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辰立看了看以前要仰視的人,如今都站在自己的面前,並且揚言要他的天賦還有性命,這隻不過是二年的時光,真是滄海桑田啊,現在的自己已經可以很平心的看著這些巨頭了,

2021 年 1 月 7 日

「小子,你不用這麼看著我,我不是她,你的天賦當然要,不過你的命別人不拿,我還是要拿得,因為你殺了烏女,你一定要死的,」這是雲素的話, 魔卡少女櫻之命運降臨 ,

辰立的眼睛其實一直在看著雲素,當雲素出現的時候,他擊一直看著,因為那道身影他很熟悉而又陌生,那時黎晴,那時他的傷,他忘不掉,可是如今辰立看著那道身影,卻是鄒了鄒眉,讓他很是驚訝,要是十黎晴的話,自己看向他,彌補可能如此的淡漠啊,還有黎晴雖然被人稱為九玄體,但是這修為進步速度也不會這麼快吧,自己的天賦是神級也沒有她快啊,辰立不認為黎晴的天賦會比他還高的,那時不可能的,所以讓辰立感覺到奇怪,

當聽到雲素的話時,辰六的眼睛睜的老大,看著雲素道,「你不是她,怎麼回事,你是誰,她呢,」

「她,呵呵,已經不存在了,我是雲素,鬼玄谷的創始人,如今借用她的身體活,她當然已經不存在了,現在只有我了,」雲素知道一些辰立和黎晴的事情,所以將此事說出來,來刺激辰立,雖然她們沒有在一起,但是她也知道這小子還是喜歡那小姑娘的,

辰立一聽到此消息,身上一股殺氣外放,黑髮狂舞,「你也敢,」對於黎晴雖然已經沒在一起,但那畢竟是自己的第一個女人,那情感還是比較特殊的,不可能抹滅,如今聽到他的曾經的女人被人奪舍抹殺掉,他當然怒火而生,

辰立轟的一聲立在了空中,站的位置比這些巨頭還要高,一身黑衣隨風而舞,黑髮更是狂舞,站在那冷漠地看著雲素,看著那熟悉的外形,想到裡面的靈魂已經不是那個她了,心中掠過一絲傷感,和黎晴在一起的記憶如轟水樣重破那久風的存唉,再現腦海,辰立心中有些痛,眼睛也有些濕潤,當他再抬頭看向那身影時,眼神也變得淡漠起來,「既然這樣,我會讓你再死一次,」

“哼,小子真是大言不慚,今日就要死道臨頭,還口處狂言,」雲素怒視著辰立說道,

辰立沒有說話,身處一隻手,隨既在空中出現一張大手,向雲素抓來,雲素冷哼一起聲,同樣也是一隻大手,兩隻大手在空中相遇,花出一道道恐怖的轟隆聲,只見雲素的大手瞬間崩塌掉,辰立的那大手未有絲毫,繼續朝著雲素抓去,雲素以聲吼叫「九陰吼」一聲大吼們,只見空中出現一骷髏拿著把大刀向那大手砍過去,「空中再次發出一道轟容的聲音,「只見空間顯出來后,看見那大手依然向前,而那骷髏卻是消失掉,

眾人接是難以接受,這雲素本來也是妖孽,但是竟然擋不住辰立的一隻手,大手繼續向前,速度並不快,這是辰看故意如此,實則是讓大家看到后心神巨串,如今的自己已經能將他們彩在腳下,

雲素整個人大驚,沒想到自己竟然擋不住這麼個大手,一直因為自己的天賦是第一的,她也從不信什麼神級天才,因為她跟本就沒見過有人的天賦會強過她的,她是靈鏡中最強的天才,千年前十沒下載也是么是她現在卻是看到她無法執行的事情,有人的天賦竟然會比他高,她竟然難以將這大手破掉,

「你現在到了什麼境界,你小子果真進步很快,沒想到就已經到了這個層次,難道真的有神級天賦的人,不過就算你是,今日你也別想活下去,你的天賦我也要取出來,」雲素身形狂退,看著那緩慢的大手印說道,她就不信催毀不了這大手印,以前在自己看來是個嘍儀樣的小輩,竟然變得這麼強,讓她心裡也是震嘆,其他的強者並沒有出手,只是在旁邊看著,心裡都是震驚如今的這小子的實力竟然強大到這個程度,就連現在靈鏡最強的人都是連他的掌印都擊不破,

雲素三千青絲狂舞,白衣飄飄,甚是美麗,辰立看到更是一陣心痛,原來這具美麗的身體是她的,可是如今卻是另一個靈魂,只見雲素,身體化為九個,九個身體都迅速地掐決,身體很快變成九隻鳳凰,九陰九鳳,然後九隻鳳凰再歸一,化為一隻美麗的鳳凰,遮天蔽日,鳳凰噴出一道火,朝著手掌噴去嗎,剛開始手掌並沒有什麼反應,可是隨著源源不斷的火焰噴出,手掌咔嚓的聲音,巨頭出現了列風,列風越來越多,轟,手掌崩碎,鳳凰大叫一聲,一道恐不得音破攻擊而出,旁邊的人都是血液翻滾,此妖女的實力很是強悍,就是因為此女將九陰功的真境練到九鳳歸一的程度,她戰無不勝,神獸之威可不是他們這些修為淺的人能夠抵擋的,

