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身份牌的製作也很簡單,只需一滴精血滴入血靈池內,池中很快便會生出與你血脈共鳴的身份牌,然後這枚靈牌就是你在紫霞聖山內行走的憑證,只要不是核心區域,你都可以自由出入,當然一些特定場所你需要交納一定的費用。

2021 年 1 月 1 日

當然如果你在聖山之中搗亂,憑藉血靈池的血脈感應也能夠輕鬆鎖定你所在的位置,所以說這聖山之內幾乎沒有什麼空子可以鑽。

金隅他們辦理完臨時身份之後,便在張英的帶領下外門弟子區域租賃了幾座洞府算是有了一個落腳點。

在金隅他們辦理完臨時身份之後,張英身邊的其他師兄弟們就陸續離開了,之前這些人跟隨只是為了以防萬一,現在金隅他們辦理完身份之後,也就沒有必要再監視了,所以陪同他們過來租賃洞府的只有張英一人。

等金隅他們安頓好了之後,張英這才開口道:「金師弟,不知道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金隅微笑道:「正要向師兄您請教呢!我們初來乍到,說實話對宗門一點也不熟悉,還希望師兄能夠多多指點。」他明白這話必然是張英現在最希望聽到的。

果然張英笑臉如花,哈哈一笑道:「師弟太客氣了,你們是為兄親自引薦入門的,為兄自然要對你們負責到底。這樣,如果幾位師弟師妹們不需要修養的話,那麼為兄建議你們可以先去領取一個巡山任務,剛好我們巡山那段南邊還有一個值守時間段沒有人領取,你們五位組隊剛好合適,這個我可以給你們安排,雖然貢獻值不多一天大概三百貢獻值,但是也能夠跟隨為兄熟悉一樣山門環境。這段時間你們可以藉機修養一下,大概再過十幾天時間,為兄就能夠接下一個大任務,到時候我們一起合作必然可以大有斬獲。」

見張英如此說,金隅自然無有不允。

然後張英有領著金隅幾人前往功德殿任務廳給金隅他們領取任務,同時張英憑藉自己的人脈給五人調了個時間讓他們和自己一群人一同巡山。

接下來幾天時間裡金隅他們五人就和張英他們十二人一起廝混,雙方很快就熟絡起來,相互之間經常切磋。

其實金隅知道這是張英他們在探自己這群人的底,為的是接下來的那個大任務,所以金隅他們倒也沒有抗拒,只是略微保留了幾份實力和一些底牌。

眨眼就過去十三天,這天張英終於笑呵呵地把大夥叫到一起宣布任務已經下來了,明天就可以動身出發了,大家今天就可以開始準備好一應物事。

這次的任務的確比較好,懸賞極高,只要完成任務就可以獲得一億貢獻值,而且任務難度不是很大,只是有一定的風險性。

宗門得到消息萬靈聖山有人發現了一處疑似遠古遺迹之地,目前正打算派遣門人前往勘察,一旦確認情況屬實的話,將立即著手開掘,他們的人物就是尾隨萬靈聖山門人尋得遺迹之地的所在。

任務的確很簡單,主要就是匿跡尾隨,但是如果被萬靈聖山的人發現了蹤跡的話,可就是生死相搏了,所以還是有一定的風險性。

張英也言明了,這次這個任務之所以會落到他們頭上,是因為張英應承了功德殿發布任務的師兄和對方三七開,也就是說最後就算完成了任務,他們最終也只能拿到七千萬的貢獻值。

不過這也算不少了,畢竟這任務的難度不大,且相對於其他任務來說極為輕鬆,能夠輕輕鬆鬆賺取七千萬貢獻值,這又何樂而不為呢,所以大家都點頭答應了。

張英特意交代金隅他們可以去坊市看看有沒有潛蹤匿跡的法寶,如果有的話可以先購買一兩件。

金隅他們自是點頭應承了。

金隅他們也確實前往坊市走了一遭,不過並沒有什麼值得他們購買的法寶,所以最後他們還是空手而回。

第二天一早金隅五人前往張英的洞府和他們匯合,張英聽說他們沒有購得趁手之物,便將自己手中的一件遮蔽法寶給了他們使用,這件法寶名為斗雲紗,釋放之後可以化著一朵白雲蒙蔽外人神識查探,可以隱匿十人的蹤跡。

