飯吧?你看我太不小心,飯菜全部被我吃掉了。真不好意思”少年臉色微紅,站了起來,抓着頭皮一陣窘迫。

“放心啦六哥,我來之前就已經吃過了,你那麼辛苦是應該多吃一些纔對。”女孩的眼中滿是笑意和溫暖還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落寞。

明知道人家姑娘是給自己臺階下,少年訕訕的又坐在了桌旁,不知道說些什麼纔好。而少年口中的“靜兒”看着院子中的大樹有些發呆,小院中一時間陷入了沉靜之中。

良久,少年才意識到今天的“靜兒”與往日有些不同,不由向這個平時很吵的小姑娘望去。

“靜兒”名爲:東方靜,是東方世家三少爺東方長河的小女兒,也是東方世家當代家主東方霸天唯一的孫女,再加上她本身有着很強的修煉天賦,是紫宵城家喻戶曉的天才,十三歲便突破九階武士晉級武將如今剛滿十四歲更是已經達到四階武將。父親又是東方家當代第二高手,所以平時走到哪裏都如同衆星捧月,尤其是老家主對她極其寵愛,所以小姑娘的脾氣着實有些刁蠻。也只有到這小院之中刁蠻的脾氣纔會收斂起來。

四級武將的感官已經相當敏銳,當少年看向東方靜的時候,對方也轉過了頭。

“靜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對我說?平時你可沒這麼安靜的。”

聽到少年的問話,低下頭的東方靜眼中的落寞更深了一些。

再次擡頭看着眼前的少年:十四五歲,一米七的個子,因爲平時堅持煉體流線型的肌肉充滿了力量的感覺,棱角分明的臉龐又不失秀氣,確實算得上是美男一枚,只是一絲蒼白的病態隱藏在其中,更加讓人注意的是他那充滿着堅定的眼神。

“六哥,以後我就不能經常給你送飯了。武峯昨天派人來家族檢查了我的體質和修爲,兩天後我就要出發去武峯修行。聽爺爺說我這次走,最少也要五年之後才能回來。”

“什麼?武峯,就是我父親當年的師門,那個擁有數位封號武者,全大陸武者的聖地?他們來接你去修行?”少年不由替東方靜由衷的感到高興,聲音中充滿了濃濃的驚喜。

“恩。開始的時候我也很開心,只是,只是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就見不到六哥了。”東方靜變的更加安靜了。

“靜兒,你有上好的修煉天賦,好機會難得,你一定要把握住,武峯出來的武者最低都是武尊,以你的天賦怎麼也是個武聖吧,到時候你便是我東方家一尊守護神,雕刻一座雕像也能享受後代的參拜了。哈哈”少年難得開了一次玩笑。

“六哥,你討厭,雕像那麼醜我纔不要做什麼守護神。”東方靜終於展露了笑顏。

之後東方靜把武峯如何檢查自己修爲,爺爺聽到孫女被武峯收爲弟子鬍子如何笑的一翹一翹的繪聲繪色說了起來。

良久“好了靜兒,馬上要走了,你需要收拾行裝,想必爺爺和三伯也很不捨,你去多陪陪他們,我也要開始煉體了。”少年寵溺的揉了揉東方靜的小腦瓜。

“恩,那我回去啦。這兩天我應該就不過來了,我走的那天你要去送我哦。”心情轉好的東方靜恢復了以往的活潑,擰着鼻子對少年說道。隨即蹦蹦跳跳的出了小院。

看着東方靜走出去歡快的身影,少年坐在院中的大樹下陷入了沉思。

少年名爲東方絕。父親是東方世家四少爺東方傲山。說到東方傲山武者間很少有人不知道的。二十四年前,驚才豔豔的東方傲山以十八歲的年紀晉級武皇,一出道便震驚大陸,之後被武峯破格收爲核心弟子。

十年後帶着妻子從武峯迴家,就已經以二十八歲的年紀達到武聖。因爲東方傲山的存在,東方家族也真正步入世家,雄踞紫宵城。奈何在東方傲山回家的途中遭到一羣不明之人襲擊,妻子寒千葉受傷,也因此使東方絕在孃胎中便先天受創。待到生下來的時候才發現全身經脈多處堵塞,算是完全無法修煉的體質,更是幾乎一命嗚呼。好在東方傲山一些年來積攢了很多靈藥,這才保住東方絕的這條小命。

