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趙小川聽罷,呆呆道:“你是說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爲我無意間摸到了一絲魔音八苦的竅門?”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沒錯!”胡籽斬釘截鐵道。

趙小川連忙道:“那現在應該怎麼辦?”

“接下來你按照我說的,慢慢控制你的情緒,嘗試着慢慢融合衆人的情緒,加以控制,然後再……”

胡籽出聲說道,趙小川按照胡籽的方法,漸漸控制情緒,而趙父趙母也漸漸恢復了正常。

“嗚嗚,孩子,我知道你的苦了!記得完成你的諾言,你一定要讓那名叫做李若曦的女孩兒復活,不然我和你媽是不會原諒你的。至於我和你媽,你就不要管了,我們自己回家去吧!”

父親一邊哭,一邊說道。

趙小川張張嘴巴,想要辯解,母親又開口道:“孩子,我們不可以常呆在這裏,畢竟你弟弟妹妹也要照顧,明天我們就走!對了,你一個人在外面記得多照顧自己了。”

趙小川看着父母慢慢離開自己的視線,眼中充滿了震驚。

直至父母除了房間後,他才轉頭看向漂浮在空中的胡籽,嘆道:“第八世,我有些不想學你的魔音八苦了,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深夜,珠江沉寂,游輪客房內,陸傾城已經入睡。

秦穆然了無睡意,悄然起身,準備走出船艙,到甲板上透一下新鮮空氣。

夜色下的珠江,水流緩緩,江風愜意,清涼適人。

此刻,甲板上已經沒有什麼遊客,秦穆然悠然靠在欄杆上,望著兩岸夜景,神清氣爽。

「秦弟弟,大晚上不陪陸總,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裡來了?」

秦穆然轉身,只見陳雅玲出現在自己身後。

一襲黑色薄紗清涼長裙,弔帶掛肩,溝壑可見,春光無限,誘人心扉。

江風起處,都能隱隱嗅到夾雜的體香氣息。

「雅玲姐,你怎麼也沒休息?」

秦穆然漫不經心問道,目光卻情不自禁,放在溝壑深處。

此情此景,正常人誰能擋住這種薄紗誘惑?

「心情不好,上來透口氣。」

陳雅玲笑道。

「哦?雅玲姐,誰敢惹你心情不好,告訴我,弟弟給你報仇出氣。」

秦穆然戲謔笑道。

「那,就是那個人。」

陳雅玲目光,朝著珠江水面,秦穆然的倒影白了一眼,臉頰紅潤,姿色誘人。

秦穆然淡然一笑,卻無言以對。

「雅玲姐,我知道錯了,改天請你喝酒賠罪。」

秦穆然笑道。

陳雅玲眉頭輕挑,莞爾一笑,婀娜迷人。

「改日不如撞日,我發現游輪上的紅酒不錯,秦弟弟,不如現在就陪姐姐喝幾杯去?」

陳雅玲笑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他心裡很清楚,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兒去喝酒,難免要發生不可描述的事情呀!

不行!

堅決不行!

陳雅玲房間就在自己房間隔壁,這不是頂風作案,自己作死嗎?

「嘿嘿……雅玲姐,我明天還要趕早上飛機,還是下次吧!

秦穆然笑道。

陳雅玲柳眉微翹,嘴角掛出一絲壞笑。

「秦弟弟,姐姐現在心情很不好,給你兩個選擇,要麼陪姐姐喝幾杯,要麼,我陪陸總喝幾杯……」

「我這人,喝多了就管不住嘴,萬一跟陸總說了什麼不該說的事情,嘖嘖……你可別怪姐姐。」

陳雅玲別有深意笑道。

秦穆然內心一陣挖槽。

這尼瑪是在赤裸裸威脅自己呀!

「雅玲姐,有話好說,不就喝個酒嘛,就不要驚動我老婆了。」

秦穆然苦笑回道。

……

陳雅玲房間內,這裡的裝飾,和秦穆然房間大體一致,光線曖昧,像極了情侶主題酒店。

陳雅玲手握高腳杯,輕輕搖晃,酒氣瀰漫。

「秦弟弟,明天你要回中海,姐姐下周也要去西方進修一段時間,咱們再見面,可就遙遙無期了。」

陳雅玲嫵媚笑道。

「放心,雅玲姐,咱們這麼有緣,以後見面機會還有很多。」

秦穆然舉起酒杯,示意輕碰,一飲而盡。

陳雅玲抿了口酒後,身體已經有些輕晃,顯然,他已經有了七分醉意。

借著七分酒意,陳雅玲緩緩朝秦穆然靠近,額頭輕,剛好靠在秦穆然肩頭。

「雅玲姐,你要是累的話,我扶你早點兒休息。」

秦穆然低聲說道。

自己老婆就在隔壁,萬一聲音大了,想想後果都刺激。

「不用,你肩膀比枕頭舒服。」

陳雅玲柔聲回道。

陳雅玲黑色薄紗低胸裝,秦穆然情不自禁低頭側目,居高臨下,一覽無餘。

「雅玲姐,你這樣容易誘導我犯錯呀!」

秦穆然說著,已經不覺喉嚨一緊,有些口渴,渾身都有些燥熱。

陳雅玲微抬目光,對視一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柔聲回道:「犯錯?人非聖賢,孰能無錯……」

