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趙小鈺情緒有些失落。我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已經盡力了,冤案那麼多,哪兒是你能管得過來的,只要自己盡力了就好。”

2020 年 10 月 28 日

趙小鈺突然一個轉身就撲到我懷裏哭了起來。

頓時手足無措,跟趙小鈺認識的時間也不算短了,這還是第一次見她哭,我也沒有料想到,在我心裏一直沒心沒肺的趙小鈺竟然會哭。нéiУāпGê下一章節已更新

我愣了好一會兒,趙小鈺越哭越慘烈,梨花帶雨模樣讓人心生憐惜,以前根本沒想到這表面堅強的女孩兒心裏竟然承受了這麼大的壓力。

趙小鈺哭了會兒後擡起頭瞪着我:“你怎麼不安慰我?”

我這才說:“別哭了。”

“馬後炮!”趙小鈺說了句,“我這不是哭。只是因爲壓力太大,身體自動把這壓力轉化成爲淚水釋放出來了而已,不能算是哭。”

我笑了笑,哭了就是哭了,還這麼多解釋。

趙小鈺隨後在她母親的墳前呆了會兒,起身與我一同回屋。

她喝藥後就睡覺去了,我則回屋拿出了在薛玉那裏弄來的金蠶蠱的盒子,因爲金蠶蠱太危險,所以不敢擅自打開,在網上查了好久的資料,但是並沒有什麼收穫。

畢竟金蠶蠱不是誰都可以養成的。

盯着盒子看了會兒,實在沒轍了,門口卻傳來聲音:“先讓金蠶蠱認主。”

我擡頭看去,卻見靳寒正站在門口淡淡看着裏面,渾身黑衣跟他陰差的身份符合得很,頗爲神祕。

“你會養蠱?”

靳寒隨後走進來,看了看我的盒子,對我說道:“跟鬼魂一樣,需要以血爲引,如果金蠶蠱喜歡你的血,你控制金蠶蠱就容易一些,要是不喜歡的話,你就得尋找其他的途徑。”

看他說得頭頭是道,我暫時相信了他的話,洪川把獲得靳寒保護的機會讓給了我,我原以爲只是單純地保護我,沒想到靳寒也會蠱術,如果有了靳寒的幫助,再去跟薛玉交手,就不再那麼被動了。

我咬破手指,微微打開了盒子,正要滴血進去,手指上卻傳來刺痛感,緊接着就見手指慢慢變得烏黑,靳寒也皺了皺眉頭:“快拔出來。”

休夫狂妃:暴君,敢約麼 我點頭,費力將手指拔出來,看看手指,上面已經多了幾個小點,那是牙印。

靳寒這會兒說:“給你金蠶蠱的人沒安什麼好心,在之前他已經很久沒有給金蠶蠱餵食了,如果新主人防禦不當,金蠶蠱很可能將新主人當成食物,你現在,已經中了蠱毒。”

金蠶蠱的毒性很強,當得知我中毒後,不緊張是假的,忙問:“那要怎麼辦?”

“讓金蠶蠱把毒吸食回去,金蠶蠱剛纔吸食你的鮮血很貪婪,說明你的血液很受它的喜歡,爲了能長久得到食物,它不會讓你立即死掉的,打開盒子吧。”

我半信半疑,緩緩打開盒子,打開後,看見了金蠶蠱的本體。

是一隻金黃色的蟲子,只有小指大小,除了顏色鮮豔一些,跟其他的蟲子並沒有什麼兩樣。

不過它似乎有靈性,盒子打開頭探頭搖擺兩下,而後小眼睛盯着我看了起來,我緩緩伸手過去,它又直接一口紮在了我手指上。

手指上的黑色慢慢褪去,它也慢慢變得渾身通紅,裏面充斥滿了血液。

“好了,做事留三分,不能一次性滿足它,否則它將會沒有休止地索取。”靳寒這會兒說。

我這才收回了手指,金蠶蠱雖不滿意,但是卻並沒有再次索取,倒下睡了。

我合上盒子,靳寒又說道:“這只是金蠶蠱的幼蟲,還沒成長起來,現在可以被你掌控,但是如果有一天它對你不滿意了,你可能會遭受它的攻擊。你沒有接觸過蠱術,建議你一開始不要養金蠶蠱這種霸道的蠱蟲,將它丟掉吧。”