金隅他們倒也沒有推脫,直接接下,畢竟現在張英作為他們的團隊隊長自然要幫助他們解決一些麻煩。

這一趟任務算是這個剛剛成立的團隊的第一次歷練,也算是一個團隊的磨合,如果任務順利且大家相處愉快的話,那麼這個團隊就算是正式成立了,以後大家就能夠相互扶持一起合作。

所以張英對待這一次任務極為認真,幾乎將所有能夠想到的細節都準備得很充分。 一群人準備就緒,大家別分開行動,這是金隅他們第一次走出紫霞聖山,金隅帶著劍靈兒,其他人則分開行動。

出了紫霞聖山,金隅發現外面的仙靈力依然不弱,幾乎比得上自己當年在十萬大山密地內尋得的那個靈脈礦內的靈氣濃度,最關鍵的是這裡的靈氣乃是仙靈之氣,質量上是下界靈氣的百倍。

所以這仙界能夠蘊養出這麼多的道尊境修士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最關鍵的原因還是在於環境。

金隅相信如果下界的修士全部來到這仙界,絕對會呈現出井噴狀的提升,即便是那些資質略低之人都有希望成就道尊。

不過現在不是時候,以後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打下一片自己的根基,慢慢將那些下界之人引渡上來,發展自己的嫡系人馬出來。

金隅一邊想著這些,一邊掏出玉簡神識探入其中查看裡面的地形圖,對照地圖確定自己需要前往的地域。

四聖境域並不是只有四聖山這四大巨頭,只是因為四大聖山雄踞四聖境域中央,且是這一境域內最強大的四個宗門,其他小宗門只能附庸在四巨頭身邊,替它們輸送血液,所以在四聖境域內這些小宗門闖不出什麼名頭,提及它們都是以什麼聖山什麼下院來稱呼。

金隅他們要前往的區域是紫霞聖山賀蘭下院,在那裡他們將匯合一處,然後再越過紫霞聖山的疆域進入萬靈聖山的疆域,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們就將處於時刻警戒的狀態中直到這次任務結束返回紫霞聖山。

金隅認清方位之後便帶著劍靈兒飛速前行,紫霞聖山疆域億萬萬方圓,光靠飛行是萬萬行不通的,哪怕是道尊境修士想要飛出這片疆域也得十天半個月,所以他們需要飛往最近的聖山附院從那裡藉助傳送陣前往需要抵達之地。

金隅兩人來到附院之時,剛好看到張英幾人乘坐傳送陣里,不過他們的目的地不是賀蘭下院,而是崑崙下院,金隅明白這是謹慎使然,畢竟這樣的任務不能輕易泄露行蹤,所以張英故意讓大家分開走,然後又從其他地方兜個圈子,就是為了不引人矚目。

不過張英他們需要繞圈子,金隅他們倒是無所謂,因為賀蘭下院那邊本來就是一個歷來之地,金隅他們作為新人前往那邊並不引人注目,所以金隅帶著劍靈兒直接交了靈石就前往賀蘭下院。

這仙界使用的是仙靈石,金隅五人從張英那裡預支了不少,日後賺取了貢獻值可以直接在宗門內兌換仙靈石還給張英。

這傳送陣的費用也便宜,一人只需一枚仙靈石就可以傳送到宗門疆域內的任何地方,十分的方便快捷。

金隅能夠感受到仙界的一切都比下界先進太多了,無論是陣法還是制度,他知道這裡是一個成熟的修真世界,這裡的一切都有著先賢們遺留下來的底子做基礎,所以他們能夠如此興盛。

就不知道萬年以前的仙界究竟是什麼模樣,是不是比現在還要先進百倍千倍?

