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說著,韓辰又看向韓蒼和韓銀月,正準備再告個辭,結果話還沒出口,就直接被韓蒼給打斷了。

2021 年 1 月 16 日

「快點滾!!」韓蒼怒氣勃發。


韓辰心頭一跳。哪裡還敢停留,身影一閃,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直接離開了。

「蒼哥,你生什麼氣啊!」韓銀月不滿的看了眼韓蒼。

「這個臭小子。就是我的剋星,從見到他以來,我就沒輕鬆過!」韓蒼還是有些怒不可遏。

韓靈兒在旁邊掩嘴嬌笑。

韓蒼翻了個白眼,果然是女大不中留。

……

從蒼雲峰上下來,韓辰來到了莊院。

「韓辰,你出關啦!」

院子里,韓天殊和韓青二人正從大門裡出來,行色匆匆的,一抬頭看到韓辰,兩人臉上皆是露出驚喜之色。

「嗯,今天剛出關!」韓辰點點頭,隨即看著兩人,問道:「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其他人呢?」


看韓青這兩人剛才的樣子,似乎是準備外出,而且莊院里,除了這兩人之外,竟然沒有其他人的氣息,甚至連鬼谷子,也不在。

這就讓韓辰有些好奇了,明天韓氏一族的族中盛會就要開始了,這最後一天,他們還會去哪裡?

「他們都去大明湖看熱鬧去了,我們先前被長老喚去吩咐了些事情,回來晚了,現在正要趕過去!」韓天殊一拍腦門,道,「別說廢話了,時間來不及了,韓辰,你也跟我們一起過去吧!」

剛剛看到韓辰,一時激動,差點把這件事給忘了。

「不了,我待會還有些事,你們兩個去吧!」韓辰搖了搖頭。

對於這熱鬧,他不用猜都知道,肯定又有人約戰於大明湖了。

先前他從蒼雲峰下來的時候,就感覺到,這韓氏一族中,多出了不少強橫的氣息,恐怕那些前來觀禮的上古宗門、強者都趕到了。

如此一來,發生爭鬥,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對此,韓辰實在提不起興趣。

更何況,他馬上還要去拜訪下金翅大鵬一族的強者,根本騰不開時間。

「那倒是可惜了,據說那其中一方,還是金翅大鵬一族的後輩!」見韓辰拒絕,韓天殊無奈的說道。

「對了韓辰,那個後輩前幾天來找過你,還說你是他的老大!」這時,韓青想了起來,出聲問道:「他好像認識你,你真的不過去嗎?」

「過去,這熱鬧我怎麼能錯過!」聽到兩人的話,韓辰態度立刻就變了,大笑一聲,直接衝天而起,然後向著大明湖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這傢伙怎麼回事?」韓天殊滿臉愕然,韓辰這態度變的,實在太快了,快到讓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走,我們跟上去!」

韓青低喝一聲,兩人一齊衝天而起,緊隨韓辰之後,也向大明湖而去。

三人的速度都是極快,不過半柱香的功夫,就來到了大明湖。

「這麼多人!」看著那一眼望不到頭的身影,韓辰露出一絲驚訝。

當日他擺擂三日,過來觀戰的人也不少,足有數百萬人,可是和今天一比,卻根本沒的比啊!


放眼看去,人山人海的,這起碼有千萬人之數了。

「嘿嘿,韓辰你還不知道吧,自從那天你在這裡擺擂三日後,這裡就成了大家交手切磋的首選了,這麼些天,數百場的爭鬥,都是在這裡進行的!」韓天殊走了過來,嘿嘿笑道。

「那這麼些人,過來就是特地為了看熱鬧的?」 原來房客是總裁

「差不多吧,族裡這些天熱鬧的很,每天最起碼都會發生近百場爭鬥,其中有近一半,都選擇將地點定在這大明湖,所以很多人,顯得沒事,就直接過來,喝酒觀戰,打發時間!」韓青點點頭,道。

「還真是這樣!」韓辰心中無語。(未完待續。) 「韓辰!」

正當韓辰準備去找鬼谷子等人,匯合的時候,有三名青年從遠處御空而來,

「宋兄!」韓辰轉頭看去,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三人從空中落下,宋一刀大笑道:「哈哈,這幾天你沒出現,可是錯過了不少熱鬧啊!」