這哪兒成,金蠶蠱這麼金貴,都到我手裏了還丟掉,太暴殄天物了。

“先養養看。”我說。

靳寒恩了聲,倒沒有刻意勸我:“以後不能太頻繁地用血來餵養它,可以找一些其他的蠱蟲來飼養它。”

“你怎麼對養蠱這麼瞭解?”

靳寒說:“我是苗疆靳家的人。”

就只說了這麼句,沒有給過多的解釋。

我呵呵笑了笑,這人太冷淡了,估計沒有女朋友!

將盒子收起來,躺下安穩睡了一覺。

夜盡天明後,趙小鈺整理好着裝前去上班,昨晚撲在我身上大哭的事情被她忘記得一乾二淨,新的一天又是滿血狀態,立下宏源,抓完天下所有壞人。

不過還沒有出門,趙家別墅外就已經停了一輛車,車上下來兩人我都認識。

一人是孫靜陽,另外一個就是靜逸居士。

看到她們倆,我呵呵一笑,心說禍不單行!

孫靜陽看着我也是滿臉詭異的笑容,走過來揮揮手:“你好呀,睨爾達野。”

“都知道了,咱就別演戲了吧。”

孫靜陽這才換了另外一個表情看着我,有些哀怨,還有就是不解:“原來你就是陳浩,我說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名字呢,昨天我去警局專門查了一下睨爾達野這個名字,發現根本沒有這個人。”

那老太太也在這別墅四處打量。

趙小鈺見他們神色不善,走了過去拿出警員證:“喂喂,你們兩個幹什麼?私闖別人屋子是犯法的!”

孫靜陽開口說:“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想跟很好覈對一些事情,陳浩,能跟我們來一下嗎?”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他們都找上門來了,躲是躲不聊了,就跟她們一起出去。

上車後,司機直接開車將我帶離了這裏,到了城郊一處地方,車子停下。

我和孫靜陽下車,老太太一直在車上看着。

下車後我問道:“你這妮子夠笨的呀,這麼晚才發現我就是陳浩。”

“還不是因爲我太想相信你了,你也真還意思,竟然騙我。”孫靜陽有些埋怨地說。

我呵呵一笑:“說得好像我對不起你似的,如果不是你們要來抓我,我會騙你們?明說吧,把我帶到這裏來幹什麼?”

孫靜陽瞥了一眼身後,然後低聲跟我說:“一會兒你假裝答應和我比試,然後藉故說回去準備,到時候我們就會放你走,到時候你再想辦法。”

“我什麼時候要和你比試了?”

孫靜陽虎視了我一眼:“我師父說要自己來抓你,我提出這個條件,師父才勉強答應先讓我和你比呀,你快答應吧。”跪求:mobixs 「父親,你變了!」見對方慢慢露出意圖,鄧芝開始警覺,他從敵占區走來,莫非是受到袁尚的誘惑或危脅,想要入城勸降自己。

[全息]NPC的養老生活 「我沒有變,英雄者應當順應時勢,是劉家變了,劉家後人已非明主!」

「父親,你且慢慢聽我說,益州之地豐產富饒,哪個豪強不想佔據這裡,袁尚此番入川,非為宣揚王化而來,而是想掠奪川中資源,徵用我們耕地的健兒,讓他們和曹操的精銳之軍去拚命,這對川中百姓來說百害而無一利啊!」鄧芝並非無智之輩,這些大是大非的問題他在腦子裡早就過了上百遍。

