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輕手輕腳的下了床,正準備離開,一雙手抓住了手腕,微微一拉,雪一個不小心倒了下去,正倒在月的懷裡。

2021 年 1 月 17 日

瞬間,原本萌萌噠的臉更萌了。

「玲玲」老舊的電話鈴聲在智能手機中響起,怎麼看,怎麼不入眼,十分彆扭,的說。

如果你能想象的了一個超高級的手機配上一個超老舊的玲的話,你也會彆扭的。

接起電話,靜靜地聽著,彷彿世界被隔離,孤單,孤獨。

似是遇見不對的事,月提前張開眼睛,擁住雪,彷彿下一秒將會失去。該死的,怎麼可以這樣孤獨,她還有他,他一直都在阿,冰涼的身體刺激著他的身體,除非心情不好,否則不會有這體溫,到底發生什麼事,好煩阿。

又一個電話打來,接下,是未央的。

「我親愛的小公主,你該森摸時候回到你的家呢,我很期待,但願你的前世今生都很好。」說完,便掛了電話。

未央,到底,森摸目的那?

太讓人難以判斷了,順了順耳邊的長發,微微皺眉。

「月。。。」微微動了幾下唇,似是有神魔想說

「怎摸了,別自己扛著」他輕輕道,溫柔之極

「有線索了,可是。。。」輕輕道,眼中一卻片死寂


他渾身一顫,看向雪

「家族的事情,好像,是特意的,他們,都是被註定好的,命運,我們的生活卻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他們從小便給我們各種各樣的生死麻煩,我們好不容易脫離的監視區,是一個必死之局,我們很幸運啊」輕輕道,眼睛眯了起來,昭示著她的不爽「現在,我們又要接受他們的挑戰了呢,隨時都有可能死啊,而且,是從我們的親近的人下手,一個個,斬草,除根」

月勾起了一個充滿霸王氣息的笑,學有所察覺,可是看到的卻是溫柔的笑。

略微疑惑,剛才的事,是幻覺嗎??

月微微加大嘴角的弧度,「唔,似乎,那種性格要漏出來了呢,」

兩人不知道,他們的戀情,生是不可能完成得了,必須得死,才可以促成他們的姻緣緣分

不過,中間的生死,沒有人清楚,很有可能下一個死的就是你。

雪微怔,想起了那個電話,那個不男不女的聲音說「吶,你還活著吧,要接招,不想報仇了嗎,我們可是鎖定你們的一切了哦,毀滅,打擊哦」原本殘酷的話語卻變得風淡雲輕,那般的恐怖,不男不女增加了一點詭異

是誰呢,那個人。 第459章誤會,只是同事

張也對房子這麼在行,裝修的事,張也來負責,簡直就是最好的人選。而且還很細心,很專究,交給他,顧若熙相當放心且十分信任。


席間,顧若熙提出讓著張也幫忙裝修房子,提出會付給張也酬金,張也卻拒絕了。

「曼蒂姐,大家都是公司同事,而我本就是你的助理,不用給酬金,裝修的事,就交給我吧。而且到時候找施工隊,將房子附近的排水地下管道疏通一下,房子在雨季就不會進水,很好解決。」

顧若熙高興得臉上都是笑容,連連道謝,「張也,你太老實了,不給你酬金,我都覺得好像在欺負你。」

張也扶著眼睛低頭一笑,「曼蒂姐,同事之間,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而且不知是誰,曼蒂是單親媽媽的事,已傳遍整個設計部,身為助理,不知怎的,就想多關心關心這位單身卻在事業上創出成就的厲害女人。發自內心,真誠的內心,想幫她。

顧若熙要是繼續推辭下去,就顯得自己太矯情了。

「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顧若熙舉杯,張也赧然一笑,臉頰微微好像泛了一層紅暈,碰了杯子,以飲料代酒。

下午去機場接媽媽和哥哥。

顧若熙一個人帶著小王子,肯定沒辦法幫忙拿行李。張也身為助理,來幫忙無可厚非,沒想到顧宇軒也來了。

顧宇軒今天身體不舒服,請了假在家,閑著又覺得無聊,想到顧若陽,就想第一時間見到那個哥哥,看他恢復的是不是很好。

顧若熙在機場看到顧宇軒,他整個人都沒了精氣神,好像一下子就蒼老了好幾歲。雖然還是清俊帥氣,卻少了年輕人該有的光鮮活力。

是因為夏紫木和喬沐風要結婚,備受打擊才至此?

