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迪甘防他勾搭卡洛琳,可迪甘不知道,他又何嘗不是在防著卡洛琳呢?畢竟不同於他和卡洛琳之間虛無縹緲的曖昧,這兩個人在他的前世可是有著半個多世紀的姻緣關係……

2021 年 1 月 7 日

「cris?」自己的懷裡突然傳來一聲有些模模糊糊的呼喚,葡萄牙人一低頭就看到卡卡揉著自己的眼睛迷迷濛蒙對他露出了一個微笑,整個人看上去如同有聖光普照一般,葡萄牙人一時氣血上涌,連每天早上身為一個男人該有的反應都一下子強烈了起來,不過他並沒有對著看上去就很美好的人做出什麼來,而是輕輕親吻了他的唇角。

「沒什麼卡卡,早安。」

「早安。」卡卡的迷濛期很短,很快他的神色就清明了起來並且猶有餘力回葡萄牙人一個微笑,並且在發現他們倆現在姿勢的時候驚詫地眨眼疑惑究竟是自己的睡相差還是葡萄牙人的動靜太大,不過在他糾結完之前已經很認真地將他的劉海撥亂,再次將他的五官藏了起來。

「怎麼了?」卡卡有些迷茫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你不是說我的劉海梳上去比較好看嗎?」「的確你的劉海梳上去很好看嘛。」嘟囔了一句,「可是你頭髮梳上去的話實在是太帥了,所有的人都會喜歡你的。」

「所有人都喜歡我又怎麼樣?我只喜歡你呀。」卡卡笑著親了親他的臉頰。

雖然很高興啦,但是還是有點不開心:「可是你的人緣為什麼這麼好?為什麼所有人都不喜歡我?」難道就是因為他長得實在是太壞了?可是自己哪裡不對了?他不喝酒不吸煙不紋身,潔身自好什麼除了對頭髮的造型之外幾乎對外形沒什麼追求,愛好也是建立在自身的經濟實力的基礎上的,他究竟哪兒做得不對了?!

這麼噼里啪啦和卡卡說了一通后還在義憤填膺,可是巴西人已經開始哭笑不得,最後也只能將葡萄牙人拉下來直接咬了咬他的唇。

「他們不喜歡你又怎麼樣?我喜歡你呀。」

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滿漲得要飄起來了。

等他們兩個人下樓的時候卡洛琳已經將她和迪甘的盤子洗完了,看到他們倆一起嬉笑著下來的時候還脆生生說了一句「早安」,結果搶在卡卡前面對著卡洛琳露出了一個陽光燦爛的微笑:「早安卡洛琳!你今天有什麼安排嗎?」

於是卡洛琳的注意力就立刻被轉移到了今天的安排上,兩個人互相探討了一下今天應該逛哪兒的街,說著說著卡洛琳意識到自己還沒開始梳妝打扮根本出不了門,巴西小美人立刻驚叫了一聲衝上了樓,全程沒有和卡卡說上一句話。

而旁觀了全程的卡卡無奈笑著,收下了拋來的一個飛吻。剛從廚房出來的迪甘覺得自己眼睛快被閃瞎了。 在義大利呆了好久,無論是還是卡洛琳都有種樂不思蜀的感覺,尤其是那兩兄弟的比賽日程一下子輕鬆了不少后,義大利的媒體經常能拍到這四個人攜手出遊的照片,照片上這四個人和樂融融簡直就像是一家人一般——

不過好景不長,卡洛琳要回去聖保羅了。她的暑假已經結束,迎接她的將會是一個忙碌且豐富多彩的高中生活。在走之前,卡洛琳特地和卡卡以及迪甘要了一大把的簽名照,對此她的解釋是「帶點特產回去給朋友們。」對於自己的簽名照片居然成了卡洛琳口中的「ac米蘭特產」,卡卡哭笑不得,而就在在一邊看熱鬧的時候卡洛琳轉過身來對著葡萄牙人也舉起了自己手裡的盒子:「你也來!」

看著滿盒子的三個人的照片舉手投降:「我不是米蘭特產,我連曼徹斯特聯特產都算不上。」曼徹斯特聯特產二十年不變弗爵爺。「拜託你就幫幫我吧!」卡洛琳雙手合十擺出一副懇求的樣子,而受不了巴西美人這樣的攻勢,在迪甘嘟囔著「卡洛兒都沒這樣拜託過我」的同時很是爽快地拿起了那一疊照片。

