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個‘七九’到底是什麼意思?不管是79頁還是日記第79天都看不出問題啊?可爲什麼又要用紅筆特意寫出來?”吳鷹拿着日記本翻了好幾遍,根本找不出奇怪的地方。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會不會不是日記本上的內容?”程輝沉吟片刻,忽然開口。

“翻一下第63頁和第63天的內容。”一直沉默不語的李左奇突然開口道。

話音剛落,吳鷹也不問爲什麼,直接將日記本翻到了63頁。

四人看了片刻之後都搖搖頭,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線索,等到吳鷹翻到日記第63天的時候,一個奇怪的現象引起了大家注意。

列國錄之一生一遇 “日記第六十三天星期四天氣晴

屋裏總感覺有點怪怪的,虎子也經常玩失蹤,好像有什麼事情瞞着我一樣,房間衣櫃裏似乎藏了一個怪物晚上老是傳出聲音,我好害怕快要堅持不住了,怎樣做才能逃離這個鬼地方。……”

吸引四人注意力的不是裏面的內容,而是日記的後半部分被撕掉了,也不知寫了些什麼。

“看看64天的內容,看看能不能推測一下。”李左奇看了看日記內容,也是一頭霧水。

“日記第六十四天星期五天氣陰

今天好開心,媽媽居然來看我了,還帶了好多好吃的東西,不過好討厭她的語氣,搞得我真的有精神病一樣,對了,……”

“日記上記的東西很是平常,一直到第92天小薇才精神分裂殺了一名護士,推測不出第63天后面寫了什麼。”吳鷹瞄了幾眼第64天后的內容又往後翻了幾頁。

“也許丟失的部分藏到了別墅的某個地方也說不定。”許川站起身子伸了伸懶腰,“有點累,我先去睡了。”

程輝感覺腳上被踢了一下,稍稍瞥了一下,原來是許川。

“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有點想睡了,我們先回房吧。”程輝說完還打了一個哈欠。

“哎,你們倆不會是想把我鎖在屋外吧。”李左奇立即站起身子,“老鷹,有些對不住啊,等會就麻煩你把日記送給子燕隊長了。”

吳鷹似乎還想多研究研究日記,對着許川三人擺擺手道:“沒事,你們先睡吧,我等會拿下去就行了。”

許川三人得到吳鷹答覆後很快離開了書房,將吳鷹獨自一人留在了這裏。

“唉,才九點半就睡覺了,也不知這三人怎麼想的。”吳鷹腦子裏閃過一個念頭。

“也許是下午太累了吧?”在腦子裏腦補了原因後,吳鷹繼續專心地研究日記。

“有想法?說說看。”程輝在走進房間後便看向許川。

“日記本的看法倒沒有,不過倒是有今晚做大事的想法。”許川直接躺在牀上,攤開雙手,很是享受大牀帶來的柔軟。

“強行破門而入?”程輝試探性地說道。

“怎麼可能?”李左奇搖了搖腦袋,“動動你的腦子。”

“難道是用鐵絲打開。”程輝腦補了李左奇拿着鐵絲往鎖眼鼓搗兩下把門打開的畫面。

李左奇看着程輝的眼神帶上了一絲迷惑,“難道你沒想到用鑰匙嗎?”

“鑰匙?”程輝更加迷惑了。

“別忘了我們的鑰匙哪裏來的?歐陽集美可是把藏鑰匙的地點告訴了我們。”許川已經脫好了鞋子躺好,還是忍不住提醒程輝一句。

把話說到這個地步,程輝也瞬間明白過來了。

今早上歐陽集美拿鑰匙給他們的時候,便是從儲物室的一個黑盒子裏的那一大串鑰匙裏取的,歐陽老先生的房間鑰匙,有很大的機率藏在裏面。

“所以現在我們是……睡覺?”程輝看着已經閉上眼睛的許川和正在脫鞋的李左奇說道。

“你覺得自己精力充沛的話可以考慮爲我們守夜。”李左奇丟下一句,也舒服地躺在了牀上。

“那怎麼行!”程輝嘀咕一句,也坐在牀上把鞋子脫了下來。 一樓客廳,之前發生的小事故還沒有到立即驚動吳鷹一組人的地步,在得到歐陽集美的解釋後,四位住戶也裝出不大放在心上的模樣。

徐子燕看着牆上的時鐘指針轉到了十點,才慢慢站起身子。

“差點忘了自己沒洗澡。”徐子燕撂下一句便往二樓走去,又忽然想起了什麼,回過頭看着歐陽集美說道,“集美姐,您打算什麼時候洗澡啊?”

