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跟吃了炫邁似的,根本就停不下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回到廚房,我直接靠在了牆上,腦海中不斷回想起之前那女孩面不改色的吃那些還帶血的半分熟東西,那種感覺,已經難以用言語形容了。

“老大,吃飯了。”小劉在這時候喊道。

“到時間了?”我問道。

因爲飯點的時候都比較忙,客人多,所以我們吃飯一般都是在飯點過後,或者在高峯期結束的時候。

也就差不多是七點左右。這個時候,位置差不多滿了,該做的也差不多都搞定了,我們纔有空閒時間吃飯,而之後,便是下班時間了。

“是啊。”小劉說道。

“我不吃了,你們吃吧。”我搖了搖頭說道。

我和安倩已經約好了的,晚上要去給局長請客。畢竟是局長,要是吃飽了去,到那裏什麼也吃不下了,那就太不給面子了。

而且現在看時間,安倩也應該差不多要來了吧。

“喲,老大,晚上又有約啊。”小劉壞笑着說道。

“吃你的飯去。” 諸天大造化 我瞪了他一眼,臉上卻是多了幾分笑意。

雖然今晚是局長請客,但是在怎麼說,也是有安倩在,能夠和安倩多接觸接觸,對我來說也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了。

出了廚房,我直接來到了外面,現在張千基本上已經默許了我的這種半路曠工的行爲,這對我來說要方便許多。

果然,沒過多久,安倩就來了。

“等很久了吧?”安倩看到我在外面等着,問道。

“沒有,我就是出來透透氣,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我笑着說道。

雖然以前從來沒跟女孩子約會過,但是對於該怎麼說話,我還是知道一些的,如果我說我已經等安倩很久了,那安倩就會過意不去,氣氛就會很尷尬。

倒不如說安倩早到了,讓我很意外,這就又是另一種效果了。

安倩聞言,也是笑了起來,“那還真是巧啊。”

“是的。”我點了點頭。

“現在還忙麼?不忙的話,我們就走吧。”安倩說道。

“好!”我說道。

這句話我已經等了很久了好麼,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和安倩一同上了車,是一輛普通的奇瑞QQ,這種車對於女性來說還是比較適合的,小巧可愛。

而且以安倩這種警齡不高的來說,能開這樣的車,已經是不錯的了。

不過安倩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就將就下吧,這是我自己買的車,平時上班的時候用。”

“很不錯了,我都出來這麼多年了,連輛腳踏車都沒有。”我自嘲的說道。

“別這麼說,工作不一樣,而且,你也不需要車吧。”安倩看着我說道。

“要,當然要了,現在哪個女孩子不喜歡自己的男人有車有房的,像我這種,屬於三無系列的,難啊。”我嘆道。

“不是吧,男人有上進心就好了。”安倩聞言,連忙說道。

“這麼說,你是不介意那些咯?”我看向安倩,心中卻是一樂。

其實我也是在套安倩的話,就是想要看看安倩會是什麼反應。而安倩的回答,也讓我心中十分滿意,安倩絕對是個好女孩。

“我是不介意啊,怎麼?難不成,你還想追我啊。”安倩卻是看着我說道。

我不由得愣住了,安倩這話讓我有點措手不及,我想過很多種答案,卻沒有想過安倩會這麼回答。

我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連忙轉移話題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走吧,別讓局長等太久了。”

“撲哧!跟你開玩笑的,看把你嚇的。”安倩卻是笑了起來。

這話讓我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丫的,竟然被耍了。

不過我再怎麼說也是男子漢大丈夫,這時候,臉皮還是夠厚的,面不改色的坐在車內,說道:“這倒沒有,就是意外。”

安倩笑了笑,沒再說什麼。

沒過多久,我們便來到了一間餐廳,看上去很高檔,對於我這種普通人來說,有點消費不起的感覺。

“你們局長還真是大方,竟然來這種地方,消費應該很貴吧。”我低聲說道。

“也不是啦,今天不止請你,還請了一位前輩。那位前輩不簡單,肯定不能夠隨意敷衍的。”安倩說道。

這讓我不由得有點疑惑。

局長不是請我來,要私下問我有關徐英華的事情麼,怎麼還會有別人?

難不成是自己誤會了?

也不對啊,如果不是爲了徐英華的事情,那請我來,又有什麼意義?