音波主要是沖著辰立而來的,辰立感覺一道強烈的聲波震進腦海,帶著狂亂的嘯殺之意,大有將他的神魄震碎掉,一陣頭巨痛傳來,只見辰立腦門上出現一黑色的漩渦,隨既又消失,那狂猛的音波便被清除,只見辰立的眼睛變成了黑瞳,兩隻眼睛如黑暗深淵樣,讓人見之感覺到深深地顫慄,只見辰立依然是一掌,空中出現一大的黑色掌印,不過此時速度很快,快落閃電,朝=那隻鳳凰拍去,「伊呀,」鳳凰大叫一聲,身體騰空而起,黑色的掌印也跟著騰空朝鳳凰拍去,

「鳳火焚天,」只見鳳凰身上冒出火焰身體沐浴在火焰中,從鳳凰的身上一道道奪目的火光,激射而出,奔向那黑掌,一下就有上萬道光線,穿向那黑掌,可是那黑掌之是稍滯了下,然後依然如故,那些光線擊在那黑掌上並擊碎黑掌,黑掌很快就到鳳凰的面前,鳳凰伊呀的大吼一聲,從嘴裡噴出一道彩色之火焰出來,擊向黑掌,轟,彩火焰撞向黑掌,可是眨眼間就滅了,黑掌又是稍滯了下,然後呼嘯著拍向鳳凰,伊呀,鳳凰被拍的飛了出去,在空中轉化為人形,靈鏡的除聖皇外最強者雲素,使用了自己最強的手段,依然被如今的辰立一掌擊敗,這驚道在現場觀看的每一個人,

無極子見辰立竟然如此輕鬆的擊敗了雲素,心神巨串,他怎麼變得這麼強,好像不是一個極別的戰鬥一樣,這小子自始至終都是出了一掌就擊敗當初還是如今的傳奇女子云素,他的天賦實力居然恐怖如斯,雲素身形跌落到山峰上狂吐鮮血,受傷不輕,要不是辰立念著身體的舊情,最後收了力,恐怕要直接被拍死,辰立看了看下面的雲素,那黎晴的身體,感覺波為複雜,這道身影如此的熟悉,他不忍心下手殺之,

「我先不殺你,你的身體原本是她的,我要給她一個公道,呆會我在找你算賬,」辰立對著下面的雲素說道,隨既然手一揮,手中出現幾個旗,向黎晴投來,將之以陣法囚禁住,免得這女逃跑,這筆帳等下再喝她算,

雲素沒想到此人的實力已經如此恐怖,她覺得這小子的實力已經超越元神境了,而且實力強悍,否則擊敗她不會如此的輕鬆,現在又身受重傷,還被這小子給囚禁起來了,讓她的自尊受挫,她是靈鏡的天才,是曾經的傳說,她自己也覺得自己很驕傲自毫,她重生一次是希望自己的輝煌能繼續下去,甚至更好,她也做到了,出來后征戰八方,無一敵手,還和聖皇而戰,也戰鬥平手,可謂是風華絕代,可是美好的夢想還有自己的驕傲自毫,被一個青年給擊的粉碎,而且這是一個後輩,是個曾經的嘍儀,竟然能輕易擊敗她,讓她很感覺很不真實,無法接受,

辰立可不管那雲素想什麼東東,依然站在虛空中看著這些強者,然後目光看向屋極子,無極子發現被盯著,眼皮一跳,心神都一顫,「無極前輩,你不是很想得到我得天賦嗎,如今我就站在你面前,為何不敢來拿啊,」只見辰立平靜的看著無極子淡笑道,這種強者的感覺真好,辰立心裡想到,當初像無極子這樣的實力的人當初只是仰望,如今卻能藐視著這些人,這種感覺真是好啊,

這些巔峰人物看著這黑衣少年魔神般的樣子都是一陣沉默, 他們沒想到這神級天賦竟然這麼厲害,兩年的時間已經成長到他們對付不了的程度,他們心裡感嘆著神級天賦的厲害,要是以前早點形動,將此人擊殺,獲取他的天賦,那就好了,如今一個字唉,他們的心裡都是唉嘆一聲,他們也沒有離開,看著這辰立,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可好似剛才見到辰立的恐怖的實力,又不敢形動,畢竟那恐怖的天賦也要有命拿啊,他們近退兩難,和辰立對侍著,

片刻后,無極子打破了僵局,說道,「各位,你們也看到了這神級天賦的恐怖了,讓這小子成長到這個程度,連我們都不是對手了,為今之計,我們只有團結一起合我們眾人的力量將之擊殺,獲取這神級天賦了,」無極子瞄了下辰立,有些心驚膽喘地道,

