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轟!

2021 年 1 月 18 日

似被易天行的言語所激怒,九道金色雷霆遊動,而後彼此融合,最後化作一道極為粗大的金色光柱,瀰漫著一股令人心驚膽顫的氣息。金色光柱尚未落下,周圍的大山便是無法承受這種壓力,山體之上,一道道裂縫蔓延開來,無數巨石從山上滾落而下……

無形的氣勢直接將易天行籠罩,強大的壓力讓得他身體骨骼彷彿都是不堪重負,發出嘎吱的聲音。緊咬牙關,易天行抬頭,望著那金色的光柱,一縷鮮血從嘴角溢出。

「喝!」

一聲爆喝,易天行體內發出一聲悶響,這一刻,他的身體彷彿突破某種桎梏,那種無形的壓力,彷彿都是減輕了幾分。金色光柱轟然落下,易天行一聲長嘯,面色都是帶著一絲猙獰之感。

腳掌猛然在地上一跺,易天行筆直的朝著那金色的光柱沖了過去,一股蠻橫到極點的力量,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

轟!易天行的身軀狠狠撞在金色的光柱之上,頓時爆發齣劇烈的轟鳴聲。短暫的僵持之後,易天行的身體倒飛而回,重重的砸在地上,將地面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

「咳咳……」半蹲在坑洞之中,易天行劇烈的咳嗽著,隨著咳嗽,鮮血噴洒在地上。金色光柱威勢不減,徑自落下,狠狠地轟向坑內的易天行。

轟!

金色光柱轟然砸落,整個大地彷彿都是一陣顫動,一道道恐怖的裂縫蔓延開來,周圍大山,更是在這一刻,盡數轟塌……強大的力量橫掃方圓百里,所過之處,一切都是被夷為平地……

。 金色雷霆帶著毀滅的氣息,蒼穹為之色變,天威浩蕩,瀰漫開來,這一刻,即便是相隔甚遠,都是能夠感受到那股令人神魂顫慄的氣息。

轟!

雷霆轟然落下,強大的威能席捲而開,易天行所在之地,方圓百里被恐怖的力量夷為平地。

「哪裡發生什麼?」古碑空間之內,不論是尋寶之人,還是相互廝殺的雙方,這一刻都不由自主的停止了手中的動作,目光望向易天行所在的方向。

「走,去看看!」剎那間,無數身影齊動,朝著這邊趕來。

煙塵漸漸平息,蒼穹之上,鉛雲慢慢消散,天地再次恢復清明。地面上,出現一道方圓數里的巨大坑洞,如同一個乾涸的湖泊。在坑洞的正中心,一道身影靜靜的躺在那裡,身上閃爍白芒。

白芒漸漸微弱,最後消失不見,露出其內的身影。此刻的易天行,沒有絲毫的氣息波動,呼吸弱不可聞。那裸露在外的身軀,一片焦黑,甚至有些地方出現一道道猙獰的傷口。

一縷塵埃落定,卻又被風揚起,凌亂的長發隨風而動,露出一張沒有絲毫血色的面龐,雙眸緊閉。

嗖嗖~

無數道流光自遠方飛速掠來,目光望著下方地表,眼神之中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人越來越多,腳踏虛空而立,皆是一方豪強,但此刻卻都是被眼前所見震撼到。究竟多大的破壞力,才能造成眼前那恐怖的景象。方圓百里,夷為平地,飛沙揚塵,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快看!那裡好像有一個人!」突如其來的一聲高喝,讓眾人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順著高喝之人的手指方向望去,一個巨大的深坑,宛若被一個球狀物砸落而形成的一般,圓形深坑中間,一道身影靜靜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難道剛才這裡發生的一切都與那人有關,他是誰?」眾人目光聚集在那圓形深坑中間的那道身影,心中充滿了疑惑。

「是那個小子,呵呵,死了么。」人群之中,自然也有與易天行有著過節之人,比如,曾被易天行攜萬千雷霆追殺的極為狼狽的各宗強者。

看到那坑洞之中的身影,嘴角冷笑連連。死在天威之下,滿頭白髮,不是易天行還能有誰。

「過去看看,到底是不是那小子,若真的死了,那才好。」一位強者身形一動,便是朝著那深坑掠去。在這名強者動身之時,另外幾個方向,也是同時掠出數道身影。這些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皆是會心一笑。

