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走了一陣,也偶爾露出了幾隻凶獸和四階一級的靈獸,只不過在撒旦和小龍的威懾之下,這些靈獸都不敢對秦石怎樣,遠遠就繞開了。

2021 年 2 月 3 日

他心中也有些高興,畢竟是拿到了寶物,而且如今竟然能和小龍對話,這真是讓他十分的意外。

「小龍,你究竟是什麼東西,我只知道你是我根骨後面孵化出來的。」秦石問道。

「老大,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什麼,我只知道我肯定不是普通的魔龍。」

「那是自然,哪裡有普通的魔龍是在根骨裡頭孵化的,人家都是蛋裡面孵化的。」

秦石笑著說道,此刻他將小龍放在自己的肩頭,不時用手逗弄著它的腦袋,二人玩的十分的開心。

「對了,小龍。之前你已經提升到了四階,我要如何才能提升你的能力,讓你和我一同戰鬥。」


小龍道:「你每次提升實力的時候我也會相應的提升,只不過沒有你那麼快,如果你要我加快速度,只能讓我去不停吞噬別的靈獸的魔核,我只有吞噬了魔核才能提升實力。」

原來是這樣,秦石心裡暗自想到,自己提升實力會稍微分一點給小龍,而小龍吞噬了魔核之後也總會分一點給自己,這便是自己和小龍之間的聯繫。

只是如今知道它的升級方式,那麼自己就會在意一些,遇到靈獸多讓它吞噬,也好快速增強實力。

「那你現在是在什麼程度?」

「現在是四階初期,剛好和你持平吧。」小龍笑道。

「臭小子!」秦石罵了一句,自己辛辛苦苦才好不容易提升到了星河期二層後期,而小龍整天就是吃飯睡覺,如今竟然也是四階二級了,想想真是不公平。

而且小龍雖然攻擊實力不強,但是那強悍的防禦力卻是無人能及。

就這麼說著,二人一路前行,卻忽然聽到遠處一陣嘶吼。

有靈獸,秦石立馬就是這樣一個反應,如今有了土靈珠,他對於靈獸的感知能力也提升了一步,甚至比那天生就是獵人的鐵牛還要強烈。

「嗷嗷……」

那聲音絕對是一隻強大的靈獸,而且此刻正在戰鬥。

難道是藍田門的人進來了,此刻正在和那靈獸戰鬥著?秦石這樣想著,腳底下飛快的掠動起來。

跑的近了,那聲音傳來的方向赫然是小山模樣的一隻巨大靈獸,那實力絕對是在四階的中後期,就算自己上前,也絕對不是他一合之敵。這靈獸應該就是之前鐵牛口中說的那隻幻境裡頭最強的靈獸,四階七級。

「嗷嗷……」

那靈獸發出震天的吼聲,但是奇怪的是秦石竟然稍微有些聽得懂,但是隔得太遠卻聽不太真切,他急忙跑上前去。

跑的近了,卻看到這靈獸的長相猶如獅子,全身卻都是鱗片,好似他前世聽過的傳說故事裡的貔貅一般。只是這一隻貔貅卻大的有些離譜,起碼有五層樓那麼高大,秦石估摸著這麼大一個東西舉手投足都能將自己一下擊殺。

「嘭嘭!」

那貔貅腳下發出功法施放的聲音,顯然是有人正在和這怪物激戰,他急忙跑上前去,赫然發現和那怪物戰鬥的人竟然是個女子,而且自己還十分的熟悉,正是那田秋兒。

「獨角貔貅獸,快些住手……」

田秋兒口中喝道,雙手卻不停結陣,在身前劃出一個又一個的圓圈,不停抵禦著那巨獸的大爪子。

「嘭!」

又是一下,田秋兒猛然後退了幾下,身體撞在背後的岩壁之上。

「可惡,到底怎麼回事,這大傢伙竟然也暴走了。」田秋兒嬌喝一聲,急忙轉頭對著身後說道:「你們先走,我自己對付。」

她的身後,赫然是小山和田靈兒等人,此刻小山護著眾人急忙朝後退去,而田靈兒卻似乎是不放心自己姐姐,死死賴在那裡不肯走。

田靈兒不走,小山肯定不走,而小山身旁的鐵牛和唐中傑也不願意走,這幾人就這樣僵持在了那裡。

「靈兒快走,不然我堅持不住!」田秋兒再次咬牙猛然祭出一大塊半透明的陣法在身前。

「嘭!」

又是一擊,那陣法轟然碎裂,而田秋兒臉色一白,顯然也受也點傷。

「嗷嗷!」

這獨角貔貅獸顯然還不肯放過田秋兒,它巨吼一聲,那碩大的爪子從天上拍下,好不憐香惜玉的朝著田秋兒的頭頂拍來。

田秋兒側身一閃,那爪子拍在她身後的大石之上,頓時石屑漫天飛散,那氣勁拍打田秋兒摔在了一邊,大口喘息起來。

秦石望著遠處地上的田秋兒,心裡大為焦急,此刻她胸口起伏,那模樣到是嬌美的令人不忍釋目。可是她身前那一隻巨大的怪獸卻又是讓人驚恐萬分,這美女與野獸的組合簡直就像天堂和地獄一般。

