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趙冰倩、陳麗、司馬紫燕、司馬紫蝶、黃富、翁曉偉等人經常來看望江帆,納甲土屍一直就在西霞覃附近地下修鍊,他暗中保護主人。

2021 年 2 月 2 日

一個月後,趙冰倩、陳麗、黃富等人也閉關修鍊了,他們也要閉關幾個月,西霞覃只剩下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了,翁曉偉和易琳偶爾來探望江帆,詢問江帆的修鍊進展。

春去秋來,江帆仍然絲毫沒有進展,他有時候站在西霞覃旁邊一紮就是幾天,送給他吃的飯忘記吃了。有時候坐在草屋裡一坐就是十多天,他獃獃地望著草屋桌子上的茶杯,眼睛一動不動。

冬天終於降臨了,下起了大雪,翁曉偉給江帆搬來來了棉被,他看到江帆仍然獃獃地坐在床上。

「哦,江師兄,外面已經下雪了,我給你帶了被子!明天黃富、趙冰倩他們就要出關了!聽說他們這次閉關進步不小呢!黃富和趙冰倩都達到了辟穀中期了!」翁曉偉道。

江帆眼皮都沒抬,他沒有理會翁曉偉,仍在坐在床上,雙眼獃獃地望著桌子上的茶杯,好像在思考什麼問題。

「哎,江師兄不是練傻了吧,最近半個多月一句話也不說,一點東西也不吃,就是獃獃地望著桌上的茶杯,茶杯有什麼好看的!真是搞不懂!」翁曉偉自語道。

第二天早上,天下著大雪鵝毛般的大雪,外面颳起了北風,地面上厚厚的一層雪,已經掩蓋了路人的膝蓋。

黃富、趙冰倩、陳麗、司馬紫燕、司馬紫蝶等人出關了,他們一出關首先想到的就是江帆,他們幾個人急忙跑到西霞覃的草屋來探望江帆。

等他們幾個人推開木門的時候,發現江帆不在屋裡,「咦,帆哥不在屋裡?」黃富驚訝道。

「難道他出去了?」趙冰倩驚訝道。

「外面下著這家么大的雪呀!他等會就會回來的!我們在屋裡等會兒吧。」陳麗道。

眾人在草屋裡等后了半個多小時,不見江帆回來,「哦,不對頭呀,我們還是出去找找吧!」趙冰倩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衆人齊齊擡頭,一個矮個粗頸頭大如斗的兇悍男子出現在面前,光頭金鍊,嘴巴老大,更爲恐怖的是,一條紅色的傷疤,從嘴角一直扯到額頭,平添了數倍兇色。

他的後邊,跟着四五個漢子,手腳粗大,眼神鋒利,腰部鼓鼓揣着東西,一隻手習慣性地插進褲袋,上上下下打量着屋裏一羣人。

陽痿面色古怪至極,瞪大了綠豆眼,彷彿不相信自己一樣,又揉了揉眼睛,面色卻愈加古怪。

齊升手腳發冷,抓着***的手卻更加哆嗦了,明明想怒吼一聲,卻是沒有辦法挪動一絲腳步,瞬間羞愧欲死。

那個矮個兇猛男子瞪着一雙牛眼,不錯眼珠地看着龍江,足足有幾秒鐘,兇嘴大張,露出一嘴黃黑牙齒,卻是疾步上前,惡狠狠向龍江走去。

龍江也是一呆,眼睛看着這個男子,嘴角微微顫動,彷彿想起了什麼,面色有些發僵,又有些發苦,轉眼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同樣疾步上前。

齊升見兩人飛快衝向對方,猛地吸了口氣,狠狠掄起***,高叫了聲:“我和你們拼了。”跟在龍江的後面向前衝了上去。

沒等他衝過二步,卻驚駭至極的發現,龍江和那個大嘴男子已經緊緊抱到了一起,互相激動地拍着後背。

“龍江!”

“大嘴哥!”

齊升收腳不急,一頭撞到龍江背部,自己腳下一絆,摔了個跟頭,***遠遠跌了出去。

“他們認識?”

旁邊陽痿伸手,把齊升扶了起來,拍了拍他的後背,嘆口氣:“認識?何止認識?一週前我們還在一起,連夜找人呢,簡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好小子,什麼時候到的濱州,也不和大嘴哥說一聲,草,你當我不是你大哥啊?”範大嘴狠狠給了龍江一下子,大聲埋怨道。

“上午到學校報道,中午就被這位劉總請到了飯店,哪有時間聯繫你?”龍江指了指地上昏迷不醒的劉總,無奈道。

一看地面的劉總和躺着的四名保安,範大嘴臉色頃刻沉了下來,扭着粗大的脖子,沉聲喝道:“李單江,你給我滾過來。”

四個保鏢身子一閃,後面搖搖晃晃走過來一個滿頭大汗的禿頂勾鼻男子,長相和那個囂張的李一天十分相似,他滿臉尷尬,面紅耳赤,不斷擦着臉上的汗水,手腳無措,緊張道:

“範董,我真的不知道,龍江和您認識,要不,給,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這麼辦。您就給我一次補救的機會……”

範大嘴不等他說完,舉了舉手止住了他的話,不耐煩指着周圍人訓斥道:

“夠了!你,我,還有這裏這些人,我們都是給曾總打工的馬仔,曾大哥夠意思,給你我分了股本,成了什麼集團的董事和總經理,沒有集團,我們是啥,啊!”

