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迎上衝來的幾員戰將,蛇矛如毒龍出洞,詭異,強勢,將幾人殺死。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四處望了一會,找到公孫瓚所在,喊道:「公孫瓚受死。」

蛇矛一掃,將公孫瓚周圍的護衛,全部拍下馬,迎戰公孫瓚。

張飛為了減少傷亡,蛇矛砸向公孫瓚頭,吼道:「蛇壓蒼茫。」

公孫瓚早已知曉這些神兵的厲害,竭盡全力躲開身體,依舊被砸中左肩之上,當即半邊身子成了血泥。

張飛挑起公孫瓚,喊道:「公孫瓚已死,降者不殺。」

「公孫瓚已死,降者不殺。」

僅剩八百餘人的白馬義從,呆立當場,隨即撕心裂肺喊道:「主公。」

隨即摸摸拔劍,輕聲道:「主公,稍等片刻,我們就來。」

話畢,白馬義從統統拔劍自刎。

張飛命人打掃戰場,隨後讓幾個部將各令一部分兵馬,趁機吞併幽州。 同一時間,關羽也攻破鄴城,俘虜袁紹一家,隨後將袁紹斬首,把他的家眷收押,順勢拿下幽州。

周泰軍夜間抵達廬氏,未進城僅僅知會蔣欽一聲。

隨後白日休息,夜間行軍打著曹操的旗號,行至南陽,以奉曹操軍令領取軍糧,計賺南陽,文聘受傷而逃。

…….

