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丫頭有幾斤幾兩,他還不知道嗎?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齊家那是什麼人物?他們哪裡得罪得起?

要是齊老真有個三長兩短,他們全家人都得給齊老陪葬!

「這個死丫頭,是要害死我嗎??」盛永年大怒,「她要是回來,我非得打斷她的腿不可!」

盛羽西委曲求全地說:「我一直在勸姐姐不要逞強,她偏偏不聽我的,還罵我多管閑事。不過還好,我說盡了好話才把胡神醫留下來,估計明天齊家就會去請胡神醫了。」 盛永年聽了,連連讚賞道:「還是羽西聰明能幹!好好款待胡神醫,錢儘管的花,可千萬不要怠慢了他。」

盛雪落是由齊木蘭親自給送出齊家的。

齊木蘭為人直爽,覺得盛雪落很對她的胃口。

盛雪落也很欣賞齊木蘭,她前世因為盛羽西到處散播她是情婦的傳聞,導致她的名聲很壞,身邊連一個可以說話的朋友都沒有。

「雪落,所以你現在是休學了?」齊木蘭微微有些驚訝地問。

盛雪落苦笑,她剛上大一,便遇到了孟星寒,被他強取豪奪,連學業也沒有辦法繼續,只能暫時休學。

齊木蘭豪氣地說:「這不算什麼事,你要是想繼續讀書,我回頭讓我爸爸去打個招呼就行了。」

她又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睛亮晶晶的,「要不你也到聯合大學來讀書吧,我現在就在聯合大學讀大一,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盛雪落有些心動,她前世就是因為只有個高中學歷,而在人前抬不起頭來。

這一世,她必須要讀大學!

盛雪落感動:「好,那到時候還需要你幫忙了。」

齊木蘭擺擺手:「你跟我客氣什麼,你要是治好了我爺爺,我們全家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呢!」

盛雪落婉拒了齊木蘭派司機送她,她很快就找到了她來時坐的車。

上了車,不一會兒竟然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

雨幕落在車窗上,氤氳起一層薄霧,盛雪落坐在後排看著前面來回掃動的雨刮器,她閉上了眼睛打盹兒,不一會兒竟然就睡著了。

她給齊老施針,耗費了不少力氣。

等到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她聞到了一股清冽的味道,那是深深印刻在她靈魂深處的味道。

盛雪落一個激靈,下意識就要坐起來,腦袋卻不小心撞到了車頂上,疼得她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一隻修長的大手輕輕揉著她的腦袋,盛雪落抬起頭,觸及到一雙淡墨色的眼眸,一張帥得天怒人怨的俊臉出現在她眼前。

盛雪落下意識驚呼,腦袋又沖著車頂撞去,被孟星寒按住她的肩頭,「小心點,別又撞到了。」

他的語氣有些無奈,大手護住她的頭頂。

盛雪落定睛一看,才發現這是孟星寒的專屬座駕,自己坐在孟星寒的車上。

孟星寒專程來齊家接她,她居然在車上睡著了。

他輕手輕腳的把她抱下車,她居然也沒醒,還在他懷裡拱了拱,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繼續呼呼大睡。

孟星寒一向無情的薄唇微微勾起,將她抱在懷裡。

她睡了半個小時,他就看了她半個小時。

盛雪落氣得馬上衝進腦海,和天機石溝通,「你搞毛,孟星寒來了你居然不叫我?」

天機石一臉懵逼:「我叫你幹嘛?」

盛雪落咬牙:「萬一來的不是孟星寒,是壞人,把我砍死了,你也不叫我?」

天機石攤手:「你要是那麼蠢,我又有什麼辦法?」

盛雪落吸氣,再吸氣!

算了,她幹嘛和一塊平淡無奇的石頭計較?

天機石瞬間炸毛:你才平淡無奇!你全家都平淡無奇!

額頭被人給敲了一下,盛雪落回過神來。

孟星寒深邃的眼神炙熱地盯著她,「你求我半天,跑到這裡來,把自己弄成這樣?」

盛雪落一個激靈,想起來自己出門前可是保證了好幾遍,說絕對會吃好玩好,絕對不會讓自己有什麼事的。

可眼下,她居然累得在車上睡著了,還被孟星寒給抓個正著……

盛雪落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轉個不停,腦子一抽,張嘴就說:「還不是怪你!讓人家昨晚累得腰酸背痛,這才不小心睡著了嗎??」

前面開車的司機,手裡一個激靈,差點把方向盤給甩出去。

孟星寒淡淡地從後視鏡里掃了被嚇哭的司機一眼。

司機內心淚流滿面:我去去去去,我也沒想到雪落小姐這麼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副駕駛位置上的霧影面無表情地按了個開關,一道擋板緩緩升起,把後排給隔開了。

盛雪落伸出爾康手:等等!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這回還真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她其實是想說,昨晚她為了能讓孟星寒同意自己今天來齊家,陪著孟星寒下了半宿的棋,才會搞得她腰酸背痛!!