在簽名途中挑出一張照片看了看,接著高高挑起了自己的眉:「等等……這不是我們的合照嘛,你確定這個也要簽?」這是一張四個人的合照,大概是之前他們去迪士尼樂園的時候一起拍的照片,一開始的時候他們興緻勃勃根本沒想的起來拍照留念,而且說真的,想拍照片的話他們只要往外面一站,媒體小報們都很樂意為他們效勞的——直到被一個人攔下來舉了舉相機,卡卡和對方交流了一會兒並且付了錢后他們將一隻米奇人偶團團圍住,笑容燦爛地拍下了這張照片。

「合照不用!」卡洛琳手一揚,「合照我要回去放在家庭相冊里,就不用簽名了。」「家庭相冊里?」嚇了一跳,接著若有所思:放在家庭相冊里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嘛,「那我也要把這個照片放進家庭相冊里,這樣就可以保存很久了。」

在收拾完之後迪甘驅車送卡洛琳和她的箱包去機場,卡卡和坐一輛車載著巴西小美人巨大的託運行李準備先去幫她託運。在車上卡卡看了一眼,抿嘴笑了笑:「家庭相冊?」

「對啊,就算是我家小時候很窮也是會有一本家庭相冊的啦。」大大咧咧笑道,「雖然薄得很,而且我小時候很不喜歡照相,不過還是有留下幾張照片啦。」

「小時候很討厭照相?」卡卡面帶奇異地看了他一眼,神色新奇地搖了搖頭,「按照你現在的個性完全看不出來呢。」自戀且對自己的外形非常非常在意和認真的小的時候居然不喜歡照相?

「對啊,」滿不在乎地打開了車窗呼吸新鮮空氣,停在紅燈處的時候隔壁車的妹子看到了停在旁邊的車內的人是誰,立刻尖叫了起來,打開車門三個人圍住了他們的車。「卡卡?卡卡?」「·ronaldo?!」於是在三個人的盛情之下,卡卡也只能勉強讓自己微笑著簽名拍照,而看葡萄牙人呢?自動自覺簽名擁抱加上合影,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直到交警警告地吹哨了那些姑娘們才一邊嬉鬧著一邊回到了車內。綠燈通行,兩輛車駛向了不同的方向,卡卡瞥了眼依舊在哼歌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聲音不咸不淡。

「你對這個很是習慣嘛。」

哈哈一笑:「沒辦法,這是作為一個公眾人物一定會有的煩惱,卡卡你也要儘快習慣啦!」對此卡卡不置可否。

而在卡洛琳走後不到一星期也要開始收拾行囊回去了。「回去這麼早?」聽到葡萄牙人說要回去英國的時候卡卡愣了愣,轉頭看著正在忙著舔掉嘴角那一圈奶沫的人。「你才來玩兩個星期……」

「沒辦法嘛,爵爺就批了這麼長時間的假。」無奈攤手,「回去還有足總杯要打,我出來這麼久,爵爺都快瘋了。再說我申請的大學也要去註冊入學不是嗎?」

「你還註冊了大學?」這下別說是卡卡,迪甘臉上都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哪所大學?別告訴我是倫敦大學或者是劍橋牛津……」「當然不是。」無奈翻了個白眼,「先不說我上得上不了這些學校,按照英超每周雙賽甚至三賽的賽程,我哪來得及到那麼遠的地方去上課?我選擇的大學是曼徹斯特大學,每天開車二十分鐘就到了。」

「不過我們真的沒想到,你居然會選擇繼續學業。」卡卡笑道,「我還以為你會和我一樣,選擇在高中畢業之後就專註於職業足球呢。」

他也想啊!簡直都快叫屈了。如果不是為了給系統提供土壤的話,他早就想撤了好伐?!

這一世他14歲的時候根本沒給老師機會嘲笑他的口音和舉止,所以他也沒有給自己一個機會將凳子丟向老師導致自己退學,於是在里斯本順順利利讀上高中、在英國這裡挂名一個高中后請了私教每天認認真真啃書導致自己也能高中畢業之後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像是在做夢一樣:他也能上大學了?