範大嘴磕磕巴巴講了通道理,李單江愈發尷尬,垂頭喪氣不敢接話。

“我們啥也不是!”

範大嘴上前一把摟住龍江,對着李單江道:“龍江,是我的好兄弟,也是大小姐的救命恩人,上次的事你沒忘吧?曾大小姐誰救的?就是他!我塔姆罵你混賬是輕的了。這要是讓曾總知道,你什麼下場你知道嗎?”

“知道,知道,我這就給龍江賠禮道歉,馬上!對了,小犬我已經派人去拉,馬上就能過來,馬上!”李總大驚失色,點頭哈腰。

“兄弟,你們的事我都知道了,每人200萬,不多!你還有什麼條件,一起讓老李給你辦,絕對不走樣。” 前妻,離婚無效

“對了,我聽說你兒子和黑風幫的人走的很近,老李,九龍集團和黑風什麼關係,你不會不知道吧?別說我沒提醒過你。”範大嘴看着李單江,臉色意味深長。

“範大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李單江撲了過來,緊緊抓着範大嘴的手臂,幾乎快哭了。

“爸,你咋的了,這是,求誰呢?哎呀範爺!”後面忽然傳來一陣好奇的聲音,龍江眼睛一眯,正是那個假裝有病住院的李一天,旁邊那個**妹卻是不見了。


“臥槽,你們幾個小子敢在這?”李一天繞過人堆,一眼看到了龍江三個人,頓時大喜,指着龍江囂張大罵:

“草泥馬的小崽子,你看,這就是我爹,旁邊是誰?說出去嚇死你,範爺!濱州黑道大嘴爺!還有這幾個炮子叔,每人在濱州都是棍,跺跺腳,地面都顫,尼瑪你死定了!”

龍江懶洋洋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陽痿笑嘻嘻吐口菸圈,我草了一聲:“老大,我這回終於知道煞筆二個字怎麼寫的了。”

齊升更是驚訝地張大了嘴巴,看了看憤恨欲死的李單江,又看了看一臉青紫的範大嘴,慢慢放下了***,自言自語道:

“我要是這個煞筆,我就用刀切了雞雞死了算了。”

李一天罵了半天,見房間所有的人都一臉怪異的看着自己,不禁大奇。

“爹,就是這三個煞筆,快讓人拿下他們。就是他們打的我,爹!”

“混賬!你給我滾過來,跪下!”李單江正在六神無主之極,看到了兒子的表現,登時勃然大怒,狠狠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李一天莫名其妙捱了一耳光,被打得矇頭轉向,猛然看到了幸災樂禍的龍江和齊升還有陽痿,登時不幹了,躺地上打起滾來。

“我不活了,哎呀,我不活了,在外面捱了欺負,沒人幫我報仇,你現在還打我,我不活了。”

“真塔姆鬧聽!”龍江隨手一甩,一朵堵字符落到李一天啞穴,室內立刻清靜了。

室內衆人除了陽痿和範大嘴外,都吃驚地看着龍江,內心顯然極度震驚。

範大嘴惡狠狠看了眼地上憋的眼凸臉紫的惡少,又瞪了眼可憐巴巴的李單江,摸了摸大嘴,不耐煩道:

“兄弟,別塔姆爲幾個蒼蠅影響喝酒,龍江你說個法子,我讓老李馬上辦,咱們結了這事抓緊喝頓接風酒!”

龍江也不客氣,點了點頭。

“好,大嘴哥,這個小子在學校撞了四人,不僅一點表示沒有,還塔姆找人打我們,這是其一。”

範大嘴臉色一黑,看了看李單江。

“其二,李單江是這小王八蛋的爹,不僅不好好管教,反而變本加厲地溺愛,讓這個什麼狗屁劉總向我們每人要二十萬壓驚錢,這是其二。”

範大嘴怒了,哼了一聲,李單江腦袋都快垂到褲襠了,龍江嘴巴沒停,指了指李單江接着道:

“但是這老東西還是九龍集團的高管,你是我好大哥,巧巧更是我姐,九龍的面子我也要給,所以,這麼辦!”