你們不要自己腦補太多好不好!

等等,這忽然安靜下來的氣氛是什麼鬼?

盛雪落脖子僵硬地緩緩轉頭,就看到孟星寒眼神一瞬不瞬的望著她,那深不見底的黑眸就像是兩簇跳動的烈火,隨時都會把她給燒得粉身碎骨。

盛雪落弱弱地說:「呃~寶寶,要不要解釋一下?」

孟星寒非常傲嬌地瞟了她一眼,「解釋什麼?」

盛雪落扶額,「這樣人家會誤會的。」

孟星寒的俊臉瞬間就沉了下來,眼眸中有寒意繾綣。

還把她給推開,看向窗外,氣氛冷凝。

盛雪落有點小怕怕,不知道該怎麼辦,也沒有人能商量,只好跑去問腦海里的天機石。

盛雪落:完了,他好像生氣了,我該怎麼辦?

狗頭軍師天機石蔑視臉:你沒事吧?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搞不定?

盛雪落一臉茫然:呃?

狗頭軍師天機石:要抓住一個男人,首先就要抓住他的胃,你給他做頓好吃的,他馬上就不會生氣了啊!

盛雪落恍然大悟:你真是太棒了!

天機石傲嬌臉:哼哼~我天機石足智多謀,機智如妖,神機妙算……你給我站住,我還沒說完呢!

盛雪落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孟星寒精壯的腰。

孟星寒沒反應。

盛雪落又戳了戳。

再戳了戳。

孟星寒:「幹嘛?」

盛雪落:「嘻嘻,寶寶,你肚子餓不餓?」

孟星寒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俊眉不著痕迹地挑了挑,一臉的「我早就知道會如此」的表情。

然後非常胸有成竹地拿出了一個精緻漂亮的小紙盒,用一種高高在上,還略帶嫌棄地語氣吐出兩個字:「拿去!」

電音時代 盛雪落:喵喵喵??

她迅速打開了小紙盒,然後嘴角快速上翹,擴大成滿臉的笑意。 盛雪落驚喜道:「嗷嗷嗷!居然是黑天鵝蛋糕屋的芝士蛋糕!」

盛雪落覺得幸福得快要飛起來了!

這家蛋糕店的芝士蛋糕出了名的難買,必須要提前在網上下單排隊,否則根本就買不到。

孟星寒居然這麼懂她,還專門給她帶來了好吃的……哎~不對,等一等!

盛雪落嘴角抽了抽,原計劃不是她給孟星寒做飯,哄他開心嗎?

他突然掏出個蛋糕是什麼鬼?

「不喜歡?」孟星寒見她不動,臉色就迅速沉了下來,聲音都低了幾度。

「不是不是!」盛雪落趕緊回答,心情無比複雜的拿著叉子開始吃蛋糕。

嗷嗷嗷,這個芝士蛋糕真的好好吃啊!

看著女孩吃了一口蛋糕,然後閉起了眼睛,滿足的嘆息一聲,然後再吃一口。

孟星寒忍不住想:這明明就是一隻慵懶矜貴的貓兒,還偏偏不承認。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皮膚略帶粗糲的拇指擦去了女孩唇瓣上沾染的蛋糕屑,聲音暗啞地說:「吃得到處都是。」

「嗯?」盛雪落朝著他眨了眨無辜的眼睛。

孟星寒覺得小腹一股邪火,看著女孩的眼神陡然變得幽暗深邃。

他伸手鉗住女孩的下巴,吻了上去。

柔軟的唇瓣接觸,讓盛雪落的大腦當機了好幾秒鐘。

等她回過神來,孟星寒已經親完了,非常矜持地坐了回去,手裡拿著平板電腦,開始查看郵件了。

他一身禁慾氣質說不出的誘惑,專註工作的樣子讓人移不開眼睛。

盛雪落突然發現,自己好像被撩了??

啊啊啊,自己居然被撩了??

回到莊園,盛雪落髮現屋子裡站著一個女人,她輕輕挑眉,這不是秘書喬安娜嗎?

喬安娜看到孟星寒拉著盛雪落的手一起走進來,眼底嫉妒的火焰都快要燒起來了。

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居然敢公開勾引少爺!

