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個人。因為之前沒有拜師,所以憑系統看不出端倪,但林鋒憑藉日常蛛絲馬跡也已經鎖定了目標,只不過這次來西陵城,卻一直沒有任何動靜。「挺謹慎的嘛。」林鋒搖頭失笑:「看來是不打算短時間內激活此人,恐怕連這個暗子本身都還不知道自己的使命與任務呢。」

2021 年 1 月 7 日

…………

西陵城中一處普通的宅院內,院落中一株老槐樹下,兩個人相對而坐,一起小酌,但都不曾說話。只是靜靜對飲。

直到壺中只剩殘酒了,其中一人才出聲問道:「先不說玄門之主修為高深,單從此人幾次行事便可看出。他並非魯莽無謀之輩,師兄你埋下的暗子,會不會被他識破?」

他對面那人手持酒杯,輕輕搖晃,將剩下半杯酒一飲而盡后,才淡淡說道:「不會。」

「就算玄門之主將人搜魂查詢記憶,也不會有任何收穫,因為暗子本身根本不知道自身肩負的使命,連我們的存在都不知道。」

「暗子本身。只以為自己是一個再過尋常不過的拜師者。」他放下酒杯,淡淡一笑:「現在時機未至。沒到啟動的時候,即便真要啟動。我也不會與之直接接觸,而是通過暗子的父母遙控影響。」…

最開始說話那人點了點頭:「也就是說,即便下達了什麼指令,那暗子也只會以為是父母的期許和願望,從始至終,甚至都不會知道是在為我們做事?」

對面坐著的人輕輕將身體靠在老槐樹上,顯得非常放鬆:「那是最理想的效果,我們能做的就是,消除各種未知的干擾因素。」

他的目光望向遠方天際,那裡是石氏家族大宅的方向,沉思片刻后,喃喃自語:「虛空陰陽鍾和太上破陣鼓齊出,這樣的陣仗,只有昔年兩界戰爭時才有過啊……」

…………

一夜之後,第二日凌晨,林鋒便帶著石天昊再次來到大秦皇朝的皇宮內苑。

依照約定,秦帝石羽將允許石天昊提前進入天龍古域踩點熟悉環境。

畢竟,重瞳者石天毅曾經在這裡修練一年之久,對裡面的環境變化和靈氣流動非常熟悉,龍斗場並非單獨存在,而是在天龍古域中劃定了一個範圍。

在這個範圍內,地貌環境變化與天龍古域大環境是非常相似的。

之前蕭焱與陶夭夭在玉京山頂一戰,是由流光劍尊設下劍界作為戰鬥場地,蕭焱有言,玄門天宗弟子在玉京山上,更容易駕馭周圍靈氣,並非虛言。

同樣道理,石天昊進入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而石天毅卻曾經在此修練,便等於在無形中佔了主場之利。

強者相爭,一點細微差別,就有可能決定最終勝負,石天昊雖然有信心戰勝石天毅,但他自然不會介意讓自己的勝算更大一些,到時候勝得更輕鬆一些。

雖然時間有限,但也足夠起很大作用。

昨天晚宴時,雙方便已經說定此事,所以秦帝石羽如約打開天龍古域的入口,讓石天昊進入。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裡,石天昊都將在裡面渡過,靜待決戰之日到來。

目送石天昊進入天龍古域后,林鋒轉過頭來,平靜看向秦帝石羽:「不知道友這邊準備的如何了?」

石羽自龍椅上站了起來,威嚴低沉的聲音在皇宮大殿內迴響:「林宗主,請。」

金光閃過,兩人面前景象變遷,林鋒靜立不動,任由石羽的法力帶自己前往目的地。

黑暗的虛空中,隱約有五色彩光射出,彩光之內,可見真龍遨遊,龍威驚天。

白、青、黑、赤、黃五色彩光中,似乎有一條長長的光影,看不真切。

這是林鋒第二次見到此寶了,但還是感到震撼,那不可逾越,堅不可摧,鎮壓諸天萬界,氣運不滅的至尊氣息,足以令任何人為之側目。

造化級數的法寶!