次日,風和日麗,不少百姓丟下農活,站在警戒線外觀看飛行船,

王鈞率先登上飛行船,命令飛行船起航,飛過洛水,抵達宜陽。

宜陽外,曹操早就命將士集結,看到飛行船慢慢降下來,王鈞站在最高處。

帶頭躬身拜道:「拜見乾國公。」

「拜見,乾國公。」

王鈞眼眸微低看眼曹操的將士,終將無一敢於和王鈞對視,紛紛低頭。

王鈞望著這些士兵暗自點頭,這些人有三成是百戰精兵,五成是老兵,兩成新兵,道:「所有人放下刀兵,卸下盔甲。」

此令一出,曹軍一陣騷動,卻無一個執行。曹操回身沖著兵將,吼道:「你們想幹什麼?乾國公下令放下兵甲還不行動!」

說完之後,第一個走出脫下戰甲,卸下腰間長劍,隨後夏侯淵,夏侯惇,曹仁等等一個個走出,沉默不發的放下刀兵,脫下戰甲。刀兵,戰甲很快堆積如山。

王鈞隨即下令,全軍下船,只留下操控飛行船的水手。

飛行船離地五米,一個個將士就在曹軍驚駭的目光中,毫無畏懼跳下船,放出所有的恐龍乘上。

隨後天龍衛升空,翼龍騎士升空,趙雲騎著五彩神牛,踏著白雲落地,秀的曹軍頭皮發麻。

曹軍望望自己的身邊戰馬,就見戰馬屁滾尿流,個個腳軟腿麻,癱倒在地上,暗罵道:「廢物。」

又看看對方恐龍,神牛,個個威武不凡,兇猛無比。不比不知道,一比頓時感到羞愧。暗罵道:「奶奶的,這群傢伙真不是人,幸虧主公機智投降,不然我們真的九死一生了。」

滿寵上前一步,郎聲道:「傳乾國公令,封曹孟德為奮武將軍,賜黑風熊,中正劍,持節,節制周泰軍,趙雲軍,華雄軍,奪豫州和青州。」

曹操單膝跪地,抱拳道:「諾。」

隨即三名天龍衛走出,一名天龍衛牽著一頭黑熊,一名天龍衛捧著中正劍,一名天龍衛捧著符節下了飛行船,行至曹操身前下馬,將中正劍,符節鄭重的交給曹操。

牽熊的天龍衛,取出一令牌交與曹操,把令牌的用法告訴曹操。

曹操帶著一絲忐忑,收起黑風熊,腦中浮現了黑風熊的能力,心中一喜,沖著王鈞再次拜道:「謝主公。」

王鈞轉頭望向夏侯淵,道:「令妙才攜兵三千,將孟德和你們的家眷接往長安。」

夏侯淵下意識看了眼曹操,見曹操瞪了他,趕忙沖著王鈞,道:「遵令。」

接著又道:「孟德,開始行吧!不要讓孤失望。」

「諾。」

曹操一手持劍,一手持節,騎著黑風熊,道:「全軍出發,目標滎陽。」

一聲令下,大軍緩緩駛動,奔向滎陽,曹操留戀的看眼自己的軍隊,頭也不回的追上前軍,

「讓夏侯惇他們帶著各部兵馬登上飛行船,返回長安。」王鈞說完,轉身回到自己的船倉。

三個時辰后,飛行船回到了長安,城外的祭壇依舊在忙碌。王鈞讓高順將這隻軍隊送進大營整編,剔除老弱,同時讓夏侯惇幾人進修,不合格者踢出。

召集程昱,鍾繇,高順等人齊聚太師府,王鈞滿身威嚴,道:「長安城最近如何?」

程昱上前一步,躬身道:「主公一切安好,只是各州之間動亂,商隊不便外出,長安城內糧食有些不足。」

王鈞點點頭,道:「此事我知道了,稍後我會放一座糧倉在城內。」

程昱一聽自然知道王鈞說的是無盡的糧倉,道:「有糧倉在,糧食問題就不愁了。」

鍾繇道:「主公,長安城本是皇城,后棄之不用,因此董卓遷天子,裹挾百姓於此,是長安城有些混亂,屬下想重新規劃長安城。」

王鈞沉思片刻,要是現在規劃,估計那些世家肯定會趁機擴大府宅,可是現在不宜建新城,道:「此事可以,你和程昱,高順三人商議一下,不過孤希望有些府宅的大小,要按地契,規格來,你可懂?」

鍾繇瞭然,知道說的是世家,某些世家真的太過了,拱手道:「屬下明白。」

王鈞轉頭望向賈詡,問道:「那邊什麼情況?」

秀爺快穿之旅 儘管王鈞未說劉協的姓名,可是眾人心裡還是有數。

程昱幾人不由看向賈詡,賈詡面色不變,淡定的回道:「近日沒有什麼動靜,僅僅會見了太醫吉本。」

「吉本?」王鈞敲起桌面,眼中凶光一閃而逝,道:「吉本可曾為伏完看病?」

賈詡點點頭,道:「有。」

「滋滋又是一位忠臣啊!為什麼天下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缺衣少食他們不思計策,為了宮中衣食無憂的劉協權利忙卻個不休。」王鈞淡淡說道。「是不是孤未曾舉起屠刀,你們的心思就飄過來了?」

「著令吉本,捐出家產,救濟城中百姓,歸家著書立說。」

頓了頓,又問道:「程昱,孤的政令可執行了?」

「回主公,書海計劃推行順利,可是土地和奴僕計劃有些不順暢。」程昱遲疑的道。

王鈞緊緊盯著程昱看了一會,道:「給你三天時間,三天後你完不成,孤命大軍負責推行這兩條鐵令。快一年了,孤不想等了。」

程昱臉上的冷汗刷刷的流下,卻不敢擦拭,道:「屬下明白了。」

王鈞沉思片刻,既然他們有膽子反對孤,那麼就讓他們去干,道:「等等,此事交由金禕,吉穆、耿紀、韋晃,吉穆幾人去執行。孤給他們半月時間,將土地令和奴僕令在長安徹底推行,省的他們整天沒事幹,給孤找事。」

程昱心中替幾人默哀了一下,明顯王鈞是不會派人給他們,做成了沒有功勞,失敗了那就苦頭吃了,不過不關他的事情,抱拳道:「屬下明白了。」

王鈞豎起兩根手指沖著鍾繇幾人,道:「這是第二次了,如果他在孤的麻煩,就不怪孤心狠手辣了。」

轉頭對著賈詡,道:「傳訊文若,那位再有動作,就不要怪孤不守信用。」 ps:啊哈!今天第二更,主角快回去了,熱鬧將要開始,您那也別挺着了,收下了吧?

都市之最強黑科技 當然,麗莎小姐身邊是不缺乏追求者的,像她這麼優厚條件的新一代貴女是那些整天閒的蛋疼的花花公子們追求的目標,許多在明確得知大老闆陳曉奇跟這位美女沒關係的人都將精神頭放在她的身上,試圖通過這個老闆非常信任的親信來獲取進階的機會,再者說,這麼有前途的女子要是能娶回家,那可是自己一輩子飛黃騰達的階梯啊!

