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說著,秦寧忙裡偷閒。雙手連連勾動,直接丟出十餘個飛攻陣,扔向了火沖。

2021 年 1 月 10 日

轟轟轟……

在地面上捂著腦袋,身體不斷扭曲呻吟的火沖根本就無力躲閃,十幾個飛攻陣一個不落全部在火沖的身上爆炸。

其實,這些飛攻陣看著聲勢浩大,可對於火沖的身體傷害,並不是很大。可在藍爵的眼裡就不是這麼回事了,關心則亂,藍爵還以為火沖被炸得不輕呢。


「秦寧。你算是男人么?對一個毫無還手之力的人下手。你不覺得有失自己的身份么?」

「藍爵,別給老子講這些大道理!就在剛才,這個躺在地下的所謂男人大丈夫,要對毫無戰力的婦孺下手。這就是你所謂的男人么?我這麼做,也不過是把他用到別人身上的手段用到他身上罷了。別人說我可以。但你說我,沒這個資格!」

秦寧立馬就怒了,直接扯著嗓子吼亂叫了起來。

趁你病要你命才是真理,誰還管你那麼多?

忽然,秦寧手上加快了舞動蛛絲的力度,天芒之刺追擊藍爵的速度越來越快,讓藍爵應付得有點膽戰心驚。

吼!

秦寧猛然間一聲怒吼,身體如同一道閃電一般接近了藍爵,一拳揮出,狠狠擊向了藍爵的面部。

兩隻天芒之刺在左右兩邊,秦寧重拳中路襲來,藍爵無處可躲,只得跟秦寧硬碰硬對上一拳。

兩人轟然分開,藍爵就感覺自己的胸中氣血翻湧,一口氣都好懸沒喘上來。

「不錯啊,除了孔三爺之外,就屬你的傷勢最輕,變豬頭雖然難看點,可實力卻是一點沒降。我真的要謝謝你,剛才我身體受到不小的重創,幸虧你跟我一味周旋,我吃了點丹藥,跟你活動一番恢復的七七八八了,現在,是不是要好好活動一下了?」

秦寧說著,雙手一拽,把天芒之刺拽倒手中,盯著藍爵詭異地笑道。

藍爵也沒什麼好後悔的,因為他也知道,憑自己的實力,就算是跟秦寧拚命,就算是秦寧實力大損,自己也不能幹掉秦寧,糾纏到孔三爺到來,才是上策。

見秦寧要主動發起攻擊,藍爵那份忐忑反而有些淡然了。

「秦寧,破掉火沖的怒火金隼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啊?既然你有這麼好的本事,那就再試試我的深藍之魅吧。」

說著,藍爵猛然把自己的眼睛瞪大,在藍爵的不斷瞪大眼睛的過程中,他的眼睛就好像是要脫離掉眼眶一般。藍爵的眼眶越來越大,以至於跟眼球之間出現了縫隙。

在縫隙當中,一股股藍色的流體緩緩流出,慢慢在半空中凝結,不一會,一團面盆大小的藍色流體在空中凝成一個深藍色的圓球。

藍爵的眼睛,也在這一瞬間恢復到了正常,藍爵並沒有急於催動這個深藍色的球體,反而是看著秦寧吃吃冷笑。

「哼,這個深藍之魅,是能夠融盡天下一切的超級法寶吧?」秦寧面色不變,淡淡說道。

「什麼?秦寧,你,你怎麼會知道深藍之魅的情況的?」藍爵見秦寧說出了深藍之魅的情況,不由得驚駭無比。

「在火沖腦海的記憶中看到的。這深藍之魅,要說比萬棱神芒還有怒火金光還要詭異。只要接觸到,再堅硬的煉金材料也會化為烏有,根據火沖提供的資料,這應該是數以十萬計的天界虯蚺的胃液提純而成的。一切進入其中都會消融得點滴不剩,對不對?」

藍爵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不管一件超級法寶有多厲害,只要讓對方知道了底細。威力就會大打折扣,看秦寧這麼淡定,難道……

「秦寧,你不要故作鎮靜了,就算是你知道深藍之魅的由來和特性又有什麼用?你難道還有辦法對付么?」

藍爵這話一下子就漏了怯,這明顯是色厲內茬的試探對方的問話。

「嘿嘿嘿,藍爵,你好像很心虛啊。既然這個深藍之魅能夠融盡天下之物。為什麼能夠存在於你的體內呢?火沖和千鶴天的保命超級法寶是在胸前,這個位置實際上是最理想的放置位置,既方便觸發,又能夠保護心脈這個重要地方,為什麼你的深藍之魅會在眼中呢?」