「難道,吾兒同那庸主劉璋一樣,心向曹操不成?」既然話都說明了,老頭不想再哆嗦,只想知道兒子的真實想法。

「曹操與董卓之輩相差無幾,只是當今諸候狼子野心者不外乎曹、董二人,未曾見過有漢高祖志向者也!」換成別人,身為郡縣從事,他是不會說這麼多的,可對方是恩養自己長大的親生父親,只能耐心勸慰。

「劉玄德的仁慈,袁尚的正義,這些天下英雄,難道都不能入吾兒法眼?」

鄧芝猶豫了一下,有些傳聞確實隱約聽說過,只是民間所傳,半真半假,再說亂世之中,沽名釣譽的人多得是,不乏也有誇讚董卓、曹操之人,那又作何解釋。

『先不管別的,至少他們比起劉璋來,便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吾兒若想將來成就大事業,應當立即棄暗投明,跟隨此等明主,才會有所作為,千萬不要成為劉氏集團覆滅的殉葬品!「鄧老頭苦口婆心,幾乎是抹著眼淚說完的。

「父親還是吃點東西,好生休息,我們明日再議!」鄧芝理解不通,也說不服對方,只能暫時選擇逃避,關於這個問題還是要仔細再想想。

「哎,罷了,看來我是白來一趟了,東西吃不下,不如我先回去!」見事沒辦成,老頭不想久呆,想著回去跟盟主說清楚,免得耽誤進攻時間。

「難道說,您果真是袁尚派來說降於我的?」見老父親這番舉動,做兒子的幾乎可以下定論了,他就是來勸降的。

「怎麼,難道你還要囚禁我不成?」老頭回頭用拐杖猛磕地面,好久沒有打兒子了。

「孩兒不敢,若是敵將派您來做勸降使,這個念頭就別動了,孩兒終身只待一主,決不做二朝臣子!」這是他頭一次在老爺子面前直言頂撞,把對方氣得,最後幾攝鬍子都快要掉地上。

鄧老頭正要轉身離去,卻見有軍吏急步闖進來。

「什麼事?」鄧芝冷聲問道,他現在心情不好,本來是家人團聚之時,應該高興才是,可惜談的並非家事。

「將軍,成都的援軍來了!」軍吏有些激動,聲音如同嗚咽。

「這…」老頭一聽,只覺得兩眼一黑,本來還有機會,現在援軍到達,兒子更加不會回頭了,真是傷腦筋啊。

兩人即刻衝上去扶住老爺子,那名軍吏還以為是聽到援軍來了激動得如此。

「先幫我扶到榻上再說!」鄧芝心繫父親的身體,只能將援軍的事放一邊。

兩人安頓好老頭,又叫來軍醫和待者小心伺候,這才走出廂房,到大廳內議事。

「何人領兵,到哪了?」鄧芝急切問道,看來主公是真的想清楚了,江州地勢險要,扼成都平原南面咽喉,萬不可有失,援軍一來,自帶糧草不說,兵力有所增漲,士氣也會跟著提上去。

