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不僅僅是境界之上的突破,也是在修鍊之途上的突破,至此之後,或許薄西山的成就不再止步於玄明界,他將踏入更高的境界,飛升上界。

2021 年 1 月 17 日

遠處,所有人都傻眼。沒想到林飛這番打擊,不禁沒有毀掉薄西山,反而成就了一個更加強大的薄西山。

在秘境之中突破,天門派幾位長老都守護在薄西山的身周,不讓他在突破的過程中發生意外。

動用超越通靈境界的力量會遭到反噬,但是境界上的突破秘境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任由薄西山進行著突破。

林飛決意不能夠讓那個薄西山進行突破,因為薄西山已經徹底和他結下了仇怨,而且經過這次蛻變之後薄西山一定將會變得無比棘手,他必須將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

林飛朝著薄西山衝過去,凌空拍出一掌。

「擋住!不能夠讓西山受到干擾!」

一名長老大喊。

好幾位長老站在薄西山的身前,結成一光幕將薄西山籠罩其中。

破空手拍在光幕之上,震動傳來。

幾名戰長老顫抖,臉上的血色當即就沒了,這是怎樣一種強勢?只有面對林飛的破空手的時候,才會真正的知道這一招的威力。也難怪薄西山會敗給林飛,他們這群人之中任何一個與林飛交手,都不會比薄西山幸運多少,而且他們沒有薄西山的這個氣運不能夠做到突破,就徹底完蛋了。

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讓薄西山隕落,若不然回到門派如何向掌教交代?

「以後誰在威脅我,這就是你們的下場?薄西山能夠做到破而後立,我就不信你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做到這般!」林飛一邊進攻一邊說道。

一群倒吸冷氣的聲音傳出,這也太彪悍了,這是在威脅當場所有人啊!

「傷害西山師兄你該死」幾名天門派的弟子一起向前衝殺。

林飛揮袖將那幾名弟子甩開。

「攔住他!」

「不要讓他打擾到西山師兄突破!」

尚在石門外的天門派眾人全部朝著林飛沖了過去。

這個時候一直藏身在林飛衣袖之中的金翅突然沖了出來,他頂著那龍雀殼鍛造而成的法寶,大喝一聲:「來呀來呀,老子統統收了你們!」

那龍雀蛋殼懸浮於半空之中,射出一道金光,那些衝過來的弟子被金光射中,頓時間只覺得一股吸扯之力將他們往蛋殼之中拉過去。

有幾名弟子沒有穩住身形,直接被金翅收進了蛋殼之中。

這金翅也忒缺德了一些,須彌山是鎮壓,現在自己搗鼓出一件法寶也是用作這收取之用。

好幾名天門派弟子被金翅收入蛋殼之中,金翅惋惜的說道:「哎……可惜老子這麼多年來沒有養成吃人的習慣,收了他們也沒有用啊。」

林飛聽聞后一陣無奈,「大哥你要吃人我也會阻止的啊,人肉那有蛇羹好吃。」

天門派眾人拚死抵擋,林飛一時間也奈何不得薄西山。

「小弟,我來助你!」金翅看準時機,將須彌山招出朝著薄西山的頭頂壓過去。

梵音傳來,須彌山鎮壓四方,林飛知道如果還不把我時機,也許待會薄西山就徹底突破了。

林飛身後靈府的虛影再度出現,但是這一次那虛影卻在瞬間凝實了起來,林飛的靈府太虛神庭同樣朝著薄西山鎮壓而去。

兩座靈府,皆是不俗,一座是神界須彌山,一座是太虛神庭。磅礴的大道之力鎮壓而來,讓天門派的那些長老異常的難受,這樣下去他們很有可能在兩座靈府前失守。

這個時候,只見一片雲海從天門派眾人之中飛出,在那雲海之中是一座飄蕩在虛空之中的閣樓。這是紫英的靈府,在這個時候她出手了,以靈府對抗靈府。

靈府是一個修鍊者的根基所在,沒有修鍊靈府功法的玄明界中的修鍊者,是絕對不會將靈府輕易的招出體外,但是現在除了用靈府對抗靈府,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那片雲海是天門山中的景觀,想必紫英是觀天門奇景而凝練的這座靈府。那雲海在林飛和金翅的靈府前,根本不值一提。但是招出靈府的並不止紫英一個,鳳歸雲也將靈府招了出來,他的靈府是一片劍池,劍池之中無數利劍林立,更多的天門派人將靈府召喚了出來。

林飛和金翅的靈府雖然強橫,但是也不是數百座靈府的對手,不得已他們兩人只好收起靈府。

這個間內,薄西山也終於突破了。

突破境界讓他整個人都經歷了一次脫變和洗滌,身上那些被林飛擊中的傷勢全部消失不見,他又變成了那個風華絕代的薄西山。

薄西山瞥了林飛一眼,並未就此衝上去再度與林飛來個你死我活。他與天門派眾人交代了一些什麼,而後走出了浮山。

林飛心驚,現在的薄西山也許才是真正恐怖的對手,既然在秘境之中他奈何不得林飛,那麼就忍住心中的怨恨等到林飛走出秘境!

