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下,他們因為有了靈氣的滋養,那些戰鬥之後留下來的傷口逐漸的開始癒合起來,疲憊不堪的神色也都開始恢復紅潤。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時間在悄無聲息之間偷偷的溜走,距離出去的時間就只剩下十來分鐘了。

而深哥他們的修鍊也進入到尾聲。剛才他們的傷勢回復以後,直接就升級到了先天境,然後居然還在瘋狂的往上面飆升。

一級,兩級,三級…然後才停在先天六級這裡。

不得不說,他們這高付出才有高回報啊!如果剛才雅雅她們也是這樣心無旁騖的安心修鍊,那是絕對到不了六級的,這就是之前打怪之後積累的經驗值,直接影響了之後修鍊的速度。

快穿:女配又跪了 等到深哥他們修鍊好,距離出去的時間也就只剩下四五分鐘了……

「你躲在旁邊這麼久,看夠了就該出來了吧!」

這時候,雅雅突然朝著森林的更深處莫名其妙的說到。

「是誰?雅雅,那裡面有人嗎?」

這時紫語和婉笑可是緊張起來了,她們剛才一直都守在旁邊,而在附近居然有人,自己卻沒有發現……

想到這裡,兩人同時的背上都冒出了冷汗來…幸好沒事兒! 給你說這話的是華少,在聽了深哥的話之後,立馬使出了第二技能,向著那異獸極速旋轉著沖了過去。

其他人也不甘落後的齊齊沖了上去。

那異獸只是用眼角斜斜的看了幾人一眼,隨即又掉回頭專註的和文風他們周旋起來…

因為那異獸只是將胡少文風雅雅定為危險級別,所以對於華少他們之前那種不痛不癢的攻擊,也是沒有怎麼理會的。

這下,它輕視眾人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深哥,華少,芷筠,婉笑,紫語他們全部都在使用技能疊加,那傷害值翻倍之後,在異獸毫無防備之下,全部命中它身上。

這下子,所有人的疊加技能傷害全部命中,將它打得發懵,然後他們全部人趁著它發懵的幾秒時間,技能點冷卻時間回復,又接連使出兩個技能疊加

這一下,直接下了它一多半的血……

見勢不妙,異獸悄然後退,居然打算逃跑,,媽的,這群人像是瘋子一樣,剛才還打得很撓痒痒似的,現在卻是要命的啊,還不跑等著送菜啊!

「不好,它要跑,攔住它!」

不知是誰發現異獸的意圖,登時喊了一聲,然後又是一個兩秒的控制技能,瞬間又將它定在了原地。

當災 然後,各種技能不要錢似得扔在它身上。

這下子,可是把這異獸傷的體無完膚了。

但是,這同時也將它激怒,在危及生命安全的時刻,異獸也是爆發出了它的凶性,不在退走,反身而上,向著雅雅她們撲擊而來…

看著它暴怒反擊的模樣,眾人在感受了一下體內的靈氣以後,默默地咽了咽口水,這樣子,有點兒猛啊,體內剩下的一點兒靈氣怕是打不過啊,這可怎麼好?

「深哥,現在要怎麼辦?我們都發了好幾個疊加技能,體內恐怕都沒有剩下多少靈氣了吧!它這樣暴怒,對我們的傷害值加倍,恐怕我們剩下的一點點靈氣根本就撐不住啊。。我們今天會不會交代在這裡了!」

「都這麼時候了,你們還在聊天兒,看啦,它的傷在慢慢癒合呢!這速度簡直開掛了啊!」

「看來這異獸是不打算放過冒犯過它的我們了,這樣我們四個人一起強攻一波,吸引它的仇恨值,然後剩下四人抓緊時間恢復靈氣,華少,芷筠,文風我們先上,走…」

深哥的話剛說完,就帶頭沖了上去,一個狂神六道就發了過去,直接命中。等異獸反應過來了以後,深哥直接把戰場引到旁邊兒去了。

見深哥已經成功的吸引了異獸的注意,芷筠她們也是齊齊的沖了出去,加入了戰鬥當中。

「好了,我們得抓緊時間了,不然就浪費了深哥他們的一番心思了。」雅雅難得的這麼懂事兒的說著,然後就這樣盤坐在地上,開始了吸收靈氣來。

幾人幾乎也是同時盤坐下來,一起吸收著靈氣……

剛開始的時候,她們吸收靈氣時候的速度,還跟第一次的時候差不多。

但是在大概兩三分鐘以後,這裡的靈氣快速的變得濃郁,然後,也不知道是從誰開始的,那靈氣漸漸的聚攏,形成四個漏斗形漩渦,分別被四人吸入身體當中。

「看來她們已經開始了,我們也要努力,加油了,盡量拖住它,要給她們爭取更多的時間。」

「不好,它發現雅雅她們的動靜了!我這裡攔不住了!」文風這話剛說完,就被暴怒的異獸一抓揮的倒飛出去,狠狠地砸在遠處。 「好了,我們得抓緊時間了,不然就浪費了深哥他們的一番心思了。」雅雅難得的這麼懂事兒的說著,然後就這樣盤坐在地上,開始了吸收靈氣來。