「好,我們一起,我就不信這小子能有多恐怖,」有一花色頭髮亂糟糟的老者也踏出一步說道,

「好,我們一起上,」又有幾人踏步而來,辰立並沒有阻止,只是好像不關他事樣,靜靜地站在那看著,顯得雲淡風清,

「都一起,」花白老者朝後面那些未踏足的人叫了一聲,頓時又有幾人朝前踏出一步,將辰立圍了起來,

此時後面只有兩人,一個是聖皇,還有一青袍老者,這兩人並沒有踏出這一步,

「還有沒有,有的話一起來,你們兩個呢,」辰立見還有兩人未來,其中一位正是聖皇,而另一位是一青袍老者,顯得深不可測,兩人都沒有動,

「我放棄,」聖皇吐出幾個字,見辰立看著他,隨既辰立看著那青袍老者,

「小兄弟別誤會,我只是觀眾,」那青袍老者笑了笑說道,

辰立點了點頭道,淡淡地說道,「你們的選擇不會錯的,」說著辰立手上多出一道如意劍,看著圍著他的一些人道,「你們這些老骨頭想要我這樣的天賦,真是年齡活多了,做夢吧你們,好了沒,既然你們都踏出了這一步,就別怪我了,都去死吧,」說著辰立左右橫劈了下,隨既手中的劍消失掉,依然和剛開始樣站在那,沒有了動作,

接著圍著他的人全部身體往下空調,經過黑石的融合后,他獲得了很多的傳承,這黑石就是主宰,有著一切最強的真理,這也讓他有著超凡的眼界,讓他發現這如意劍竟然也是靈魂攻擊的神器,幾多強者對於神劍還是修為弱小,要斬他們的神魂時輕而易舉,就這樣這些靈鏡的強者很可悲的被辰立瞬間斬殺,如果有後悔葯吃,他們肯定要吃個飽了,他們原本想得到神級天賦,再加上這麼多人圍殺辰立,應該是容易辦到的事情,可是想像是美好的,現實是如此的殘酷,他們做夢也想不到,辰立如此的輕易的就將他們的命收割掉,

十來具元神境的高手被瞬間斬殺,掉落了下去,很多人在遠處觀望都是難以置信,要變天了,要變天了,很多人都是心裡自由想到,這些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靈鏡的巔峰人物,竟然一下全部的死了,這讓他們都怔在那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不真實,大家看著山峰上那些殘破的身體,這些身體是誰的,是元神高手的,每一個跺跺腳都能讓靈鏡一方動蕩下,可是如今卻是全部突然死了,是誰有能力將他們瞬殺,是那傲立空中的黑衣青年,大家都像木偶樣看著空中冷酷的黑衣青年,好像被辰立的恐怖的實力嚇傻了般,啊有人突然發出了一道聲音,太強大了,

聖皇臉色難看,這些昔日的朋友竟然都死了,這讓他難以接受,不過更震撼的是如今這小子的實力竟然強大道不可思議,這些昔日站在靈鏡的金字塔的頂端人物,竟然被這小子瞬殺,如今這小子的實力已經比自己都要強大很多,

聖皇雖然面色難看,但是也沒說什麼,生怕這小子也連自己都滅了,現在說來自己可不是此人的對手,雲素都擋不住這小子的一掌,自己估計也不行,那青袍老者也是很震驚,不過也沒說什麼,也許和聖皇想得差不多,

辰立掃了下下面這些人的屍體,包括三大宗的宗主也已經身死道消了,這對靈鏡來說絕對是個重磅炸彈,然後看了看空中的聖皇和青袍老者,說道,「兩位前輩,你們看如何,」

兩位老者都是一驚,隨既都說道,「該殺,」

「聖皇前輩,這是他們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如果我得實力弱小,此刻死的應該就是我,如今我得實力足以滅他們的時候,我當然將他們斬殺之,」辰立淡淡地說道,

聖皇笑了笑說道,「辰立,你的實力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是我沒想到的,當初我就知道你以後必是龍敖九天,如今以見你的實力確實很強了,我已經不熟你的對手了,你是不是到了傳說中的鏡界,」聖皇誇獎了下辰立,然後問道那他一直嚮往的鏡界,化靈飛升境,

「嗯,只要我願意,我隨時都能飛升到真靈鏡,」辰立淡淡地說道,目光看著聖皇那羨慕嚮往的眼神心中笑,

“果然,你的天賦是神級果然恐怖,我們這些老骨頭修練了上千年的時間都無法求的大道,你如此年輕就到了我們嚮往的境界,真是羨慕你擁有如此好的天賦啊,」聖皇眼中一絲光芒贊放,隨既消失,如果辰立實力還是在他之下的話,那就好了,立馬就要奪來,這人比人氣死人啊,自己修練了上千年,而他只是個毛頭小子,竟然有這麼好的神級天賦,別人吃了那麼多的苦都實現不了願望,而他修練起來卻是如此的輕鬆和極速,這讓他心裡很不平,憑什麼他有如此的天賦,

「聖皇你最後沒有跨出那一步很是聰明,但是你還是要死,就因為你開始的話,你其實也想奪我得天賦,不過發現我得實力強過你,所以中途退出,如果我得實力不強的話,你依然會斬殺我,所以你也要死,」說著一道巨多少黑色的劍懸在聖皇的頭頂,辰立其實是想奪這老傢伙的東西,所以用這無須有的罪名,

「你,,,」聖皇叫道,可是一道巨大的黑劍,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向他斬去,「哼,”聖皇發主一道冷哼聲,隨既一道圓盤樣的東西迎向黑劍,」轟,」黑色的劍竟然停在那,被這白玉盤給擋住了,什麼,這竟然是一件上品聖器,辰立大驚道,竟然擋住了黑劍,可是黑劍是什麼神器,只是擋住了片刻后,巨劍轟然斬碎了白玉盤,上品的聖器也是擋不住這把巨劍,不過在這空限間聖皇身體已經瞬間轉移,巨劍並沒有斬道他,

