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一刻顧錦內心之中風起雲湧,如果這人真的是顧柒,那麼就是她從未謀面的媽媽。

2020 年 11 月 1 日

顧錦在知道自己身世以後,最想要見的就是親生父母。

尋找過一段時間,什麼線索都沒有找到,她也曾放棄過。

反正這個世上她已經有了司厲霆,餘生和他相伴就好。

後來安南出現,她知道一切自己無法得知的事情,顧錦內心中也產生了一些疑問。

媽媽明明在,可為什麼從來不來看看自己,難道真的是自己有那麼不好嗎?她都不認自己這個女兒?

不是沒有猜想過媽媽或許早就死了,所以她才不來看自己。

如今看到躺在棺材裡面的女人,顧錦淚如雨下,一滴一滴砸落在棺材上面,映染出一朵朵淚花。

原來她的媽媽不是不愛她,也不是不要她,她是來不了。

媽媽,她對顧柒說。

突然她看到棺材中的女人胸膛起伏,她有呼吸!顧錦心跳加快,眼中露出一抹欣喜。

她還活著!

沒有什麼比這個消息更讓人激動,她內心深處就想要早點和媽媽見面,總算老天爺對她不薄。

顧錦終於明白了一件事,也許她之前所受的磨難只是老天爺給她做的一個指引,讓她有機會見到媽媽。

仔細回想起來,這一切就像是冥冥之中註定好了的。

在宴會上被愛麗絲設計,海上爆炸她差點死掉的時候卻被對手丹尼爾所救交給卡特。

卡特莫名其妙對她產生了好感,並且設計想要佔有她,她只有裝病離開小島,最後被人販子劫持。

偏偏在此之前人販子的同夥被抓,導致人販子不得不為了避風頭回到老家。

這一系列的因果關係才促成了這個結果,讓她見到了媽媽。

以前顧錦在心中怨恨過,為什麼老天爺要這麼對她,將所有的磨難都丟給了她一個人。

她別無所求,只想要和自己心愛的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好。

而今顧錦心中再沒有怨氣,更加感謝命運對她的好。

如果在這之前,自己要是沒有被丹尼爾所救,而是直接被炸死在海里。

又或者卡特沒有喜歡上自己,而是拿著自己交換股份變更。

人販子的同夥沒有被抓,那麼自己還在A市,即便是司厲霆可以將自己救走,自己也無法找到媽媽。

原來所有的一切都自有因果聯繫,你現在嘗的可能是苦果,但隨著時間的變化,這苦果也會發生改變。

顧錦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內心之中激動的心情,原來媽媽沒有拋棄她。

大蛇應該和媽媽有很深的關係,自己是媽媽的女兒,蛇類不是靠視力,是靠嗅覺。

所以它才會將那些人嚇跑,還對自己親昵,這一切都有了答案。

顧錦看著身體還纏著棺材的大蛇,它將蛇頭貼在棺材蓋上。

雖然中間隔著棺材蓋,但它仍舊很依戀的靠在上面,靠著它的主人。

之前還有些害怕大蛇,現在顧錦對它有了不少親昵。

她嘆了口氣,「你要是會說話就好了。」

這樣的話自己就能知道媽媽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當年明明是三胞胎,她為什麼要將幾個孩子分開?