想著這些,金隅和劍靈兒進入傳送陣中,感受到傳送之力裹挾著他們很輕鬆地就將他們挪移時空,金隅感受到這時空挪移技術極為精純,他幾乎沒有任何暈眩感便出現在了另一端的傳送陣中,前後也不過幾個眨眼的功夫,然後這邊就有人催促他們趕緊出來,顯然這邊也有人急著使用傳送陣。

金隅和劍靈兒走出傳送陣,兩人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是眼眸之中都可以看出對方對著傳送陣技術極為眼熱,要知道如果下界也有如此傳送陣,不知道會方便多少。

兩人沒有說什麼,直接從傳送區域離開,然後便直奔賀蘭下院隨便租賃了一個洞府歇息靜等其餘人陸續到來。

一藏他們倒是沒有讓金隅等太久,和他同一天到達,張英他們不知道在哪裡廝混了三天這才陸陸續續到來。

由於相互之間都有傳音符和定位符聯絡,只要大家在方圓百萬里之內都能夠輕鬆尋得對方,倒也不怕失聯。

大家匯合之後,便都直接改換了妝容,劍靈兒化著一彪形大漢背上背著一柄巨劍,金隅則化著一仙風道骨的老道手持一柄拂塵,其他人裝扮也各自不同。

從賀蘭下院離開,來到邊境線上一偏僻之地匯合一處,金隅來處斗雲紗直接裹挾著自己五人便飛身鑽入雲端,張英他們各自或用土石之變或用遁地之術一個個潛匿行蹤向著萬靈聖山區域走去。

越過賀蘭山之後便是萬靈聖山的疆域,在這裡同樣有著一個萬靈聖山的下院,不過想要使用這裡的傳送陣可不容易,不但需要經歷過層層檢查,還需要交納一大筆靈石。

為此張英早就給大家做好了充分的準備,這改頭換貌是其一,假靈逆血丹是其二,服用假靈逆血丹之後可以短時間內偽裝成其他宗門的血脈。

萬靈聖山只是對紫霞聖山的門人敵視,對其他兩大聖山的弟子都沒有太過仇視,只要偽裝成其他兩宗弟子的血脈,就能夠輕鬆在萬靈聖山疆域內行走。

不過服用假靈逆血丹有些副作用,那就是不能全力出手,只有平時實力的五成,當然關鍵時刻也可以解除逆血丹的藥力恢復全部修為。

只是一旦解除了逆血的藥力之後絕對不能靠近萬靈聖山的任何下院,否則會被下院的陣法監測到他們的血脈之中蘊含的獨有靈能,就能夠發現他們的身份。

不過金隅他們五人倒是沒有太大的隱患,畢竟他們剛剛才加入紫霞聖山,還沒有在紫霞聖山修鍊多長時間,吸納的天地靈能不多,所以他們身上並沒有紫霞聖山的多少痕迹,不過他們的靈能迥異於四大聖山,一樣會被視為異類,所以他們也同樣使用了逆血丹,就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一群人進入萬靈聖山下院倒也順利,很輕鬆就過了層層檢驗,然後藉助這裡的傳送陣傳送到了目的地萬靈聖山白嶗下院。 白嶗下院就是消息中所言出現疑似遠古遺迹之地,他們將要在這片區域搜尋跟蹤他們的目標。

本來金隅還不知道紫霞聖山為什麼能夠獲得這麼準確的消息,經過張英解釋之後才明白,原來兩大聖山的仇恨由來已久,相互之間都派遣了大量的姦細滲透進入對方陣營,這一次之所以能夠得知這個消息,是因為紫霞聖山急於打擊報復一次萬靈聖山。

據說不久前,萬靈聖山發動了一次針對紫霞聖山的行動,那一次紫霞聖山出了大虧,被萬靈聖山從自己境域內的一座遠古遺迹中搶奪走了一把遠古神器,那神器雖然是殘器,不過那畢竟是神器啊,這樣的損失不僅讓紫霞聖山高層肉痛,更是讓紫霞聖山丟盡了顏面。

這個時候突然探得消息萬靈聖山這邊也有遺迹暴露,紫霞聖山的高層怎麼能放過這個打擊報復的機會,所以他們已經開始摩拳擦掌,一旦消息得到證實之後,必然要發動一次大戰,一舉將萬靈聖山這次發現的遺迹搗毀,將裡面的所有收穫攫取一空,並且還要狠狠打擊萬靈聖山的囂張氣焰。