巨劍並沒有停止片刻讓聖皇準備的時間,又向聖皇橫掃過去,聖皇大驚,這劍如通靈般,快到不可思議,就在他剛剛閃過一擊時,身影再次閃爍出來,面前已經再次出現了劍影向他斬來,聲皇突然間捏碎一個光球,頓時聖皇的身體被一金罩黑劍斬在上面,發出吭吭的聲音,黑劍竟然無法穿透,

「你也別逃了,留下吧,」辰立發出一道聲音,原來在此刻那青袍老者擔心回斬他,竟趁機溜走,只見空中出現一黑色的大手,向那青袍老者壓去,隨既黑光綻放,青袍老者的身影已經動彈不得,青袍掙扎著,可是無濟於事,身體好像被空間束縛般,老者大驚,道,「閣下,未免太無道理了吧,我只是個旁觀者,並沒有對你起歹意,何以下殺手,」

黑色的大手,停在了空中並沒有壓下,「你無歹意,如若不是和他們想得一樣,為何和他們站在一起,來到這裡,如今既然來到了我面前,也不要走了,把命留下吧,」辰立冷冷地道,此刻的辰立給人感覺猶如一個殺人魔頭,竟然在他這裡的人一個都不放過,眾人覺得辰立是有些過了,這青袍老者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站近了點觀看,可是如今辰立也要殺掉,還有聖皇並沒有參加圍剿辰立,如今也要被殺,此人的實力恐怖,但心性好像也如魔頭樣,

辰立並不是這麼認為,在這武道的世界,弱肉強食,如果今日辰立實力弱小,肯定會被這些強者瓜分掉,也沒人會說他們狠,如今自己的實力強悍,來斬殺他們並沒有錯,這也是做給整個靈鏡的人看的,前段時間自己成為活的丹寶的事情,自己當然也是知道的,但是辰立不可能都去斬了這些靈鏡的人,這次斬殺這麼多的巨頭,就是為了以儆效尤起震懾反擊的作用,看誰以後會打他的主意,對他不敬,

黑色的大手轟然落下,伴隨著一凄慘的叫聲,那人在黑掌下灰飛煙滅,黑掌碎既消散,


辰立看了看聖皇的身邊一層金色的光罩,這顯然是一種極高端的靈器,可能是上品聖器,無限接近神器,否則也不可能擋的住黑劍的斬力了,看來這聖皇也是搞到了重寶啊,辰立看著聖皇笑了笑,這笑容落在聖皇的眼裡就如魔鬼之笑般,讓他心神串立,「我並沒有做出損害你的事,你放我一馬,我將我得一切都給你你,還可以讓你當聖皇,」聖皇大聲說道,希望能說服陳立,逃的一命,

「難道殺了不不是更好嗎,」辰立還是淡淡地笑著,隨既,黑劍黑光大放,劈天一斬,轟,那聖皇和金光灰飛煙滅,空中如今只是立著辰立一人, 一身黑袍,黑髮狂舞,一副絕世風姿立於空中,此刻的辰立如一個絕世魔頭,遠處的人都是被這辰立震到了,都獃獃地看著這邊,大家都知道天是要變了,以後這靈鏡就是那懸於空中的絕世魔頭的天下了,

辰立掃了掃遠處觀望的人,然後目光看向雲素,然後身體轟地落了下來,震的山都震動,此時的辰立的實力厲害,已經今非昔比,就看殺這些原本靈鏡的巨頭,如此容易,辰立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過了遠神,通神境,因為黑石的融合傳承啟動,他從元神境直接提升到化靈鏡,只要他可以直接飛升到真靈大陸,

雲素怒瞪著辰立,她如何不恨這人,是此人破壞了她的這一生的理想,”你不要這樣看著我,你雖然重活,可是你遇到了我,你白重活了,還有你重活不應該選她,所以你也死吧,”辰立緩步踏來,走向雲素,

「辰立,幫我殺了此女,是她害死了晴兒,」一人飛馳了過來,所以滾滾地傳來,辰立一愣,看向那人,那人竟然是古管家,「古管家,」辰立道了一聲,古管家很快來到辰立的身邊,「辰立,此女乃是千年妖女雲素,如今將黎晴抹掉神魂,她佔了這身體,所以你一定要替我黎家斬了此人,」

「她死了,不存在了,」辰立聽古管家這麼說,繼續往前踏一步,看著雲素道,

雲素瞪著辰立,淡淡地道,「你殺了我吧,”雲素一直將自己的天賦當作驕傲,如今卻被一個小輩輕易的擊敗,這讓驕傲的她難以接受,本來復活就是為了繼續她的傳奇,她不允許自己的人生留下敗績,對她來說那是不可原諒的,她是誰,她是傳奇,她是雲素,她的天賦被後人讚揚,如今卻輕易的被一個後輩擊敗,她接受不了,所以她現在也只求一死,