“你們先洗吧,我不急的。”歐陽集美擺擺手。

“謝謝集美姐!子燕姐,等等我,我和你一起上去。”陳曉連忙放下手裏的雜誌,跟上了徐子燕。

半小時後,洗好澡的兩女走到了樓梯口,衝着下方的全和宇,朱新宏喊道:“你們快上來洗澡吧,我們在書房。”

剛剛兩女洗好便走到書房見了吳鷹一面,將日記本拿到了手裏。

“走吧。”全和宇放下手裏的雜誌,對身旁的朱新宏說道,“我先到書房看看,你洗好過來就行了。”

朱新宏答應一聲,接着兩人一起走上了二樓,此時的客廳,只剩下歐陽集美一人。

別墅裏的浴室很是豪華,先不說裝飾,單單架子上的洗浴用品便讓人眼花繚亂,正對着門口的一大塊鏡子也給人一種大氣之感,整個浴室也被一堵牆給分開,浴缸正放在另一邊。

朱新宏隨意選了兩瓶便睡到了浴缸裏,但沒過一會,正享受着熱水浴的他耳旁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

“咚咚咚。”一連串清脆的敲擊聲傳入他的耳裏。

朱新宏連忙睜開雙眼,坐了起來想要仔細聽的時候卻發現聲音陡然消失。

“我聽錯了?”朱新宏納悶道,隨即將這個問題拋之腦後。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剛剛閉上雙眼沒多久,那陣熟悉的敲擊聲又傳入了他的耳中。

“不是幻聽!”朱新宏立即站起身子,隨手扯了張浴巾將自己裹着,手裏拿着衣服便向外衝去。

剛剛離開浴室門的他居然又聽到了這個聲音,看着書房只離自己十米,忍耐不住好奇心的朱新宏悄悄地把頭伸到了門邊。

“一眼,就看一眼,我就不信你能把我怎麼樣。”懷揣着這麼一種心思,朱新宏把頭伸了過去。

兩秒中後,走廊傳來了一聲尖叫。

“啊!鬼……鬼啊!”最先反應過來的自然是離他最近的書房裏的三名住戶。

幾乎是瞬間,三名住戶便衝到了門口,看到了癱軟在地上還不斷往後退的朱新宏。

朱新宏的慘叫將別墅所有的人都驚動了,就連睡着了的許川三人也在半分鐘內走出了房間。

“怎麼了?”程輝擠進了進去,看到了臉色蒼白的朱新宏。

“沒……沒事,老朱他剛剛滑了一跤,正喊疼呢!”全和宇把朱新宏扶了起來。

“那我好像聽到他叫了聲什麼?聽起來很害怕的樣子?”歐陽致遠臉上露出了一絲困惑,剛剛半夢半醒的他沒有聽清朱新宏大叫的內容。

“我……我這個人膽子小,所以……所以剛摔倒的時候被嚇住了,聲音聽起來纔有點恐慌。”有這麼多人在身邊,朱新宏也不再那麼害怕,在心裏思索了一會,配合全和宇找了個藉口。

歐陽致遠得到解釋也沒有繼續糾結,轉過身便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歐陽集美也沒說什麼,越過幾人走進浴室仔細看了一會後便退了出來。

“既然沒事那就早點休息吧!”歐陽集美丟下一句便要離開。

“集美姐,這裏地很滑等會你去另一個浴室洗安全一點。”徐子燕衝着歐陽集美提醒道,也不知她聽沒聽見。

“你們先回去睡覺吧!有什麼情況明早再通知你們。”徐子燕衝着許川三人說道。

三人想了一會,也覺得沒有必要繼續留下,一句話沒說,又跑回了房間裏。

“怎麼看?”程輝剛剛把門關好便詢問李左奇。

“有個鬼的看法?人家明早自然會告訴我們,睡覺!”李左奇白了程輝一眼。

“那今晚的計劃?”許川用手做了一個開鎖的動作。

“不去了,發生這麼一檔子事,那兩姐弟肯定會有所警惕,現在還早,沒有必要急。”李左奇將鞋子脫下,躺到牀上緩緩說道。

聽了李左奇的話,兩人自然閉上了嘴巴,不再多想。

“人都走了?”徐子燕看着吳鷹扶着換好衣服的朱新宏說道。

只見吳鷹做了一個“OK”的手勢,表示沒人。全和宇也在兩人進來後輕輕地關起了書房的門。

等待朱新宏坐好之後,徐子燕便迫不及待地開口:“你剛剛經歷了什麼?”