龍江在地上走了幾步,收起了怒容,笑嘻嘻停住了腳步:

“我替被撞的學生,拍你們兩掌,你們要是能受得了,一切都免了,人不用你們治,錢不用你們交。”

龍江驀然停住了腳步,對着李單江笑嘻嘻道:“你們要是受不了,那就治病,把受傷的都治好,給錢,我也不要你那麼多,二百萬就行,而且,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龍江拍了拍李一天的後脖子,揭開了他的啞穴:“讓這個小子給我當一個月的跟班。”

“行,行!”李單江滿臉希翼地答應了,不就是兩巴掌嗎,看龍江這小身板,即使練過鐵砂掌又能怎麼樣?

挨兩巴掌,能把這事解決了,太划算了!

可隨即他便爲這個決定後悔萬分,不,簡直是後悔億分!

十分鐘後,李單江和李一天父子,被幾個服務員攙扶進了車裏,找地方換衣服去了。


沒辦法不換,上面沾滿了屎尿,臭不可聞。

李單江倒是記得賭約,臨走前留下了一張現金支票,恭恭敬敬給了龍江。

龍江看了看手裏的支票,查了查上面的二百萬字樣,輕飄飄扔給了齊升:“拿着,你和陽痿每人100萬。”

“給我?100萬?”齊升小心接了過來,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陽痿推了把齊升肩膀:“老大給你,你就拿着,費什麼話?快走,大嘴哥等着我們喝酒呢!”

“那,龍江老大呢?”齊升不知不覺中,也用上了老大這個稱呼,似乎只有這個稱呼,才能表達內心的激動和興奮。

“老大,哎,他有得忙了。”陽痿摟着齊升,指了指走廊遠處,同時同情地拍了拍龍江肩膀,出去了。

範大嘴也同情地拍了拍龍江胳臂,向着走廊一端努了努嘴巴:“哎,兄弟,這件事你大嘴哥實在管不了,自求多福吧!”

齊升被陽痿拽着,邊走邊回頭,卻一下子瞪圓了眼睛:

飯店走廊另一端,不知什麼時候,俏生生立了一位綠色裙裝美女姐姐,她香肩半露,黑髮及肩,膚白腿長,一雙杏核眼睛,忽閃忽閃地看着龍江,手裏一隻雪白的手袋,配着俏麗微怒的容顏,樣子要多嫵媚就有多嫵媚,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飯店另一端,龍江傻傻站着,眼睛偷偷瞄着遠處的綠衣美女,黑臉慢慢變成了紫臉,剛纔大殺四方的威風已經無影無蹤。

倆人就這麼站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神慢慢吸了到一處,卻再也不願意分開…… 「嗯,外面下這麼大的雪,他出去做什麼去了呢?」陳麗驚訝道。

「難道帆去了前山大殿辦事去了?」司馬紫蝶猜測道。

眾人出了草屋,外面白茫茫一片,地上沒有腳印。突然陳麗驚呼起來,「哦,你們看,那個是不是帆呀!」陳麗手指著西霞覃旁邊一個白色的物體。

在西霞覃旁邊,矗立著一雪人,對面著西霞潭。眾人立即奔跑過去,他們終於看清楚了,那個佇立的人果然是江帆!他已經被雪覆蓋了,成了一個雪人!只有鼻子露出一絲孔還冒著白氣,嘴巴、鼻子、眉毛都被雪蓋住了。

「帆,你怎麼一個人站在這裡?」陳麗驚呼道,她伸手去拍打江帆身上的積雪。

眾人一齊伸手去拍打江帆身上的積雪,片刻之後,江帆身上積雪全部被掃掉。可是江帆仍然是一句話不說,雙目緊閉,如同入定一般。

「帆,這是怎麼了?不會凍僵了吧?」趙冰倩吃驚道。

「江師兄好像入定了,我們還是不要把他吵醒了!也許在正在突破之中呢!」翁曉偉道。


「這麼冷的天,會不會凍壞了?」陳麗擔憂道。

「不會的,這點低溫對他來說一點也沒事,我們玄天宮的溫度比這低多了!」司馬紫燕道。

「那怎麼辦?就讓他這樣站在這裡嗎?」陳麗道。

「帆哥正在入定之中,我們還是不要驚動了他,反正低溫對他不會有傷害的。」黃富道。

「那我們到草屋裡去等他吧!」翁曉偉道。

「嗯,我們就到草屋去等帆哥,站在這裡反而會影響他修鍊!」黃富點頭道。

眾人又回到了草屋,坐在草屋裡等候江帆回來,他們從早上等到中午,又從中午等到晚上,江帆仍然矗立在大雪之中。

「天都黑了,小富、曉偉,你們都回去吧,我們在這裡守候就行了。」陳麗道。

黃富和翁曉偉點了點頭,「好吧,我們明天早上再過來。」黃富道。

趙冰倩、陳麗、司馬紫蝶、司馬紫燕、曹可盈等人就在草屋裡繼續等待江帆,她們就坐在床上一邊修鍊一邊等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