懷胎受創也讓寒千葉再無法生育,身爲東方傲山的獨子,年幼的東方絕雖然不能修煉卻也過得無憂無慮,憑藉着父親的各種靈藥發育的也不比任何兒童差。

好景不長,東方絕八歲那年父母回師門之後再無音訊。據說是遇到了強大的仇敵,雙雙殞命。逐漸的,東方家的人開始疏遠東方絕,長輩們的目光再無慈祥,就連僕人們也不再稱呼自己爲少爺。更是在兩年後被趕出東方世家的直系大宅,從此住在這個小小的院落裏,只給些必須的生活用度。轉眼間五年又馬上過去了,這期間只有那個天分極高,在東方家無法無天有“小搞蛋”之稱的東方靜時常帶些吃食來看自己,與自己關係很好,其他人幾乎是再沒見到過。 二人都是一愣,因為此時二人的姿勢,便有些像陸子熙想要吻她似的,紅了臉卻也覺得自己跟遇著色狼似的,洛冬天突然一個抬頭,猛然撞上了陸子熙的額頭。

「嘶……你幹嗎?」突然被撞,陸子熙也沒有好脾氣。

「我倒是想問你幹嗎?」洛冬天也沒好氣的問道。

「我看你睡著了,怕你睡得不舒服,想將你把椅子放倒,讓你躺著舒服一點兒罷了,你想哪兒去了?」陸子熙伸手揉了揉腦門,這傢伙的腦門還真是夠硬的,這一下下來還真是痛死人了。

「真的?」洛冬天有些不相信,卻同時有些不好意思。

「難不在以為是什麼啊?我對你這樣連a|片都看的女人,還沒有性趣。」陸子熙更沒好氣,這下洛冬天是火大了。

「我看又怎麼了?關你屁事啊!」言罷,將衣服丟還給陸子熙,一下便解開了安全帶,隨後開門就下了車。

哪還管外面下著的傾盆大雨,便往屋裡跑。

這兒離她家裡還有一小段的路程,當跑到門口的時候,洛冬天已是一些濕透,本來就很緊身的衣服,也緊緊的貼在了身上。

「哈欠……」雖說不是很冷,但是這樣一淋,還是受不住。

趕緊開門跑進了家裡,一下沒留意,一腳便踩到了一邊的的坑裡。

「啊……」一些驚呼,「撲咚」一聲,整個人撲倒在了地上。

強忍著痛從地上爬了起來,這才開了一邊的燈,轉身關門的時候便見陸子熙站在門口,想笑卻又強忍著。

陸子熙踢掉腳上的高跟鞋,不去關門,從沙發上拿起衣服,便直接進了浴室裡頭。

陸子熙剛此,也便跟著進了門,關上門后見屋裡比起上次見,要乾淨了很多,而且收拾得很整齊,看來這個女人也並不是很不會收拾,那天估計也是真的是上完夜班回來,所以才沒來得及收拾。

來到沙發上坐下來,便聽到從浴室里傳出來的水聲,轉頭卻便,便見到玻璃門上,一軀曼妙的身姿,正站著脫去身上濕濕的衣服,隨後熱水便將玻璃門給擋上,霧氣讓他看得不真切,可卻越發的性感。

陸子熙有些不自然的輕咳了一下,隨後轉過身從沙發上拿起一本書,她看的書都是跟外科有些關係的書,隨後拿起來翻看了一下,他看了幾本之後,發現她看得全部都是英文版的,有些一邊還標著註明,就連註明都是英文。

他突然開始好奇起洛冬天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一邊的桌子上,第一個入眼的便是一張全家福,她笑得很燦爛,而另外一邊卻擺放著兩張的黑白照片,上面的人正是全家福上,跟她一起笑得很開心的中年男女,這兩人應該是她的父母吧!