金隅他們這一隊人只是先頭部隊,只負責探聽消息,確定遺迹的真偽,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他們操心了。

也正是因為急於打擊報復萬靈聖山,所以才會給出這麼高的懸賞。

金隅聽完這事之後不僅沒有放心,反而把心提得更高了,事情就會有這麼巧嗎?這邊萬靈聖山剛剛搶奪完紫霞聖山,他們自己這邊就跟著出現了遠古遺迹,這事未免太巧合了些。

不過金隅覺得紫霞聖山的高層應該不會這麼蠢,如果這是一個陰謀的話,他們應該能夠識破得了吧?

雖然心中如是想,但是金隅還是把心中的警惕提高了不少,只希望這次不要是一個埋伏和圈套。

萬靈聖山這邊的內應據說已經掌握了前往發掘遺迹的那隊人的行蹤,只要到了白嶗下院這邊,就可以去找人接頭獲取消息,所以到達這邊的當天張英就前往某隱秘之地去與人接頭了。

很快消息便到手了,發掘隊將在三天之後抵達白嶗下院,人數大概在十五到二十人左右。

這個消息雖然有些模糊,但是內應畢竟也不是萬能的,能獲取到這麼多信息已經算是不錯了,所以這三天之中大家便分散各處盯緊了那些從傳送陣區域出來的大隊人馬就行。

金隅他們也同樣在下院各處走動,專往人多扎堆的地方去,一邊注意一些可疑人物,一邊探聽一些萬靈聖山的時下熱議。

眨眼三天時間過去,一群人都沒有太大的發現,這天所有人都精神緊繃靜等最後的結果揭曉,就不知道那內應得到的消息可靠不可靠,這一切今天就能夠揭曉了。

這一天大家把目光幾乎都投向了傳送陣區域,希望那隊發掘隊人員能夠儘快到來。

不到張英他們如此,就連金隅都有些迫不及待了,這樣的等待實在是有些令人懊惱。

還有他們並沒有等待太久,很快一群人吸引了他們的注意,這群人十分的明目張胆,因為他們一個個都修為精湛,且在萬靈聖山必然是極為有名氣的一群人,他們的到來直接引得白嶗下院的負責人過來親自接待。

顯然這群人在萬靈聖山之中地位極高,否則根本不可能讓白嶗下院的院主都親臨傳送區。

不過看到這群人的出現,金隅反而眉頭大蹙,這樣明目張胆也未免太不小心了,難道萬靈聖山的人都這麼張狂?

不過張英並沒有停止行動,也許他也有可能覺察到了其中的不妥,但是這個時候已經勢成騎虎,他不得不繼續進行下去。

金隅也沒有說什麼,畢竟一個團隊只能有一個聲音發號施令,否則容易出現矛盾。

不過金隅卻悄悄派出一藏繼續盯緊傳送區,看看對方有沒有可能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金隅行事素來謹慎,既然心中有懷疑,自然要小心再小心。

張英安排大家行動之中一般都是兩人一隊,一藏和隱璇兩人是一個小隊,所以一藏離隊也僅僅只是給隱璇增加了一點負擔而已,所以這並沒有任何影響。

大家各司其職,有人去打探消息,有人去盯緊院主府,張英更是親自去了接頭人處再加確認了一遍消息,最後匯總各處探聽來的結果,張英終於確認這隊人馬就是萬靈聖山派出了法訣遺迹的人馬。

既然已經確定了人馬,那麼接下來只要緊跟這隊人員就行了,所以張英給大家又進行了一番部署,有人負責跟人,有人負責殿後,還有人負責留在這裡進行消息傳遞,對於張英的安排金隅倒是沒有任何異議,一切都很有條理,不過一藏回來之後跟他說不過他在傳送區果然發現了幾個比較可疑之人。