於是乎在“美華實驗室”園區大門口的接待處,每天都有大量送給麗莎小姐的鮮花堆成小山似的,各種各樣肉麻無比的求愛信也一打一打的裝滿了口袋,最後這些東西都被那些辦事員分掉扔掉燒掉了,因爲麗莎小姐已經非常厭煩和麻木了,這些信她根本都不看,那些花也是沒地方擺了。

而那些工作之便得以經常出入美華辦公區的人,則不管二十歲還是五六十的半大老頭,都有機會去討好這位小姐,他們衣冠楚楚風度翩翩面帶微笑談吐高雅的賣弄着自己的風采,活像一隻只開屏的孔雀求愛的大雁,讓麗莎小姐不勝其煩,卻沒有從中找出來一個看得上眼的人,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洛克菲勒財團的那個代表托馬斯.安德森到來之後。

托馬斯的來頭很大,畢竟屁股後面是第一家族的洛克菲勒財團,他的職權也很大,能夠決定上億美金的投資,但是他的身份卻很普通,是這時代很尋常的美國移民,在哈佛大學畢業之後以非常優異的成績和表現得以加入到大財團中,十年之間奮鬥到如今的地位,但是他不是洛克菲勒家族的人,連外戚都不是,派他出來跟陳曉奇這個新興發跡者打交道,是因爲陳還沒有跟洛克菲勒家族直接面對面談判的資格。這話說出來很傷人,但是這就是現實,你不得不很無奈的去面對。

陳曉奇實際上也不願意跟這些大家族大財團的核心人士直接交鋒,因爲他的確資歷太淺資格太嫩,這種跟大鱷們碰撞的結果不用猜都知道,倒黴吃虧的一定是他,他還沒有逆天的想到要去跟這些恐怖的傢伙們掰手腕,那些憑着一張嘴兩條腿就能忽悠大財團的穿越者們必定有着不同尋常的“王八之氣”,小身板一震就讓人家乖乖的合作?好吧,他是做不到的。就象現在他知道全世界最大的油田在波斯灣一樣,他是打死都不敢說的,說出來之後,不可能發生人家跟他合作的妙事,更多可能是他迅速、馬上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到現在爲止,陳曉奇沒有觸動大財團們的神經,即使他已經有了足夠大的名聲和足以自保的軍事實力,他也絕不去搞這些倒黴的事情,就連造車的事情他都繞着彎子走,連福特集團這樣的新興勢力都不去碰,這些人身後的牽扯不知道有多深,他有那個功夫還不如鼓搗自己的先進發明呢!

所以,在他的石油化工技術和設備推出來之後,洛氏財團派出來這個外聘高級職員跟陳曉奇打交道,已經是比較難得的了,陳曉奇沒有任何意見,只要對方能購買他的發明專利和產品,他才懶得管籤合同的人是誰。

托馬斯.安德森爲了自己出人頭地奮鬥了這些年,結果弄得孤家寡人一個遲遲沒有成家,而他偏偏還知道在這裏,沒有結婚成家的人是不可能得到進一步提拔重用的,在西方文化中,這些光棍是不穩重、靠不住的代名詞,他老大不小了,不成家很難再進一步。這時侯他碰上了麗莎小姐,積蓄多年的熱情爆發了。

不得不說托馬斯是個比較不錯的青年,三十多歲正是人生剛剛開始的好時節,事業成功,人長得也不錯,出身名牌大學,雖然家庭不怎麼樣,可是這裏是不怎麼講求門第的美國,並且他的成功也有足夠的資格進入上流社會,總之看上去是個很不錯的夫婿人選。

已經好大年紀的麗莎小姐總算找到了看着順眼不討厭的傢伙,隨着交往的日益深入,兩個人這就墜入愛河一發不可收拾,這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了。

陳曉奇樂見其成,自然是大力的支持他們,而隨着新的合作項目的展開,有了更多便利條件的兩個人也有了充分的空間和時間來加深感情增進了解,這算是陳曉奇心中一塊大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規模宏大的“全球物流系統”光前期的調研準備工作就讓三百人的團隊花了三個月的時間,這還是在陳曉奇的詳細計劃書的指導之下才進行的如此迅速,而三方面加上後來踩了一腳的摩根財團支持的美國鋼鐵,四方面聚集英才嚴格劃分分工合作,勉勉強強將數千萬的資金落到實處,最終的出來的結論讓他們心花怒放激動不已------一個每年盈利不少於十億、年增長速度不低於百分之二十、可持續發展時間不低於五十年的一個巨大新型行業,現如今就已經向他們完全敞開了!