倒沒想到,她居然只有一個人了,隨後便看到一邊的獎盃,都是國內一些知名學校或是醫院裡頒發的,還有一些全都是國外知名大學的。

看來這個女人,還是個學霸啊! 看起來,真的跟他印象中,有些不一樣。

此時,聽到浴室開門的聲音,陸子熙轉頭一看,便見她一身水氣的從浴室里出來,只穿了一件寬鬆的t恤,裡面似乎還是真空。

洛冬天看到他似乎沒有什麼意外的,反倒是轉身進了室里,再出來的時候。倒是換了一身的比較保守的睡衣。

這個女人可以在他面前穿得那麼性感,卻也可以這麼淡定的回房換一身衣服,隨後再出來,他倒是有些好奇,這個女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她從一邊的柜子里提出一個藥箱,隨後來到沙發上坐定,輕輕的捲起褲腳,便見膝蓋上有個不大不小的傷口,只怕是剛剛進門沒看到的時候踩空而了摔得把。

她就自己拿著藥水消毒,再上藥包紮,似乎連眉心都沒有皺一下。

包紮好之後,她便再一次的起身,來到一邊,拿過一把傘,交到陸子熙的手裡。

「陸先生,時間不早了,你該回去了。」雖然很感謝他送她回來,但是她還是介意剛剛在車裡的話。

「你腳沒事吧!」不知為何,他有些擔擾。

「多謝陸先生關心,一點兒小傷罷了,我要休息了,麻煩陸先生離開。」言罷,便將手中的傘塞進了他的手裡,便自己走至門邊,開了門之後,做了個請的動作。


陸子熙見此,心知自己也不好多留,這才往外走,看了眼手裡的傘,這傘或許是下次見面的借口。

「晚安!」言罷,掙著傘便走了出去。

鎖上門后,她便回到了房裡,窩進了被窩裡,會周公去了。


陸子熙看著房裡的燈在他出來沒一會兒便暗了下來,這才開著車離開。

隨後也只是淡然一笑,這個女人,很有意思。

關久久窩在家裡兩天,這兩天總覺得雲霧山莊裡頭有些奇怪,時不時就可以看到一些人,似乎神神秘秘的一般,正在那兒走來走去,也不曉得到底是在幹什麼嗎?

有時候還會問一些這裡面的情況,其間關久久便被攔著問了兩次,對些關久久雖然很好奇,但也只是抱著觀望的態度看著這一切,至於他們到底有什麼事情。

似乎真的跟她一點兒的關係都沒有。

「這兩天雲霧山莊里出現很多奇怪的人,你們對家裡的安全在格外的小心,之前收到消息,有人將星晶在雲霧山莊的事情給透露了出去,平日里你們幾人一定要暗中保護好夫人,聽明白了嗎?」君上邪也知道這些事情,所以他也有些擔心關久久的安全。

在發現這樣的情況的時候,他便趕緊的讓竹葉青調蛇在暗中保護著關久久,以免有什麼情況的時候,可以提前的防範。

「是,屬下明白!」雖然宅子的周邊都有保護著,但是外面的確還沒有加強保護過,所以對此他也覺得應當好好的保護起來,至少不能讓星晶落入人類的手中。

人類的貪慾太強,若是得到了星晶,再參透裡面的奧秘,那麼對他們蛇族而言,就是一大危機。 坐在樹下,東方絕多少年來第一次在下午沒有修煉。望着那除了東方靜之外幾乎再無人踏足的小院門口,少年陷入了沉思。

很快,距離搬到這小院之中就要五年了。父母失蹤後,在東方大宅經歷了各種人情冷暖的少年,雖然年僅十四歲,但是已經懂得了太多。東方絕依稀的記得當初走出大宅,別人的冷嘲熱諷還有爺爺眼中的不忍和無奈。

奈何,世家就是這樣。尚武大陸本就是武力爲尊的世界,世家更是如此。本身就是廢體,武道一途不能有太大作爲,註定不會對東方世家有任何貢獻。又加上原本的保護傘,作爲東方世家第一高手的父親,與母親雙雙失蹤。哪怕身爲家主的東方霸天如何疼愛自己的孫兒,也經不住家族中各個派系和長老的刁難,無力迴天,只能把東方絕放在這所無人問津的小院之內。家族中是不會把珍貴的修煉靈藥浪費在一個廢人的身上的。

爺爺還是疼愛我的吧!每年自己生日,老家主總會帶着一些藥材和錢物給自己送來,雖然話不多說,東西送到就走,可也讓東方絕感受到了一絲長輩的疼愛。再加上年紀變大,理解了爺爺的苦衷。逐漸的,由剛被趕出大宅對爺爺的敵視慢慢轉變爲期待爺爺來給自己過生日。

