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轟!

2021 年 1 月 3 日

一名界境小成的禁域長老當即被擊穿了心臟,讓其餘所有的禁域長老一陣心驚:「該死的,他是秦宗的酒鬼?沒想到,他竟然親自出手了?」

禁域所有長老都變的嚴峻起來。

「嗯,這便是超界境的力量嗎?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幾名長老不甘心的道。

「秦宗,你們當真要將事情做絕嗎?」

「我剛剛便是說過,禁域的所有人,沒有被魔印侵染的,立刻投降,饒其一命,不然,只能死。」凌霄說到這停頓一下,沖著幾名已經不人不魔的長老望去:「至於你們,背棄人道,連向秦宗求饒的資格都沒有,盟主下令,你們必須要死。」

「混蛋!」禁域長老臉色一陣懊惱。

「滅!」酒鬼一隻枯瘦的老手探出,幾名禁域長老便是被一股巨大的酒氣生生粉碎。

很快,禁域只剩下一眾沒有被魔印侵染的弟子。

「現在最後給你們一次機會,降,或者死。」凌霄淡淡的說道。

其中一名長老在這時突然長舒口氣,苦澀的一笑:「諸位,投降吧,當年是域主誤入歧途,人界,終歸是屬於人族的,邪不勝正,大家別做無謂的掙扎了。」

終於,禁域的弟子開始放棄武器,選擇投降。

秋水望見這一幕說道:「現在禁域已經投降,我們只要找到禁域的一道天機封印之處便可。」

「嗯,只是這並不容易,林曉和禁域所有上層的長老都已經戰死,現在知道禁域一道天機的人很少,而且,即便知道,他們也未必會告訴我們。」凌霄嚴肅道。

在這時,一道單薄的身影升空:「你們要找禁域的一道天機,我可以帶你們過去。」

「你知道,禁域的一道天機?」聽見這一名禁域弟子的話凌霄幾人微微皺眉。

弟子淡淡一笑的點點頭:「嗯,而且,當年神域之祭,秦石盟主對我有恩,是他將我從龍團的封天禁魂術中救出,所以,我現在也希望能夠報答他。」

「是你?」突然,跟隨在眾人的皓月皺下眉,他立刻想起當初在神域之祭當中,秦石與禁域龍團一戰,紫玲莎一掌秒殺掉龍淵,令龍團弟子解救出來以後的一名弟子,不正是眼前的這一位。

「屠野?」 屠野平靜的笑了笑,闊別十餘年後他倒是也成熟了很多,現在是禁域龍團的指揮長,團長,在禁域,擔任著很重要的決色,他點點頭:「嗯,當初如果不是盟主出手,我恐怕現在還一直被龍團的封天禁魂術控制著,也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現在盟主再回人界,我願為其做馬前卒。」

聽見屠野的話,凌霄皺下眉,望向皓月:「皓月,你們認識?」

「哈哈,何止是認識,當初石頭那小子在神域之祭里,差一點和龍團打一個天翻地覆呢。」皓月哈哈的笑道:「這倒也是緣分,不過這樣正好,禁域是遲早要被收編的,屠野是一個不錯的人選,他人不錯的,當初在神域之祭里,幫過石頭。」

凌霄點點頭,隨即上下的掃量起屠野來,隨即不由皺起眉,因為在屠野的體內,竟是有著一道陰煞之氣:「你引了魔氣入體?」

「不是我引了魔氣入體,在禁域里,所有的弟子都是如此,溟組將一煞氣本源放在了禁域地下深處,每日隨著旭日東升,便會隨著地下的瘴氣流出,侵染在空氣里,只要在禁域修行的弟子,都會受到或重或輕的影響,我算是比較嚴重的,因為我是龍團長,修鍊的地方,是百倍的聚靈陣,同樣的,煞氣也是百倍。」說到這,屠野一陣苦笑:「禁域被收編恐怕會很難了,因為魔氣的影響,我們的壽命都不會很長。」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只要你真心愿意追求盟主的話,盟主自然會幫你解決你們體內的煞氣。」凌霄說道。