雖然上大學並不是唯一的出路啦,但是畢竟他也是要為了自己的以後打算的嘛——就算自己以後有了自己的品牌、有了巨額的工資和源源不斷的代言,可是難道自己以後就負責在家裡花錢嗎?

再說再多的錢也有花完的一天啊。

這麼將自己的想法和卡卡一說,巴西人深思了一會兒才摸著他的小捲毛笑著讚許他想得深遠,於是在這樣的誇讚之下暈暈乎乎就回了英國,結果在足總杯的兩場比賽過後,卡卡的簡訊就傳了過來。

「上次忘了問了,cris,你在哪個專業?」

老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周圍,更衣室里大家都在自己忙自己的,只有他一個人在看手機,於是他回復了一句:「曼徹斯特大學的競爭實在是太激烈了,我的申請可能被駁回了,不過我會繼續努力的。」他的成績是不太能被曼徹斯特大學看得上,不過總之還是有辦法的嘛!

「這樣啊。」卡卡只是回了簡單的一句話,而以為卡卡只是問一問的放下手機就去沖涼收拾了。結果在他出來之後,手機上一條新的簡訊,他拿起來一看頓時目瞪口呆。

「我申請了米蘭國立大學的法律學本科,你要不要也試試這個專業?:d」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卡卡對於「律師」這個職業念念不忘導致他想要去考律師專業,總之接下來的幾天都被「卡卡要去申請米蘭大學」的消息給弄得喜氣洋洋。

當然這不是因為有了自家小夥伴陪自己一起體驗念書的酸爽所以他才這麼開心啦——雖然有這一部分原因在裡面——不過總的來說高興的還是因為巴西人的樂於奉獻。要知道算時間的話,自從十八歲高中畢業之後,卡卡就再也沒有繼續過自己的學業,很明顯迪甘也是這麼打算的。而在他說要申請繼續學業之後,已經三年沒有拿起過書的巴西人一聲不響地決定繼續陪他一起,別的不說,光是這份感情就已經忍不住想要感動地稱卡卡一聲「好兄弟」了。

不過他沒敢這麼叫,生怕自己這麼一叫將巴西人給叫醒了,這樣他們就真的只能做兄弟了。

這股興沖沖的勢頭一直保持到足總杯決賽的時候,他的進球和突破幫助球隊3:0大勝,捧回了他在曼聯的第一座冠軍。而縱觀整個賽季,阿森納的不敗神話延續了將近半百的場次,曼聯死死被槍手壓制在下面,再加上今年切爾西的異軍突起,在聯賽上曼聯只排名區區第三。

聯賽杯方面,曼聯雖然給出了一些重視,但是那時候正在緊張備戰歐冠,所以止步於第四輪,誰知道歐冠那邊也被雙殺,史無前例止步第二輪,每每說到這裡的時候都感覺弗爵爺的內心是崩潰的。

值得欣慰的是,曼聯好歹還拿了兩個冠軍回去:足總杯的冠軍,以及社區盾杯賽的冠軍,總的來說還是沒讓曼聯這個賽季四大皆空嘛。漫長的夏季長假又開始不安分地想去找卡卡了,可是在他想走之前,一紙通知將他釘在了曼徹斯特。

每年九月到來年的一月中旬是英國大學的申請季,這時候可以填寫兩個志願第一志願自然是曼徹斯特大學,第二志願則是索爾福特大學,並且也已經做好了等到二月份的時候第二次報志願的準備,那時候他的志願會變成曼徹斯特城市大學——不用懷疑,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學校,區別就是比鄰這兩個學校的球隊,一隻叫曼聯而另一隻叫曼城而已。

由於英國的錄取制度問題,在填寫申請志願的時候還沒高中畢業,而且他還無法和周圍的人說,只能偷偷摸摸拜託自己的私教幫忙,關於要做什麼他是兩眼一抹黑,結果當他的私教一臉神秘地給他帶來一張紙的時候一開始還在茫然,但是打開后他驚呆了。

曼徹斯特大學的有條件錄取通知書。


「恭喜你!」他漂亮的私教微笑著擁抱了他一下。老實說一開始的時候她真的對這個傳聞中的壞小子有些敬而遠之,不過實在是囊中羞澀才接下了這份活,可是在互相相處之中她漸漸發現了這個壞小子的另一面,無論是在解題時的認真專註、遇到了難題時的眉頭緊鎖,還是解開了一道題目后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般的燦爛笑容,都讓她漸漸發現了這個球場上有著花一般的腳法的球星不一樣的一面——但和在場上一樣,他全神貫注,而且執著於輸贏勝負。