狼性總裁強制愛 我突然有點想不通了,不過還是跟着安倩,一路來到了一間包間。

走了進去,我便看到了局長,當時在別墅區我見過他,所以我一眼就能夠認出來。

而還有一個,就比較奇怪了,是一個婦女,身材頗爲雍容華貴,面含紅光,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來了啊。”局長一見我和安倩進來了,招了招手說道。

“局長,他就是張凡。”安倩介紹道。

我朝局長點了點頭,說道:“局長好。”

“現在是私底下,就不要局長局長的了,我叫陳天華,如果不介意,可以叫我一聲陳哥。” 豪門正妻 陳天華擺了擺手說道。

我有點驚訝,看來這局長還是聽和善的啊,也沒有架子,一來就讓我叫他一聲陳哥,這不是瞬間就拉近了關係了麼?

只是我還是有點不適應,說道:“這不太好吧。”

安倩卻是立馬拉了拉我的衣角,朝我使了個眼色。

我這時候才發現,陳天華臉色有點不好看了。

連忙說道:“那好吧,我就叫你一聲陳哥了。”

“好,這就對了。”陳天華這才笑了起來,同時看向身旁那婦女說道:“張凡,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葉欣前輩。可是個了不得的高人,對於風水學,還有玄門道法之類有着很深的研究。”

也是個道士?

我一愣,看向她。

只是很快我又迷糊了,怎麼看也不像啊。難不成現在道士都喜歡還俗了?

“張凡,百宴飯店廚師,今年二十一歲,對吧?”葉欣突然說道。

我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有點不高興了,竟然還調查我。

“張千是你的什麼人?”葉欣又問道。

“我老闆。”我說道。

“老闆?”葉欣卻是微皺起了眉頭,“都是姓張,卻沒有關係?”

“怎麼了?”我不解的問道。

“沒事。”葉欣搖頭說道:“我想請你告訴我,那天在徐英華家中發生的事情,越清楚越好,希望你不要隱瞞什麼。”

原來如此。

我心中恍然。

原來並不是陳天華要找我,也是葉欣。

而且看她的樣子,還認識張千,或者說知道張千的身份。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不出意外也不簡單了。

只是葉欣爲什麼會找到陳天華,讓陳天華找我來呢?難不成,徐英華那邊的事情,還有着什麼隱祕不成? 我心中疑惑,但還是將那天在徐英華別墅裏面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我沒想過要隱瞞,畢竟當時安倩也在,雖然知道的並沒有我多,但是也知道個大概,如果我隱瞞了,只要他們一問安倩,基本就知道了。

而且張欣的身份讓我有點懷疑,如果她跟張千有關係,認識張千,那應該也不簡單,所以無論是什麼原因,我都沒必要隱瞞什麼。

“這麼說,當時徐英華也差點被殺了?”張欣皺着眉頭說道。

“是這樣的。”我點了點頭。

只是我剛說完,我腦中便猶如觸電一般。

不對!

當時英嫂的兒子確實是要殺徐英華,只是後來確認了,英嫂一家都是徐英華的手下,被徐英華操控了心智,這一切,都是徐英華自導自演的。

然而,現在想起來,好像並不是這麼回事。

我第一次見到徐英華的時候,他在看到那三個鬼的時候,確實是被嚇到了,並不像是演出來的,那種恐懼,我現在還歷歷在目,如果不是我救他的話,他當時應該就已經被殺死了。

如果徐英華本身就是一個邪脈,而且自己還養鬼練鬼,又怎麼會害怕鬼?

如果是用精神分裂來解釋,也許還行得通,只是事情真的就那麼簡單麼?

我突然感覺這事情似乎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應該還沒有結束纔對,徐英華是死了,還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但如果他根本不是這次事件的真正主使者,那事情,又怎麼可能就這麼結束。

而且現在英嫂一家也不見了蹤影,師父並沒有將他們帶到往生路去,這一切,就更值得深思了。

葉欣聽了我的話,沒再說話,而是陷入了沉思,似是在想着什麼。

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了起來,我也沉默着,安倩還有陳天華更不用多說了。

不知過了多久,葉欣才又看向我說道:“晚點帶我去徐英華的別墅那看看。”

“是不是還有着什麼問題?”我問道。

“這事沒那麼簡單,也不知道張千在搞什麼,竟然沒有發現。”葉欣說道,眼中帶着幾分憤怒。

這也讓我更加的確認了葉欣的身份不一般。

九點的時候,我們吃完飯,便在陳天華的帶領下,來到了別墅區,直接前往徐英華的別墅。

因爲徐英華的事情,這棟別墅已經可以說是荒廢掉了,就算被查收了,也沒人敢來這裏住,而門也一直是開着的,並沒有鎖。

我們推門進去,裏面的陰冷瞬間撲面而來。

當時師父說過,這裏弄了個聚陰陣,凝聚着陰氣,如今看來,似乎那個陣法還沒有被破掉。

“聚陰陣果然還在!”葉欣說道,眼中多了幾分凝重。

“當時我和我師父並沒有將聚陰陣破壞掉。”我說道。

“不,聚陰陣,是和陣主有着直接關係的,徐英華已經魂飛魄散了,如果這個聚陰陣是徐英華弄的,那就應該已經毀掉了纔對,而現在,這個聚陰陣還完好無損。”葉欣說道。

我不由得一愣,看着四周,心一下子沉了下來,難不成,真被我猜對了,徐英華壓根就不是背後主使者?