朱新宏深深吸入一口氣,緩緩地說道:“我在泡浴缸的時候便聽到了外邊‘咚咚咚’的聲音,很清脆……當我把頭伸進門裏的時候,便看到了鬼。”

朱新宏終於說到了關鍵之處,似乎是回憶起了剛剛的恐怖畫面,手情不自禁地顫抖着。

“那個鬼你們見過的,就是那位死去的歐陽老先生,它當時就站在鏡子裏不停地往外敲着,一下又一下,最恐怖的是,它脖子以上居然空蕩蕩的。”

“等會等會,沒有腦袋你怎麼認出是老歐陽的?”全和宇伸手做了個暫停的動作,表示不理解。

“你們不會想知道的,當時它的頭便被它捧在手裏,放在胸前,衝着我動了動嘴巴,我當時也不知在想些什麼,對着嘴型便情不自禁地輕聲唸了出來:‘你們都會死得很慘……’”

朱新宏說完這些後釋放了不少,臉色也沒有之前那麼難看了。

雖說朱新宏的敘述很是簡單,但住戶們腦補的畫面卻是越來越恐怖,陳曉甚至想到了下一秒鬼就撲了過來,把自己的腦袋狠狠拽下安到了鬼的脖子上……

氣氛頓時有些詭異,保持了大概一分多鐘,徐子燕率先開口:“好吧,這次經歷也不算沒有成果,至少讓我們知道了別墅裏的鬼是誰,好了,接下來我們看看這本日記吧。”

徐子燕說的倒是輕巧,但恐怖的氣氛在書房還是不斷增長,半個小時不到,三個大男人便一同離開了書房回到房間睡覺了。

“唉~”徐子燕搖搖頭,在日記的頁數上做了一個標記後便關起了書,“陳曉,我們也早點休息吧!”

時間11點整,住戶們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等待着第二天的到來。 不過朱新宏的神情似乎很是疲倦,可能是昨晚沒休息好的緣故,吃飽早飯後,許川三人衝歐陽集美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別墅。

三人的目的地正是歐陽集美所說的那片園林。

時間還算充沛,三人先是在海岸邊轉了一圈,果然發現了一艘遊艇,不過三人只是逗留片刻便離開了。

即使遊艇沒壞也沒人知道如何駕駛,也就不在遊艇上浪費時間了。

“這個方向應該能穿過園林回到別墅吧?”程輝伸手遮住陽光,指着前方的小徑說道。

“是了。”李左奇將手裏的長棍對着空氣揮擊幾下,帶頭走了上去。

木棍是在海邊隨手撿的,也不知是什麼材質,李左奇試了試還挺結實便拿在了手裏。

小徑是用石頭一塊塊鋪就而成,三人拐過了好幾個彎,便聽到前方有人說話。

停下腳步仔細一聽,居然是吳鷹,全和宇和徐子燕三人。

許川剛想走過去打個招呼卻被李左奇拉住,看着李左奇搖頭的模樣許川也放棄了匯合的想法。

“這邊。”程輝閃身進了通道,衝着身後的兩人說道。

園林的構建很是奇特,平地之上種植的都是些叫不上名字的植物,也許是沒人管理,這些植物很快就長到了兩米多高,很好的掩飾了三人的行蹤。

在植物的周圍還堆放着許多的石像,都是些動物或人,估計是拿來裝飾的,沒有特別的含義。

三人走出不遠,後方便傳來了一個驚呼。

“快過來!這有具屍體。”

“走,去看看!”李左奇立即轉過身子,向着聲音來源快步前進。

三分鐘不到,一個看起來很是破舊的木屋映入三人眼前,透過木屋窗戶,很明顯能看到裏面還站着兩個人。

三人趕過去,走進木屋往裏一瞧,只見徐子燕正蹲在地下,認真的地觀察着躺在地上的屍體。

屍體還沒有徹底腐爛,還能從上面辨別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譬如死者年齡很大,脖子上的掐痕清楚地表示死者是窒息而死,身上穿的衣服和別墅房間衣櫃裏的衣服是同款,似乎預示着死者和別墅有某種關係。

徐子燕大膽地將手摸進了屍體上衣和褲子上的口袋,居然給她翻出了一張字條。

字條只有一串數字:43695213。

單單看根本看不出有什麼特殊之處。

字條傳閱一遍後又回到了徐子燕手中,只見她小心地把字條摺疊好收進口袋,看着許川三人開口說道:“什麼時候來的,有什麼發現?”

“剛剛來的,還沒怎麼找就聽到了你的聲音,便立即跑了過來。”李左奇說完卻發現徐子燕面露疑色,便開口又補充了一句,“我們之所以那麼遲纔來是因爲剛剛去了一趟海邊,看了看那艘壞了的遊艇。”

李左奇解釋完後,徐子燕點了點頭,站起身子說道,“走吧,再繼續逛逛,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發現。”

徐子燕說完,衆人便陸陸續續地退了出去。

李左奇打了個招呼,便拉着許川和程輝離開了,方向正是之前沒有探索完的那片區域。

園林雖然很大,但還是架不住6人的地毯式搜索,不到一個小時,衆人又聚集在了一起。

看着大家沉默寡言的模樣,徐子燕便知道是沒有什麼收穫了。

望了望頭上的太陽,徐子燕緩緩開口:“快到中午了,我們先回去吧!”