在休息的時候會顛會兒球,黑白的精靈就像是和他那獨屬於少年一般清俊修長的身體長在一起了一般,當球越過頭頂的時候,少年會仰起自己的頭露出脖頸優美的線條,而那時候他臉上快樂的表情似乎可以感染周遭的人,就算是對足球不怎麼感興趣的她都開始不自覺關注曼聯的一舉一動,也知道了這個少年是曼聯有史以來第一個葡萄牙籍的球員,所以她就開始尤其注意葡語方面的交流,儘可能和對方用他所熟悉的語言所交流。尤其是在一場比賽勝利之後的家教,她可以一邊祝賀著少年精彩的表現一邊給他一個擁抱,這也是少年為數不多的和她的身體接觸。

會對她保持禮貌性的距離,最初的時候這讓她感到安心,但是在現在只會讓她覺得心塞塞:難道在這個花花公子眼裡,自己真的一點魅力都沒有嗎?因此今天來給帶來通知書的時候,她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就是為了讓葡萄牙人眼前一亮,可是這個人已經將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眼前的錄取通知書上,對她也就是一開始的時候那一個擁抱,這讓她不免有些失望。

「不不不,這都是你的功勞!」笑著再次擁抱了她一下,並且給了她一個貼面吻。老實說如果不是有了一個私人教師的話,他現在連這張有條件錄取通知書都拿不到。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達到這張錄取通知書上的條件,接著自己就能上曼徹斯特大學了!

一直以為遙遙無期的大學就在離自己如此之近的地方,饒是已經經歷了一整個世紀時光的都覺得夢幻得不真實。

「請我吃飯?」女人對他眨了眨眼,露出了一絲暗示。

「行啊,地點你挑!」答應得很是爽快,於是女人就咬著唇挑了一家五星級酒店,吃完就可以上去訂房的那種,可惜她內心的火熱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就被一起的葡萄牙人一句話澆熄。

對著艾爾瑪說道:「艾爾瑪,和媽媽說晚餐不用給我留了,不過我會在十點之前回來的。」十點之前回來,那就是真的只是吃個飯而已了。

意興闌珊的女人在上了車之後轉身對身邊的男孩說道:「我突然感覺有點不舒服,你送我回家吧。」

「不吃飯了?」有些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可是……」

「送我回家吧。」女人咬唇,眼中有淚花閃過。

一路無話,葡萄牙人的車開得平穩而快速,而偷看了他的側臉,那張雖帶青澀但無意識間混合了一些深邃和滄桑的側臉一時間讓她有些迷亂,但是她知道,這個人永遠不會屬於自己的,就連一刻都不行。

車平穩地停在她家樓下並沒有熄火,很明顯也沒有上去坐一坐的打算,女人在車內坐了幾分鐘,眼看他真的什麼表示都沒有,只能惱火地看了他一眼,解開安全帶。

「你真不是個男人!」

看著重重甩上車門踩著高跟鞋上樓的女人摸了摸自己的臉無奈笑了笑。作為一個情場浪子,他何嘗不知道這人的意思?但是怎麼說呢,他現在已經……嗯,從良了?

被自己的想法逗樂了一瞬間的葡萄牙人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還早,還能在回家的路上給巴西人打個電話,於是他就抱著愉快的心情撥通了手機里唯一一個義大利號碼。

「喂?卡卡……」 掛掉電話的時候,卡卡臉上的笑容怎麼都止不住,一直到回到了圖書館內再次坐下拿起筆的時候都沒有絲毫收斂的意思,一邊的迪甘都有點無法直視了:「哥,你能不能不要再笑了……我們對面的長桌已經全被女生坐滿了你看到了沒?」雖然對面也坐了一些男性,但是迪甘絲毫看不出那些男性眼中的光芒和那些女生有什麼不同。

「這沒什麼的,迪甘。」卡卡淡然自若地微笑著,指尖的筆轉了一圈又一圈才在紙上再次點下,「作為公眾人物,總是需要習慣這一點的……再說我們才來一個賽季,不會有人注意我們的。」