薄西山離去后,眾人還虎視眈眈的瞪著林飛。他們終於不得不承認,在這秘境之中,林飛已經所向無敵了,沒有人是他的對手,沒有人能夠真正的壓制他,唯有以人數的優勢壓制。林飛並未在石門前長留,他也走出了浮山,朝著另外幾座小浮山上走過去。


林飛離去,這場戰鬥才算徹底的收場。

眾人詫異於林飛的強勢同時,也不驚嘆薄西山的破而後立。

面對這兩人的天才,很多人暗自對比發現自己實在是太過平庸了一些,還能夠保持本心不卑不亢的人不多,鳳歸雲就是其中之一。

他看著林飛遠去,心中更加的期待著下一次與林飛見面的戰鬥。

紫英發獃,眸子中充滿了莫名的光彩,最後一聲嘆息。沒想到林飛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最開始遇到他的時候,他只是一個在六級妖獸面前躲藏不敢露面的煉神境界的弱者,再次見面他就打破了薄西山在試練塔的記錄,而現在他已經通神三境完滿,在這個境界內舉世無敵。

「這傢伙也太厲害了,你即便是龍魚榜上又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他的天賦實在太過驚人了。如果他不背叛門派的話該有多好。」天門派的掌教繼承人紫月嘀咕道。

「西山師兄是東青域年輕一代的第一強者,在整個玄明界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卻在相同境界敗給了林飛。」紫宸心中震驚,「恐怕五大門派其他的那些首席大弟子……在相同境界之中也不會是林飛的對手,這個傢伙實在太強大了,如果沒有背叛門派該有多好。」

「叛徒而已!有何惋惜!」紫英篤定的說道:「終有一天,我要讓他後悔今時今日所為!」 「爹!」一見到這個人,沈景林立刻眼圈一紅,低叫了一聲,走上前去。

彷彿是感覺到了活人的靠近,那人立刻咆哮一聲,張嘴瘋狂地撕咬過來。

沈景林趔趄著後退一步。


看著父親沈毅誠這般凄慘的模樣,再也忍不住淚水潸然而下。

就在這時,周醫師在身後淡淡道:「讓開!本醫師先給他治療一番。」

說著,他上前一步,伸手在沈父的身上點了幾下。

隨後給他灌下了一瓶玄葯。

玄葯下腹,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一直瘋狂嘶吼的沈父,竟然慢慢安靜下來,躺倒在地上,無聲無息。

沈景林上前去查看,發現沈父竟然真的睡著了。

自從沈父發病後,就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好覺。

可周醫師的葯一下肚,他,他竟真的睡著了。

「周醫師,您的醫術當真是太高明了!」蘇月香當即高聲讚歎,連連作揖,「還請您聖手仁心,一定要救救我們老爺啊!」

周醫師摸著鬍鬚,一臉得意:「要老夫救人當然可以。」

「但條件我早就說過了!沈景林必須要入贅我周家,否則,你們就另請高明吧!」

「周醫師,您若是不救,我們老爺就回天乏術了啊!」蘇月香發出一聲驚呼,臉上滿是焦急。

隨後,她看向沈景林。

眼淚撲簌簌落下,看上去說不出的可憐,「景林啊,就當蘇姨求求你了。我們沈家只剩下孤兒寡母,若是沒有你父親撐著,我們沈家就垮了啊!求求你,就救救老爺吧!」

沈景林惶然地看了看昏迷的父親,又看了看周醫師的女兒。

對面的人立刻對他裂開嘴,露出一個血盆大口,口中嬌滴滴叫著,「景林哥哥,奴奴最喜歡你了,快來做奴奴的相公吧!」

沈景林只覺得心中一陣絕望。

答應了,他的下半輩子,就毀了。

可若是不答應,那父親的生命怎麼辦?