在酒精作用和燈光氣氛下,正常男人都會選擇一錯再錯。

……

次日一早,秦穆然陪陸傾城,告別李家人後,徑直趕往洋城機場。

車內,陸傾城對著化妝鏡,正在修飾眉眼。

「老公,昨晚你有沒有聽到,咱們隔壁房間動靜好大,好像是雅玲姐的房間……」

陸傾城漫不經心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心跳如雷,但神情依舊淡定的一批。

「有嗎?老婆,你昨晚喝多了,應該是做夢了。」

秦穆然語氣肯定,嘿嘿一笑。

「做夢?」

陸傾城神情疑惑,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

見陸傾城沒有追問,秦穆然暗中舒了一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陸傾城手機忽然響動了起來,陸傾城放下化妝鏡,掏出手機,接過一個電話后,神情一轉,有些不自然。

秦穆然見機,趁機轉移話題。

「老婆,是中海那邊兒盛康集團有什麼事情了嗎?」

秦穆然問道。

「集團倒是沒有什麼事情,是中海醫院打來的電話。」

陸傾城回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詫異,同時,內心也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老婆,到底什麼事情?」

「是輕舞出事了,剛才醫院打來電話,說輕舞的血癌,又加重了幾分,剛才暈倒了。」

陸傾城回道。

秦穆然眉頭緊蹙,立刻擔心起來。

莫輕舞的血癌,一直是壓在自己心頭兒的一塊巨石,這些年,他一直將莫輕舞當做自己的親妹妹,如果她有什麼不測,自己將一輩子活在愧疚當中。

而血癌這種病,又極其多變,即便是自己的針灸,也作用不大,只能暫時抑制病情。

好在霍爾頓下發的冥王令有了收穫,已經找到了幾套解決血癌的辦法,這也讓秦穆然看到了一絲希望。

「輕舞妹子的病情,現在怎麼樣了?」

秦穆然擔心問道。

「醫生說,剛才已經做了血液化療,人暫時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不過這種化療,對人體傷害很大,不是長久之計。」

陸傾城說道。

我家愛妃超凶噠 秦穆然很清楚,血液化療,確實對人體傷害很大,而且這種辦法,也只能救急。

「我西方的朋友傳來消息,他們那裡可能有幾套治療血癌的辦法,這件事情,不能在等下去了。」

秦穆然說道。

秦穆然言罷,神情寫滿几絲焦慮。

「老公,你也不用太擔心,中海有小風在,他會替咱們照顧好輕舞的。」

陸傾城安慰道。

秦穆然深深嘆了一口氣,內心深處卻依舊還是有些不安。 不想學魔音八苦!這只是趙小川一時的感慨,實際上當他走出房間,看到村莊中的場景時,立刻下定決心,一定要將魔音八苦掌握到手中。

“嗚嗚,小川,你和伯父伯母談的還好吧?” 雲胡不喜 蔣舟舟滿臉淚水的哭泣道。

趙小川一出門,便遇到了蔣舟舟,而康惠、黃大師幾人也在眼淚汪汪的看着他。

這讓趙小川有些內疚,因爲他知道他們之所以哭泣時因爲自己沒有掌控好魔音八苦。

但令趙小川興奮的是,就黃大師都沒有抵擋住,要知道現在的黃大師可是鬼物啊!

對此,胡籽吃笑道:“鬼物又怎麼樣?只有他擁有靈體,就會受到魔音八苦的影響,要知道不管是鬼物,還是人類,都是有感情的。”

重生之金融霸主 趙小川告訴衆人和父母的矛盾沒有了,父母也打算回到家鄉。

衆人聽到後很高興,不過臉上卻依然哭泣的表情。

“對了,黃大師,如果我父母要回到家鄉的話,希望你可以護送他們,恩~最好是給我的父母換個住處,不要讓他們在住在那裏了。”趙小川說道。

黃大師明白趙小川的意思,他是擔心有人會找他父母的麻煩,畢竟穆皇后既然可以找到趙父趙母,那麼其他勢力也可以。

所以,黃大師很痛快的答應了趙小川的請求。

之後,幾人一番商議後,來到了一間小房間中,打算爲以後的路怎麼走做計劃。

房間中,小木桌旁,趙小川、黃大師、蔣舟舟、軒轅鐵、康惠五人圍坐着。

五人各自介紹一番,然後趙小川道:“事情已經過去十天了,說一說現在的情況吧!”

總裁的狂野情人 黃大師點點頭,看向康惠。

康惠道:“十天前,大婚被妖破壞後,皇城盡毀,十萬御鬼師死傷大半,據說其中大多數是華夏區的御鬼師,可以說這場婚禮對於華夏御鬼界來說是一場毀滅性的打擊。”

“而且在這次死傷中還有很多的外國使團,這就給了那些外國勢力們攻打華夏的御鬼師界的藉口,在五天前大戰已經開始!”