「真的?」屠野心中驚喜,他本來已經做好一死的準備,不過現在聽到有活下去的希望,再一次激動起來。

皓月笑了笑:「放心吧,這點煞氣,算不了什麼的,石頭會幫你解決的。」

屠野用力的點下頭:「如果是這樣,我不敢保證整個禁域,不過龍團上下十萬名龍軍,甘願為秦宗效力。」

凌霄滿意的點下頭,隨即他皺下眉問道:「對了屠野,你剛剛說,你知道禁域的一道天機在什麼地方,是真的嗎?」

「嗯,凌霄長老隨我來,禁域的一道天機,在禁域之中知道的人並不多,我也是無意中一次聽到大長老談話才知道的,禁域的一道天機,在禁魂塔當中,禁魂塔一直是禁域的一個禁地,只有達到首席長老級別才能靠近,在禁魂塔內的最頂層,就是禁域的一道天機所在,只是萬年沒有人能夠承載天命,據說,是需要禁域之力覺醒以後才可以。」屠野一邊領路,一邊說道。

凌霄點下頭:「宗主猜測的果然沒有錯,八域的八道天機,果然是八道力量的覺醒。」

凌霄又笑道:「放心吧,禁域之力的覺醒,我們這裡有一個人是能夠做到的。」

聽見凌霄的話,屠野感到十分的好奇,他在禁域修行也有幾十年,不過,即便是禁域林曉,也沒能夠覺醒禁域之力,秦宗,怎麼會有人覺醒了這股力量呢?

凌霄笑了笑沒有說話,隨著屠野一直走到禁魂塔前。

禁魂塔,是一座九十九層高的黑色鐵塔,外圈有一種極為玄奧堅固的黑色金屬打造,成一個一個小方塊的樣子,如一種凶獸的鱗片一般,剛一接近到禁魂塔的附近,在禁魂塔內立刻便是升出一道炫光,將萬米內籠罩起來。

屠野說道:「這是禁魂塔的封印,在想要靠近的話,就必須要擁有極強的禁域之力才行,就算是我,也沒有這個資格能進入的。」

看著封印萬米的炫光凌霄點點頭,退後一步到酒鬼的身後說道:「酒鬼前輩,剩下的就看你了。」

酒鬼狂飲一口烈酒,大呼一聲爽字,面龐上很快便是出現一片紅暈,頗有幾分酒仙的意思,他笑了笑:「你們兩個,退後一點,我先破開這禁魂塔的封印。」

凌霄和屠野退後。

待兩人退後,酒鬼將手中的酒葫蘆朝著天空用力一拋,開始變化手印。

屠野在後面看見酒鬼的動作微微皺眉,眼神之中充滿了狐疑。

他還是很難相信,禁域之力和煉域之力一樣,準確說,八域之力都是一樣的,除了本門弟子意外,沒有修鍊法決,是很難掌握八域的異種之力的,即便是本門弟子,也不是都能夠掌握這一股力量,秦石在劍宗,是在領悟劍閣以後,才掌握的劍氣之力。

所以在屠野的記憶里,除了禁域本門的弟子外,沒有外人能夠掌握禁域之力,更別說是連林曉都沒有做到的覺醒了。

「這酒鬼前輩,真的懂禁域之力嗎?禁域之力,講究一個禁錮,在禁域之力的弟子里,多半都是常年被封困的,在禁錮下領悟的力量,和煉獄一樣,所以禁域之力大成的長老,對禁錮和封印都是身臨其境的。」屠野好奇的說道。

皓月咧嘴笑了笑:「放心吧,要是說輪禁錮的話,恐怕這人界里都沒有比酒鬼前輩更明白其中的滋味,他可是被封印在神域虛空里數萬年的,林曉在他面前,就是毛毛雨。」

「在虛空里一個人被封印了數萬年?」屠野聽到皓月的話忍不住震撼,屠野當初被封天禁魂術困了十年時間,便是讓他的禁域之力達到小成,數萬年,他甚至不敢想象,一個人要有多麼大的定型,和毅力,才能夠堅持下來?

換做別人的話,恐怕早就承受不住那股孤獨而亡了吧?

孤獨,是禁域之力的核心。

酒鬼一出手,在他的酒葫蘆里開始溢出一股很強大的力量,那力量洋洋洒洒的變化成一團酒氣,很快便是與禁魂塔上的封印力量碰撞在一起。

「哼,就這點力量也敢阻我?」

酒鬼露出一抹屬於他幾萬年不可觸犯的威嚴,袖袍一揮,酒氣立刻便是變化成一道道如銀針一樣的力量,將那一道封印給刺穿開。

砰!