她和爸爸究竟是什麼關係?要是兩人沒有感情的話,那麼媽媽在生下哥哥以後就不用再理會他。

那麼為什麼她還會回去找爸爸?從這裡看她是喜歡並且愛著爸爸的。

在自然的情況下,女人願意為一個男人生孩子,那麼就是很愛了。

以前顧錦體會不到,在她自己生下錦諾以後她才會知道生孩子是怎樣危險的一件事。

哪怕現在科學技術已經很發達,但也無法保證每一個生孩子的孕婦可以母子平安。

因為難產、大出血各種各樣的原因每天都有去世的孕婦。

生孩子就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很多人不想要二胎就是這個原因。

顧錦深深愛著司厲霆,在生下錦諾大出血差點死了的情況下,她還想要給司厲霆生一個女孩。

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司厲霆喜歡女孩。

為了喜歡的男人,她願意再去鬼門關走一遭。

或許很多平凡的女人是因為家境環境不好,或者受的教育不夠,導致自己成了生育機器。

媽媽是怎樣的人物?顧家的家主,外公最引以為傲的女兒。

逆天的天才,讀書的時候就連跳多級,她的性格張狂,這樣一個鮮活的女人絕對不是為了給男人當生育機器才存在的。

媽媽愛著爸爸,顧錦可以確定。

但顧錦唯一想不通的是兩人在這裡面發生了些什麼事情?導致她們一家人二十幾年都無法團聚。

顧錦深深凝視著棺材裡面的女人,她很欣慰。

不管媽媽是因為什麼原因躺在這裡,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什麼痕迹。

她看著也就比顧錦稍微大一點,這並不是臉很滄桑,而是因為臉型。

媽媽是標準的美人胚子,長相十分成熟,甚至是自帶魅惑。

她很適合紅裙,顧錦有一種感覺,如果媽媽睜開眼睛,一定可以奪去所有男人的心神。

很早以前顧錦就發現了,她和顧南滄長的並沒有太多的相似。

以至於一開始顧南滄並沒有覺得她是自己的妹妹,就是因為長相。

顧南滄的長相是很像媽媽的,顧錦三姐妹不像,說明她們更多的是像爸爸。

她的媽媽現在就躺在這裡,爸爸又在什麼地方呢?

顧錦想要伸手摸摸媽媽的臉,但她又害怕這棺材有什麼奇特之處。

就像是媽媽明明還活著,為什麼不是在一處舒適的環境中,而是躺在這麼偏遠山區地底的一具棺材里?

她明明應該四十幾歲,現在看上去就和自己差不多,臉上沒有一點皺紋。

如果她只是睡著了,自己叫她,她為什麼不醒來?

有太多太多的疑惑,顧錦可不敢隨意亂動,萬一這具棺材不能打開,自己一打開真的害死了媽媽呢?

就像是那些考古隊員打開古墓裡面的棺材,裡面保存完好的屍體因為氧氣的進入就會發生變化。

只要媽媽還活著就好,她不能隨便亂動。

這裡既然是那個老頭的地盤,這麼說來他和媽媽有些關係。

只要找到了他,那麼問題就簡單了。

顧錦決定四處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個被村民們害怕的老頭。

這處漂亮又神秘的洞穴,裡面究竟藏著什麼神奇的秘密。她抬頭看向頭頂的光芒之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小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顧錦轉身朝著聲音發源地看去,那是一個年邁的老人,手中拄著拐杖朝著這邊走來。

「小姐,你這趟又瘋到哪去了?」老人口吻中帶著一絲無奈和寵溺。

瘋?他口中說的人應該是安南那個小瘋子吧。

她們三姐妹之中,就數顧安南性格最調皮頑劣。

當初自己還一度以為她想要殺了自己。

顧錦開口道:「我不是安南。」

幾人長相很像,聲音並不相同,老人走近了才發現顧錦的藍色雙瞳。

「你不是小姐,那你是……」老人一時半會兒還不能確定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誰。

「錦小姐?」他小心翼翼說出了一個名字。

「是我,當年被交到蘇家的顧錦。」

看樣子她所有的問題今天都能由他解釋。

「那你的眼睛……」老人覺得有些奇怪,顧錦的眼睛竟然是藍色的。

「這是我後面動手術變了顏色,原本也是黑色的。」

沒想到當初她只是為了換一個身份回來,卻成了她區分顧安南和小七的標誌。

老人似乎很驚訝,沒想到顧錦會出現在這裡。

「是安南小姐告訴你的?」除了顧安南,她應該不會找到這裡。

「不,我是被人販子拐到這裡,然後被那條大蛇帶進來的。」

顧錦一句話就說出了她糟糕的歷程。

老人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這麼巧合的事情,他嘆息一聲:

「這就是緣分吧,你是家主的女兒,赤炎能分辨,自然就對你親近了。」

「那邊睡著的女人真的是我媽媽?可是她看著怎麼和我差不多?」

這世上哪個女人不想要擁有這樣的秘術,一個個為了延緩衰老,為了保持美麗的容顏折騰了多少。

大多都是將臉部整的僵硬無比,笑一笑比哭還難看。

饒是如此,仍舊有大批女明星趨之若鶩,導致一個個成了殭屍臉。

她的媽媽卻如此年輕自然,顧錦想不出原因。

初妻爆料:總裁新婚如火 「她是你媽媽,錦小姐,這應該是你第一次見到她本人吧?」

顧錦眼中的淚水又要流出來了,「是啊,我被蘇家收養,蘇家沒有給我說過我的家事。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是蘇家的女兒,在蘇家卻備受冷遇和欺負。