此刻,關心那身影是否是易天行的,自然是被易天行攜萬千雷霆追殺過的強者。當初易天行攜萬千雷霆之勢,讓他們記憶猶新。引發天劫降臨,這等妖孽之資,若是成長起來,那是何等恐怖。

這些人自然是不希望他活下去,既然仇怨結下,那麼那身影若是易天行,若還活著,他們不介意補上一刀,徹底的斷送易天行的性命。

「果然是這小子。」數道身影踏空而立,目光服飾著下方深坑之中的那道身影,微微一愣之後便是大喜。

「自作自受,哈哈!」

「以防萬一,我再補上一刀,讓你死個徹底。」一人神色冰冷,眸光森寒的盯著下方的易天行,心念微動,手掌抬起,強大的元力波動縈繞在掌中。一掌轟然拍出,一道元力匹練散發著強大的波動,攜帶著狂猛的勁風,直奔易天行而去。

「那是天羅宗的長老,他在幹什麼?」遠處,有人見到這一幕,不由地眉頭微皺,輕語道。

「估計是與那人有仇吧。」

「就算有仇也不該如此,人死如燈滅,就算有仇也該隨風而逝才是,做出這等事情,實在是為人不齒。」有人搖頭道,看向那名天羅宗的強者,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要怪就怪那人命不好。」


凌厲的一掌,攻勢迅猛,眨眼間便是來到易天行身體上方,狂風吹散滿頭白髮,易天行依舊雙目緊閉,此時甚至連呼吸都是沒有了,看上去彷彿真的就這樣死去。

「恩?」眼看那一掌即將落在易天行身上,卻在此時,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一縷縷黑色霧氣緩緩從易天行身上散發而出,黑霧凝聚成一道虛影,渾身散發著一股極為高等而有強大的氣息。虛影抬手,輕輕一握,虛空彷彿都是被他握在手中一般,那凌厲的攻擊,也隨著這輕輕一握,而煙消雲散。

瓦解了天羅宗強者的攻擊,虛影消散,化作霧氣將易天行包裹,一閃之下,竟然憑空消失不見。

「怎麼回事?!」天羅宗強者錯愕的看著這一幕,眼中充滿了震驚之色。與他一同的那些強者,此刻也都是不解,那深坑之中,此刻空空如也,哪裡還有易天行的身影。

幾人面色突然變的有些難看,相互對視一眼,皆是從彼此眼中看到擔憂。若易天行不死,他日歸來,成長起來之後,他們豈不是要面臨滅頂之災。

「找,那小子一定還在這片空間之內,一定要找出來!」望著空空如也的深坑,幾人心中湧現出強烈的不安。

「這……竟然憑空消失了?!」遠處,眾多強者望向這邊,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一個個皆是一臉錯愕。

「難不成那人是通虛境強者,可是如此重的傷勢,他是怎麼離開的?」

……

此刻,數千里之外,半空之中,緩緩裂開一道漆黑的縫隙,一團黑芒自漆黑的裂縫之中快速掠出,直奔地面而去,黑芒漸漸斂去,露出易天行的身影,易天行靜靜的躺在地上,衣衫襤褸,身上猙獰的傷口,血液乾涸,似乎他體內的血液都已經流淌乾淨一般,呼吸已經是弱不可聞。

沙沙……

腳步聲自遠而近,幾道身影緩緩從遠處走來,很快,幾人便是來到易天行附近,其中一人身子微微一頓,目光落在易天行身上,身形頓時如風般快速掠來,停在易天行身旁。

當看清易天行的樣貌,不由的一聲驚呼……

。 來人乃是天風城林家眾人,而那奔行易天行的,正是林婉馨,相隔數月不見,林婉馨出落的更加動人。

「易公子!」一聲驚呼,林婉馨蹲下身子,將易天行輕輕抱起來,望著易天行身上那觸目驚心的傷痕,眼淚便是止不住的落下。

「小妹,你認識此人?」一道身影緩緩走來,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香味,粉紅色的長袍之上綉著朵朵桃花,容顏精緻無暇,美的令女人都會心生嫉妒。然而卻生在了一個男子的身上。