陳曉奇的計劃涵蓋了集裝箱航運、現代物流、現代快遞、連鎖加油站、連鎖購物中心、連鎖酒店餐廳幾大方面,這幾大產業到了後世,每年的營業額加起來超過一萬億美金的規模,幾乎主導了這個世界的民生髮展,其中涉及到的行業、企業、人員、資金更是天文數字,這已經不是壟斷美國公路交通和快遞那麼簡單了,這簡直就是個分割世界主宰人類的恐怖網絡啊!

陳曉奇的那後後一本子計劃書最終變成了數百本分門別類詳盡描述的說明材料,其中誕生的管理科目數十個,這個草臺班子在將來漫長的歲月中,成爲新一代企業管理者和高級管理人才的培訓搖籃,將四大財團的地位和實力提高到一個永不可超越前所未有的地步。光是其他三大財團每天從越來越細的規劃中挖掘出來的財源就足以讓幾大家子樂得閉不上嘴------在世界級別的戰爭沒有爆發、新興電子工業還沒有發展的時代,他們手裏頭積累的巨量資金除了初級家電之外,竟沒有更好的投資方向!而陳曉奇的計劃改變了這一切!

陳曉奇已經最大化的估計了自己的影響力,卻遠遠沒想到這計劃會造成多麼大的變化。在幾個月之內,這個四方面的合作機構一再擴充,最後不得不單獨成立一個巨大的機構,獨佔一棟大樓和無數分支,投入的資金層層加碼,出來頂事的人級別越來越高,最後成了三大財團核心掌門人直接伸手進來掌控的重要機構,陳曉奇榮升一代宗師專門來負責給這些年齡老大不小的精英們講解其中各關節的要害理論,托馬斯成了跑腿的。

陳曉奇只是個另一時代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而已,林林總總劃時代的先進理念一腦袋,但是讓他講得條理分明絲絲入扣就有點難爲人了,就算是這幾年掌控自己的產業已經鍛鍊了不少,卻是依然沒有能力掌控這麼巨大的計劃,給這些時代精英們所謂的講課也變成了探討,基本上他提出來的構想和概念只能簡單講解,至於如何具體實行,那就要靠大家的通力合作,這種環境下,“腦力激盪”式的“頭腦風暴法”堂皇出爐,再次革新管理界。這時侯,他不是宗師也是宗師了,那本厚厚的計劃書成爲了“管理聖經”級別的寶貝,在四大財團內部是絕密文件,各個分支部門的人只能看到自己應該知道的那一部分職責和知識,想要升級那就得努力工作了。

陳曉奇精心策劃的這一構想,最終成就了其他三大財團,催生了數座後世原本不存在的管理學院------財團內部專門培養自己後備力量的。而他的每一次講演都現場用他自己發明出品的黑膠唱盤機錄下來,最後堆了整整一屋子,他每天口乾舌燥的說話,從早到晚一刻不停,將別人三輩子都說不了的話都說了,要不是他每天晚上打坐練氣修養精神,只怕十個他也早已氣絕身亡了。

從1923年底到1924年5月,陳曉奇就是這麼過來的,直到他覺得自己已經被人家徹底挖空了快要瘋掉的時候,三大財團才滿意的放了他一馬,陳曉奇馬上提出來一個重大決定---他要回國了! 穿越成爲女兒身 幾人又說了一些零碎的事情,王鈞見無事了便道:「走吧,去軍營安放糧倉。」

一行人來到了軍營,營中有著三萬名將士正訓練,王鈞等人站在一旁看了一會,問道:「張濟他們怎麼樣了?」

「樊稠,楊定,張濟三人進度緩慢,張綉可堪一用。」高順道。

王鈞聞言沉思片刻,道:「長安城畢竟是皇城,城中只有三千守兵,八百衙役還是有些不足。

封張綉為城門校尉,領兵5000,鎮守12城門。

封張任為安民校尉,領兵3000,負責巡視城內,協助長安令程昱,維持治安。

封馬三為剿匪校尉,領兵3000,負責剿滅長安城的盜匪。」

「諾。」張任和馬三同時道。

隨後一行人不再停留,前往早就準備好安放糧倉的地方。

高順為了糧倉的安全著想,提前準備了800人的陷陣營長期駐紮在此,一見王鈞等人過來。

副統領唐山,立即集合軍隊,走了過來,沖著王鈞一拜,道:「拜見主公,拜見將軍,拜見各位大人。」

鍾繇等人暗自點頭,從他們整齊劃一的行動,壯碩的身材,嚴明的紀律,看出這是一隻訓練有素的精銳。

「起身。」王鈞道。

「嘩。」陷陣營戰士瞬間起身。

王鈞點點頭,為鍾繇,法正,張任等人介紹,道:「他們是陷陣營的士卒,乃是孤麾下可以排進前五的存在。」

眾人一聽,不由深深看眼陷陣營士卒,卻沒有發現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陷陣營聽令,全部站過來。」王鈞伸手指著旁邊的地方。