辰立聽到這雲素竟然直接向自己求死,怔了怔,感覺有些奇怪,「為什麼,你好不容易重活,為啥要求死,」

「她是傳奇人物,如今被你輕易擊敗,她難以接受,因此也就求死了,」古管家接過話說道,

「奧,原來這樣,真是可笑,那好吧,我承全你,」辰立笑了笑道,隨既手抬起,向雲素劈去,

「晴兒,我為你報仇了,」說著掌泛著黑光,向雲素劈去,看著這熟悉的身影,辰立竟然難以下手,眼睛看著這熟悉的身影,手舉半空,難以劈下,看著這女的眼睛,此刻竟然有種熟悉的感覺,「辰立,」一聲熟悉的聲音說了出來,這是黎晴的聲音,辰立怔怔地看著這女子,原來這黎晴竟然還活著,


辰立放下手掌,一手扶起此女,「晴兒,是你嗎,你還在,」

「我只剩下一縷執念在此身體里,只想見你一面,和你說句對不起,辰立,當初是我對不起你,我不應該離開你的,此生我們無緣,只能等下輩子我們在做夫妻了,」黎晴眼淚流了下來,看著辰立說道,

辰立看著黎晴,舊傷彷彿又被揭開,眼淚也掉落下來,對此女主角還是有感情的,那傷也是自己的一個內傷,時常會讓他心痛,所以再次看見此女這樣,心也陣陣的痛,「沒事了,我會將你救過來的,」辰立留著淚道,

「沒用的,辰立,我只是一執念在此,這也是因為那渾不知道如今竟然消沉,我才得以重現能見到你,我得這份執念很快就會消失了,只要見道了你,和你說了對不起,我死也甘心了,辰立,我們下被子再坐夫妻,」黎晴聲音漸漸的低了我下來,隨後眼睛一閉在也沒聲音了,

「不,」辰立一聲怒嚎,怒氣衝天,將雲層都炸裂,山石都有些都蹦踏掉,遠處的人修為低的都直接吐出一口鮮血,那時他們站的遠,如果站的近的話,可能會被辰立這一嚎直接陣死,

辰立仰天長嘯了一陣,眼淚如雨般跌落下來,看著這女子,只見此時這女子竟然怔怔地看著他,「晴兒,」

「你是個多情的人,真是可惜了,我不是她,她已經徹底的消失了,如今你也殺了我吧,」原來這是雲素,被辰立的一聲長嘯給震醒,

「你,你這老不死的,為何要奪她的性命,我要殺了你,殺」辰立怒吼著,手掌往此女頭上一拍,「滅靈大法,」隨既辰立手上一陣黑光,絞殺靈魂,雲素的魂被徹底的震殺,辰立用此法師不想破碎此身體,這身體是黎晴的,他不想破碎,唯有滅了此魂,雲素的魂被摸殺了,辰立長吐一口氣,自己抱起黎晴的身體,騰空而起,大家還看著一隻黑狼仰天長嘯,聲如悲泣,讓人傷感,

很多人見辰立悲傷地離去,此時很多的才敢過來,他們飛馳過來,看著那些巨頭的屍體,都是心神巨串,竟然都死了,他們在那看了良久,好像不相信眼睛看到的,這些巨頭之前是神樣的人物,如今卻像牲畜樣躺在山澗中,讓他們覺得不可思議,這都是因為他們得罪了一人,那黑衣青年,那絕世魔神,竟然實力如此恐怖,可是他好像為情所傷,不管怎麼樣,以後這靈鏡就是他的天下了,很多人來這觀看了一會,然後都是嘆息這離開了這片山脈,

這一黑衣青年斬了靈鏡的全部巨頭人物,在靈鏡瘋傳,就連聖皇都被斬了,還有以前的傳奇雲素重生后,實力更恐怖,可是也被那黑衣青年斬了,這黑衣青年是誰,很懂人都是認識,那就是失蹤兩年的辰立,神級天才,竟然實力恐怖如嘶,雖然還有人打他的主意,可是如今哪裡還有人敢,孽說他們,就連那些巨頭都被斬了,他們更是嘍儀了,現在都是讚揚著這魔神,沒有人再提及此人的天賦了,他們也知道不可能了,


辰立的事情被民間傳的神乎其神,說他是神靈轉世,如今傳承已開醒,他是真正的神靈,

在一個小山村裡,很多人站在那,這是菩提村,很多的菩提村村民,站在那,包括黎員外和古管家也在那,辰立當然也在那,看著一具墳墓,道,「晴兒,你我在這相識,這就是你的墓地了,你安息吧,」辰立隨既騰空而起,化作黑點,消失在空中,很多人都是看著這一幕,心頭微嘆,隨既離去,

黎晴已去,辰立固然傷心,但也無奈,他沒有讓人起死回生之法,就讓她成為一個過客吧,既然無緣,那便放下,辰立還要陪伴極位紅顏,還有追求武道巔峰,

空中一黑衣人腳踏虛空,張嘴一吼,滾滾的聲音傳出四面八方,「我為靈鏡之主,」很多人,無任是修真者還是凡人都抬頭看著天空上那身影,此人是誰,很多人都是看著,這是神級天才辰立,如今實力恐怖,擊殺了很多院神境的高手,甚至連聖皇也不是他的對手,被其斬殺掉,那些知道的人對不知道的人說道,