唯有造化級數的法寶,才能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意境,哪怕此寶仍然處於未完成狀態,也仍然懾人心魄,勝過世間絕大多數強*寶。

這樣的寶物,不是尋常大乘、化生、孕靈級數法寶可以媲美的。

光影漸漸散盡,越來越清晰,時至今日,林鋒終於徹底看清了這件超級法寶的真面目。

那赫然是一條長度難以計量,縱橫百十萬里的城牆,兩端深入虛空中,望不到盡頭,立在哪裡,彷彿真龍盤踞,視覺感官上讓人極為震撼。

林鋒想起自己前世的萬里長城,但地球上的地域幅員,完全無法和天元大世界相比,自己眼前這道城牆,怕是可以稱之為百萬里長城了。

這樣的長度,完全超乎尋常人想象,幾乎已經不能用一般意義上的「長短」來描述了,因為找不到合適的東西來類比,使得這個長度變得極為抽象。

「這就是,不朽龍城?」林鋒目光微微閃動,在上次見過之後,雖然不像現在這樣看得如此真切,但林鋒心中也大概有數,查詢系統后,找到了一個最可能的目標。

不朽龍城,太古紀元,第一位人族聖皇,始皇祭煉的造化級數法寶!


太古年代,妖族統御諸天,是人族的黑暗歲月,正是自始皇起,人族終於崛起,踏上反抗妖族的道路。

不朽龍城,便凝鍊了始皇的宏願意志,我身不朽,當抵禦妖族暴行,守護人族同胞直到永恆,不受欺凌壓迫!

可惜,隨著始皇在與妖族抗爭過程中隕落,不朽龍城也未能盡全功,雖然是造化級數法寶的根底,卻沒能徹底祭煉成功,甚至隨著始皇身隕,而湮滅無蹤。

直到上萬年前,大秦皇朝開國帝君,將此寶發掘出來,再得到天龍古域和其他機緣相助,最終奠定大秦皇朝的千秋基業。

自大秦立國以來,便投入海量資源,希望可以將此寶徹底祭煉成功,只是此寶也堪稱多災多難,一直沒能祭煉完成,在最近一次人族與妖族的兩界戰爭中,更是遭到了嚴重損毀。

如今經過數千年準備,不朽龍城終於再次被修復,同時已經漸漸趨於完美,只差最後畫龍點睛的一筆。


而這也正是秦帝石羽要請林鋒幫忙的原因。

林鋒平靜的看著不朽龍城,也不說多餘廢話,手指輕點自己眉心,額頭處頓時出現一個黑白相印,陰陽交融的太極圖紋,自太極圖紋中,道道清光發出,一股無比凶戾的氣息噴薄而出。

幾乎只是接觸到這股氣息的瞬間,不朽龍城就嗡的一聲響,彷彿無盡長度的城牆齊齊一震,不朽不壞,永恆守護的力量已經立刻瀰漫開來,與清光針鋒相對。

感受到不朽龍城的氣息,林鋒額頭太極圖紋中涌動的清光,越發暴虐狂躁,彷彿一頭毀天滅地的魔神蘇醒過來,發出震天狂吼。 林鋒額頭處黑白交融的太極圖紋不停轉動,萬丈幽冷清光噴薄而出,將半邊黑暗虛空都映照成糝人的青色。

「道友,你若準備好了,本座這便動手了。」林鋒淡淡說道。

秦帝石羽深吸口氣,不發一言,自身心神同不朽龍城相合,不朽龍城的力量氣息越發磅礴。

林鋒額頭的太極圖生出清光,清光里一隻巨大的劍匣從中湧現。

劍匣打開,頓時從裡面傳來無比凶戾的氣息,彷彿要摧毀滅絕天地造化。

一柄巨劍自劍匣中緩緩升起,林鋒二話不說,伸手抓住劍柄,便將戾氣驚人的誅天劍拔了出來。

此刻的誅天劍,有超過一半以上的劍刃,已經被磨礪出來,劍光流轉,劍刃彷彿透明一般。

劍刃後半截雖然仍銹跡斑斑,但僅僅是誅天劍現在表現出來的威勢,已經足夠恐怖。

林鋒掌控誅天劍,隨手一揮,萬丈清光驟然收攏,只剩下一道璀璨至極的光華,彷彿流星劃過虛空。

但此道光華亮起,世間一切失去顏色,陷入無邊黑暗,如同毀滅的深淵。劍光所過之處,萬物寂滅!