顧若熙對這個弟弟,因為顧振宏和許文慧,沒什麼好感,可顧宇軒一直以來從來沒做一件傷害自己的事,反而很多照顧,心中說不清楚五味雜陳,想要對顧宇軒說點什麼,最後只是對他淡淡一笑。

有些東西,還是要自己走出來,才能徹底擺脫。

可看到顧宇軒那張和自己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相像的臉,顧若熙又不禁感嘆,顧家人是不是被詛咒過?為什麼在感情的路上,都這麼不順。

飛機到了,顧宇軒個子高,是很好的路標牌。

小王子翹著腳,看不到太遠,就被顧宇軒一手抱在懷裡,一手舉著牌子。

「舅舅,舅舅,你看到姥姥沒有?」小王子看了半天,還是沒看到姥姥,他都有快一年沒見到姥姥了,都快記不得姥姥的樣子了。

「還沒,不要著急,飛機上的人,才剛剛走出來。若陽舅舅,走的會比較慢。」顧宇軒很耐心地給小王子解釋,小王子還是興奮又焦急,小孩子哪裡有大人的耐心好。

「怎麼還不出來?他們怎麼還沒出來呢?媽咪,他們不會迷路了吧。」小王子叫囂不停,顧若熙嫌吵,就斥了一聲,「閉嘴!」

終於看到媽媽和哥哥的身影,顧若熙恨不得越過防護欄撲上去。

媽媽雖然鬢顯斑白,氣色好了很多,可見哥哥恢復的確實很好,媽媽心情大好,臉上也多了神采。

顧若陽率先看到不住揮手的顧若熙,喊了一聲,「若熙妹妹!」

顧若熙瞬間就紅了眼眶,一聲「若熙妹妹」,聽了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聽見哥哥這麼口齒清晰,不再是個剛學會說話小孩子的笨拙唇舌。

眼淚瞬間決堤,顧若熙撲上去,一把抱住媽媽和哥哥。

「若熙妹妹,這麼大了,還哭鼻子。」顧若陽笑得陽光明朗,寵溺地揉了揉顧若熙的頭,顧若熙反而眼淚流得更加洶湧,一把摟住哥哥的脖子,不住哭聲喊著。

「終於回來了,我的哥哥終於回來了……」

「哎呦,我的乖外孫!」楊舒容一把抱住撲上來的小王子,小王子太重,她用力一下沒抱起來,「都長這麼大了,姥姥都抱不動了。」

張也和顧宇軒幫忙提著行禮,一行人往機場外走。

顧宇軒和顧若陽相視一笑,雖沒說什麼,卻能從他們的目光中,看到兄弟之間的血脈相連的情義。

顧若陽雖然恢復不錯,動作上原先就不是很遲緩,只是語言和智商與常人相差比較大,經過治療,語言功能恢復不少,但說話還是比正常人速度慢,而智商上……只要將來自己勉強支撐個小生意,能養活自己,楊舒容和顧若熙也就不強求什麼了。