辰立如今登上巔峰,那種上位者的感覺很好,如今的實力已經是靈鏡的最頂端了,他已經無所畏懼了,隨既辰立身影閃爍離開,消失在天際,讓眾人感觸波多,天地間真有這樣的絕世天才,只是短短的幾年就站到了巔峰,讓眾人仰望,

辰立被眾修士封為新的聖皇,三大宗的宗主被斬殺,也並沒有替宗主報仇什麼的,以如今辰立的實力誰人能對付,三大派的宗主由副宗主接認,唐婉也從雲青宗出來了,跟著辰立,還有那金艷玲如今只能仰望辰立了,辰立很喜歡這種被金艷玲仰視的感情,當初的屈辱一散而空,隨既便漠視她,她已經沒有了那種資格了,

辰立如今也住在聖皇的那空中樓閣,這裡很是豪華,身邊有靈月,小青,唐婉,三位女孩的陪伴,這唐婉也被辰立收掉了,辰立享受著三女的溫情,就這樣喝三位美女日也縱歡了一個月,在此期間三女因為辰立的精血滋潤,無任是天賦還是實力都是大步的提升,靈月已經到了元神境,小青也到了元丹鏡,唐婉也到了元神境,可謂進步很大,這根本就是不正常的進步,這都是他們都有一個神般的男子帶給她們的,這讓她們很高興,跟著這樣的男子就是不修練也進步很快,

這聖皇的空中樓閣式一種聖器,可大可小,是個寶物,辰立將原來裡面聖皇的人都驅逐離開,只留下一些歌姬,這些歌姬無任舞姿還是歌喉都是很好,這樣在空閑暇來可以欣賞休閑,所以辰立留了下來,將這空中仙閣收了起來,帶著三女游篇千山萬水,看日出日落,數細水長流,在此期間也將鬼玄谷給滅了,然後陪著三女在靈鏡各處遊玩,好不快活,

和三女在靈鏡各處風景勝地遊玩了整整一年,然後帶著三女前往自己的故鄉,凡人境情國,如今辰立的實力都不要什麼傳送陣了,直接穿越空間,帶著三女到凡人境也就片刻的時間, 凡人境的情國,空中出現了四道身影,只見一俊俏青年旁邊立著如仙子般的女子,站在高空,他們就是神,

「到了,這就是我得家鄉,看來這幾年的變化也不小啊,」辰立對著唐婉笑道,因為她還是第一次來,靈月眼睛來過,小青就不說了,也是這的人,

「那時皇室,」辰立站在高空,看著一毫華建築,這是辰立第一次看到皇宮,可是原來在自己眼裡的那高不可攀的皇室,如今卻是讓自己俯視,這感覺真是好啊,辰立咧嘴笑道,帶著眾女腳踏虛空,幾人就來到了皇宮上面,辰立看見很多皇宮的人,就連那皇帝他也見到了,

“叫皇上出來見我,」滾滾的聲音傳了下來,這到聲音在下面的人聽來,如天神的聲音,神聖不可侵犯,

「何人,」一位皇城統領喝道,可是他看看卻是找不到人,然後他的頭不由自主的向上看去,人一呆,怔怔地看著上面,只見四個人立於空中,這是仙人,仙人啊,很多人都是發現了空中立著四個年輕人,一男三女,

「何人在皇宮散野,」只見一位老者從皇宮飛了出來,立於空中,此人也是修真者,沒想到此處也有修真者,隨既又有五人飛上空中,將辰立等人圍了起來,很多人看著,沒想到這皇宮中也有仙人,這是他們沒想到的,可見皇宮就是不一樣啊,竟然有仙人護國,

「閣下,莫以為修真就能來這小國稱雄,還是趕快離去,否則殺,」一老者看著四個年輕人勸道,

「還是你們退下吧,我是來當這國的皇帝的,如若不離去,殺,」辰立笑著淡淡地說道,好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小子,狂妄,既如此,拿命來吧,」一老者手化化抓向辰立抓去,此人是築基後期,看這不出辰立的深淺,所以覺得能對付得了,

辰立伸出一手掌,”抓,」只見空中出現六個大掌向六人抓去,六人一下就被大掌握在手中,六人都是張大著嘴看著,都是結巴地說道,「你,這是什麼實力,你是什麼境界,」六人都是築基期,辰立這一手著實嚇了他們一跳,他們那裡見過這樣的實力啊,這超出了他們的想像,可謂活了一百年也沒見過如此的人物啊,那些凡人也是看著大驚,原本以為能看看仙人打架呢,可是這青年太厲害了,一下就將六位老神仙抓住了,這跟本不是一個級別,好像這青年比這些老神仙還要厲害很多,怎麼回事,應該是老神仙更厲害才是,他們看著這一幕都是驚訝萬分,

皇帝也已經走了出來,看著這一幕,驚出了一身冷汗,此年輕的神仙怎麼這麼厲害,自己特意從靈鏡請了幾位護國法師,就是為了對付一些修真者的,可是這青年竟然這麼強,一下子就抓了自己六位法師,