好些天沒看到韓辰了,想不到今日在這裡竟然碰到了。

「閉關了幾天,今日剛出關!」韓辰笑著點了點頭,目光轉而看向另外兩名青年,「這兩位是?」

「東皇體族,東皇之!」一襲黑袍的東皇之,咧嘴一笑,上前抱拳。

「第一脈分支,韓青山!」一襲藍衫的韓青山,也微笑抱拳。

雖然韓辰是韓氏棄族,但他的實力,卻是有目共睹的,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實力比身份更重要。

「青山大哥!」韓青和韓天殊,對著韓青山抱拳施禮。

韓青山微笑點頭,對著兩人說道:「明天就是族中盛會了,你們可要好生努力!」

「青山大哥你也是啊,你現在距離三甲之位,只差一步,這一次可要衝上去啊!」韓天殊嘿嘿一笑道。

「以青山大哥的實力,這一次三甲之位,應該有把握吧!」韓青也說道。

聽著兩人的話,韓青山苦笑著搖搖頭,「三甲之位豈是那麼簡單,那三人此次閉關出來,實力提升極其驚人,非我所能及啊!」

「你們這是…」看著交談甚歡的三人,韓辰露出一絲驚愕。

不是說六脈分支極為不和嗎?


「韓辰,其實我六脈分支,只是主張思想不同,這都是六脈分支族長之間的事情。我們這年輕一輩,該如何相處,還是如何相處!」韓青明白韓辰的意思,微笑著解釋道。

「沒錯,我等皆為韓氏一族的族人,並非敵人!」韓青山看向韓辰。笑著道。

頓了頓,他嘿嘿一笑,又說了一句,「當然了,如果你脾性不好,我也可以不與你結交!」

這句話卻是個冷笑話,不過韓青山也表明了現在韓氏一族的局面。

那就是六脈分支的爭鬥,僅限於族長、長老這一層次,畢竟不敢是激進派。還是保守派,其根本緣由,都是為了韓氏一族的繁盛發展。

所以年輕一輩之間,並不存在什麼矛盾,相互之間,都會結交友好。

不過也正如韓青山那最後一句所說的,如果你生性孤傲,看不起人。那我自然也不會和你結交,甚至還會與你交惡。

「你們倒是明辨是非!」韓辰看向韓青山。眼中透出一絲欣賞。

不理會老一輩的恩怨,憑自己喜好結交,足可說明這韓青山的心胸之寬廣。

外界之中,不管是那些宗門、勢力,還是俗世之中,這種派系爭鬥。都是最常見,就算是當年的韓家,不也是如此?

可是真正能夠做到像韓青山這樣的,卻幾乎沒有。

只這一點,就說明一切了。

「韓兄謬讚了!」韓青山微微一笑。

這時。旁邊的東皇之,有些等不及了,見兩人還要再拉扯幾句,當即說道:「我們是不是應該找個地方歇歇腳,然後你們再繼續聊?」

聞言,幾人皆是大聲笑了起來,隨後也不在這裡多耽擱,韓辰給鬼谷子傳了個訊息,然後與韓青山、宋一刀幾人,選了一個視野極好的亭台樓閣,走了進去。

樓閣中此時早已聚滿了人,不過在看到韓辰一行人後,這些人很識趣的退了出去,把位子讓了出來。

在桌邊坐下,韓天殊很識相的從空戒中取出一壺壺好酒,給幾人都斟滿一杯,然後把一個個酒壺,放到桌上的熱爐子里熱了起來。

現在已經是寒冬臘月,雖然是在小世界中,但天氣也異常的寒冷,喝上一壺熱酒,絕對是一件讓人快慰的事情。

「人都沒有到?」韓辰抬頭看向大明湖中心,發現那裡有一座高高的戰台,只是戰台上卻無一人。

「大概還有一炷香左右,他們才會到吧!」東皇之說道。

韓辰點了點頭,雖然他已經肯定那金翅大鵬一族的後輩,就是八翼那個傢伙,但他並不擔心。

有金焦子這個金翅大鵬的皇族在,是絕對不會讓八翼出事的。

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韓辰想起剛剛韓青山說的話,「對了,剛聽你們的意思,韓少皇他們都已經出關了?」