金隅想了想還是把此事跟張英說了,不過很委婉地說成是一藏無意中在傳送區發現了這幾人。

張英聽完這個消息之後,微微蹙眉沉思了一陣,道:「你是覺得那群人太明目張胆了,覺得這些人可能只是在給人打掩護?」

金隅點頭道:「只是有這種可能性,現在還無法做出準確的判斷。」

張英道:「那這樣,我們人手有限,實在無法分散出更多的人手去監視另一批人,最多只能從你們五人中抽出一人去執行此事。」

顯然張英心中其實也不是十分放心,這件事他也能夠感受到一絲詭異的氣息。

見張英能夠重視自己的發現,並還願意分派一人去監視那些可疑之人,金隅心中張英不免高瞧了一眼,說明張英這人並不剛愎自用。

金隅直接道:「那還是我去吧,其他人繼續配合行動,那群人據說修為不弱,換成任何一人單獨行動都比較危險。我過去至少被他們發現之後,也有把握可以從容脫身。」

對於金隅的身手張英還是比較欽佩,這麼長時間以來他一直沒有探出金隅的底來,所以他直接點頭答應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金隅獨自一人離隊,針對那幾名一藏發現的可疑人物進行監視,而張英他則分派大家監視那群從萬靈聖山過來的核心弟子。

是的,那群目標人物中有萬靈聖山的兩名核心弟子在其中,正是因為如此張英即便明知道情況有些詭異,他依然捨不得放棄這群人,因為核心弟子乃是宗門的核心成員,這種人物出動往往就意味著有重大事件發生。

而遠古遺迹本來就是每個宗門都極為重視的大事,如果說萬靈聖山派遣核心弟子過來勘察疑似遠古遺迹的秘境,這是極為正常的事情,所以張英必須將這群人看緊。

金隅那邊隨著一天天盯梢,雖然沒有多大的發現,但是他卻找出了這群人的頭領,並且發現這群人果然在密謀著什麼事情。

有了這個發現,金隅也就輕鬆多了,只要盯緊那個頭領就好,這樣至少不會跟丟這個團隊。

眨眼過去兩天時間,這兩天里金隅和張英兩人互通過兩次消息,不過兩人都覺得自己跟蹤的隊伍比較靠譜,所以都沒有打算放棄。

也就在這天,張英監視的那群人動了,張英發了消息知會金隅,而剛好金隅這邊發現了自己這邊這隊人員似有異動,回傳了消息過去,最後張英沒有召回他,而是讓他小心跟隨,注意安全。

前後腳的時間,這兩隊人馬分別離開白嶗下院城池,不過一東一西向著兩個相反的方向而去。

金隅孤身上路,遠遠輟著那群人,開始心中有了期待,他現在覺得至少有一把的可能性,自己跟蹤的這群人才有可能是正主兒,要知道這群人行蹤詭秘,且和另一邊張英他們跟蹤的人如此巧合地同一時間行動,簡直就是欲蓋彌彰。

金隅追蹤得極為小心,不敢對這些人有任何驚動,雖然他手中沒有任何掩蓋行蹤的法寶,但是他精通各種天道神則,藉助各種各種神則掩藏,倒也不疑被前面眾人發現行蹤。

一路尾隨,足足行過百萬里,走的地方越來越偏僻,金隅越發覺得這些人就是前往遺迹之地,這群人似乎目標十分明確,並沒有任何停留,並且他們十分的警惕,有幾次金隅都差點著了他們的道。

每個幾十萬里地,他們都會突然留下一個人掩藏行蹤躲在暗處斷後,看有沒有人跟蹤他們,金隅第一次被嚇了一跳,要不是他走在半路上突然心血來潮,好像前方有什麼危險,讓他忍不住停下腳步的話,他早就被那斷後之人發現了。