禁魂塔的封印立刻破碎。

「真的是禁域之力!」

屠野,和無數的禁域弟子見到這一幕都是大吃一驚。

「嗯,而且好強,照比林曉域主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許多弟子紛紛驚嘆聲。

「這一股力量如果能夠掌握,說不定真的能領悟出禁域天機來。」

「該死的!這混蛋,怎麼會擁有禁域之力。」一些禁域的長老爬起身,憤怒的道。

將禁魂塔破開,酒鬼俯身而入,他身形極為的輕盈,很輕鬆的便是突破在無數禁域弟子眼中,猶如禁忌一般不可觸碰的封印結界,這些封印結界對酒鬼似乎沒有任何的作用,反而,感受到酒鬼的氣息以後,竟然全部變的小心翼翼起來。

凌霄淡淡的笑了笑:「宗主推斷的果然沒錯。」

很快,酒鬼便是進入到禁魂塔內,在禁魂塔內共分九十九層,每一層都是有一個極為可怕的禁錮封印。

禁域天機,在第九十九層之上,所以想要得到禁域天機,必須要突破到第九十九層以後才行。

酒鬼佝僂著腰,白髮蒼蒼,卻不顯老態,反而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幾萬年的封印,早已讓酒鬼習慣了孤獨,所以他很輕鬆的便是破開一道一道封印,朝著禁魂塔的第九十九層前進去。

在禁魂塔外,凌霄神色一直很嚴肅,在酒鬼拿到禁域天機之前他都沒有放鬆警惕。

這時,一名秦宗弟子踏空而來的停頓在凌霄身前,神色極為的嚴肅。

「怎麼回事?」凌霄一轉身問句。

「凌霄長老,不出你的預料,亂域,熾域,和風域三大域也開始有動靜了,從三個方向,正在朝著禁域靠近。」那秦宗弟子嚴肅的說道。

「知道來了多少人嗎?」

「數量還不確定,不過從氣息上看,應該是有超界境……恐怕,有域主級別的,只是不知道是三域中那一個域的域主。」

「域主級別?」凌霄雙眸一閃晦色,旋即他緊張的朝著禁魂塔內望去。

皓月也是緊緊的抓著手中的斷情劍,嚴肅的說道:「能抵禦住域主級別的只有酒鬼前輩。」

「嗯,現在就看,酒鬼前輩能不能率先的破開這禁魂塔,將那一道天機拿到手了。」凌霄點下頭,隨即立刻下令道:「派出人,開始對三域進行阻攔,切忌,不要硬碰硬,盡量的拖延時間,然後傳訊回秦宗,讓何舒寒宗主前來相助。」

不算正在原始天力內承載天命的七人,秦宗一共只有三名超界境,便是秦石,酒鬼和何舒寒。

秦石離開人界,所以想要讓他來幫忙肯定是很難的,現在凌霄只能讓何舒寒趕來。

「希望不是妖暝親自趕來,不然,禁域這一道天機很可能會引起一場惡戰。」凌霄嘆了口氣。

「酒鬼前輩,抓緊啊。」現在凌霄只能期盼,酒鬼能夠抓緊的將一道天機拿到手。

在禁魂塔內,酒鬼已經成功破開九十九道封印來到第九十九層。

在第九十九層當中,有一座古老的祭壇,祭壇八方是黑色的鐵牢,形成著一個巨大的封印。

封印之內,有一道散發著熒光的小光球,不時發出輕吟的聲音,其中渾然自成的天地原力,讓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這灰色的小光球正是禁域的一道天機。

所有禁域弟子這時都是不由驚呆住,因為酒鬼是禁域有史以來第一個成功踏入到第九十九層,並且見到禁域天機的人,這已經證明,在禁域之力上的造詣,他已經超過林曉,甚至是很多代的禁域域主。

正在閱讀章節:絕世邪君_第一千九百零二章禁魂塔

瀏覽閱讀地址: 此時此刻的另一方,人界不遠處的一片海峽上空。

秦石黑袍在海風的吹動下輕輕飄動,他望著下方一望無盡的海域深吸口氣。

秦石要為人界創造出一百五十名的界境強者,這對接下來對討伐亂域有著很重要的幫助。

不過在這之前,秦石要先做一件事才行,只有這樣,他才能夠創造界境強者。

就是修復輪迴石像。

「血巫師,你確定是這裡嗎?」秦石問道。

血巫師點下頭:「嗯,之前開啟通往人界的空間隧道時,我在這一片海域之下感受到一股生力,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生命水母,生命水母極為的罕見,在遠古,也是一件極為珍貴的寶物,傳聞,生命水母內擁有生境才能存在的生力,只要不是靈魂被重創,任何的一切都能夠復原,即便是神物也是一樣。」