幾人幾乎也是同時盤坐下來,一起吸收著靈氣……

剛開始的時候,她們吸收靈氣時候的速度,還跟第一次的時候差不多。

但是在大概兩三分鐘以後,這裡的靈氣快速的變得濃郁,然後,也不知道是從誰開始的,那靈氣漸漸的聚攏,形成四個漏斗形漩渦,分別被四人吸入身體當中。

「看來她們已經開始了,我們也要努力,加油了,盡量拖住它,要給她們爭取更多的時間。」

「不好,它發現雅雅她們的動靜了!我這裡攔不住了!」文風這話剛說完,就被暴怒的異獸一抓揮的倒飛出去,狠狠地砸在遠處。

雖然他的人被拍飛,但他發出的技能成功的將它絆了一下,暫時的阻止了它想要往雅雅她們那邊走的動作。

趁著此時,深哥,芷筠,華少也是繞道它身前,攔住它往雅雅她們那邊走的方向…

然後,就看到芷筠一個召喚技能,召喚出火鳥和隕石又是兩個技能疊加,全都打在它身上!

深哥和華少幾乎同時的上前,用自己所剩不多的靈力,全部加在技能點上,全部都扔在它身上,就只是期望它的注意力重新被拉回自己身上而已。

這下,異獸仰天狂吼一聲,直接聲波的傷害,將靈氣已經枯竭的深哥和華少震得噴出一口鮮血,倒在一邊兒…

芷筠因為是召喚技能,在遠處沒有直面這聲波攻擊,所以她現在到是沒有受到深哥他們那麼嚴重的傷害。

可是,這異獸沒有打算放過她,再一次抬起巨爪向著芷筠抓了過去…

突然,芷筠也不知道怎麼躲得,居然被她成功的躲了開來。

異獸似乎也沒有想到,居然會被芷筠躲開了去,稍稍愣神之後,又繼續向著芷筠撲了過去!

但是出乎它的意料之外,這次仍然是被芷筠躲過去了……

異獸似乎和芷筠較上勁兒了,一個勁兒的向著她撲過去,似乎是恨不得馬上就能抓到她樣。

「芷筠,小心…」突然,深哥像是看出來什麼,馬上就出聲提醒到。

只是,此時已經為時已晚。。。芷筠體內的靈氣已經全部揮霍一空,再也沒有了靈氣的加持,她的速度也就慢了下來,然後,只是憑藉著自己身體的自身速度來躲閃。

沒有靈氣堅持的速度,完全就沒有被異獸放在眼裡,就只是隨意的揮揮爪,就將芷筠揮到一邊兒去了…

「芷筠姐……」雅雅這時候突然出現,護在芷筠身前,手裡的雙刀翻飛,徑直給了它一波傷害。

然後,成功的攔住了它再次傷害芷筠的動作。

既然,這邊雅雅已經結束了修鍊,那邊的三人肯定也是一樣的。

果不其然,在雅雅攔住異獸的同時,她們也全都攔在異獸身前。

「芷筠姐,你和深哥他們一起去修鍊下,療傷,這裡就交給我們來就好了!」

話剛說完,提起雙刀就朝著那異獸衝過去了。

「雅雅,你!你要小心!…」芷筠這是話還沒有說完,雅雅就已經沖了出去了…

只是,這下輪到芷筠,深哥他們驚訝了!

只見之前同樣的技能疊加攻擊,這次的傷害值可就不是之前那樣的一點點了,而是傷害持續。

再加上另外三個人的輔助技能疊加,這下可是直接將異獸送回老家去了… 擠了進來想到這裡,兩人同時的背上都冒出了冷汗來…幸好沒事兒!

辟道立心 雅雅的話音落下,就發現從林子深處緩緩的走出一個跟他們一般大的少年。

「你是刺心閣里的什麼人?」

因為這裡是刺心閣的試煉之地,別的人也進不來,所以雅雅才會有此一問。

「哈哈哈,你們也是膽子大,別人在後天期遇到先天八級的赤炎魔狼,都是恨不得多生兩條腿繞著走,你們卻和它正面扛上,嘖嘖嘖,這應該是說你們無知呢,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呢?」

聽了這男子的話,眾人都沉默了一下!