「上仙饒命,」六位老者此時反應過來,這青年的實力覺對是很強,可能是元神境的強者,這樣的強者他們是不可能對付的了的,別說六個,就是六百個也對付不了人家,

「還是殺了比較好,」說著辰立手掌一緊黑光現,六人的身體就消失的無影無宗,連渣都沒有,看的人都是倒吸口涼氣,這是上等的神仙啊,沒想到如此年輕,還有他身邊的三位女子也是仙子了,

皇上苦著臉,抬頭看著辰立四人,如今護國法師被人輕易的滅了,「這位仙人,不知道來此有什麼事,」這皇室萬人之上,如今對著別人卑宮軀軀,著實不讓他習慣,

「你的皇位給我,我要當這的皇帝,」辰立俯視著下面的皇帝說道,

那皇帝面色難看,說道,「您乃是神仙,為何要槍我得皇位呢,還有當皇帝也不是那麼容易當的,”


「好,這樣,讓我當百日的皇帝,如何,」辰立想了想說道,自己是不能做著皇帝,還要去真靈大陸呢,

身披皇袍的中年人面色難看,不過這位年輕的仙人沒搶他的皇位就是極好的了,憑著仙人的實力自己這些凡人兵將絕對無法抗衡,他能說只當百日的皇帝已經是最好的了,雖然面色難看心有不願,但也是無奈地說道,「可以,既然仙人想做百日之君那便做吧,」

辰立笑了笑,帶著三女從空中飄落下來,「好了,你在這百日之內就當我得助手吧,」那皇帝面色難看地點了點頭,就這樣辰立享受著百日皇帝的時光,當然辰立是想真的好好體念下做皇帝的感覺,不管使玩,還批閱奏摺,治療國家,以極一些戰事,辰立都是如一個真的君主般認真的對待,而且都做的很好,這讓那原本的皇帝漸漸地對這位看起來時個年輕人的仙人有些刮目相看了,這年輕人竟然也真的能做好,原本以為這仙人只是玩樂,可是並不其然,他有時看起來如一個真正的帝君,他提出了很多的意見,還有治理國家的理念,

轉眼間百日過去了,辰立將皇帝位還給了中年人,「皇上,不知我這百日之君當的如何,」

皇帝如今和辰立相處了百日,可謂已經熟悉,原本自己心裡有些不高興,畢竟辰立雖位仙人,但是卻是強行侵犯了他的皇威,可是和此年輕的仙人相處了一段時間,卻是讓他漸漸地欣賞起這位年輕的仙人,皇帝對著辰立笑道,「立皇可為皇,乃是賢君,朕不如也,」

「皇上,過溢了,希望皇上不要怪我冒犯之罪就好,」辰立也是笑了笑道,

「我說的是實話,冒犯我也不放在心上了,辰立以後多來家鄉看看,」皇上笑道,兩人都是哈哈的一笑,如朋友般,

「皇兄,不知我可推薦一人,」辰立和皇上稱兄道弟后笑道,

「奧,不知道立弟你要舉薦何人,立第舉薦的一定是人才了,」皇帝說道,

「我舉薦的是我得一位很要好的兄弟,叫歐陽亮,他的夢想就是當個王爺,」辰立要把這小亮弄進來做王爺,

「既然是你說的,當然可以,就讓他做王爺吧,」皇上很爽快的答應,能和這位仙人有些交情對他這麼個凡人間的皇上時莫大的榮興,他知道自己這皇帝對於情國人來說是高高在上,無比的上位者,但是他知道對於面前的這位年輕的仙熱鬧來說真是不算什麼,如果這位年輕人想滅掉這國家的話能輕易做到,實力道了這個程度,就是一國之君在這位年輕仙人面前不算什麼,他設置可以廢掉現有的皇帝,重力新君,他就是有這樣的實力,如今這位仙人還如此的珍重自己,可謂是對他很大的榮興了,

這位仙人要讓誰進來,那就誰進來了,他這皇帝根本就無從選擇,如今這位仙人還尊重地問他,這讓他更是對於這位年輕的仙人高看了幾眼,不是指實力,而是指人的內涵修養,此仙人也是很好,

辰立對著皇帝道了聲謝,文武百官也是前來送行,對這位年輕的仙人深深的信服愛戴,辰立跟大家揮了揮手,然後帶著三女騰空而去,瞬間消失在空中,留給皇城的人站在那,他們知道他們情國儲了個仙人,而且實力恐怖,還是位帝君之才,辰立和三女跨過虛空,來到了那敖忠那裡,如今的天龍幫已經被敖宗和小亮發展成為了靈國的超級大幫,人數都有百萬人,便不情國各地,如今的幫主自然是小亮,敖忠為副幫主,

「小亮,敖忠,出來見我,」辰立滾滾的聲音傳出,立於空中,下面是大片的氣派的建築坐落於天龍山脈,可謂現在的天龍幫如一個大的宗派樣,三年的時間就能發展到這樣的程度,可謂敖忠是個人才,小亮當然也許有這方面的天賦,

「誰,」只見幾個赤膊身體的大漢從一處殿內跑了出來,東看西看怎麼沒人,「誰,有膽出來見老子,」一看起來像老大的漢子叫道,「大哥,你看上面,」另一個漢子手指天空的一處雲朵上,