大家一起將東西送去了顧若熙現在住的天際公寓,那房子不大,雖然喬輕雪住院幾天不會回來,顧若熙還是在附近酒店定了房間,只要新房子裝修好,就能搬過去。

顧宇軒準備了接風宴,是顧若陽和楊舒容想念已久的家鄉菜。

楊舒容一直對顧宇軒比較友善,她不會將上一代人的恩怨,殃及到下一代的孩子身上。感激顧宇軒來接機,還破費請吃飯,之後目光就落在一直文質彬彬一言不發的張也身上。

吃飯的時候,張也本不想來,這是家宴,他是外人很不方便,但顧若熙真的太感激他了,就一併拽他過來。

「這位是……」楊舒容問顧若熙。

「阿姨好,我叫張也,是曼蒂姐的助理。」張也趕緊起身,還鞠躬,一副很拘謹,很緊張的樣子。一低頭,厚度眼鏡差點掉下來,他趕緊扶住。

小王子看到他這個樣子,哈哈大笑起來,顧若陽在一旁也被小王子渲染,也跟著笑起來。

張也臉頰漲紅,深深低下頭,尷尬地咧嘴跟著笑。

「好孩子好孩子。」楊舒容趕緊讓張也坐下,還給張也夾了菜,就側頭看向一旁也面帶笑容的顧若熙,小聲問她,「若熙啊,這位是不是……」

見媽媽懷疑,顧若熙趕緊搖頭,嘴裡還塞著筍絲,口齒有些含糊,「不是不是,不要誤會媽。」

張也臉紅的更甚,也趕緊解釋,「阿姨,真的只是同事。曼蒂姐是大設計師,我只是小助理……呵呵……」

張也都如坐針氈了,若不是礙於這裡有長輩,只怕直接就逃了。

楊舒容又看了一眼張也,小聲對顧若熙說,「一看就是個很老實的孩子,不浮躁,不張揚,很好,討人喜歡。」

顧若熙也尷尬了,趕緊吃飯,不看媽媽一眼。這兩年,隨著小王子漸漸大了,顧若熙自己的設計事業也風生水起,楊舒容就不忍心見自己的女兒一個女人太過操勞,經常會動讓顧若熙再嫁的念頭。

顧若熙回國,楊舒容很擔心顧若熙和陸羿辰之間再有波折。那個曾經傷害她女兒傷得心死如灰的男人,再好也不能讓他再傷害若熙一次。

或許之前,也惋惜,他們居然就那樣離婚,也想看在孩子的份上,讓顧若熙能和陸羿辰復婚。

但後來,小王子早產,顧若熙吃了那麼多那麼多的辛苦,才將小王子勉強保命下來,任誰見了那時候顧若熙受的苦,都會暗恨當年拋棄顧若熙的那個男人。何況,楊舒容身為母親,就也恨透了陸羿辰。

現在一切都穩定下來,真心希望顧若熙找個老實的男人,一輩子就那樣平平靜靜地過去,也就滿足了。

似乎眼前的張也,是個不錯的人選。

楊舒容抿唇一笑,不再說什麼。

顧若熙沒想到吃完飯出門,會看到陸羿辰帶著兩個外國客戶來這裡品嘗本市的特色菜。

陸羿辰一向都是不喜歡應酬的場合,能讓他親自到場相陪的,可見也是極有地位的客戶。陸羿辰眼角掃見熟悉的身影,便停下腳步,沒有跟著眾人一起進包房。

顧若熙也沒有第一眼就看到陸羿辰,還跟媽媽和哥哥聊他們在國外治療的事,顧宇軒先去付賬。張也在後面,幫著小王子披上外套。

陸羿辰看到有陌生的男人,這麼友好地對他的兒子,還跟著顧若熙一家人吃飯,大家有說有笑,那樣的場景就好像兩根毒針,一起刺入他的眼球。

他不悅了,恨不得一個箭步衝上去,將那個男人推下去,然後護在小王子的身邊,然後融入到他們其中,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但這樣的衝動,顯然是不明智的,也不是他陸羿辰會做的舉動。