靜兒走的那天,也剛好是我滿十五歲,但願爺爺不會忘記來看我。不過靜兒這丫頭已經四階武將了,天分真的很好,想必與當年自己的父親相比也不遑多讓。

想到父親,東方絕不由攥緊了拳頭,七年了,父母杳無音訊,就好像憑空蒸發了一樣,一絲線索都沒有。

搬進小院第一年的生日,爺爺東方霸天來看自己,看着孫兒纖細的體格,和帶着仇恨,略顯躲閃的目光,問自己,是不是想找尋父母,或者爲父母報仇。自己堅定的給出肯定的答覆。

爺爺告訴東方絕,你的體質實在不適合修煉,唯一的修煉途徑只有煉體,可是單純的肉體最多能修煉到九階武士。因爲哪怕煉體主要靠的是肉體能量,可當晉升武將的時候也需要一絲鬥氣打通全身經脈之後開闢神海,這樣才能讓自身體質再做突破。並且煉體實非常人可以忍受,一定要有大毅力纔能有所成就。不斷的磨練肉體,就像一塊鐵要不停的錘鍊,之後成爲精鐵,再之後成爲鐵精一樣,肉體要經受長期的痛楚。如果不是先天經脈狹窄無法在鬥氣一途有所成就的人是不會選擇煉體的。況且煉體需要大量天地靈藥,或增強體質,或治療修煉時帶來的創傷。如果不是超級世家的直系子弟,也沒有哪個家族捨得這麼浪費資源。最重要的是,多少年來,還未聽說有人煉體可以達到武聖以上。

可東方絕不一樣,經脈的堵塞同樣堵住了他修出鬥氣的希望,很可能最終只能停留在九階武士的關口,孃胎受創更是使其體質孱弱,父母在的時候有大量靈藥還好。搬出大宅之後自己又斷了靈藥,雖然每日刻苦煉體,可是先天的不足和後天資源的匱乏,使自己的收穫與付出相比微乎其微。至今也只是達到五階武者的程度。

不過即使是五階武者也至少給了少年一絲希望。

爸爸,媽媽。我一定會有所作爲,找到你們的。東方絕還顯稚氣的臉上一片堅毅之色。

豁然起身,少年向院中走去,繼續自己的煉體之旅。

兩天在煉體中很快過去了。期間除了每日爲東方絕做飯的老僕人再沒人來過。

今天要送靜兒,會耽誤一些時間,可修煉不能停止。所以比平時還早起了一個時辰的東方絕,在天空開始泛白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晨練。

拎起一桶冷水沖洗掉渾身的汗水,隨意的吃了些東西。東方絕早早的來到了大宅的門口。天色還早,門前的大街上只有零星的路人。

九米高的門房全部由大理石堆砌而成,硃紅色的鐵松木大門彰顯着主人的地位,東方兩個金色的大字高懸於大門頂端。緊閉的大門再次勾起了少年的回憶。兒時的自己因爲不能修煉常常被兄弟姊妹們嘲笑,被叫做廢物。也只有那個小天才東方靜和自己最是親密。雖然東方靜比自己還要小一些,可是每次自己被欺負的時候,總是東方靜挺身而出爲自己出頭。自己被趕到小院之後,也只有東方靜經常送些好吃的給自己,陪自己說說話。曾經,東方絕暗下決心,現在是靜兒保護自己,長大之後,自己也一定要保護靜兒。隨着年齡的增長,慢慢通曉事理的東方絕才知道,當初自己的想法着實有些可笑。身爲天才的東方靜在武道上的修爲可能自己一生也不能夠望其項背。不過實力歸實力,感情是感情。東方絕還是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在武道上越走越遠。

一縱身,太陽公公徹底的從山後面跳了出來。路上的行人也開始多了起來。東方絕再看了一眼緊閉的大門。接近五年了,我從未再踏足這裏。

吱呀···厚重的大門終於打開。一隊穿着統一,渾身散發着彪悍氣息的護衛首先走了出來,開始疏通門前道路上的行人,爲家主和大小姐開路。

緊接着東方霸天和東方靜陪同一青年和一老者走了出來,青年在前,老者在後。後面僕人牽着三頭異獸坐騎。

只見那青年二十出頭,異常俊美,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背後揹着一把大劍,外表看起來好象放蕩不拘,卻舉止的當,眼中不時閃動精光,雖然掩飾的很好, 但看向別人的時候眼中那一閃而過的不屑還是被東方絕看在眼裏。不過這青年絲毫沒有隱藏自己強大的氣息,至少是一位武皇。讓人不由自主第一眼就去看他。

走到大路中間,俊美青年轉身對東方霸天微施一禮。

“東方家主,不必遠送。靜兒此去恐怕會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回來,您老不必掛念,一切都有我武峯。” 無聊,無聊!除了無聊,就沒有什麼可以拿來形容關久久此刻的心情了。

關久久已經在雲霧山莊里足足待了一個月,而這一個月裡面,她除了雲霧山莊,就再也沒有去過別的地方。

就算她再宅,但是以前的生活,她還能進山裡去找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啊,可是如今呢?