「先頭部隊至少三千,此時正在渡河而來,天亮前便能到達江州!」

「嗯,真是太好了,你們仔細盯著,離城五里馬上通報我,今晚要親自出城迎候!」鄧芝手握拳頭信心十足。

不出寅時,便有斥候通報,鄧芝立刻穿上甲帶,驅騎直奔西門,遠望平地之上,淡藍色天空與黑色地面之間,有一條閃光的彩帶飄乎其上,那必然就是自家馳援而來的隊伍。

「隨我前去迎接援軍!」他朝身後跟上來的衛騎一喊,拍馬向前賓士而去。

五里路不到,轉眼即至,只是當他看到那伙援軍時,嘴巴再也合不攏。

這支部隊稀稀落落毫無陣型可言,許多人泛著黑色眼圈,有力無力的站著,看見城中奔出來幾騎,如同見著救星一般,紛紛向他們伸出雙手。

「你們領兵的將軍呢?」鄧芝看著這夥人有些害怕,不會是在半道又遭遇敵軍襲擊了吧,畢竟他們已經失去了水面控制權。

「在後面,馬上就過來!」見接應的兵啥都沒帶,前鋒援軍有點失望,他們將目光全部集中到五裡外的江州城,像一堆發現活人的喪屍般繼續前行。

「是嚴將軍么?」鄧芝在馬背上坐直身體,伸長脖子朝遠處張望,卻見張任帶著兩名副將上來,可能是餓得差不多了,視線有些模糊,對方竟然沒能認出他來。

此時千萬不可透露嚴顏被捉的消息,否則這伙援軍立馬變成潰軍。

「不是,我是他的副將鄧芝,是張任大都督吧!」鄧芝揮舞著右臂向他們打招呼。

掠過中間擋路的小兵,四人總算能近距離打量對方,見鄧芝精神狀況也有些不佳,張任感覺到事態不妙。

於是武將在前面騎馬領路,步兵在後面吃力追趕,好在離城池並不是太遠,就是爬也要爬進城去。

張任迫不及待詢問前方戰爭情況,見其支支吾吾,只怕是有難言之隱,鄧芝又問張任三人成都的情況,他們也不置可否,其實都有自己的苦衷,不敢當著眾兵的面把實情說出來,推推讓讓的就進了城。

到了城內,水源尚在,先讓援軍喝飽水,然後吩咐糧官從倉底擠出些粗糧來先幫他們應付一頓,見張任等人根本就沒帶糧草來,鄧芝一直低眉不語,稍作休息,便將三位將領請入府中內堂敘話。

見沒有別的人,大家這才將話題扯開,結果越聊越低落,各自埋著個頭,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們原本以為成都的援軍和糧草是在路上讓大雨給耽擱了,沒想到主公已經打算讓我們自生自滅了,可惜嚴將軍,到現在還不知道這情況!」鄧芝兩手一攤,他突然覺得老父親說得似乎有些道理。

「若是我沒有一時衝動,或許還能幫你們些,可是現在,弄得一團糟,這支軍隊如何能守住江州城吶!」張任拍了拍桌子,就恨當時沒能忍住這口氣。

「來人,去將我那匹該死的戰馬殺了,讓幾位將軍吃上馬肉!」想想自己的坐騎就來氣,張任狠下心,朝門外隨從吩咐。

「且慢,且慢!」法正急忙攔住。

「戰馬乃武將之性命,豈能擅殺之,軍中又不缺這一口馬肉,殺之無益!」眾人急忙勸解,還不到殺馬充饑的時候。

「我軍糧草不足,嚴將軍失落於敵手,若要保他性命,解江州之圍,唯今之計,只能言和了!」張松見眾人各自長嘆,乃立身於前大聲說道。http%3A%2F%2Fbxwx.la%2Fimages%2Flogo.gif&r=http%3A%2F%2Fwap.sogou.com%2Fimages%2Ffail_tc.gif"/ 首頁 玄幻 修真 都市 歷史 上一章出現一個錯誤返回本書目錄 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需要重新刷新頁面,才能獲取最新更新!(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章節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 (快捷鍵:→) 「繞道,為何要繞道而行?」趙雲望著前來報信的丁府家丁,一時間摸不著頭腦,難道自己的真實身份讓丁家知道了,他們臨時變卦,想使忿子?