“華夏區和外國勢力進行了第一次衝突,而這次衝突也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其中外國勢力以米國的生化人、英國的黑暗議會、還有霓虹國的百鬼夜行爲主,其次是泰國的降頭術、印度的法老詛咒者、還有非洲一些部落的圖騰術,另外一些國家的部落的祕術也不簡單。”

“相比之下,華夏國的陣容則有些弱,只有御鬼盟、西藏密宗、還有幾個較大的家族、比如熊家、蘇家參戰,軒轅家族保持了沉默。”

說到這裏,康惠微微一頓,看向一旁的軒轅鐵,卻發現他沉着一張臉並不說話。

“哎~”黃大師長嘆一聲,道:“這一切和二十年前一樣,幾乎沒有什麼改變啊!不過卻也在意料之中,只是沒想到來的竟然這麼快。”

衆人微微一愣,二十年前似乎隱藏了太多的祕密,先不提第九世是隕落,單單是一個龍傲天就讓人有些好奇了。

黃大師注意到了衆人的目光,繼續道:“其實每當輪迴者出世時,世界格局總歸發生巨大的改變,這幾乎已經成爲了全世界大家都知道的祕密。”

“和我有關?”趙小川驚訝道。

“沒錯!”黃大師點頭道:“傳說輪迴者是唯一可以破解仙的祕密的人,也是唯一可以結束這個鬼道橫行的年代,更有人說六道崩潰就是輪迴者自己進行的一個龐大的計劃,但是具體怎麼樣卻沒有人知道。”

“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世界的中心就是輪迴者,所有的戰爭,局勢的變化都是由輪迴者爲中心進行的。比如有人推斷三國時期、唐代戰亂、西方的文藝複習、還有霓虹國的大地震等等其實都是每一代輪迴者出現的標誌。”

“當然這些只是推斷,具體怎麼樣並沒有人可以下定論,畢竟輪迴者的出現根本沒有任何時間規律追尋,完全就像是突然出現一樣。”

“尤其是這一世,師父作爲第九世輪迴者…….九爲數之極,按理來說,這一切都應該終結了,可是卻冒出了第十世,恩~這本身就是最大的變數,所以世界這麼亂!我一點都不好奇。”

黃大師送了聳肩,最後輕鬆的說道。

所有人望着趙小川,眼神中充滿了複雜地神色,一時間衆人沉默了下來。

趙小川心中彆扭,也有些生氣。

“變數?我是變數?真是好笑,難道你們以爲是我願意當這個輪迴者的麼?如果可以我寧願選擇平凡!”

當然這只是趙小川有些耍小孩子脾氣而已,當他平靜下來後,出聲道:“好了,康惠,你剛纔應該還沒有說完吧?繼續說下去!”

衆人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的眼神有多麼的不禮貌,連忙又將視線投到了康惠的身上。

康惠繼續道:“誠如我剛纔所說,在這種局勢下,華夏國根本不是外國其他勢力的對手,一戰之下,立刻敗退,而且外國勢力還趁機打破了壘壁。現在的華夏國可以說是已經成爲了一片新的戰場,岌岌可危!”

聽到這裏,衆人心頭一緊,這一點就連趙小川也不例外。

“真的岌岌可危麼?那爲什麼這裏並不受到影響?”軒轅鐵插嘴道:“我不相信軒轅家族沒有一點作爲,特別是軒轅無敵那人可是非常看中國家利益,怎麼可能不還擊?”

重生之人魚進娛樂圈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康惠道:“根據我得來的消息,軒轅家族似乎在尋找個人,根本無暇顧及這一切,據說那人似乎和軒轅家的血脈有關係,而且關乎到軒轅家的生死存亡。”

軒轅鐵身體一顫,低頭不語,但衆人卻察覺到了他的異常。

其實康惠在剛纔聽到軒轅鐵的自我介紹時,就有些懷疑軒轅鐵是不是軒轅家族尋找的人,但是一想到他和趙小川的主僕關係,又主動忽略了。

只不過看如今軒轅鐵的表現,他卻又有些不能肯定了。

不過她立刻又說道:“雖然軒轅家沒有反應,但是御鬼盟在其中卻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其中可以確定的是御鬼盟的前盟主諸葛第一已經消失不見,而且消失的時間正是上次大戰之後,有人說曾經在華夏渤海附近看到諸葛第一和一名男子大戰,但最後卻消失不見。”

“具體怎麼樣,不得而知,但是新上任的盟主卻非常了不起,在華夏第一次戰敗後,可是聯合各方勢力。”

“不僅說動了軒轅世家,還到妖山請出了風頭正勁的妖,還有不知火組織中的龍傲天,十天前下落不明的穆皇后等人加入了戰鬥。”

“現在華夏國勢力大增,但是具體來說,卻和各個國家依然處於一種相互平衡的狀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