小時候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只以為自己做的不好,我努力學習,努力乖巧,努力討人喜歡。

可是蘇家的人還是對我很冷漠,將我當成一件可以換錢的工具。

直到後來我遇上哥哥,哥哥發現了我身上的秘密,將我認了回來,我才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然而我卻不知道我的父母在哪裡,為什麼要丟下我這麼多年。

老人家,你可以告訴我一切嗎?媽媽為什麼要分開我們幾姐妹,她為什麼躺在這?」

老人聽到顧錦的委屈,他也能明白她的感受。

「錦小姐,我知道你可能受到了很多委屈,你過得也很不愉快。

但我要告訴你一件事,家主雖然沒有陪著你們長大,但她比誰都愛你們幾個。

不管你們是不是恨她,她所做的這一切是為了保護你們。」

「保護我們?難道有人要傷害我們?」顧錦覺得奇怪,以顧家的家世,她有什麼可怕的?

「是,有人會傷害你們。」

「那人很強大嗎?強大到連顧家都不是對手?」畢竟在美國來說,顧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老人閉上了雙眼,再次嘆了口氣,「是啊,他很強大,強大到變態的地步,他是個魔鬼。」

「媽媽為什麼會惹上這樣的魔鬼?那我們的爸爸呢?他又在哪?為什麼不能保護媽媽和我們。」

顧錦一直以為自己被拋棄是因為媽媽不愛自己,不想要自己。

現在老人卻說媽媽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她們,這讓顧錦怎麼明白呢?

老人苦笑一聲:「因為啊……那個魔鬼就是你口中的爸爸。」

顧錦雙眼睜大,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

難道她都猜錯了?其實爸爸媽媽根本就不相愛?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爸爸媽媽之間出了什麼事情,爸爸怎麼會是魔鬼呢?」

對上顧錦那雙單純又無辜的眸子,老人感慨良多。

他視線落到顧錦的小腿上,「你受傷了?」

「是,之前受了槍傷,我從人販子那裡逃出來的時候腿扯開了傷口。」

「你跟我來,我先給你處理腳傷。」

顧錦戀戀不捨看了棺材最後一眼,老人看出她的心思。

「錦小姐,你放心,家主在這裡呆了很長的時間,一時半會兒不會有事的,我在這裡守了她很多年。」

顧錦這才跟著老人離開,她不由得問出這山洞中發光的光亮是怎麼回事。

「老人家,我可以問問這些光亮是天然形成的嗎?」

「是的,小姐有沒有聽過紐西蘭發光的溶洞?曾經還有攝影師拍下獲得大獎。

其實這個山洞和紐西蘭那個出名的溶洞是一樣的,經過了歲月長久的變遷才形成了這樣的溶洞。

之所以山洞會發光,那是因為裡面生存著一種名為蕈蚊的昆蟲。

這些蟲從岩壁上垂下來進行捕食,併發出微弱的光,他們越飢餓,則光亮越強。」

沒想到這們壯觀的景象居然全是蟲子所構成的,波瀾壯闊,一如大海起伏的波浪,一如潑墨的山水畫。

自然界果然是最壯觀的,連小蟲子都能變成這麼美的畫面。

「媽媽是睡著了還是什麼原因,她會醒來嗎?」

一開始顧錦覺得會不會是因為植物人的緣故,可一想植物人需要依靠一些設備。

棺材旁邊並沒有什麼儀器,說明並不是植物人。

「會,每隔幾年她都會醒來一段時間。」

「她究竟怎麼了?」

「家主的事情說來話長,一會兒我會詳細告訴你,倒是你的傷比較重要。

對了,錦小姐你說你是被人販子抓過來的,那些畜生有沒有對你做什麼?」

老人在這裡住了很長的時間,他比誰都清楚那些人骨子裡的骯髒。

「我身體不好,他們沒來得及下手就被我逃走了,還好遇到赤炎,不然我又被抓回去。」

「赤炎是家主的寵物,這些年來它一直守著家主,這座山脈靈氣充沛,赤炎比起尋常蛇類長得也要大一點。」

「怪不得它會幫助我,當真是萬物皆有靈。」

在前面有一處木屋,顧錦仔細一打量,發現竟然是在山崖邊緣。

「這是在山體裡面?」

「是的,這座山脈構建和其它地方不同,我也是偶然發現的,那裡是我平時休息的地方,旁邊我種著一些藥材。」

這樣的世外桃源,如果沒有討厭的人販子,顧錦也是很喜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