這青年正是當初在武碑之前,與易天行有過照面,林家林悅,也是林婉馨的哥哥。當初見到易天行的時候,易天行在人群之中不算起眼,唯一的特點就是少年白頭。

此時,見自己的妹妹竟然與此人相識,而且看其模樣,似乎對易天行極為傷心,不由得有些疑惑。

「二少爺,當初小姐離家出走,老夫找到她的時候,她便是與此人在一起。」一名老者走上起來,對林悅說道。


「哦,莫非小妹喜歡這個小子?」林悅眉毛一挑,微微詫異地問道。

「應該是的。」秦老點頭道,旋即目光瞥向易天行,搖頭道:「可惜這小子活不成了,這般狀態,縱然神靈下凡,都是救不回來了。」

「不會的,易公子不會死的!」秦老的話,落入林婉馨的耳中,林婉馨就如同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扭頭便是對秦老吼道。

「不會的,易公子不會有事的。」林婉馨將易天行緊緊抱在懷中,低聲呢喃道。然而,易天行的心跳卻是慢慢衰弱,呼吸漸漸停止,身體也逐漸變得冰冷。

「這小子到底經歷了什麼?」感受到易天行身上的生機流逝,秦老也是有些嘆息地搖頭道。

「小妹,他已經死了,將他葬了吧。」林悅也是從易天行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機,不由的搖頭,對林婉馨說道。

「我們此行還有要事,不能耽擱太久。」

「不會的,易公子不會死的,不會的……」林婉馨喃喃自語道,對林悅的話充耳不聞,任憑林悅如何講,始終都是不願將易天行鬆開。

「去,將小姐與這小子分開,然後找個地方將這小子葬了吧。」林悅眉頭一皺,對著身後幾人說道。聞言,這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有些為難。但在林悅的目光之下,這幾人還是硬著頭皮走上前去。

「小姐……」

「走開!」

一人開口,話還未說完,林婉馨便是陡然一聲厲喝,一股駭然氣勢從林婉馨的體內爆發而出,青絲飛舞,林婉馨的眉心之中,一道白芒閃爍,看上去如同一顆圓潤的明珠。隨著林婉馨這一聲嬌喝,濃郁的白芒透體而出,驚人的氣勢直接便是將走到他身邊的那幾人掀飛了出去。

林悅與秦老在這股驚人的氣勢衝擊之下,也是快速爆退,震驚的看著林婉馨,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林婉馨身上竟然隱藏著如此恐怖的力量。

「這是怎麼回事?」被掀飛的那幾人此時也是掠到林悅身邊,神色驚疑不定的看著林婉馨。

「好可怕的力量,小姐何時擁有如此強大的修為了。」

「這力量雖然可怕,但一直都是蟄伏在小妹體內,今日怎麼就突然爆發了?」林悅眉頭一皺,顯然對於林婉馨體內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並不覺得奇怪,他奇怪的是這股力量為何會突然爆發。

「那位高人說過的,再沒有找到那東西之前,小妹體內的力量是不會爆發的,難道是因為這個小子。不對,應該不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快看!」一道驚呼聲打斷林悅的思緒,林悅抬頭望去,只見此刻的林婉馨全身散發著白芒,如同神女,聖潔無暇。眉心,那虛幻的白色珠子之內,一縷縷白色的能量散發而出,湧入易天行的眉心。