氣溫酷熱,剩下的五人自然沒有什麼其他想法,只想趕快趕回別墅好好休息,甚至萌生了回去遊一下午泳的念頭。

別墅內,朱新宏和陳曉百無聊賴地坐在客廳翻着雜誌。因爲朱新宏狀態不大好,所以徐子燕讓陳曉留下來陪陪他。

朱新宏也充分地利用了這段時間小睡了一會,感覺不大那麼勞累後才翻起了雜誌。

“昨晚上你什麼情況啊? 重生異能女 是不是沒睡好。”陳曉合起雜誌,問了面前人一個她困惑了許久的問題。

“唔。”朱新宏沉默一會,然後講述起昨晚上的經歷:“昨晚回到房間,心裏還是有點後怕,雖然耽擱了那麼一個小時,但也不至於那麼勞累。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時候,那個敲擊玻璃的清脆聲音居然詭異地出現了,嚇得我連忙打開了燈,叫醒了睡着了的全和宇和吳鷹,奇怪的是,他們居然說自己根本沒聽到奇怪的聲音……我也不知道自己多晚才睡,整個人都快被折磨得瘋了。”

總裁舊愛惹新婚 朱新宏說這些話的時候似乎很害怕,整個人都有點顫抖。

陳曉沒有回答,也無法做出回答,畢竟這種事情自己沒有親身經歷,自然不知道其中的恐怖。

客廳又恢復了之前的寧靜,直到一個人的到來。

“噠噠。”腳步聲從樓梯傳來,排除正在別墅後院打掃衛生的歐陽集美和離開別墅的六名住戶,那麼就只剩下一個人了。

朱新宏和陳曉擡頭看了一眼,果然,來人正是歐陽致遠。

歐陽致遠的腳步有些匆忙突然走出別墅又突然走了回來。

“你們其他的同伴呢?”歐陽致遠走過來詢問道。

“似乎很早就離開了呢!”陳曉回答道。

歐陽致遠站在原地,像是在思索着什麼,然後走近朱新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我需要你的幫助!”

朱新宏一臉懵逼,但身體還是沒有抗拒,跟着歐陽致遠來到了二樓。

陳曉看着兩人離去的身影,想要跟上去,但想了一會還是放棄了。

朱新宏被歐陽致遠拉進了一個房間裏,看着房間內奇怪的佈局朱新宏疑惑了一下,退了兩步看了看位置。

“這是……你父親的房間?”朱新宏有點不大確定地說道。

“嗯,別管這個,來,幫我擡一下上面的東西,我拿一下這個盒子。”歐陽致遠蹲下身子,把手放到了一個黑色的盒子上,而盒子的上面,正堆積着厚厚的書籍。

“把這些書搬下來不就行了?怎麼還要人幫忙?”朱新宏有些莫名奇妙,但還是將書一本本拿了下來。

“好了!”歐陽致遠很是激動,將黑色盒子緊緊抱住,瞬間就逃走了。 “喂……”朱新宏想開口叫住歐陽致遠,卻發現這個人早已跑進了自己屋子。

沒辦法,可憐的朱新宏只好一個人將書籍放好。當他將所有痕跡抹去,正想關門離去的時候,心裏忽然想到一個注意。

只見朱新宏返回書堆,將一本書撕下一頁,然後把鎖鎖住,利用紙張和門的摩擦製造出一副門被關上的假象。

朱新宏剛剛把這件事做好便看到歐陽致遠的房門忽然打開,臉上有點難看的他走到了朱新宏身旁。

“門你鎖好了?”歐陽致遠想要推門而入卻發現房門緊閉。

“對了,你下去注意一下我的那個姐姐,我進去拿點東西,還有這件事不要說給她聽。”歐陽致遠說完便掏出了鑰匙。

“不……不要!”朱新宏神經頓時緊張起來,如果被歐陽致遠發現門被做了手腳,他一定會認爲朱新宏想要進去盜竊,到時就說不清了。

萬幸的是,樓下傳來了歐陽集美的聲音。

“咦,剛剛和你在一起的那個男的呢?怎麼不見了?”歐陽集美衝着陳曉說了一聲。

“哈?”陳曉想了一會,說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集美姐,您在說朱新宏是吧?剛剛他好像上去了,似乎是要上廁所。”

“嗯,那我上去看看,順便洗個澡,外面真是太熱了,流了我滿身汗水,也不知那幾個到島上游玩的是怎麼想的?”歐陽集美說了一堆,開始向二樓走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