「嗯,兩天前就已經出關了,他們三人一起出關的!」韓青山看了韓辰一眼,點頭道。

他說的三人,指的自然就是他這一脈的那三甲人物。

「不單單是他們,第三脈分支、第三脈分支和第五脈分支的那幾人,這幾天也都先後出關了!」宋一刀出聲說道。

雖然他不是韓氏一族的人,但這些消息,他還是清楚的。

「閉關如此之久,為的就是明日的族中盛會,想必此次出關,他們的實力都今非昔比了吧!」韓辰看向幾人道。

族中盛會,雖然講究的是體內血脈,但有時候,這實力的強弱,對於血脈,也會有很多的影響。

血脈強大的人,實力一旦提升驚人,其體內血脈,也會變得更加強大。

若是修為一路攀升,達到上古時候,先輩祖先的層次,甚至還會引得體內血脈異變,重現輝煌。

而那時,整個韓氏一族,也會受到福蔭,體內血脈直接壯大,大幅度提升。

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說的就是如此了。

所以對於韓少皇等人如今的修為實力,韓辰還是很想了解清楚的。

只是聽到他的話,無論是韓青山三人,還是韓青二人,都沉默了,誰也沒有說話。

嗯?

韓辰眉頭一皺,這可不太尋常。

「莫不是,有人已經入聖了?」端起酒杯,輕輕喝了一口,韓辰問道。

應該不會吧?韓辰這也只是猜測,只是他感覺這個可能性太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可能性再小,那也存在著可能。

「嗯,有一人入聖了!」韓青山抬起頭,看向韓辰,「你應該能猜得出來!」

聽到韓青山的話,韓辰目光狠狠一僵。

「韓少皇?」(未完待續。)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韓氏一族的年輕一輩中,有資格入聖的人不少,哪怕是韓千均、韓千封,甚至韓青、韓天殊二人,在不久的將來,都有資格入聖。

只是就此如今來說的話,僅有一人入聖,那麼這個人,就非韓少皇莫屬了。

韓辰雖然沒有見過這韓少皇,素未謀面,但關於他的傳聞,韓辰卻聽說過不少,其乃是金煞靈體,乃是金屬性靈體中的頂級體質,天資縱橫而絕世。

韓千言的天賦何等強大?但在此之前,韓少皇一直穩居韓氏一族,年輕一輩中第一人的寶座,無人可以撼動。

僅此一點,就足可說明其強大了!

「不錯,就是韓少皇!」見韓辰一語道出韓少皇的名字,韓青山也不賣關子道,「這件事如今已經傳遍了,就連整個中域,現今都已經知曉!」

宋一刀點點頭,說道:「那日韓少皇出關,天地變色,九九聖雷劫迅速凝聚落下,卻被韓少皇輕易渡過,至此,一句成聖!」

聽著兩人的話,東皇之也忍不住發出一聲感嘆,「當時,千萬人親眼看著,那等場面,說不出的打擊啊!」

對於他們來說,韓少皇入聖,打擊遠遠要多於震撼。

畢竟同為年輕一輩,他們如今不過在天尊之境,連聖尊還沒有達到,可人家,卻已經先一步入聖了。

這樣的打擊,根本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而且所謂一步落後。步步落後,現在韓少皇就已經領先這麼多了,日後,恐怕一直會走在人們的前頭了。

「入聖…」聽著三人的話,韓辰重重吐了口氣。

這次閉關,修為從金尊中期。直接跨入聖尊中期,原本他以為,以他如今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足以稱雄韓氏一族了。

就算是再遇到韓千言,他也絕對可以將之碾壓,他的諸多手段底牌,足以讓在他同境界無敵。

可是卻沒想到,韓少皇竟然入聖。同為妖孽天才,如果韓少皇是聖尊境,韓辰不會懼他分毫,敢於拔劍一戰。

但入聖可就完全不同了。

而且,入聖之後,體內血脈會更加壯大和濃郁,明天的族中盛會,尚未開始。韓少皇就已經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此次族中盛會之後,韓少皇的實力。不知又會提升到何種地步。」韓天殊搖搖頭道。

血脈越強,族中盛會時,得到的好處,也就會越大,可以說,韓少皇的強大。是無可避免的,誰也阻止不了。

「明日之事,明日再說吧!」韓青山搖了搖頭,抬手從桌上,將那熱好的酒壺拿下。給幾人斟滿,道:「今天我們就是來看熱鬧的,來,喝酒!」

果然是氣度非凡之人,眾人也不再多糾結此事,紛紛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幾人換了別的話題,繼續聊了起來,一炷香很快過去。

「快看,禁族的王鷹過來了!」人群中有人出聲道。

頓時間,一道道匯聚,齊齊看向大明湖的中心。

只見那高大的擂台上,一襲黑色長袍的王鷹,緩緩飄落而下,抬手目光在四周掃了掃,見金翅大鵬一族的那個小子竟然還沒到,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陰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