不會有人注意卡卡?!迪甘在自家哥哥身邊都快無聲苦笑起來了。誰不會注意他?只要是米蘭人,只要是喜歡足球的米蘭人,誰不知道紅黑軍團那個來自巴西的22號?提升起來足以讓人膽寒的速度、飄忽的跑位以及門前敏銳的嗅覺,在首次上場就幫助球隊絕殺了同城死敵,可以說即使他現在太過年輕,但所有人都有充分理由相信,只要再過三兩年,這個人就能夠站到足壇的頂峰。

就算不說球場上的表現,自家大哥似乎也根本就沒有自己的相貌究竟有多麼出眾這個概念一般,拉著他低調出現在了這座谷歌里評價說很受學生歡迎的圖書館里,生生讓他也無辜頂著這樣的視線煎熬了兩個半小時,直到他哥哥起身去接電話之後才好一點——也就好一點而已,畢竟迪甘自己本身也是帥哥一個,雖然沒自家哥那麼誇張,但是他好歹還是挺受歡迎的。

不過幸好的是,他的哥哥已經覺得他今天找的資料已經足夠了,所以能一臉淡然地拉著他起身和他一起離開,這讓迪甘一瞬間覺得自己輕鬆了不少:要是他們再不打算走的話,那邊的姑娘已經蠢蠢欲動準備過來搭訕了。

「我們現在去哪兒?」一上車,迪甘就有些迫不及待地看向了卡卡,眼中的神色怎麼都帶著一股不懷好意。卡卡無奈笑了笑:「你知道的,巴西烤肉店。」迪甘一聲歡呼,其中夾雜著多少的幸災樂禍就不提了。

在02年盛夏剛來到聖西羅球場時,見到他的第一眼,主教練安切洛蒂竟然不是對他表示了歡迎,而是一臉心疼地對他說,孩子,多吃點肉。

反正卡卡那時候是沒敢回頭看一直跟在後面的門德斯的表情,他只能僵硬地點點頭,接受了自家主教練的拍肩和鼓勵。不過大半個賽季過去了,卡卡的身體還是沒見長,而這時候正好卡卡的兄弟迪甘被米蘭買來了——這個「正好」究竟是巧合還是什麼我們有待考量——總之卡卡就有了一個24小時的監護人,督促著他千萬不要挑食。

驅車駕駛到了一家他們經常光顧的烤肉店,兩個人剛坐下來,迪甘的手機就響了。卡卡看著自家弟弟接起電話之後突然一下子笑得春暖花開頓時瞭然,聽到了一口一個的「卡洛兒」更是不忍直視地低下頭看眼前的菜單。

迪甘這一個電話就打了有半個多小時,當他戀戀不捨掛掉電話的時候,卡卡的面前已經堆起了一座小小的一字排的骨頭山,而對著自家哥哥臉上的挪揄表情,迪甘最終還是惱羞成怒:「幹嘛幹嘛?這麼看我幹什麼,你和cris哥哥打電話的時候也是這樣好不好?」

卡卡愣了愣,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

他和打電話的時候也是和迪甘一樣,笑得就像是擁有了全世界一般么?

算了,現在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卡卡笑著搖了搖頭,將腦子裡的思緒全部都晃去,專註於面前的烤肉。

而在地球另一邊的阿根廷,梅西首次代表阿根廷國家青年級球隊出戰,即將在和巴拉圭的u20青年隊比賽中登場。阿根廷人的心怦怦直跳,而他如此興奮不僅僅是因為這是他第一次代表國家出戰。

在接到國家u20隊教練的電話的時候,他的父親驕傲地幾乎要哭了出來。巴薩俱樂部包了他治病的錢,但是他們父子卻陷入了沒有錢生活的窘境之中,為了賺錢他們父子甚至已經有兩三年不回去阿根廷了——可是現在,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第一次穿上藍白條紋衫的時候梅西激動得一晚上睡不著,而在自己意識到之前,他就已經做出了自己小時候最為習慣的動作:撫摸自己的手腕。可是入手的只有自己暴起的筋,梅西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嘆了口氣,接著眼神變得更為堅定。

他手腕上的花兒不知為什麼一夜枯萎了,原本他以為這個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見證過這朵花兒的存在。可是在前兩天看世青賽比賽重播的時候,他看到了那個葡萄牙隊的17號的一瞬間,腦中如同驚雷一般炸響。

那個人手腕上有一朵迎風招展的花兒!和自己曾經的那一朵如此相像!