這個時候金隅才發現自己修鍊出來的佛心竟然還有這種妙處,能夠預判一些危險,要不是佛心示警的話,他還真不可能發現這群人暗藏著這樣一手。

第一次躲過這一劫之後,金隅後面就輕鬆多了,一來有佛心示警,二來他漸漸把握住了這些人的規律性,所以他後面跟隨這群人的過程就簡單多了。

歷時十幾天,金隅估算大概行出萬萬里路程,終於在這一天來到一座山峰上空,然後這群人全部飛身落了下去。

金隅發現這群人停下來之後,他便遠遠地躲在暗處,拿出手中的地域玉簡開始查看自己所在的位置,發現這裡地處白嶗下院、豐都下院、錦蜀下院、天門下院四院的中心位置。

看到這裡,金隅眉頭微蹙,他心中隱約好像抓住了一些脈絡,但是卻似乎有一個關鍵點沒有找,他覺得自己只要找到問題的關鍵點,就能夠一舉盪開遮蔽在自己眼前的重重迷霧。

只是這種將破未破的感覺極為難受,因為他畢竟剛剛進入仙界不久,很多事情無法站在至高的角度看待,總有一種力不能及的難受感。

金隅一遍遍地觀察著手中的地域玉簡,不斷地揣摩著如果這個地方是遠古遺迹所在的位置,那麼自己作為萬靈聖山會怎麼布局。

很快金隅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

他眼中露出恍然之色,對了,這是將計就計一箭雙鵰之策。

萬靈聖山這是打算要引動紫霞聖山的內奸出來,並且將紫霞聖山的門人一網打盡。

糟糕,看來張英他們有危險了。

金隅心中忍不住暗暗著急起來,如果事情真如自己所預料的那樣的話,估計張英他們就危險了。

金隅現在完全想通過了,萬靈聖山這一次很有可能是故意泄露出來關於遠古遺迹的消息,目的就是為了清理一番宗門內紫霞聖山的內奸,同時對紫霞聖山聞風而至的弟子門人進行一次打擊。

之前那隊核心弟子帶領的隊伍就是為金隅他們準備的,他們必然要帶領張英他們進入一片地域,甚至都有可能已經偽裝好了一處地域造出一個假的遺迹出來,一來是對自己這樣跟蹤他們的人進行絞殺,二來是吸引更多紫霞聖山的門人前往那邊。

而這裡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遺迹之地,用明面上的假遺迹吸引火力,而這邊則偷偷發掘遺迹,等到那邊的大戰結束之後,也許這邊的遺迹也就差不多發掘完了。

這個地方地處四座下院的交界之地,只要安排得好,很輕鬆地就能夠瞞過眾多耳目,從四座下院各種分散人員,然後再在這邊集合。

這白嶗下院的這支隊伍行蹤是故意泄露出去的,就是為了引紫霞聖山的門人上鉤,同時也輕鬆掩藏起來那對真正過來發掘遺迹的隊伍。

雖然不知道自己猜測得對不對,但是金隅覺得張英他們現在身處險境之中的可能性卻是極大的。

張英他們的死活金隅可以不顧,但是劍靈兒他們的危機金隅卻不得不想辦法解決。

不過現在他身處萬萬里之遙,即便是急速遁空金隅想要趕過去也不是一時三刻能夠辦到的,所以金隅哪怕在心急,他也得想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想一個萬全的辦法來拯救劍靈兒他們。

這話雖然說起來荒謬,畢竟這一切都是金隅自己的猜測,但是此時金隅卻真是這麼想的。 劍靈兒他們的安危金隅極為掛懷,他甚至有些後悔自己沒有強烈要求將劍靈兒他們帶過來,他相信這邊將會是這片最安全的區域。

金隅隱身暗處思索良久,最後他決定還是動身前去營救劍靈兒他們,因為這些人才是他的真正親朋,不過他也不想讓萬靈聖山的人好過,決定先把水給攪渾了再說。

所以金隅直接動用了紫霞聖山的傳音秘法,這是每一名紫霞聖山的門人都掌握了的一門秘法,可以藉助自身的血脈力量進行一次傳音,將一些重要的情報信息直接傳入宗門之內。

不過非生死危機關頭,絕對不允許輕易動用,並且消息一定要是確切的,否則將受到宗門的嚴懲,但是這對於金隅來說無所謂,畢竟他並沒有真正將紫霞聖山當成自己的宗門來看待,所以他動用秘法起來更沒有任何顧忌,即便叛出紫霞聖山也無所謂,大不了加入其它宗門就是,或者乾脆自立山頭,又或者直接走出四聖境域,前往其它境域也不是不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