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趙振吩咐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傍晚雲曦剛下課就接到小阿姨的電話,說是梁秀芹飯都沒吃就帶著雲紫菱出去訂製禮服了。

2022 年 1 月 19 日

距離蘇家的婚禮時間不到三天,又恰逢是周六,梁秀芹想要抓住這個釣金龜的機會,自然不會浪費時間。

與此同時,蘇航的實驗室里傳來好消息,病毒疫苗已經培植成功,慕非池不讓她過去,她也就只能人文主義精神的關懷一下了。

回到公寓,雲曦一眼就看到廚房裡準備下廚的男人,意外的停下了腳步。

聽到聲音,慕非池轉過頭來,端出一碗紅豆沙甜湯,「先吃著,等會吃飯了。」

雲曦看著桌上那碗粘稠的紅豆沙,忍不住調侃了一句:「哎?少帥你竟然還會煮甜湯啊!」

還記得放蓮子,看著味道就不錯。

「不是我,我從天譽山帶過來的。」

「哦,原來……」坐在椅子上,雲曦抬眸看著廚房裡背對著她的身影,昂藏的身軀在明亮的燈光下,勾勒著一股只屬於他的陽剛魅力。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慕非池下廚,很難想象這樣一個驕傲得不可一世,出身尊貴的男人會願意為了她而近庖廚。

「少帥……」想起今天梁欣怡在大院門口那副囂張的模樣,雲曦猶豫著開了口。

本來她就沒打算要借著他的關係去參加名媛宴會,畢竟現在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要對付鱷魚和鱷魚組織,她和他之間的關係就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

否則,她成為他的軟肋的話,不管是對她還是對他,都是掣肘和麻煩。

「嗯?怎麼了?」慕非池轉過頭,幽沉的眸光看著她她半支著臉歪著頭的模樣,粉嫩嬌俏的像是在等著伺候的小妻子,男人眼底的光芒漸漸變得溫柔繾綣。

「名媛宴會的時間定了嗎?你是不是最後的主考官?」

「怎麼問起這事了?」慕非池在她臉上梭巡了片刻,擰掉煤氣爐走了過來。

「之前你說不大想參加,所以我也就沒怎麼過問這事,一直都是白帆在處理。我是最後的主考官,今年的宴會由我負責。」

「如果我突然又想參加了,你能給我開後門嗎?當然,這個後門不能開得太明顯,不然讓那麼多人注意到咱倆的關係,恐怕到時候不僅是鱷魚,就連你的那些宿敵,也會注意到我。」

「你想參加沒問題,得先告訴我怎麼改變主意了,誰刺激你了?」

慕非池擰眉想了想,能刺激她去參加宴會的應該沒幾個人。

低垂著眸,雲曦苦笑了聲,「我今天在大院門口看到梁欣怡了,舅舅從小那麼疼愛她,我從小就羨慕她們姐妹倆有爸媽疼愛,可到最後,她們全都棄舅舅而去,在她們眼裡,榮華富貴似乎比親情更重要……」

慕非池算是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了,微微點了點頭,抬手摸摸她的頭,滿眼心疼憐惜。

「江家的千金還沒到歲數參加,他們家的名額我讓老二給你送過來,這樣你就能以江家的身份參加,身份地位不會比其他任何一家的千金低。」

雲曦剛想說什麼,慕非池就抬手阻止了她。

「我不許你拒絕,我可以給你憑空弄一個名額,但是老子不樂意我的女人受一丁點委屈!你是將來的慕太太,身份必須尊貴,不容任何人欺負羞辱!明白我的意思嗎?」

即便現在還不是慕太太,還不是少帥夫人,他也不容許任何人羞辱他的女人!

。 湖邊,所有人看向湖中濺起的水花,一件青色長袍浮在水面。

一個紫金冠,跌落在湖邊的草地上。

萬雄和萬家的眾人獃獃的看着湖中間的青色長袍,就在剛才,在他們的注視下,他們萬家的靠山,青城派的大弟子,被葉一鳴一腳踹飛到湖中!

趙松在一旁也是瞪直了眼睛,剛剛還不可一世的長青就這麼被葉先生一腳踹湖裏了?

趙松看向葉一鳴的眼神,更加恭敬了。

萬雄有些不敢相信,連忙跑到湖邊尋找長青的身影:「長青道長!」

「長青道長!」

萬雄心情複雜,這可是青城派的首席大弟子,難道就這麼沒了?

就在萬雄喊了第二聲的時候,湖中間,一道人影忽然從湖水中飛起。

正是那長青!

長青此時長發已經完全凌亂,長袍已經落在水面,此時的長青哪裏還有之前的超然氣息,已然成了落湯雞,狼狽無比。

「混蛋,你竟敢羞辱我!」

長青此時懸浮在空中,面部扭曲咆哮道。

葉一鳴一愣,我特么哪裏羞辱你了?

轉念一想,自己剛才好像是無意之間踢在這長青屁股中間的部位……

「我要殺了你。」

長青雙眼深紅,殺氣外露,接着,身子懸浮半空中。

萬雄和萬家其餘人看着懸浮在天空中的長青,心中極其震撼!

「仙人,長青道長是仙人!」萬雄一臉激動道。

萬家眾人也是興奮無比,一個個無比自豪,他們萬家的靠山是仙人!