不朽龍城面對這毀天滅地的一劍,不閃不避,只是激發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百萬里長的城牆上,亮起道道光彩,光彩中有無數人影,肩並肩,立於城頭,眾志成城,共同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與毀滅。

不屈服,不讓步。不畏懼,只為守護身後的一切。哪怕自身死傷殆盡,也絕不低頭!

難以計數的勇士立於不朽龍城城頭。齊齊發出一聲吶喊,聲震諸天。

這一聲大喝,彷彿讓世界重回無盡歲月以前,那個黑暗中誕生希望,人族不屈崛起的太古紀元。

那是一種眾志成城,匯聚成人道大勢,變革天地的強大力量意境。

不屈服,奮起,勇者無畏。團結一心,守護同胞!

這是傳承了千萬年,人類共有的崇高力量意志,在這一刻被激發出來,共同面對毀天滅地的災難。

在不朽龍城下方,還有無數真龍光影盤踞,彷彿也被這人族震動天地改變歷史的吶喊所震撼,臣服於城牆之下,心甘情願拱衛擁護。誅天劍的劍光同不朽龍城的力量對轟在一起。頓時整方天地都被攪成一團混沌,一切靈氣物質全部湮滅。

空間彷彿被一條無形的力量分為兩個不同世界,以不朽龍城為分界線,靠近誅天劍的一邊。虛無一片全是混沌,而在另外一邊,卻還保持原樣。不受絲毫影響。


雙方力量陷入拉鋸之中,僵持不下。誰也奈何不得對方。

就在這個過程中,誅天劍劍刃上的銹跡。赫然在大片脫落!

而不朽龍城上,城牆的最前端,直面誅天劍鋒芒的第一線位置上,也有一個人影在漸漸凝聚。

光影漸漸化為一個人像,衣著不華貴,甚至簡樸原始,貌不驚人,看起來很平凡,身材不高大,充其量只能算中等。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充滿了威嚴與肅穆,令人心生敬畏,不自覺的被其折服,想要跟隨在其身後。

林鋒明白那就是始皇英靈,太古年代,人族誕生的第一位人皇。

始皇英靈出現后,卻並沒有太多動作,只是雙臂平伸向天。

這時,林鋒突然感覺彷彿整個宇宙一起震動了一下,那種感覺玄而又玄,修為不到,根本無法察覺。

彷彿是天地大道,為之震動。

隨著這一下震動,始皇英靈突然消失不見,而不朽龍城則光芒大放。

看著那光芒,林鋒微微眯縫起自己的眼睛,他感覺自身意志在那光芒照射下,彷彿都變得凝滯。

「永恆光輝,不朽神芒……」林鋒細細體會著光芒中的力量:「永恆,時間的極致,天地都會寂滅,誰又能真的達到永恆?可是沐浴這永恆光輝,卻彷彿真的把握住了時間永恆的奧秘,那長的不能再長,永遠沒有盡頭的玄妙力量意境。」

在永恆光輝的照耀下,便是誅天劍的劍光也無法越雷池一步。

誅天劍的力量越發凶戾,劍光彷彿海浪一樣轟擊在不朽龍城上,而不朽龍城則像海水中的礁石,任由海浪拍打淹沒,浪花退去,礁石依然聳立不動。

林鋒臉上反而露出淡淡笑容:「永恆光輝照耀下,凡受不朽龍城庇護者,不朽不壞,永不被毀滅,縱使天地傾頹,亦居自在永恆?」

即便力量足夠將之摧毀,但東西卻彷彿永遠停留在完好的那一刻時間與世界中,不會有絲毫變化。

除非能破去永恆光輝,否則任何力量都無法撼動不朽龍城。

「恭喜道友,此寶其他能力暫且不論,單說防禦力,可稱神州浩土第一!」林鋒微微一笑,停止了攻擊,收回了誅天劍。

這柄蓋世凶劍在他手中不停震動,似乎頗為不甘。

秦帝石羽的身影出現在了不朽龍城旁邊,輕撫城牆,饒是以他的定力,手指也微微有些顫抖。

上萬年以來,大秦皇朝一直都夢想可以將不朽龍城徹底祭煉成功,幾代帝皇付出無數心血,如今終於在他手上完成。

同時,大秦皇朝也終於真正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造化級數法寶,不是受損的,不是未完成品,而是真正的造化之寶,橫亘諸天,撕裂苦海指向彼岸。