「遵令。」陷陣營士兵昂首挺胸大步走到,王鈞的身側。

王鈞取出糧倉一扔,隨後讓鍾繇幾人看看,便下令放進一袋糧食,讓糧倉開始生產糧食,又令陷陣營負責看守糧倉。

剛回到太師府,一名僕役跑來稟報,道:「主公,府外有一道人自稱左慈,前來求見主公。」

「左慈?」王鈞輕聲念叨。

程昱一瞧,不由問道:「主公,你認識他嗎?」

「不認識,不過聽人提起過,與南華,于吉並稱三仙。」王鈞搖搖頭,道。「將他請進來,」

不一會兒,一名老者跟著僕役走進來,只見他鶴髮童顏,唇紅齒白,身穿麻衣道袍,一雙草鞋,雖說拄著一根藤杖,卻是健步如飛。

左慈微微拱手,道:「見過乾國公。」

王鈞點點頭,道:「左道長有禮,不知左道長來孤有什麼事?」

左慈含笑道:「貧道於西川嘉陵峨嵋山中,學道三十年,突然聽到石壁中有人叫我,一連幾天都沒有找到,幾天後電閃雷鳴,一道閃電擊中石壁忽聞石壁,得天書三卷,名為《遁甲天書》。上卷名『天遁』,中卷名『地遁』,下卷名『人遁』。天遁能騰雲跨風,飛升太虛;地遁能穿山透石;人遁能雲遊四海,藏形變身,飛劍擲刀,取人首級。乾國公不如退位讓賢,隨某入山修鍊。」

這話一出,屋內王鈞,程昱,高順,田豐幾人不由笑了起來,王鈞笑眯眯地道:「不知孤讓與何人?」

「當今天子劉協,為人聰慧,沉穩,讓他便是。」左慈笑道。

王鈞表面微笑,眼睛里卻是一片冰冷,道:「不知道長可為孤演示一二。」

左慈點點頭,道:「乾國公可命人取水盆來,貧道可為乾國公表演水盆釣魚。」

王鈞呵呵冷笑道:「此乃小道,孤的麾下也有一二能力,不如你們比試一番,不就清楚了。」

左慈一愣,心道:「這是哪位道友在此支持王鈞,于吉這老頭還在南邊傳道,難不成是南華這老狐狸?」

微微欠身,道:「敢問乾國公,不知哪位道友在此?」

「哪位都不是,仲德你可與左道長過過招。」王鈞朗聲道。

程昱走出隊列上前一步,拱手道:「仲德尊命」

轉身面向左慈,抱拳道:「本官長安令程昱,向道長討教一二。」

左慈打量了一番程昱,見他是一文官,從面相上看出他為人生性剛戾,卻沒有其他發現,心中有說不出古怪,道:「請。」

王鈞伸手阻攔道:「去演武場。」

一行人轉道去往演武場,演武場佔地十畝,左右兩側各有一個武器架,地面是一塊塊青石板鋪砌。

王鈞走到休息去坐下,道:「兩位可以開始了。」

兩人走至場中,施了一禮,左慈雙手結印,身形一閃,笑道:「此乃隱身術。」

可是落在王鈞幾人眼中,左慈還是站在原地沒動,程昱皺皺眉頭,心道:「這左慈不會傻了吧?稍微動了一下身體,結了個不知名的手印,就說是隱身術?」

隨即也不管左慈,鼓起胸中一口浩然正氣,喝道:「鎮。」

口中吐出一個乳白色的「鎮」字,充斥著正大剛直的氣勢,迎風變大,眨眼間變得有如房屋大小,成泰山壓頂之勢壓向左慈。

左慈看著來勢洶洶的鎮字,雖然不解隱身術怎麼失靈了,但清楚這一下不躲開,恐怕就這麼一個字就得有得受。

剛準備躲開,左慈這時發現周圍的空間好像禁錮住了,身體動彈不得,使出渾身解數也沒有動起來,望著越來越近的「鎮」字,臉上青筋暴起,用出吃奶的力氣,喊道:「住手,貧道認輸。乾國公,貧道認輸。」