他在那個女人面前,失去的身份架子,已經夠多了。

他便端著一副冷眼旁觀的架勢,雙手悠閑地放在口袋內,靜靜地看著他們。

「張也,裝修的事就麻煩你了,等房子裝好來,阿姨給你做好吃的,經常來家裡吃飯。」楊舒容笑得目光慈祥,還用很滿意的目光上下打量張也。

張也又低下頭,在熱絡的長輩面前,還用一種審核是不是夠女婿資格的目光下,他又紅了臉,想解釋又覺得更尷尬,就點頭說好。

陸羿辰再按耐不住,直接大步走過去,猶如一座高山,忽然從天而降到氣氛和悅的人群之中,驚得眾人臉上的笑容瞬間定格,成了最格格不入的一筆。

顧若熙驚呆了,所有人都驚呆了。

尤其看到陸羿辰臉上,一副風雨欲來的陰鬱表情,顧若熙從腳底板躥起一股寒意,迅速流遍全身。 (由於某些關係,我會加快劇情,請各位加好準備)(還有,這章是個坎,邁過去以後的文就都通順了,邁不過去就會很彆扭,文就會很難看,經過我的考慮,我決定了,就這默寫吧。。。。)

「玲玲」又是一個電話,今天電話蠻多的啊

「嘿嘿,張雪在我們手裡哦,快帶1個億來這裡恕她」

「張雪。。。」輕輕遲疑

「羽姐姐,你不要來,他們想。。。」她未說完就沒了聲息

「一個億」卡擦,不知在哪裡,一個透明的東西破碎。

「會是他們嗎??」走到落地窗前,看著湛藍的天空,淡淡的疑惑浮上心頭

「月,張雪被綁架了,好像」輕輕道,看向身後的月

「雪」月皺了皺眉頭

「月,我們去看看吧」輕輕道,眼角勾起一抹笑,可是卻那麼嘲諷。

「嗯」月有些擔憂的點了點頭,開車,前去

~~~~~~~~~~~~~~~~~~~~~~~~~~~快要死掉的分界線~~~~~~~~~~~~~~~~~~~~~~~

剛下車,果然,周圍變圍上了一群人,沖著他們殺來,當然,這不算什末,只不過。。。

「月,我先去,你把它們解決」拿出藏著的手槍,向倉庫跑去,速度極快

開門一看,只見張雪在側面的牆壁上,看起來十分柔弱。

三類人組成一個三角形的關係

心中一急,拿出槍「砰。。。」槍的聲音響遍了大廳。

對方有狙擊手,槍法很好,早就已經預料的似的,很多人,一起向雪開槍。

雪靈巧的避開子彈,拿起槍一個個瞄準的打了過去,就在要解決最後一個狙擊手時。。。。。

『砰』腹部一陣劇痛,鮮血流了出來,倒了下去,有點不可置信的看向拿著槍冷笑的張雪。

『砰』又是槍聲,張雪的肩膀上中了槍,倒了下去,月驚慌的看著倒下的雪姬,有些著急。

「砰」月也中槍了,左胸,心臟的位置。

心中一痛,拼盡全力拿過手槍對準狙擊手『砰』

原本吵雜的倉庫立刻安靜下來,血腥味慢慢蔓延,血融合著鐵鏽發出難聞的氣味和棕色的斑駁圖案。


雪和月的身體漸漸變冷,張雪漸漸蘇醒,猙獰一笑,果然,她死了,她終於死了,可是,為什末,他也死了??為什末??

淚水混合著鮮血留了下來,連綿不斷,猙獰恐怖。

從小到大,她都是焦點,歷家的公主不說,連千哥哥也要搶去,只要她一來,所有的人都對他百依百順,甚至有幾個大膽的用嘲諷的眼神看著她。

好難受,好難受。

她偏偏還要擺出天真的模樣,那麼開心。

明明都是屬於她的。


明明只要千哥哥不在千家和歷家,那麼他就不會死。

明明去傳話說今天是她生日,為什末卻去了歷家??

要不是她,千哥哥就不會離開自己,他會陪伴自己一生的,為什摸??

要不是她,她就不會受那麼多的苦,甚至,沒有自由,天天活在血腥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