……

嗒嗒……

黑暗的空間之中,冰冷沒有絲毫的光亮,易天行雙目空洞,一步步漫無目的的行走在這片黑暗而有空寂的空間之內。

「易公子……」黑暗中,一道柔弱的聲音傳來,伴隨著低泣聲。腳步微微一頓,雙目空洞的易天行緩緩轉過頭,望向身後無盡的黑暗。


「誰,誰在喊我?」木訥的聲音從易天行口中發出,回蕩在這片黑暗的空間之內。但是卻沒有人回應,那低泣聲,柔弱的呼喚聲始終縈繞在他的耳畔。

空無一物的黑暗空間之中,易天行雙目空洞,盯著後方很久,卻仍舊無法看到絲毫的人影。慢慢的轉過身,再次一步步向前方走去。

在這片黑暗的空間之中,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現一道門戶,漆黑的門戶之上,一顆猙獰的頭顱,生有兩隻牛角,銅鈴般的雙目之中,透著森寒猙獰之意。大門之上,雕刻著一個個複雜難懂的符文,古樸滄桑,透著一股陰冷的氣息。

易天行一步步向著巨大的門戶走去,沉悶的聲響傳來,巨門向著兩邊緩緩打開,一絲光亮傳來,赤紅之中帶著一絲昏暗。

門口,兩道黑色的身影靜靜的立在那裡,身上纏繞著鎖鏈,鎖鏈抖動,發出嘩啦啦的聲音。就在易天行走到門戶之前,即將進入門戶之際,後方黑暗之中,突然一道白芒疾掠而來,白芒落在易天行身後,凝聚出一道倩影。

「易公子!」輕聲呼喚令易天行身形頓住,緩緩轉過身,一道身影便是撲進他的懷中,雙手緊緊摟著他。

「好熟悉……為什麼想不起來。」易天行木訥的站在那裡,如同一塊木頭一般,口中喃喃道。

「走,我帶你離開!」懷中的人兒抬起頭,望著易天行,開口道。而後便是拉著易天行向遠處奔去。

「大膽,竟敢幹擾天地秩序!」門口,那兩道身影同時怒喝,纏繞在身上的鎖鏈如同靈蛇,朝著易天行纏繞而去。

「且慢。」卻在此時,一道白衣男子走來,開口道,「未進此門,便是壽元未盡,豈能算是干擾天地秩序,隨他們去吧。」

「是!」

……

白色光華包裹著兩人的身影快速掠去,消失在黑暗中消失不見。易天行原本空洞的雙眸中漸漸出現一抹神采,看著前方那拉著自己手的身影,微微一愣。前方,那倩影回頭,目光看向易天行,笑靨如花。

「若有來世,伴君天下舞。」倩影化作點點白光,自易天行眼前消失不見,空靈的聲音縈繞在易天行耳畔……

。 倩影化作點點白光,自易天行眼前消失,黑暗的空間之中,一個白點出現,白點逐漸變大,化作一個白色的漩渦,將易天行直接吞沒……


古碑空間之內,林婉馨抱著易天行那冰冷的身體,泣不成聲,眉心之中,虛幻的珠子散發著溫潤的白光,一縷縷白色的能量湧入易天行的眉心。

「嗬~」突然,易天行身體一顫,口中發出一道喘氣聲。

「易公子!」林婉馨頓時喜出望外,急切的呼喚道。林悅等人也是一驚,他們修為強大,感知力驚人,之前,他們明明已經是察覺到易天行已經是沒有了任何的生命跡象,心跳都是已經停止,但是現在,易天行卻有活過來了。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難不成詐屍了。」一位林家強者低聲道。

林悅不由的白了他一眼,旋即與秦老上前,走到林婉馨身邊。此時林婉馨身上的白芒已經退去,那股令人心驚的氣勢也是消失不見。林悅與秦老二人蹲下身子,檢查著易天行的身體狀況,兩人眼中皆是露出不解之色。

易天行真的死而復生了!