程昱看了一眼王鈞,見王鈞點頭,一揮手,呵道:「散。」

「鎮」字化為一團白光散開,左慈霎時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驚懼地看眼程昱,喘著粗氣道:「程大人,你剛剛用出的是什麼能力?怎麼充斥正大剛直的氣勢,就像孟子所說的浩然正氣一般?」

程昱眼中閃過一絲狂熱,雙十沖著王鈞方向抱拳,面向左慈,道:「此乃主公傳授的《浩然正氣經》,可以聚胸中一口浩然正氣。」

左慈臉色一變,轉頭震驚的看著王鈞,下意識問道:「乾國公,程大人說的是真的嗎?」

「不錯,《浩然正氣經》的確是孤傳給仲德。」王鈞點點頭道。「左道長,不是得到《遁甲天書》為何沒有用出來?」

左慈心中黯然,難怪王鈞不在意他的話,連這麼寶貴的經書都傳了出去,恐怕他修鍊的經書更加厲害,苦笑道:「貧道修行了數十年,還未入門,只會一些戲法,加上自己修鍊出來的或神術。」

王鈞點頭稱讚道:「左道長竟然在這個沒有靈氣的世界修鍊出一點門道,可稱得天資不凡。」

「這個世界?」左慈嘴裡念叨一遍,震驚的看著王鈞道:「你…..」

王鈞豎起一根手指擺在嘴邊,輕道:「噓,不要說出來。」

「道長可願投效於孤,孤可賜予道長一本真經。」王鈞笑眯眯的問道。

左慈聞言有些失神,過了半響,道:「貧道需要想想。」

王鈞點點頭,道:「你們聊,孤去休息一下。」

「恭送主公(乾國公)。」眾人齊聲道。 ps:週末愉快!今天清明,謹在此向爲中華浴血犧牲的先烈們表示誠摯的哀思!三鞠躬!

是的,按照早期的一個重要計劃,他要回國發展新的事業了。現在他想要具備的資源和實力已經超乎預料之外十倍的實現了,他也成功的引起了世界有數的幾大財團的注意,再不走他就走不了了,這個最後提出來的巨大無比的計劃才進行了這麼短時間,就已經搞出來這麼大的影響,如果他再投入到這裏面的話,恐怕那些工作將會把他拖在裏面一輩子也解脫不出來,他就別指望幹別的了。

所以他趁着自己心力交瘁被挖空的時候,整個計劃團隊已經運轉起來可以脫離他的時候,趁勢向這些人提出來大撤退回國發展的決定,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這些人竟齊齊的大大鬆了一口氣,他們心中想到的竟是同一種念頭---這傢伙終於要走了!

陳曉奇不知道自己這快速崛起幾年中取得的成就給人家多麼大的震撼,這根本就是這世界上所有人傾盡一生也不可能忙活出來的事業,他自己四年多的時間就做到了,即使加上他在中國的那半年也不過是五年時間,他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

這時侯幾大財團都傾盡力量去追查了他的底細,結果讓他們瞠目結舌不知如何判斷。陳曉奇公開說的那一套“從美國長大”的說辭,調查結果似是而非,像他這種華人出身在美國數不勝數,類似的案例多如牛毛,但是找不到那個讓他發明染色劑的實驗室,這是其一,其二是沒有任何組織和機構能提供陳曉奇這種程度的教育和啓發,讓他能搞出來這麼多不相干的發明,他在化學上有天賦這個姑且視之爲天才,可是他連複雜無比的化工設備和鍊鋼技術企業管理都能提出來前所未見的高論,這就有點嚇人了。是什麼樣的組織才能培養出這樣不似人的人來呢?遍及世界也找不到!其三,沒有任何目擊者看到過他是如何從美國到達中國的,這年頭遠洋運輸的從業者屈指可數,有機會有條件來往於中美之間的人也是數的出來,可是這裏面偏偏就不能確切證明陳曉奇存在,都是些似是而非不能確定的結果!

這裏頭,有陳曉奇吩咐戴春風想辦法造成的假象,他從另一時空的知識中知道,最容易迷惑人的手段就是不確定,查不到真憑實據卻又有可能存在的證據,這成了一個巨大的謎團,還是永遠都無法證實的大謎團。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