想想也是啊,如果當時雅雅她們沒有及時突破,那後果簡直就是不敢想象。。。

「別扯些有的沒的,說說你到底是誰?」

「我的名字叫做邪皇,不過他們都說我的名字太霸氣,他們不敢直接這樣喊,所以就都喊我邪,你們也可以這樣喊!」

痞里痞氣的語氣,配合著那痞里痞氣的動作,完全就像是一個二流子的樣子來的。

「邪,好吧,隨你了。但是你在那邊一直看著我們幹什麼?」

深哥對於有人在旁邊看著他,而他一直都沒有發現,的這事兒耿耿於懷。

「深哥,胡少,文風,華少,芷筠,婉笑,紫語,雅雅!三天前,慕辰來的天域,在城外殺了北冥天宮的人。

然後就跟著白公子進城,直接到了刺心閣…

之後齊齊在溫泉之內晉級,引起天地靈氣的異動。

上午的時候,你們當中四人,以後天八級的實力,敗了對方先天三級四級的五位對手…而且完全沒有用上技能和武器!」

聽了這話,眾人神色齊齊一凝。這人,知道的太多吧!居然連自己這邊幾人的名字和什麼時候到的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想到這裡,除了雅雅之外,幾人都隱隱得釋放出一絲絲的殺意…

如果這些事兒被泄露出去,那後果簡直不敢想象。

自己失了性命事小,要是誤了依依的安排,那這事兒就大了。

像是感受到了深哥他們釋放出來的殺意,邪悄然的後退了一小步,做好了隨時開跑的準備。

這時

「你也是刺心閣的人?」雅雅突然開口問道。

「對啊對啊,我就刺心閣的人,所以我是不會做對不起刺心閣的事情的。」

乾坤濟世 這下有了雅雅解圍,突然轉變了畫風,又變得正經起來了,很是嚴肅地保證著說道。

但是,看著深哥他們殺意若隱若現的樣子,感覺著現在才說,好像有點兒晚了的樣子,怕怕的咽了咽口水。早知道,就不圖口快說那些話了…

然後看到他們的武器之後,眼神突然就亮了起來。

「呃,你們不能殺我,我可以加入你們,給你們講怎麼才能快速的提升戰力來的!比如你們的武器…」

「你知道我們怎麼還能快速的提升戰力嗎?」雅雅對於他說的提升戰力可是很有興趣的,畢竟明天還有四進二的比賽呢!

其實在雅雅開口解圍的時候,深哥他們就已經卸下了防備,畢竟她的能力就是能夠輕易地辨別他人的善惡。

既然雅雅都已經認定了他對自己幾人沒有惡意,所以他們才會輕易地放下戒備。但之所以還有殺意隱現,是為了震懾他,同時也能夠將雅雅的能力隱藏起來。

看著惡狠狠的幾人,並沒有在繼續想要殺人的意圖之後,邪就更加親近雅雅這活潑可愛的性子,恢復到那痞里痞氣的樣子…

「你們的武器都是剛剛才拿到的吧?」 「呃,你們不能殺我,我可以加入你們,給你們講怎麼才能快速的提升戰力來的!比如你們的武器…」

「你知道我們怎麼還能快速的提升戰力嗎?」雅雅對於他說的提升戰力可是很有興趣的,畢竟明天還有四進二的比賽呢!

其實在雅雅開口解圍的時候,深哥他們就已經卸下了防備,畢竟她的能力就是能夠輕易地辨別他人的善惡。

既然雅雅都已經認定了他對自己幾人沒有惡意,所以他們才會輕易地放下戒備。但之所以還有殺意隱現,是為了震懾他,同時也能夠將雅雅的能力隱藏起來。

看著惡狠狠的幾人,並沒有在繼續想要殺人的意圖之後,邪就更加親近雅雅這活潑可愛的性子,恢復到那痞里痞氣的樣子…

「你們的武器都是剛剛才拿到的吧?」

「你怎麼知道的?」華少這弔兒郎當的性格,裝的久了,自然而然的透進了骨子裡,一時間想改也改不過來。但還是靠譜的馬上就問出了心裡的疑問。

邪也不說話,直接拿出自己的武器來。

「紅塵誅魔劍,用精鍊石精鍊等級十七級,鑲嵌攻擊寶石九級,命中寶石八級,防禦寶石八級。就這一個裝備起來,你們的戰力就可以直接翻翻翻翻,往上五倍不止…不過看你們身上有沒有這些東西可以裝備起來?」

說完還往幾人手上瞧了瞧,除了婉笑,她們都沒有儲物戒指之類的東西,所以才會有此一問。

「什麼寶石精鍊石,我們不認識,只是這些東西是不是?」說完,婉笑就從慕辰留下的戒指里掏出各種顏色,各種大小的石頭!五彩斑斕的,落了一地…

「這這這……初級精鍊石,中級精鍊石,高級精鍊石,特級精鍊石……

一級寶石,二級,三級……九級,十級,甚至還有超十一級的各種寶石…

天域晶石,靈石……怎麼會有這麼多,我我我,我存了那麼久也才升到一顆九級,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這個不用你管,你只要跟我們說說這些要怎麼用就可以了!」

邪聽了文風他們的話,看看他們用的武器,居然是先天境界才能使用的業火紅蓮杖,水火奪魂刃,滅焰焚天劍…

後天境居然就用的這些武器,在完全不能發揮出這些武器威能下,居然沒有死在先天八級的赤炎魔狼手裡,完全就是就是奇迹啊!