在他不知道如何去聯繫那個人的時候,他的經紀人,那個和自己的父親有著一樣名字的葡萄牙人看了看電視,接著老神在在地喝了口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是不是想你的小夥伴了?你等等,我現在就去拿手機給你們通電話。」

小夥伴?梅西愣了愣,接著福靈心至一般看向了電視,屏幕里正好葡萄牙在17號ronaldo的策動下發起了新一輪的進攻,三個前鋒幾乎是一瞬間露出了獠牙呼嘯著撲向了對方的防線,犀利的進攻讓梅西看著也不自禁眯起了眼睛。

而在他愣神的時候,一旁的門德斯已經接通了電話,先是一頓嘻嘻哈哈之後他很是嚴肅認真地說道:「,你的小夥伴今天就要第一次為國爭光了,難道你不想祝賀他一下嗎?」

「我的小夥伴早在我之前就已經為國爭光不知道多少次了。」覺得很是無奈,他剛和卡卡打完電話,剛和巴西人一起滿肚子壞水地策劃怎麼推脫掉他美洲杯的比賽呢,怎麼一下子又要為國爭光去了?

「不是啊,過兩天有阿根廷對巴拉圭的u20青年隊比賽!,雖然我知道你馬上就去成年隊比賽了,但是也稍微注意一下世青賽的比賽嘛……」

「阿根廷?」立刻意識到了什麼,「我不——」

「喂?」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有些怯懦的聲音,一下子就讓所有的話都哽在了喉嚨口。

電話那頭突然沒了聲息,梅西茫然地看了看手裡的電話,接著抬頭看了看門德斯。門德斯沖著他聳肩:「你繼續,我去抽根煙。」 首丘之情,總裁的新妻舊愛

將近兩分鐘的沉默,梅西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而則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還是葡萄牙人從自己和梅西幾十年的打嘴仗的回憶中脫離開,率先輕咳了一聲。

「咳……梅西?我是·ronaldo。」

「我知道。」梅西乾巴巴地回答道。

「……」

「……」

「那麼……比賽加油?」不知道為什麼嘴裡突然冒出這麼一句的恨不得抽自己一個耳光。

「謝謝。」梅西似乎在電話那頭笑了一下,他們兩個人同時意識到這次的對話就到此為止了,於是想說聲再見掛掉電話,可是這時候梅西的一句急促的話語突然通過話筒傳了過來。

「有機會的話我們能談談嗎?關於手腕上的那朵花……熱切期盼您的消息!」

電話被那頭急匆匆掛掉了看著手機陷入了長久的驚詫之中。良久,他一挑眉,嘴角露出了招牌的壞小子笑容。

梅西說談就談談,那他不是很沒面子! 2004年,第十二屆歐洲足球錦標賽由葡萄牙承辦。由葡萄牙黃金一代領銜的葡萄牙隊從一開始就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勁頭傲視群雄。而就是在所有前輩都處在星光熠熠的當打之年的情況下的入隊就顯得不那麼讓人矚目了——老人帶新人,無論是哪國的國家隊內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當在塗髮膠中終於糾結完自己的大學有條件錄取通知、想起國家隊的徵召傳真之後,他轉身就去找自家母親。

「有父母簽名同意讓兒子出國比賽的申明?」多洛雷斯拿著鍋鏟愣了愣,接著就在廚房笑得上接不接下氣。「幹什麼啊媽媽,你趕快給我寫申明啊!」瞪著自家已經笑得扶住灶台的母親,「別笑了!我待會兒就得出發了你快些寫啊!」

「我也不想笑……可是,cris,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個是只需要未成年的球員寫的吧?」他的母親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看著他精心打理的頭髮最終還是沒忍心揉下去。「你現在是十九歲,連法定結婚年齡都到了,根本不需要這個了不是嗎?」

對哦恍然,他對時間一直不怎麼在意,連過生日的時候都只是樂呵呵吃蛋糕、和他的朋友們一起去玩一玩,然後就是和卡卡聊天到大半宿,根本就忘了自己度過的究竟是多麼有意義的一個年紀。終於多洛雷斯笑夠了,她直起身給了自家兒子一個溫暖的擁抱。「祝你好運,兒子。」