不過石羽很快恢復平靜,反倒深深看了林鋒一眼。

他的目光落在林鋒倒持的誅天劍上,此刻的誅天劍劍刃,有三分之二已經磨礪完畢,晃動的劍光充滿了凶性戾氣,還剩下最後靠近劍柄處的三分之一部分,仍然銹跡斑斑。

作為不朽龍城現任掌控者的石羽心神與這件造化級數法寶完全相連,他可以清楚感應到,不朽龍城雖然成功擋住林鋒的誅天劍鋒芒,但必須動用永恆光輝的大道神通才行。

永恆光輝是不朽龍城的至高力量,不激發永恆光輝,在越來越強的誅天劍攻擊下,不朽龍城方才其實已經有些搖搖欲墜了。

直到後來終於祭煉成功,激發永恆光輝,這才硬生生擋住了誅天劍。

但只要一想到林鋒的誅天劍其實只磨礪出三分之二,石羽就心中微微發沉。

如果誅天劍也像此刻的不朽龍城一樣徹底完工,到了那時候,不朽龍城還擋不擋得住誅天劍?

石羽為帝數千年,頭一次感到自己對一件事,不敢繼續往深里想下去。

他定了定神,平靜說道:「單論防禦,朕亦有自信,不朽龍城可稱天元第一,不過卻不是唯一,太虛觀的昊天鏡公認諸天第一至寶,攻守兼備,妙用無方。」

「朕雖然相信不朽龍城的防禦力,但比之昊天鏡誰強誰弱,卻不好判定。」

林鋒點了點頭,石羽的判斷是老成持重之言,並非對自身不自信。

雖然大秦皇朝徹底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造化級數法寶,但林鋒對此並不介意,大秦皇朝目前同玄門天宗之間的關係相當和睦,即便有衝突,也很遙遠。

他這次出手幫忙,對自身也有很大裨益,對於永恆光輝的力量意境,同樣有所參悟。

當然更重要的是,誅天劍成功再進一步。

別說石羽了,他也現在也極為期待誅天劍徹底完工的那一天。

林鋒將誅天劍送回劍匣,正準備重新封存,卻見誅天劍竟然出了新的變化。

劍匣表面,延伸出幾十條銀亮的鎖鏈,在空氣中交織飛舞。

一個人影在空氣緩緩凝結,化為一個少女,銀亮鎖鏈全部纏繞到了她的身上,瞬間繃緊,將巨大的劍匣固定在少女背上。

不過這一次劍匣的體型自動縮小,雖然相較於少女的身高來說仍很巨大,但總算不再是螞蟻背山一樣,比例完全失調。

這少女正是之前林鋒在玄天宙光洞天中見過,背著劍匣繞著玄天寶樹行走之人。

「果然,她的模樣又大了一些……」林鋒心中說道,就見眼前背負劍匣的少女,模樣已經變成了十七、八歲大小,眉目之間完全長開了,身材也高了不少。

她身體挺得筆直,整個人都彷彿一柄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

就算背著一個巨大的劍匣,也給人一種直破雲天,要上斬青冥的感覺,氣勢逼人。

少女看上去容顏其實極為秀麗,但面無表情,神色漠然,看上去就像個冰冷精緻的人偶。

林鋒注意到,她的髮絲之間,竟然變得半黑半白,但白髮不顯虛弱衰老之象,與黑髮摻雜在一起,反而有種混沌未明,鴻蒙未開的意境。

少女自現僧后,便背著劍匣站到了林鋒身後,一言不發,但很明顯表示了自己唯林鋒之命是從的意思。

這一點引起了林鋒的注意,因為根據以往的經驗,誅天劍的劍靈對任何外界接觸都是毫無反應的,包括煉化了它的林鋒在內。

此劍給予外界唯一的回應就是毀滅與誅殺。

「隨著法寶祭煉越發成熟,法寶元靈也終於有了變化嗎?」。林鋒心道。

石羽也靜靜注視著這背劍少女,目光沉靜中隱隱帶有探究之色。

林鋒乾咳一聲:「這是本座劍侍,名字是……玄璃。」



。,575.林鋒的劍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