「小龍……上!」秦石自己不敢上前,卻充分信任小龍。此刻它像一道利箭一般,咻一下就朝著那巨獸射去。

小龍並沒有變化身形,在這等巨獸的面前就算它變到最大,也不過就是蚊子和蒼蠅的區別,毫無作用。


「嘭!」

雖然身形未變,但是這撞擊卻是是力道十足,那獨角貔貅獸被這猛烈的撞擊頓時晃動了一下身體,兩隻後腳已經因為站不穩而半跪在了地上,一時間也有些難以起身。

小龍的三板斧,一撞二擋三吞噬,招招都是超越自身實力數倍的好東西。

它落在地上,正好是在田秋兒的眼前。田秋兒美眸一閃,臉上雖然遮著那青藍色的絲巾卻依然能感覺到露出了滿滿的驚訝,她猛一回頭卻見到一張稜角分明的臉孔正朝著自己一邊走來。

「秦石!」雖然藍田門聖女要求無欲無求,冷若冰霜,可是如今在這種情形之下相見,這田秋兒卻有些抑制不住心中激動,眼眸之中秋波盈盈,彷彿要訴說無限的故事。

「你沒事吧?」秦石柔聲問道。

田秋兒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表情猛然冷淡了下來,「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是,若不是為了尋找你,靈兒和不會隨著小山而來,我也不會找來,最後被這大傢伙堵住。」

秦石瞬間明白了一切,小山來找自己,田靈兒來找小山,然後對面這美女假裝說是來找自己的妹妹田靈兒,估摸著其實也是為了尋找自己。想到這裡,他嘴角一彎,會心笑了起來。

「輕浮……」田秋兒吐了一句,隨後急忙說道:「快,朝著門口而去,將他們都叫出去。」

「那你呢?」秦石問道。

「你們走我在最後面!」田秋兒轉頭看到那獨角貔貅獸已經起身,此刻一臉氣憤的模樣看著自己,她大驚失色,急忙咬了咬牙再次凝聚出一片陣法在自己身前。

「所有人……都要死……」


那咆哮的聲音傳到秦石的耳中忽然變成了一句人話,這定是土靈珠的作用,如今只有想要打倒這巨獸只怕傾盡所有人的實力也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只能和他溝通。

想到這裡,秦石急忙閃到田秋兒身前,大聲喊道,「大傢伙,去那邊聊聊如何?」

田秋兒大驚,急忙伸手想拉住秦石,沒想到自己的手才剛碰到對方的肩膀,卻被一隻粗糙大手緊緊握住。

「放心,我搞的定。」


秦石話語中滿滿都是堅定,他輕輕掙脫,提步朝著那巨獸走去。

「有種沖我來,別欺負女孩子,算什麼英雄好漢啊。」他對著巨獸大喊,好似這大傢伙能聽懂自己的話語一般。

「嗷……」巨獸發出震天吼聲,只是這吼聲鑽進秦石耳中卻成了人類一般的話語,「渺小的人類,你敢反抗我的力量?」

那巨獸顯然是能夠聽懂秦石說話,此刻低下頭看著地上猶如螻蟻一般的武者。 秦石看到自己已經完全引起了它的興趣便忽然一個轉身,朝著遠處而去。

「有種比一下誰跑的快……」他身形似箭忽然一躥,瞬間跑出老遠。只是就算全力奔跑,那巨獸僅僅邁開一步就將這老遠的差距抹平,那巨大的爪子正好落在秦石的身後不遠處,撞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秦石!」田秋兒大驚失色,抬頭一看卻發現這一人一獸早已蹦出老遠,朝著前方山坡之處而去。