「只聽說丁大人又接到一批貨物,將隨馬隊一起出關,本來只需出南門便可,現在只能先往西過武關再折向南面而行,通行憑證只能用一次,兩邊都要兼顧的話,只能這麼辦!」

「大人還說,請趙先生海涵,此次運費只算您一半的錢!」

「一半的錢?」張世平嘴裡咕嘀,想來也不虧,無非就是多走百來里路,反正馬車夥計都是由丁家負責,這次談的價格原本就偏貴,若能減半,不算壞事。

「什麼人的貨物,丁大人非要幫他帶運么?」趙雲想打聽得更詳細些,免得讓丁家給耍了。

「這個小人就不知道了,據說是大人最好的朋友,具本名字不清楚,想必到時候同路時你們便能相識了!」那人倒也機靈,該說清楚的話都說清楚了,不該說的也沒走漏半點風聲。

兩人只好點點頭,由張世平將其送出客棧。

「你們倆個?」馬雲鷺從側後房門裡輕步出來,等他們進屋之後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後面。

「什麼?」兩人同時回頭,心驚一跳,聽她話說到一半,不禁反問起來。

「說老實話,想繞道出武關,是不是嫌氣我,要送我回西涼?」剛才在牆那邊聽他們議論,隱約談到出關之事,於是心中生疑,故上來探問。

「怎麼會,你是自由之身,想去哪就去哪,我們攔不住,也不能強迫對不對!」趙雲呵呵笑起來,他與張世平對好眼神。

「不是便好,若想半道拋棄我,小心回荊州我向盟主告你們的黑狀!」馬雲鷺跳起身來,彎曲食指分頭敲了敲二人的腦袋。

兩人摸摸痛處,又覺得無可奈何,只能不與其計較。

「不過我們還是要小心從事,將銀錢外面再包裝一層,免得讓那幫人生疑!」張世平平時辦事謹慎,見事情有了變故,他們的部署也需要臨時調整。

「嗯!」

三人討論完運貨的事,遂下樓吃完午飯,各自回房收拾一番,方才丁家人說晚上戌時出發,正好還能美美睡上一覺。

趙雲搶先回到屋內,隨即轉身將門栓鎖死,他不想受到某位女性的騷擾,想獨自安生睡上一覺,這樣晚上送貨時能多長一隻眼睛盯著,以免路上有所損失,保全銀兩安全回荊州是此次最為重要的任務。

「咚咚咚!」果不其然,剛剛收拾好東西,便聽見外面傳來敲打聲。

「子龍哥哥,開開門,我有事要與你商量!」隔著門縫便能讓人感到肉麻的聲音響起,趙雲連忙捂住耳朵,他倒不是非常討厭對方,只是不喜歡對方貼得太緊,這樣沒有自己的空間與時間,這是一種非常痛苦的生活體驗。

「子龍哥哥,開開門啊,我就進來一會兒,不會耽誤你睡覺的!」那邊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完全意識不到沉默者的感受。