和自家母親溫情脈脈了一會兒后就要收拾起東西趕往機場了,曼徹斯特飛里斯本的飛機要將近七個小時,中間可能還有一到兩程的中轉,而他必須儘快到達才行。

不過還好的是,路上也不是那麼無聊。雖然在上了飛機之後手機就被要求關機,但他們還有系統嘛。再說本以為是一人出行的,結果到最後居然差點變成曼聯的全隊出行——紅魔擁有多名英國本土成員,而主力成員如里奧·費迪南德、內維爾兄弟、斯科爾斯等人基本上是一定會被徵召的,所以他們幾個人乾脆就一起訂了票免得路上無聊,等到中間轉乘的時候他們再分開,興師動眾大有包了頭等艙的勢頭——當然,他們沒成功。

至少還是覺得有點操蛋蛋。原本他以為自己身邊坐的人不是費迪南德的話怎麼的也得是斯科爾斯他們,大家都是一個隊的玩起來怎麼說也能開心一點,可是就在身邊坐下一個人的時候,興奮的剛抬頭,結果整個人都不好了。

坐下的人似乎也沒意料到他有這麼大的反應,頓了頓,隨即沖著他露出一個略有些憨厚的不好意思的笑容:「你好,ronaldo。」

「你好……」下意識回了一句的突然覺得不對勁,「你認識我?還有,你這時候難道不是應該在利物浦嗎?」他說的利物浦不是俱樂部而是城市。就像是米蘭中的國際米蘭和ac米蘭、曼徹斯特內的曼聯和曼城一般,利物浦里也有兩家互為同城死敵的俱樂部,一家叫利物浦,另一家叫埃弗頓。 和反派離婚之後[穿書]


「你知道我?」對方似乎有些驚訝,他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接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當然認識你,紅魔的新七號ronaldo。」

「我當然也認識你,英格蘭隊的小子,真可惜熱身賽的時候沒碰上。」深思著點頭:「看來埃弗頓這賽季比賽結束得早,所以你就直接到曼徹斯特來了?對曼聯怎麼看?」

「太棒了。」對方眯起了眼睛一臉讚歎,「這就是我想加盟的球隊!」

「埃弗頓可不會那麼容易放人。」一針見血地指出了事實。

「沒關係。」對方那張略有些小胖的臉露出了一個看起來很是純良的笑,「只要我在這屆歐洲杯上好好表現,不愁曼聯不對我出價。」

是誰都說前鋒無腦的?!

抽了抽嘴角,最終還是咧開了嘴角,對著他伸出了自己的手。「·ronaldo。」


「·y(韋恩·魯尼)。」一隻厚實的手握了上來。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們就在不停打牌中度過,而直到站在國家隊所下榻的·al飯店門口的時候還是覺得有點操蛋蛋。

雖然在自己的記憶里魯尼魯小胖的牌技一直很差,但他真的沒想到,就在飛機轉乘之前他差點就從小胖的口袋裡贏回自己從里斯本回曼聯的機票錢了——也幸好他們玩的時候沒有來錢。在和英格蘭幫分開之前魯小胖已經和他勾肩搭背混得如膠似漆,看得那幾個路上睡覺、做自己事情的紅魔隊友們很是新奇。

這裡斯本小子怎麼突然一下子好相處起來了?

心說要是他們也遇到一個不停輸錢給你還好脾氣繼續玩下去的人,多壞脾氣的人都能繼續好好玩下去了。

「!」突然一聲呼喚,他下意識抬頭一看,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豪爾赫·門德斯如之前所約定的一般在酒店門口等他,可是之前在和豪爾赫說話的人同時也轉頭看向他,熟悉的臉生生讓差點踩到自己的鞋帶。

路易斯·菲利佩·斯科拉里,02年世界盃拋棄獨狼,大膽提拔新人卡卡和羅納爾迪尼奧也成就了他們兩人的犀利主教練,去年他成為了葡萄牙的主教練,今年的歐洲杯自然他也是要帶領葡萄牙繼續往最高的獎盃上衝擊。

雖然已經接觸過不少次了,但是……真的不想看到自家的經紀人和自己的國家隊主教練站在一起啊!感覺門德斯特別像是特地到學校去和老師打招呼的家長一般讓人不好意思!

「,到啦。」斯科拉里沖他招了招手一臉慈祥,「書看得怎麼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