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趙旺冷冷道: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再敢搗亂,信不信老子讓保安把你扔出去?」

張士博趕忙擺手道:

「凡哥,等我下班了再陪你。」

「還不趕緊過去?!」

說完。

啪的一巴掌!

趙旺甩在了張士博的臉上。

打的他那張有些肥碩的臉,登時出現了一個紅印子。

鹿一凡眼皮微垂,就要發難。

突然聽到有人驚呼:

「大姐頭來了!」

趙旺登時身子一顫。

扭頭朝著酒吧門口望去。

只見。

從酒吧的門口走進來一名女人。

一個妖嬈彷彿一朵玫瑰的女人!

她身著一襲黑裙,長發飄飄,身材玲瓏且高挑。

那一張臉,美艷至極,在霓虹燈下,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轉。

頓時,媚意橫生。

彷彿一隻午夜精靈,將妖嬈、邪魅、性感集於一身。

她的手中捏著一根女士香煙,輕輕吐著絲絲煙圈,眼皮微微垂下,更是魅惑的讓人心動!

這是一個極品美女!

只見趙旺趕緊湊了上去,在她面前點頭哈腰著。

張士博解釋道:

「那是我們老闆娘,人送外號夜玫瑰!

真名不知道叫什麼。

是這一條街絕對的大姐大!

這麼多年了,沒有一個人敢來這裡惹事。

也不知道她是什麼身份背景。」

「不僅如此,玫瑰姐也是整個玄武城最有名的調酒師之一,她調出來的酒水,名為『玫瑰之約』。

價值十萬一杯!

並且還供不應求。

因為玫瑰姐很少來酒吧調酒。」

鹿一凡看了一眼那個夜玫瑰。

不禁有些愣住了。

因為……

夜玫瑰的長相與白嵐很像!

強制寵愛,染上惹火甜妻 不過拿出妲己的絨毛測試了一下。

鹿一凡又輕輕搖了搖頭。

快穿:龍套好愉快 只是與白嵐外貌長得像罷了。

終究不是白嵐啊!

而且,鹿一凡能看得出來。

這夜玫瑰的修為很高!

恐怕已經有八劫紅塵仙的修為了。

就這種修為,在趙國已經能橫著走了。

怎麼可能怕那些街頭小混混?

此時。

夜玫瑰剛在一處卡座上坐下。

只見一名身穿勁裝的虯髯大漢急匆匆的來到酒吧。

走到了夜玫瑰的身邊,在她耳邊說了些話。

夜玫瑰本來帶著笑容的臉上,頓時冷漠了下來。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夜玫瑰擺擺手。

很快的。

有人湊上前來道:

「玫瑰姐,今天您賣玫瑰之約嗎?」

「我想來一杯!」

總裁的索命女祕書 「我也想喝!」

「不差錢,玫瑰姐求調酒!!!」

夜玫瑰冷笑著看著眾人。

一邊抽著煙,一邊拿出了幾個調酒壺。

一隻手,宛如穿花蝴蝶一般,將幾個調酒壺玩出了花。

很快的。

幾杯晶瑩剔透,顏色斑斕的「玫瑰之約」便調好了。

夜玫瑰雙腿翹起,看著眾人,一邊吐著煙圈一邊道:

「今天我不是很開心。

酒漲價了!

一杯100萬!」

嘩!

此言一出。

所有人都驚呆了!

「一百萬一杯?你怎麼不去搶啊?」

「特么的有錢也不是這麼敗的啊!」

「散了散了,明顯是耍人玩嘛!」

「誰會花一百萬去買你一杯雞尾酒?」

所有人都罵罵咧咧了起來,並做鳥獸散。

神界紅包群

神界紅包群 而就在此時。

一名禿頂的中年人,瀟洒的拿著一張卡刷了一下。

一百萬出去了!

「玫瑰姐調的酒,便是一千萬又如何?」

禿頂男子拿起一杯雞尾酒,在手中晃了晃。

頓時,一股酒香撲面而來。

「卧槽,真的有土豪買啊!『

「這一杯夠我喝好幾年的高檔洋酒了!」

「真特么有錢燒的啊!」

……

周圍很多客人看到這一幕,紛紛羨慕至極。

交頭接耳的議論了起來。

那禿頂男子一飲而盡,並表情陶醉的道:

「玫瑰姐調的酒水,就是好喝!

酒色純正,味道甘醇,真是百年不遇,不!

號外!野狼出沒,請注意! 萬年不遇的佳釀啊!」

然而。

聽了這禿頂男的話。

夜玫瑰非但沒有半點喜色。

反而鄙夷的看了一眼禿頂男。

禿頂男本想著一手土豪操作,再加上甜言蜜語起碼能讓夜玫瑰陪個酒什麼的。

卻沒想到。

換來的是這種結果。

只能灰溜溜的離開了。

這時。

趙旺來到了鹿一凡身邊,指了指夜玫瑰道:

「看到了嗎?

我們老闆!

一杯酒就能賣一百萬!

鹿一凡,你現在怕是連一百塊的酒喝起來都得猶豫很久吧?」

「像是玫瑰之約這種高級的雞尾酒,你怕是連聞的機會這輩子都沒有了!」

「我可告訴你,當初酒吧開業的時候,我有幸喝到過老闆娘親自調的玫瑰之約!

怎樣?

羨慕嫉妒恨對吧?

哈哈哈……」

鹿一凡無語的看著趙旺。

這個瘋狂在自己嘚瑟炫耀的男人。

他明白一個道理。

那就是曾經越沒什麼的人,現在就有了一點點之後,就越喜歡瘋狂的炫耀!

只是,就在這時,鹿一凡淡笑著搖頭道:

「那種垃圾酒,倒貼錢給我,我也不會喝!」

什麼?!!!

鹿一凡的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全都一愣!

垃圾酒?

卧槽!!!

這傢伙瘋了吧?

在夜玫瑰酒吧,說人家老闆娘釀的酒是垃圾酒!

一瞬間,不光是張士博愣住了。

就連趙旺也都愣住了。

那可是出自夜玫瑰之手的玫瑰之約啊!

她可是全趙國最有名的調酒師!

此刻竟然被鹿一凡貶的一文不值!

漢明 這……

此刻。

即便你是周圍的顧客,也全部傻眼了。

尤其是夜玫瑰。

本來她沒在意鹿一凡的。

但是聽到這話,立刻一雙凌厲的美眸,唰的一下子盯在了鹿一凡身上:

「小子,你剛剛說什麼?」

夜玫瑰的聲音冷漠無比。

隨著她的話落。

黑暗中,幾名修為極高的虯髯大漢緩緩的走了出來。

他們身上,帶著真元武器。

讓任何人看見都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冷顫。

這特么絕對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敢說夜玫瑰調酒難喝的傢伙!

這不是找死嗎?

這一幕,讓張士博嚇得都快尿劈叉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