「景林,你若是不答應。那蘇姨唯有同意盧家的請求,把慕顏嫁給他們的傻兒子盧有才了。盧家勢力龐大,家財萬貫,相信一定能找到辦法治療老爺的。」

「不!你們誰都不許動顏顏!!」沈景林猛然發出一聲嘶吼,雙瞳灌血,仿似要跟人拚命。

蘇月香擦著眼淚道:「我也不想把慕顏推入火坑,可誰讓盧家的傻兒子,就是看上了慕顏呢?若是老爺永遠清醒不過來,我們沈家孤兒寡母,就算盧家欺上門搶人,我們又能怎麼辦呢?唉,可惜了慕顏花容月貌,竟要嫁給盧家那個傻子。」

沈景林牙齒咬的咯咯作響,眼底滿是絕望。

他攥成拳頭的雙手緩緩鬆開,啞聲道:「只要我答應入贅周家,你就確定能治好我的父親。」


「自然,老夫可是天元城第一神醫,只要花轎把你抬到周家,你跟我女兒一圓房,老夫立刻替你治好沈老爺的病。」周醫師眼中精芒暴斂,不緊不慢道。

一旁的周花奴更是激動地身軀亂顫,看著沈景林的目光,像在看馬上就要到嘴邊的肥肉。 秘境之中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月,無論是天門派還是妖族都沒有找到那真正的重寶,雖然浮山之中處處都存在著堪稱重寶的東西,比如那些園圃之中出現的靈藥,或者被埋在浮山某個角落中已然破碎的法寶的殘骸。

但是這些都不是浮山之中真正的重寶。

在這期間,天門派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既然傾整個門派之力無法找到真正的重寶,不如與其他門派合作,聯手先找到重寶在來討論重寶的分配問題。

玄明界乃是由唯一天朝大胤天朝統治著,在大胤天朝的統領之下,共有五大頂級門派。

分別為東青域的天門派,南荒域的劍神宗,北蠻域的無極門,西海域的萬靈島以及直屬大胤天朝管理的監天司。


其他四大眾人,在接到天門派的邀請之後,馬上就派遣了門派天賦絕佳的弟子前往天門派。

而一直在秘境之中晃蕩的林飛,對於這一切還渾然不知。

此刻,林飛在秘境之中的一片湖泊邊。

明月高掛,湖泊中波光粼粼,月光如水,一片銀輝灑落而下,湖泊邊擺了一張石桌,林飛盤坐在石桌前,享用這烤的金黃油亮的魚肉,一邊喝上一口美酒。

石桌的旁邊生有一個火堆,青石手中拿著樹枝正在認真的烤著一條肥嫩的魚。

「小弟啊,你說這湖裡的魚有什麼好吃的,不如我們還是去獵殺幾個妖族來吧,你喜歡吃蛇羹咱兩就去獵殺蛇妖,你喜歡吃牛肉咱兩就去獵殺那頭金角蠻牛。只要你不吃飛禽類的妖獸,都隨你。」金翅百般無聊的啄著石桌上的魚肉。

青石聽到之後回頭問道:「師伯,青石烤的魚肉不好吃嗎?」

「好吃好吃,就是魚吃多了有些膩了。」金翅連忙點頭。

秘境看似不大,但是到處都有著空間的陣法,在龍貓的帶領之下他們找到了這片湖泊,湖泊之中有魚,這些魚在秘境之中生長,吸收了靈力肉質鮮嫩肥美不說,還能夠補充靈力,比之那些回靈丹之類的丹藥絲毫不差。

就是想要抓到這些魚有些困難,這些魚已然成精,在水中的游速極快,即便是林飛也很難抓到。

好在還有一隻莫名其妙就黏在青石身邊的龍貓,這龍貓別看看著像只球,實際上靈活的很,它噗通一聲跳下水沒多久就叼著一條魚上岸。

在水中比魚還有靈敏的貓,林飛還是第一次見到。

「已經過去三個月了,還差最後一片碎片,我們就能夠湊齊打開宮殿之中寶藏的鑰匙了。」林飛要了一口肥美的魚肉說道:「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咱們還是不要節外生枝吧。」