「仙人,」幾人都是獃獃地看著上面,讓他們睜著眼睛看著,

「叫小亮和敖忠出來見我,」空中滾滾的聲音響起,幾個漢子沒說什麼,說了聲好,然後朝四處跑去,他們不知道這位仙人會如何對付他們,生怕被輕易的奪掉性命,還是叫幫主過來吧,也許此人認識幫主,

有些最早入天龍幫的人看著空中的身影心中很是開心,「立哥,你回來看我們了,」一人開心地叫道,,辰立看著那人,正是最早和敖忠在一起的人,對著那人笑了笑,「敖忠呢還有小亮呢,」

「哦,我馬上去叫,」那人飛快地跑了起來,只見另一處大殿走出來兩人,一個魁梧的漢子,還有一年輕的漢子,此人正是敖中和小亮,小亮看著空中開心地向上一躍,然後朝著陳立而去,如今小亮在這三年來已經有了修氣五級,這樣的天賦夠強了畢竟這裡的靈氣不多,能在三年修練到這程度以及很好了, 「立哥,你來了,太好了,」小亮現在已經長高了很多,已經有成年人呢差不多的高度了,只是比辰立矮了一些,辰立看著這位兄弟如今也長大成人,心裡挺開心,而且到了修氣五級了,小亮一說話,真氣不足以騰空,人就又掉落了下來,辰立笑了笑,然後手一揮,一塊雲朵接住了小亮,然後慢慢地降落到地面,隨之陳立還有三女都落到地面,雲朵到地面消散一空,辰立走上前捶在小亮身上,「小亮,如今你也長大了,不錯,也挺英俊,不過比我還是差了些,」

「去,立哥,比實力可能不如你,但是比英俊瀟洒,那你還是不如我了,」小亮笑道,也捶打在辰立的身上,可是辰立的身上讓他感覺好像捶在了鋼鐵上,小亮大驚道,「立哥,你的實力現在是不是很強了,是不是真的成為神仙了,」

「神仙,對於這裡我應該可以說是神仙了,我在靈鏡已經登到巔峰了,不過離成神還有一段路,」辰立笑道,

「好沒我就相信立哥能踏破萬千困難,登上巔峰的,如今立哥你真的做到了,」小亮開心地道,

辰立笑了笑,然後看向敖宗,和敖忠說起話來,小亮和小青也聊了起來,還有認識了靈月額唐婉,這讓小亮是很羨慕啊,感慨立哥真是好福氣啊,辰立看著敖忠,身上也漸漸地有點真元氣,波什奇怪,「你也修練了,你有靈根,」敖忠爽朗地笑著摸了摸光頭道,「幫主見笑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情,亮子也要我一起修練,我也就跟著玩了,結果我還真有靈脈,竟然也能感悟道天地靈力,不過甚至是很難感悟吸收,到如今也只是比凡人好點,一級罷了,」敖忠很是開心,自己也能修真,跨入修真者的行列,成為仙人,這是他做夢都沒想到的,

「哦,你是個幸運的人,好了,我們一起進去吧,」辰立對著小亮和敖宗說道,進殿說話,如今的大殿也是很狀觀,

辰立知道如今的天龍幫有這樣的陣丈,是敖忠的功勞,此人絕對是個驍熊般的人物,當初自己只是姿助了下,如今就能發展到這個程度,跟他預料的一樣好,可以看出敖忠是個人才,幾人談了一下天龍幫的形式,辰立很是滿意,如今已經不用擔心什麼資金的問題,現在的龍幫已經是情國最大的商業大幫了,涉及到很多的行業,資金如山,富可敵國,

辰立和敖忠和小亮兩位兄弟把酒言歡,在龍幫度過了三個月的時間,然後留下了一些丹藥給小亮和敖忠,敖忠被認命為龍幫的幫主,小亮為副幫主,不過這也是辰立考慮下才變動的,敖忠此人是個做幫主的人才,小亮卻並不合適這位置,他生性毫放自由,因此讓小亮有個龍幫的副幫主的虛名,然後去皇宮當王爺去了,實現了真正的王爺的理想,當然不但是吃喝玩樂,小亮被成為武王,擁有一些權力的,不過逍遙快活是小亮的本性,因此他自然還是以享受生活為主,

小青去拜訪了一下他的家人,然後和辰立幾人在情國如普通人般四處遊玩了下,然後離開凡境,再度踏出靈鏡,辰立有些事情沒有做,那幾十區探索四大險境,他如今的實力應該可以去看看那些無任踏足的領域,

因為是要去險境,幾女也就留在了靈玉空間內,辰立如今都不需要踏著飛劍,直接踏空而行,看似閑庭漫步,實在是一誇千里,穿越這虛空,他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就是黑暗森林,當初自己的實力不怎麼樣,就沒有深入,如今自己已經實力如此,所以過來看一看,

辰立人在黑森林中踏步飄在空中,看著下面黑暗的一片,可以說這森林很大的面積,辰立自己一個手掌拍去,只見空中出現一巨大的手掌,如一遮天大手樣,向黑暗森林拍去,」轟隆隆,「下面被這大手印擊毀,只留下一個大手印,顯得很醒目,無任是大樹還是下面的獸都被辰立這一掌拍的飛灰煙滅,辰立如今的實力很是嚇人,一些高階的魔獸也驚恐而逃向四處奔去,他們知道又一位恐怖的人類強者駕臨,跟本不是他們能對付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