葉一鳴卻是在一旁不屑道:「還仙人,用真氣短暫懸浮而已,浪費真氣的傻子。」

可惜,沒人理他,萬家人的眼神依舊狂熱。

長青也是微微一愣,沒想到自己就露出這麼一點小小真氣竟然被萬家人當成了仙人,臉色也是恢復了一些。頗有些嘚瑟,

不過看葉一鳴那不屑至極的表情,又是咬牙切齒,盯着葉一鳴,長青怒火衝天,長劍已經回到右手。

「天外飛仙!」

長青怒吼一聲,聲音響徹天地。

手中長劍舉起,一道道凝練的龐大劍氣憑空出現在他身邊!

長青手握長劍,直指葉一鳴,忽的,懸浮在空中的身影動了!

一聲怒喝,長青帶着身邊金光閃閃的劍氣一起宛若一片金色劍雨,威勢衝天,直衝葉一鳴所在的位置!

萬家人一臉虔誠,這一刻,長青在他們眼中恍若真的神明一般。

在葉一鳴身邊的趙松臉色驚恐,連忙喊道:「葉先生,不躲嗎?」

「華而不實,雕蟲小技!」葉一鳴譏笑道。

那漫天的金色劍雨在他眼中恍若無物,葉一鳴手一招,一壺茶水從旁邊的桌子上飛到手中。

葉一鳴隨口將一口茶水含進口中,在趙松懵比的眼神中,葉一鳴噴出那口茶水!

茶水被葉一鳴噴出,瞬間分成了密密麻麻的水珠,下一刻,水珠又化成無數柄利劍,直直的沖向朝着他飛來的金色劍雨!

金色劍雨和葉一鳴的水劍在空中相遇,金色劍雨被一柄柄水劍摧枯拉朽般擊碎。

只剩下手持長劍的長青,長青面色一變,可密密麻麻的水劍已經到他面前,他根本沒有辦法躲閃!

「怎麼可能!」

。 「老婆,不要亂想,我們好好過日子,你什麼強,現在我們有了兮兮,倒時候再給兮兮生個弟弟,一切都完美了。」姜天繼續說道。

「嗯。」葉曦重重的點點頭。

回到家中,飯菜早就被芸兒做好了。

前段時間,因為父母生病,芸兒回去了一趟時間,這段時間一直姜天做飯,加上姜天要去帝都,芸兒也正好回來。

吃過飯,將兮兮交給芸兒,姜天和葉曦就回到自己的房間。

一回到房間,姜天突然一把將葉曦抱了起來,「老婆。」

這一瞬間,葉曦哪裡還不知道怎麼回事,臉一紅,對著姜天點點頭。

姜天一陣歡喜。

很快兩人就倒了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

經過昨晚的一場暴風雨的摧殘,葉曦再一次感到一陣疲憊,讓她對姜天那叫一個恨得牙痒痒,自己雖然是姜氏集團總裁,但是昨天才第一次上任,一上任就不去公司,現在又要遲到。

「都怪你,都怪你。」葉曦氣的不行了。

姜天連忙賠罪道:「老婆,我錯了還不行嗎?不要生氣,大不了遲到一會兒,你是總裁,誰會說閑話。」

「總裁也不行。」葉曦說道:「正因為我是總裁,我才要以身作則。」

「不行,我要起來。」說著葉曦忍著渾身的酸痛,從床上爬了起來。

看得姜天一陣愧疚,都怪自己,昨晚太瘋狂了。

很快,葉曦就洗刷完了,穿上一套小西裝,本來看起來疲憊的感覺居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幹練和一抹女強人的氣息。

昨天的培養,姜天發現自己老婆的氣勢更足了。

就在姜天一臉微笑的時候,葉曦突然腳下一軟,身子就止不住的一個趔趄,雙腿有些酸痛,甚至她每走一步,雙腿都有些顫抖。

感受著自己的情況,葉曦把姜天那個恨啊。

恨不得走上去,直接給他一巴掌。

姜天看到葉曦如此情況,那個心痛啊,再一次說道:「要不,今天在休息一天。」

葉曦一翻白眼說道:「你以為公司是你家開的,說不去就不去。」

不過話已出口,他自己都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說道:「還真別說,這公司還真的是你家開的,我現在雖然是總裁,也是在為你打工對不對。」

姜天一陣哭笑不得說道:「老婆,天地良心,你可才是公司總裁,我現在就是一個退休人員,你不能誣陷我。」

「誣陷,我恨不得,把你拿東西給一刀咔嚓了,盡搗亂,你看看,我現在還能走嗎?」葉曦狠狠的說道。

姜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說道:「老婆,我錯了,要不我讓黃一送你。」

葉曦成為總裁不如大眾的嚴重,姜天對她的安全尤為看中,於是做了一個重大決定,那就是讓黃一等人隨時保護葉曦的安全。

對於這一點,黃一等人沒有反對,他們是知道姜天這位人王殿主對自己老婆的看重,要是有一丁點三長兩短,他們的人王可是要發狂的。

再說了,把自己的老婆,女兒交給他們保護,反而不是對他們的疏遠,而是對他們的信任。

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去公司,對於黃一等人的存在,葉曦也是知道的,便點點頭說道:「那好吧,不過我可告訴你,在這樣,下一次看我怎麼收拾你。」

。 「你們誰能提供,或者有相應的線索?」

「你們希望我用什麼事物來交換?」

奧爾薇婭聽著「世界」的委託有些疑惑,克萊恩需要這些幹嘛!

他的魔葯配方里沒有需要這些啊!

在「正義」和「倒吊人」反應過來前,一直沉默的「太陽」開口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