在龍貓的帶領之下,這三個月的時間林飛並沒有閑著。他在那四座小浮山之上晃蕩著,那四座小浮山之上都有著比那大浮山要小一些的宮殿。

但是那些小宮殿只有在特定的時間才能夠進入,那就是秘境之中每個月的月滿時分。

雖然這裡只是一個秘境,才是天空中卻懸挂著一輪明月。

三個月的時間林飛得到了三塊碎片,只要靜靜的等待下一次月滿時分,他就能夠得到最後一塊碎片,從而打開大宮殿之中的寶藏。

這三個月林飛和金翅還有青石以及青石懷中的龍貓,無疑成為了秘境之中最恐怖的存在。天門派的人遇到他們幾個還好,雖然會被金翅將身上的法寶財物洗劫一空,卻不用擔心喪命,因為林飛和金翅都不吃人。但是妖獸遇到了他們可就只能夠算是命背了,如果是飛禽類的妖獸或者毒蟲之類的妖獸還好,最多也就被打死之後奪去內丹和身上的異寶,那些走獸類的妖獸就慘了,被打死之後還要淪為人家的口糧。

所以無論是天門派的弟子還是妖獸,都不敢再單獨行動,至少十幾個人在一起,這樣遇到了林飛和金翅也能夠自保。

「說的也是,酒還有沒有?給我來點。」金翅說道。

林飛從戒指之中拿出一壺醇香的佳釀。

這是他兩人洗劫了一頭血猿之後得到的,這血猿雖然不會釀酒,但是血猿領地內的猴兒可是釀酒的高手,猴兒酒可是玄明界難得一嘗的好東西。因為那血猿乃是人形,最後林飛和金翅也沒有選擇擊殺之後吃掉,而是放了它。

猴兒酒為稀世佳釀,倒進玉杯中后,在月華下晶瑩透亮,流動芬芳,他仰頭喝下,說不出的愜意。林飛給金翅倒了一杯,金翅如同烏鴉飲水一般,整個頭都埋進了杯子之中。

喝了酒之後,金翅突然對林飛說道:「小弟啊,告訴你一件事啊,上次鎮壓在我須彌山的那幾個妖獸,在我須彌山中梵音的影響之下已經皈依了。」


林飛一怔,這才反應過來金翅說的是他鎮壓的那十一隻搬山鼠和鸞鳥以及許多強橫的妖獸。那些妖獸都是八極甚至九級的妖獸,因為血統的緣故他們的力量甚至比一些妖族大能都不弱。現在這些妖獸全部皈依了金翅,也就是說金翅擁有了八極九級的妖獸作為打手!

「龍雀公主呢?」林飛突然問道,他可是記得龍雀公主也被金翅鎮壓了。

「聽了你的,沒有動龍雀公主。」金翅說道,「不過被我關了三個月,估計現在那龍雀公主也要奔潰了吧。」

林飛想了想,他們在秘境之中奪寶之後終究還是要走出秘境。在秘境之中眾人的實力被壓制他兩人所向無敵,但是出了秘境他們還是弱者,在那些強者眼中不堪一擊。因此,如果能夠和龍雀公主達成共識,讓她保證林飛和金翅的安全的話,或許他們還有一線希望離開秘境。

「大哥,將龍雀公主放出來吧,我想和她談談。」林飛說道。

「沒問題,大哥說了你想要龍雀公主做你的侍女大哥就送給你。」金翅已經喝多了,大咧咧的說道,他享受這種醉醺醺的感覺,因此並沒有用靈力驅散醉意,這個時候已經開始打醉拳了。金翅一揮手須彌山浮現,龍雀公主從須彌山中走了出來。

看到林飛和金翅之後,龍雀公主先是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好久不見,龍雀公主。」林飛與她打了個招呼。但是兩人現在的關係是在不適合這樣和諧的問好,畢竟林飛和金翅將她關押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

這時龍雀公主才回過神來,她頓時間就化為一隻通體赤紅的龍雀,朝著林飛沖了過去。「我要殺了你!!!!」

這三個月的時間,龍雀公主被困在須彌山的一片混沌之中,沒有人清楚這三個月龍雀公主是怎樣度過的。身為妖族至尊的後代,她從來都是備受寵愛的,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現在她和林飛同歸於盡的心思都有了。

但是在已然通神三境完滿的林飛面前,龍雀公主拚死相博也沒有任何的作用。

林飛輕鬆的制服了龍雀公主。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龍雀公主撕心裂肺的大聲說道。

金翅在一旁用翅膀遮著眼睛,擺出一副不忍直視的模樣說道:「小弟小弟,憐香惜玉你這麼殘暴我都看不下去了。」

「龍雀公主,怎麼不自稱本宮了?」林飛調笑道。

「我一定會殺了你的,只要你走出秘境,我一定將你當場震殺!」龍雀公主信誓旦旦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