「雖然有了生命跡象,但是這麼重的傷勢,能不能完全蘇醒還兩說。」秦老眉頭一皺,說道。易天行的傷勢實在是太嚴重了,這麼重的傷勢,放在任何一人身上,都無人能夠存活。但易天行卻是個例外。

「難不成與小姐有關?」秦老的目光落在林婉馨身上,剛才他可是清楚的看見,林婉馨的眉心浮現一枚虛幻的珠子,而在這珠子出現后不久,易天行便是死而復生。

此刻林婉馨眼中只有易天行,沒有理會身旁的林悅與秦老二人,快速取出一個瓷瓶,打開之後,一股濃郁的葯香瀰漫開來。林婉馨小心翼翼的從瓷瓶之中取出丹藥,將丹藥塞到易天行口中。

「小姐,你這樣他就算沒死,也會被這顆丹藥噎死。」見狀,秦老連忙阻止道。

聞言,林婉馨的手一頓,想了片刻,而後將這丹藥塞入自己的口中,將丹藥咬碎,林婉馨慢慢俯下身子,俏臉之上浮現一抹嬌羞之色,但還是義無反顧的吻住易天行的雙出,舌頭慢慢撬開易天行的牙關,將咬碎的丹藥送入易天行口中。

「小姐……」

林婉馨的這番動作極為乾淨利索,甚至秦老與林悅二人都未來得及阻止,林婉馨便是已經將丹藥送入到易天行口中。

丹藥入喉,藥力頓時散發開來,溫潤的能量慢慢散到易天行的身體各處,滋潤著他那破損不堪的身軀。

「眼下這情況不適合趕路,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落腳吧。」看了看林婉馨,又看了看其懷中的易天行,林悅對眾人說道。

夜色精美,月華如水散落在這片古老的空間之內,一座山谷間,易天行靜靜地躺在那裡,林婉馨安靜的坐在他的身旁,眼睛凝望著易天行的面龐,專註而有認真,似乎想要將易天行的模樣烙印在腦海中。

林悅等人坐在不遠處,目光時不時的朝著林婉馨看來,見其模樣,不由得搖了搖頭。

「二少爺,若這小子醒來,必須讓他儘快離開,否則的話,以後恐怕難辦啊。」秦老低聲說道。

「小姐喜歡這個小子,這個老夫清楚,老夫也希望小姐可以開心,只是族內若是知道了,肯定會極力反對。若小姐對這小子情根深種,屆時怕是麻煩不小啊。」秦老有些擔憂地說道。

林婉馨是他一手帶大的,對於後者的脾性,他自然是極為清楚。若真有那麼一天,林婉馨能做出什麼事情來,他稍微一想都能夠想出來。

聞言,林悅點了點頭,道:「一切等這小子醒來再說吧。」

轉眼間,便是過去了七天的時間。七天的時間裡,林婉馨近乎不眠不休的陪在易天行身邊,一顆顆丹藥被林婉馨咬碎,不斷送入易天行口中。在林婉馨悉心照料之下,易天行身上的傷勢也在慢慢恢復著,體內的生機逐漸的強盛了起來,身上那觸目驚心的傷口在緩緩癒合。

第八日,昏迷中的易天行終於是睜開眼睛。睜開雙眼,首先見到的便是一雙布滿血絲的雙眸,清麗之中帶著濃濃的疲倦之色。微微一愣之後,易天行的心不由的悸動了一下。

「易公子,你醒了?!」見易天行睜開雙眼,林婉馨頓時喜出望外。


「恩。」易天行掙扎著想要坐起來,然而身體一動,劇痛便是如同潮水般湧來,讓他不由得發出一聲悶哼。

「你想起來么,我扶你。」林婉馨溫柔說道,輕輕攙扶著易天行坐起來。兩人相對而坐,易天行望著林婉馨那略微憔悴的容顏,一股異樣的感覺從內心深處升騰而起。鬼使神差的抬起手,向林婉馨的面龐伸去。見狀,林婉馨只覺臉龐微微發燙,嬌嫩的耳垂一片緋紅,嬌羞的低下頭來。

「咳咳……」突然,一聲乾咳聲傳來,易天行微微一頓,手頓在半空中,扭頭便是見到幾人目不轉睛地看著他。訥訥的收回手,易天行乾笑了一聲,道:「多謝各位救命之恩。」

「恩,知道就好,那就老實點,不用我多什麼吧。」秦老面無表情地說道。

「秦老!」林婉馨頓時氣急,覺得秦老實在是有些大煞風景,俏臉上滿是不高興的神色。這一急,只覺眼前一黑,便是暈了過去。見狀,易天行心中一驚,連忙伸出手將林婉馨的身軀接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