如果真是這樣,那豈不是說,還隱藏着什麼人。

我勒個去,能不能不要這麼玩我?

我心中十分的無語,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絕對是要命的。

徐英華如果不是主使,那就說明,他針對我的原因,也不是因爲他,而是因爲他背後的那個存在。

我只覺得腦子都有點轉不過彎來了,原本已經解開懶得謎團,竟然在這一刻,又讓我多了一陣摸不着頭腦的感覺。

“張千有沒有跟你說過什麼?”葉欣又問道。

“沒有吧,只是說我今後開始會麻煩不斷。”我想了一下說道。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看來張千是知道的。”葉欣點頭說道:“先離開這裏吧,這裏不宜久留。”

“好!”我點了點頭,我早就想離開了,葉欣的話,讓我總是有種暴露在一雙眼睛下的感覺,這種感覺,讓我很不舒服。

“啪!”

然而,就在我們剛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別墅的燈突然打開了。

我被嚇了一跳,冷汗嗖的就掉下來了。

“什麼人?”葉欣的聲音傳來,我深吸了口氣,目光看向四周。

“怎麼是你?”很快我就愣住了,在我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今天在飯店那個連續點了數樣半分熟的東西的女孩。

“我們又見面了。”女孩看着我,笑了起來,“只是,你怎麼在我家?”

“這裏是你家?”我愣住了,這裏不是徐英華的家麼?

“是啊,剛買的,怎麼了?”女孩點頭說道。

原來如此。我不由得恍然,沒想到這裏竟然還能夠賣出去。只是看看周圍,還是之前的那般模樣,並沒有收拾,而且還能夠看到傢俱上都已經佈滿了灰塵,也難怪剛纔我會覺得這裏已經荒廢掉了。

“沒,沒事。”我尷尬的說道。

“那你們怎麼會在我家?”女孩又問道。

“這個……”我猶豫了起來,該怎麼說呢。

“你好!我是公安局局長陳天華,因爲這棟別墅之前發生過命案,還沒有徹底查清,所以我們便來看看,只是沒想到,這棟別墅已經又賣出去了,如果有打擾的地方,還請見諒。”一旁的陳天華見狀,走上前來說道。

“這樣啊。”女孩點了點頭說道。

“你不害怕麼?”葉欣看着她,眼中帶着幾分疑惑。

“有什麼好怕的呀,我只是住在這裏,又不做什麼。”女孩說道,眼中帶着幾分疑惑。

“是麼?”葉欣雙眼死死的盯着女孩,慢慢的走上前去。

“是呀。”女孩說道,看上去有點天真爛漫的感覺。

“不是!”葉欣臉色卻是突然冷了下來,一把抓住女孩!

女孩臉色一變,似是被嚇到了,“你幹什麼呀,幹嘛抓我,好痛的啊。”

我看着這一幕,陷入了沉思,葉欣是懷疑着女孩有問題,事實上我也懷疑,只是雖然懷疑,但我又看不出什麼問題來。

而葉欣,此刻似是也猶豫了起來了,在她抓住女孩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了她眼中神色的變化。

“不好意思,是我衝動了。”很快,葉欣便又鬆開了女孩說道。

“闖進我家不說,還抓我,你們是壞人,快走!”女孩喊道,臉上滿是不高興。

葉欣和陳天華互看了一眼,陳天華說道:“對不起,剛纔冒失了,我們這就走。”

說完,陳天華便和葉欣一同朝外走去,安倩緊跟着,我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只是我剛到門口,女孩便又喊住了我,“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呢。”

“張凡,開張的張,平凡的凡。”我停下了腳步說道。

“張凡,我記住你了。”女孩說道:“對了,我叫思思。我會去找你的喲。”

“好!”我應道,看到陳天華幾人遠去了,連忙跟了上去。

思思?

我心中思索着,難不成,這個女孩,真的只是個普通的女孩?

只是爲什麼怎麼看都不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