「東西全部都是好東西,只是現在你們能夠用的也沒有多少…

像是這些初級中級的精鍊石,天道殘卷,低階寶石,黃色五件套裝什麼的現在的你們就可以用。

至於其他的嘛,以你們現在的修為用上了,你們也駕馭不了,反倒會成為阻礙你們進階的絆腳石。」

一聽說這大半的好東西不能用,深哥立即讓婉笑收了起來,只留下了那些初級中級的精鍊石,和一二三級的各種寶石。

開玩笑,財不露白,得要以防萬一才是。

「你們還是全部收起來吧,時間到了,馬上就要傳送出這試煉之地了。」

邪無奈的看著幾人防賊一樣防著自己,特別無語。自己長得就這麼不能令人信任嗎?

「也是,時間馬上就要到了,婉笑,你快收起來,我們回去在慢慢研究…」

只見婉笑素手一抬,地上那些初中級精鍊石寶石就被收回戒指里。然後一陣迷糊,幾人就被傳送出了試煉之地,到了開始的崖壁前。 「哦!原來如此,那此時你要不要給你母親大人打電話,讓她過來一趟?如果她說的跟你說的一樣,那麼就放你離開這裡,好不好?」

慕辰手裡明明有證據直接就能證明華家大少的罪行。可是,一想到他想要設計陷害他家依依,就忍不住想要一點兒一點兒的撕開他虛偽的面具。

就是要撕的他鮮血淋漓,才能讓他明白自己做下的事情,有多麼的讓人絕望,讓人痛苦,有多麼的令人憎惡。

「好好!電話拿過來,我馬上給她打!」

為了能夠讓自己趕緊的脫離這牢獄之災,華家大少爺也算是豁得出去。接過警察遞給他的電話,三兩下撥通了她媽媽的號碼。

電話里不宜說的太明白,反正就是一句話。他人被抓住了,現在在警察局。你趕快過來幫我跟警察說一下,我27號晚上做了什麼……

後面的話沒等他說完,慕辰就把電話給搶走了。不能讓他們說的太多,留一點兒遐想的空間給他們,他們才好有空間發揮演技啊!

華夫人對自家兒子果然是寵溺的,電話掛掉還沒有十分鐘,就已經大吵大鬧的嚷進了警察局。

「究竟是那個挨千刀的王八犢子,竟然冤枉我家兒子,害得我家寶貝進了警察局。這簡直就是黑心爛肝………」

只是,沒有等她把戲唱完,就有警察上前制止了。

「這位夫人,請肅靜!這裡是警察局,不是戲檯子,如果您要是想唱戲了,可以回家慢慢兒唱個夠!既然你現在在警察局的地盤,那就請您遵守一下我們的規律。」

這小警察做事還挺可愛,不過看樣子也應該是新來的,不然,可不會說這麼直白的話。

華夫人到了警察局真的大的動靜兒,不想讓人知道都困難。

「哈哈,我媽來了,我媽來了,你們趕緊的讓她過來……」

這話,慕辰也是贊同的。只是自己的目的跟華家大少那可是不一樣的。

「去把人帶進來吧!」慕辰一發話,之前坐著審訊的那個小警察,就出去領華夫人進來了。

等到這位警察帶人進來的時候,還能聽見華夫人嘴裡還在罵罵咧咧的說什麼「嘴巴不幹凈讓你從此做不成警察」這些之類的話。

反正就是態度及其囂張惡劣!

等到她進了審訊室,看見被困在審訊椅上的華家大少時,情緒又再一次的爆發了:

「哎呦,我的乖寶寶,你這是跟人有多大仇啊!竟然害得你來遭受這等罪!沒事了,現在沒事了,媽媽來了,媽媽來領你回家了!」

華家夫人一來,可不是什麼事情也沒做,她這戲就唱了兩台了。

一邊兒聲淚俱下的心疼自家而已,一邊兒痛斥別人,順帶還喊了冤!哭著唱著,竟然向著華家大少撲了過去。

說不得,這女人甚是高明,完全就是演繹了一部愛子如命的大戲啊!

可是,在別人看不見的角落,華家大少卻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了些什麼!以後,華夫人這才起身整了整衣衫,隨後端方落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