秦石繼續狂奔,而這巨獸在後頭不緊不慢的追逐,它似乎也知道眼前這人想要領著自己去別處,自己也就跟上去看個究竟。

跑了好一段,這巨獸似乎有些厭倦,忽然一個加速,那如同山丘一般的巨掌猛的朝下,就要對著秦石的身子拍去。

兩者的實力差距簡直猶如天淵,這一下拍來秦石哪裡還有活路。關鍵時刻他急忙停下身形,用力喊道:「且慢動手!」

那獨角貔貅獸停下動作,輕蔑盯著地上秦石。

「你引我來此究竟想說什麼,若說的不好,直接殺了。」

秦石道:「若我用盡全力,你要殺我也並不是那麼容易。」說著他猛然釋放出撒旦和小龍,二者一左一右擋在秦石身前。

「雖然不易,但也不難,你這兩個東西防禦確實很強,但是想要擋住我卻並不容易罷。」獨角貔貅獸一邊打量著撒旦和小龍,一邊說道。

秦石微微一笑,「要說實力,我絕對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有沒有想到一件事情。」

「何事?」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何能聽懂你說話?」

「你……」這話一出,那巨獸頓時愣在了哪裡,雖然只是一直靈獸,但是那表情分明顯示出它慢慢的驚訝。

「你拿到了土靈珠嗎?」巨獸想了一會兒之後低沉地問道。

秦石總算鬆了口氣,如今對方總算肯與自己說話,至少不會再大開殺戒了。

「我有沒有土靈珠你不用在意,我只是想來告訴你一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知道。」秦石道。

「事情?什麼事情?」這獨角貔貅獸忽然伏低了身體,做出傾聽形狀。

秦石心中暗笑,臉上卻一片正經神色,「我只是想告訴你,今天你殺了這些人,自己也沒好果子吃,要知道藍田門的門主實力是在星河期的九層頂峰,輕鬆就能將你殺了。」

「嗷……」巨獸忽然吼了一聲,似乎這「藍田門門主」五字刺激到了它。隨後它惡狠狠瞪著秦石,身上一股子凌厲其實盡數放出,「你少嚇唬我,就算他們要殺了我,我也要攪的這藍田門天翻地覆!」

它身體忽然前傾,似乎是想要一口將秦石吞下。正這時,卻見小龍忽然一躥,躥到了秦石身前。那幼小的身體擋在那處,那圓睜的一對龍眼釋放出滿滿的凌厲氣勢,竟然將對面比它高大了幾百倍的巨獸唬的愣在了那裡。

獸類之間,有時候天生就會有著莫名其妙的威壓,小龍雖然還小,但是不知為何此刻隱隱散發著一種君臨天下的望著霸氣,就算對面是一隻通天巨獸,它也絲毫無懼。

此刻這獨角貔貅獸稍稍安分了一點,秦石一後背的冷汗,急忙換了個語氣道:「巨獸大哥,雖然我不知道你和藍田門之間有什麼關聯,但是只要你放過這些試煉弟子,你有什麼事情我都會幫你的忙的。」

本是一句客套話,但是這巨獸的表情竟然複雜起來。

「人類,你說話算話?」

秦石一愣,急忙道:「自然算話,我秦石向來言出必踐,只要我能力範圍以內的,我絕對做到。」雖然口上這麼說,他心裡卻是挺虛的,好在這種承諾往往都是有一定的彈性。若是對方提出比較過分的要求,就說這不符合自己的道德底線,自己絕對不能做云云。

獨角貔貅獸沉默一會兒,隨後說道:「若你能帶我離開這裡,返回我幼時的住處,我就答應你的要求。」

「帶你厲害?」秦石頓時愣在那裡。他抬頭看著這個比哥斯拉還要大的怪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算自己真的有能力將他帶出幻境,那這一路牽著這樣一條「狗」,只怕路人都會看瘋的。

「怎樣?人類。」這巨獸詢問道。

秦石無奈說道:「好是好,就是你這麼大,我有點不太方便。而且我這樣把你帶出去只怕那藍田門主也不會輕易答應吧,不如……」

巨獸道:「若你答應,我自然有辦法變化身形。」

秦石忽然想到小龍也可以變化大小,這傢伙應該也可以。只是這比樓房還大的巨獸不知道變小之後會是什麼樣子。


「那行,我答應你。不過你們家到底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那裡我認不認識。」秦石無奈說道。

「天越國,大荒山。」

天越國號稱是下天域和上天域的通道,幅員遼闊,而那大荒山則是天越國最出名的山林區域,那地方簡直就是靈獸的天堂,各種靈獸匯聚,甚至還有仙獸的出沒,這四階七八級的靈獸到了那裡不過也就是個小弟弟、小妹妹而已。只是家鄉畢竟是家鄉,他想要回到那裡估計也是正常的想法,自己如今若是有機會回到現代去,他也一定十分的開心。

「既然如此,你變小吧,我帶你出去。」秦石心頭一軟,語氣也柔和了很多。

獨角貔貅獸俯下身子,半跪在了地上,這是獸類表示服從的方式。

「人家,你願意帶我出去,這段日子我願意做你的靈獸,你便解除契約,放我自由,如何?」

靈獸?秦石心裡一跳,有這麼好的事情。四階七級的靈獸做自己的保鏢,這可是他想都不曾想過的事情。如今已經有了防禦力超強的撒旦和小龍,若是再來這個攻擊力超猛的獨角貔貅獸,那自己可以組一個小隊了。

「呃,那個,我要怎樣才能讓你成為我的契約獸?」秦石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