雖說君上邪是時不時的帶著她去一些特別的地方,但是每次去,他們倆人就滾上了,別的事情可就真的沒做,每次她正想要好好的欣賞一下那些地方的景色的時候,君上邪便將想著法子的將她壓在身下,等到被他榨乾之後,她還哪有什麼力氣去看什麼景色啊?

只想趕緊的休息一下,哪有機會再去看看那些的景色,只想著趕緊的睡上一覺,恢復體力。

而這雲霧山莊里住著的人雖然不少,但是每個人都不是拿眼睛看人,而是拿頭頂來看人的,這種感覺可不是很好,每次看到那些人,關久久就一點兒都不想跟他們打招呼了。

更不想理會,最多也就禮貌的笑笑。


關久久拿過一邊的日曆,算了算,今天洛冬天正好休息,何不找洛冬天出來逛一下街?

這樣的話,她也不至於太無聊,有了這想法之後,關久久便拿過一邊的手機,直接給洛冬天打了個電話。

約好在老地方見之後,關久久便上樓換了一些比較輕便而且合適逛街的衣服,這才下了樓。

「夫人,您要出去嗎?」阿秋見她提著包下來,便有些好奇。

「我約了好姐妹逛街,如果沒有趕回來,你去接蛋蛋和幻兒,知道了嗎?」

言罷,關久久便往外面走。

「夫人,我陪您一起去吧!」善淵不太放心,這關久久就這麼出去,到時候若是遇上什麼人,直接將她給抓了的話,那麼他也沒有辦法跟君上邪交待。

「正好,你開車送我去那兒,這兒應該不是特別容易打到車。」雲霧山莊算是郊區,而且這裡面住的人,差不多都備有私家車,的士壓根就用不著,所以想在這兒打車,真的沒有那麼容易。

「是!」善淵見此,便馬上讓人進車庫裡將車給開了出來。

「去朝陽區。」善淵應了聲,便發動了車子,而後備箱裡頭,正待著十幾條的黑蛇,這些是竹葉青派出來保護關久久的,此時自是跟著關久久,只是不敢靠得太近罷了。

她到的時候,便見洛冬天穿著長袖,而且還戴著口罩,她便覺得有些奇怪,這女人是小強,怎麼今天這麼奇怪。

「冬天,你怎麼了?」關久久問。

「沒事,前兩天淋了雨,有點兒感冒。」她都吃過葯了,可是怎麼都不見好。

「你打針了嗎?」

「沒有,你又不知道我是小強,這點兒的小病小痛的,吃點兒的葯就行了。」對於自己的身體如何,她還是比較了解,還不至於用得著吃藥打針的。


「走,我們去醫院看看,這感冒可大可小,你一個醫生,怎麼連自己都不會照顧?」


被關久久念了一堆,洛冬天最後還是決定去醫院。 寒暄幾句過後,俊美青年同老者和東方靜飛身躍上異獸坐騎。準備出發。坐騎上的東方靜顯然有些心不在焉,不停的向東方家的人羣張望着。可年少的她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哥哥早已失去了以直系親屬的身份爲他送別的資格了。不停的張望卻始終沒有見到想見的人,東方靜不禁有些氣餒。莫非哥哥忘記今天要給我送行了?

東方世家出動侍衛爲大小姐送行的場面早就引起了路人的圍觀。大量的路人圍在侍衛圍成的通道兩旁。東方絕也在其中。

看着馬上要出發的妹妹不停的四處張望,東方絕頓時有些心急,身體不受控制的全力向前擠了過去。

一股大力傳來,震的少年後退幾步差點坐在地上。

“小子,東方家的侍衛隊你也敢闖,不要命了?”頓時幾名彪悍的侍衛拔出武器把東方絕圍了起來就要動手。東方家的侍衛最低也是一階武士,以東方絕五階武者的肉體修爲還真的沒任何辦法抗衡。眼看少年面臨的就是一通拳打腳踢。

“慢着。”一個魁梧青年走過來適時的制止了侍衛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