喬安娜掩飾去眼底深刻的嫉妒,她揚起一抹笑臉,說道:「少爺,這份文件很重要,所以我特意送來給您簽字。」

孟星寒對待工作一向很嚴謹,也沒想那麼多,他拍了拍盛雪落的腦袋,語氣寵溺,「小貓乖,先自己去玩,我去工作了。」

盛雪落顯然看到了喬安娜眼底的妒火,她故意沖著孟星寒笑了笑,「晚上我給你做飯好不好?」

孟星寒眼睛一亮,「好!」

盛雪落笑眯眯的踮起腳,在孟星寒的臉頰上吻了一下,然後得意地沖著喬安娜做了個鬼臉,跑開了。

哼,不就是氣人嗎?誰不會啊?

上回喬安娜阻攔她找孟星寒,差點沒救到哥哥,這筆賬她還沒有跟喬安娜算呢!

喬安娜氣得把手指緊緊掐進掌心,不過是少爺的一個玩物,還真以為自己上天了?

孟星寒看著女孩俏皮的背影,好不容易才壓制住想要追上去的衝動。

盛雪落腳步輕盈的跑進了廚房,把廚房裡的大廚和廚娘都嚇了一跳。

「雪落小姐,你需要什麼跟我們說就好。」

盛雪落擺擺手,「不用了,我想親自下廚。」

「這……」大廚和廚娘們面面相覷。

「放心吧,我會做飯,你們都先出去!」

盛雪落把人全部趕走,然後摸著下巴開始琢磨菜譜。

她覺得天機石說得有道理,需要給孟星寒順毛才行,把孟星寒哄好了,同意放她回家,她才能繼續後面的計劃。

廚房裡,盛雪落熱火朝天的開始做菜。

前世她被孟星寒囚禁,整天不能出去,唯一的愛好也就是做點飯菜了。

不過每次做完她都倒掉了,孟星寒從來都沒有嘗過。

忽然,一個氣勢洶洶的身影衝進了廚房。

盛雪落拿著鍋鏟回頭,就看到喬安娜正叉腰站在廚房門口。

喬安娜冷笑一聲,率先開口:「我是來警告你的,你不過就是個上不得檯面的情婦,最好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別去肖想一些自己得不到的東西!」

盛雪落挑眉,似笑非笑看著她,然後吐出四個字:「關!你!屁!事!」

喬安娜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抬起手指著盛雪落道:「你不過是個沒用的草包,送來給少爺開心解悶的,別以為現在少爺寵著你,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了!」

盛雪落掏了掏耳朵,「哦。」

喬安娜嘴角抽筋,怎麼會這樣!

這個草包以前不是最討厭別人說她是情婦的嗎?

現在怎麼這麼淡定?

哼,果然是不知廉恥,當慣了情婦,還引以為榮了!

想到這裡,喬安娜揚了揚高傲的下巴,「你要是乖乖聽話,將來少爺打發你的時候,我還能勸少爺施捨你一點遣散費,否則的話……」

「啪!」

只看到盛雪落小手一揚,一盤可樂雞翅飛了出去,剛好砸在喬安娜那張妝容精美的臉上,菜湯流了一臉,頭髮里還插著一根雞翅膀,看上去無比滑稽。

「啊啊啊!」喬安娜驚呆了,「你敢打我?」

盛雪落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打你還要看日子嗎?」

喬安娜快要氣瘋了,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想要去撕扯盛雪落。

可是盛雪落腳步輕盈,她根本就抓不著。

盛雪落一邊在五百平米寬敞的廚房裡跑,一邊還不時抽空回頭。

要麼用鍋鏟砸一下喬安娜的頭,要麼朝著喬安娜撒一把胡椒粉。

「啊啊啊,你這個賤人,我不會放過你的!」喬安娜氣得半死,狼狽不已。

書房裡,孟星寒看似在認真工作,其實時不時漫不經心地看下牆上的時鐘。

他轉頭問問身邊的白墨,「晚餐是幾點開餐?」

白墨:「通常是七點。」

「這麼晚?」孟星寒臉上露出不悅。

白墨:「少爺您是餓了嗎?需要我吩咐提前開餐嗎?」

孟星寒正要說話,忽然耳朵一動,接著就一道殘影閃過,身體在原地消失。

廚房裡一片狼藉,各種食材灑了一地,還有不少碗盤的碎片。

孟星寒一個閃現,出現在盛雪落的身邊,上上下下檢查,發現她沒受傷,才鬆了一口氣。

「怎麼回事?」他皺眉問。

盛雪落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喬安娜馬上就惡人先告狀。 喬安娜大聲哭訴:「少爺,這些全部都是雪落小姐乾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