秦石愣了下:「那就是說,生命水母,並不能治癒玉姐?」

「嗯,這肯定是不行,不光是焚書內的器靈不行,炫光神劍也不行,炫光神劍內沒有器靈,所以沒有辦法治癒。」血巫師說道。

聞言,秦石略微是失望,不過這也在他的預料當中,焚書的喚醒,是遲早的,他現在只缺一三葉菩提,便能夠找人煉製出蒼炎復靈丹,所以他勢在必得,現在的重中之重,是要先修復輪迴石像才行。

秦石要創造界境強者的方法很簡單,不過也是很逆天的。

就是藉助輪迴石像的力量,培育出大量的定界果來,雖然這樣會令很龐大的一片天地陷入死亡之中,甚至要幾萬年都沒有辦法修復,不過,秦石也決定,在深海之中找一片無人的區域,這樣便不會影響生態。

既然已經知道生命水母的位置,秦石沒有廢話,直接潛入到深海之中。

在深海十年,讓秦石早已習慣深海內的環境,所以強烈的水壓並沒有給他造成任何不適,反而,讓秦石還有一種如魚得水一般的加持。

很快,秦石在一塊礁石的縫隙里,見到一青蔥綠色的水母,水母只有巴掌大小的樣子,不過卻給人一種彷彿一整個世界的生命感。

「那便是生命水母嗎?」秦石微微激動。

當初在深海之中,所有神物護主被妖暝一魄擊碎,是他心裡現在還解不開的一個結,現在能夠將輪迴石像喚醒對秦石來講是一種救贖。

「嗯,那就是生命水母,不過小傢伙,小心一點,生命水母附近,一定會有界境或是超界境的海獸護佑。」血巫師提醒的說道。

秦石點下頭,在這時他小心翼翼的朝著生命水母靠近。

「吼——」果然,秦石剛一靠近生命水母,那一塊巨大的礁石竟然活動起來,如一座升起來的小山一樣,從礁石的下方,竟是探出手腳來,最後是一龍首。

「是黑礁龍龜?」

血巫師皺下眉,秦石這時也才驚奇發現,那一塊巨大的礁石根本不是礁石,而是要一個隱藏起來的巨大龍龜,如小山一樣的礁石,就是這龍龜種種的龜殼。

「黑礁龍龜,也是神物榜上前一百名的海獸,不過,這種龍龜的攻擊力一般,防禦力卻極高,最要命的是,他能夠吸收你的攻擊力,當將你的攻擊力吸收到一定程度以後,便會形成極為可怕的反擊。」血巫師小心的說道:「所以小子,一會小心一點,盡量一擊必殺,黑礁龍龜的腦袋是弱點,不要攻擊他的龜殼。」

秦石點下頭,隨著黑礁龍龜一動,海水都是變的渾濁起來,引起很瘋狂的激流。

「三世禪海!」

秦石大手撩動,立刻形成一道巨大的金色洋流。

「吼——!」

黑礁龍龜厲聲的咆哮聲,隨即從他的龍首中吐出一道高壓水彈,立刻將秦石的一道金色洋流給擊穿掉。

秦石微微皺眉:「超界境……」

「小子,這生命水母,不是你能染指的,不想死的話就速速退去。」

「前輩,晚輩要這生命水母有很重要的用處,所以今日也只能夠冒犯你了!」生命水母,秦石是勢在必得的,所以他先是沖著黑礁龍龜拱手抱拳一下,隨即他的黑眸一陣嚴肅,眉心一閃一道劍印,劍魔之嬰被秦石祭出,秦石立刻道:「小劍,動手!」

極快,秦石與劍魔之嬰,變化成兩道殘光,極快的朝著黑礁玄龜逼近。

砰!

砰!

黑礁龍龜的實力比秦石想象要強大很多,超界境大成,是秦石目前為止除了遮天一魄以外遇到最強勁的對手,秦石手印不斷的反轉,另一隻手突然一變,溶石劍被秦石祭出,卍字劍芒交叉的匯聚在秦石劍鋒之上,強烈的劍氣,似乎將空氣都給撕裂開。

「卍劍!」

「卍劍!」

劍魔之嬰可以複製秦石所有的劍術,所以隨著秦石出手,劍魔之嬰也是劍刃一轉,斬擊出一道極為強大的卍字劍芒,同時兩道卍劍,很快便是在劍氣上交錯起來。

面對兩大卍劍,黑礁龍龜憤怒的咆哮聲,在這時他一突然將龍首收回龜殼之內。

鏗!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