見還是沒有人應聲,馬雲鷺愣了一下,轉身托著下巴深思,看來趙雲是沒有時間陪她去了,只能一個人前往那裡,她想和張彩雲道個別。

於是回房間拿好配刀,掂起腳尖路過趙雲的房間,下得樓去解開馬繩,向張彩雲家賓士而去。

她認得那個院門,泥磚堆出來的矮牆,兩家的雞禽可以順手扔到隔壁去,張彩雲家的雞經常跑到別人家去吃米,不忘把蛋下完再走。

「彩雲姐!」她見院門是開著的,院子裡面還栓著另外兩匹馬,於是直接牽馬進去,見外面沒人,便往堂屋跑。

限時婚寵 「哎喲,是雲鷺妹妹,來,快進來!」張彩雲此時正與另外兩位客人說話,曹均跟著坐陪,見又有人進來,眾人紛紛站起來。

那兩個人中,男的精練威武,有將官之氣,腰間別著把龍紋劍鞘,女的風姿卓越,面目清秀,不過稍顯冷峻了些,兩人都頗為客氣地朝她行禮。

「這位是我的好朋友馬雲鷺馬妹妹!」張彩雲見都是年輕人,於是為他們相互介紹。

「四哥,你身邊這位姑娘叫什麼來這,我這記性,又忘了!」她正要介紹男青年身邊那邊女子時,卻不知從何處說起。

「韓茜!」曹均畢竟是讀書人,記性要好,於是熱心為妻子補充。

「馬雲鷺!?」韓茜平視著對方,這名字有些耳熟,卻不記得在哪裡聽說過。

馬雲鷺也沉思起來,對方的名字並不陌生,卻一時想不起來。

「馬妹妹,來坐,吃桃子,這桃子可甜了!」見兩人相互愣著,並非待客之道,於是張彩雲親熱地將她們拉到位子上。

「四哥,沒想到你會來宛城,咱們都好些年沒見了!」曹均並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而是繼續和那名男子拉近距離,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當朝丞相曹操的第四子曹彰曹子文,他今日是順道來探望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曹均的。

「真是一言難盡啊,父親和西涼軍打得不可開交,雙方各有損傷,現在無計可施,讓我將韓茜姑娘送回去,我一想,這要是送回去,那不就沒命了么,大丈夫頭可拋,血可流,怎麼能將勝負賴在一個女人身上,於是就發生這檔子事,想送她回西涼!」曹彰繼續前面的話題,好在曹均並不參與軍政,完全是個閑人,再說過了今晚,韓茜便能出得關去,他就是告密也只怕來不及了。

「韓茜?難不成你是鎮西將軍韓遂的女兒?」馬雲鷺旁聽有心,差不離猜出眼前這名女子的身份。

「你認識家父?」韓茜見對方這麼問,也覺得好奇,眼前這位小姑娘面容嬌好,定然不是平常人家出生。

「不認識,我也是西涼人,只是聽說而巳!」 豪門蜜寵:甜心小妻搶回家 馬雲鷺不想公開自己的身份,因為剛才聽曹彰說,他的父親正在和西涼軍開戰,很有可能便是曹操,看來這位曹公子是大義滅親英雄救美了一次。

「噢!」眾人這才各自收回目光,不過曹彰卻一直盯著馬雲鷺腰間那把馬刀不放。

「姐姐,你出來一下,我有話要和你說!」馬雲鷺不習慣被人盯著,於是拉著張彩雲的袖子想和她單獨談談。

「好吧!」於是兩人便踏過門檻,到院子里說話。

「均弟啊,你就別再著急了,等西北戰事一結束,父親定會有所交待,實在不行,我替你去說,叔父都去逝那麼多年,是該有個結論,兩頭總會有一頭!」曹均一直嘮叨曹操對他不公,自己的兒子們都封官進爵,要麼在前線歷練,唯獨留下他不聞不問,曹彰也猜不透父親的想法,只想安慰一下這位可憐的弟弟。

「嗯,我等著呢,等著父親給我賜爵!」曹均點點頭,他頗為羨慕地看著曹彰一身戰甲披身,腰掛華鋌寶劍,這才是曹氏子弟該有的模樣,不像自己,不上不下,被街坊鄰里那些拉耕牛的農戶恥笑。 ?`gddddd我也不留在這裏嚇人,快速離開,揹着趙小鈺的時候。[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兜裏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我愣住,準備得這麼周全,我都死了還給我準備了個電話。

“嫣兒,幫我把電話拿出來,看看是誰。”我說。

張嫣羞答答恩了聲,幫我拿出了手機遞到我面前:“是馬姑娘打來的。”

我正要說接,但是馬蘇蘇又給掛了,這期間時間總共不超過十秒鐘,心說我都死了,她還給我打電話做什麼?

張嫣又說:“這兩天你的電話響了很多次,諾,你看。”

我看了看電話顯示器。竟然有十來個電話,其中馬蘇蘇六次。還有一個陌生號碼,也是六次。

馬蘇蘇我一會兒就去見她了,就讓張嫣撥通了這個陌生號碼,並讓張嫣代替我說話。

撥通過去,對方傳來一女孩子哭哭啼啼的聲音,張嫣馬上捂住了話筒對我說:“對面有人在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