秦寧高深莫測的笑聲,讓藍爵心裡更沒底了,但他咬牙說道:「火沖也不知道深藍之魅的具體情況。你就算知道了這些又能怎麼樣呢?」

「既然你能夠容下深藍之魅,就說明這深藍之魅還是有什麼能夠剋制的東西。不然,在深藍之魅的威力下,你也早就化了。還有一點,火沖和千鶴天的超級法寶拿出來就用,而你的卻遲遲沒有攻擊我,不會是因為你不想,而是有別的原因對吧?」

「哈哈哈……」孔三爺嘹亮的笑聲傳來,就見兩道身影閃電般出現在了秦寧和藍爵的身邊,「秦寧。你足夠聰明。但這也改變不了什麼了?深藍之魅是有著比萬棱神芒和怒火金光強大的威力,可也有自身的弱點,但我想,你可能是不會知道了。」

「哦?孔三爺這麼有信心能夠幹掉我?」秦寧把目光集中到了孔三爺的身上。沒有想到孔三爺會這麼快就到來,這一下子可算是麻煩了。

深吸了一口氣。孔三爺一臉堅毅說道:「秦寧,此番降臨到修真界,我們還真沒想到會遇到這麼多的波折。幸虧上面英明,給我們帶了不少的天界寶物,即便是這樣,我也不得不承認,在你的面前我們丟盡了臉面。今天,就讓這一切都結束吧!」

「就憑你?還有兩個半殘的人?再加上這個連超級法寶都不敢使用的人,你不是開玩笑吧?」秦寧撇撇嘴說道。

孔三爺淡淡一笑,滿是真誠地說道:「我絕對不騙你,我們確實在之前的一系列行動中輕視你了。對此,我絕對是難辭其咎!我現在端正了態度,一定要盡全力在今天把你滅了。」

「我還是有點不相信,你們已經是殘兵敗將了,居然還有這個信心?」秦寧暗自戒備,臉上卻是露出了天真的不相信的神色。

「哼,收起你一臉純真的樣子吧。你這樣做,不覺得噁心么?你已經把我們耍得團團轉了,我們就算是白痴也應該知道自己該怎樣了。」孔三爺對於秦寧的表情簡直深惡痛絕!

秦寧也覺不好意思,收起了那種表情,正色說道:「孔三爺,不管怎麼說,想殺我就得拿點乾貨出來,難道你就這麼詐唬,就能把我弄死了?」

「當然不是!」孔三爺森然笑道,「拜你所賜,在千鶴天的身上,我用了一顆萬毒歸寧丸,這可是我身上僅有的一粒解毒聖葯啊。既然已經下了這麼大的血本,索性就再下點血本吧。」

秦寧點點頭道:「萬毒歸寧丸?倒是聽說過,光是其中的一味萬年龍骨就讓人上天入地無處尋覓啊,果然是大手筆!但這還不足以對付我吧?」

「那是當然!我身上還有増神爆體丹,這種丹藥,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啊?」孔三爺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只要這增神爆體丹一出,就沒有什麼是做不成的!如果這點事情都搞不好,那這也真給聖葯丟人現眼了。(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PS:看《萬族王座》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秦寧聽了,臉上那種輕鬆的神情頓時不見了。

増神爆體丹,在修真大陸是謎一樣的存在,許多的煉丹古方中都由丹方的詳細記載,對這種丹藥的作用也都有著明確的描述。

増神爆體丹,顧名思義,就是對服用者的神識和身體一個恐怖加強的意思。

按照各類古籍的記載,比較準確的描述是,服用了這種丹藥,可以讓服用者的神識短時間內增大了原來的五倍,而肉身的強橫程度,也增大到原來的十倍。

最為奇特之處在於,増神爆體丹沒有任何的副作用,跟那些在短時間內快速提升服用者的神識和肉體強度的同類丹藥不可同日而語。因為普遍的觀點認為無論是神識和身體,它們強度的增加都是循序漸進的,超過正常速度的暴漲,都會帶來極強的副作用。

可増神爆體丹卻沒有這個副作用,究其原因,増神爆體丹其藥理原理是借用,而不是真的增加了神識和肉體的強度。

這神奇的借用,就源自於増神爆體丹的一味藥材,同輝樹的樹種。這種同輝樹,在天界中只有一顆,號稱是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光,被天界超級大能視為禁臠。別說是修真界,就是天界也沒有多少人能夠一睹同輝樹的真實面目。

増神爆體丹以樹種為主要藥材,所借用的正是同輝樹無盡綿長悠久歲月中養成的強大神識和堅不可摧的強橫身體氣息。因而。服用者在服用之後,藉助同輝樹樹種的氣息,可以把自己的神識和肉體瞬間提升到一個恐怖的境地,而自己身不會受到任何的損傷。

也正是因為主要的一味藥材根本無處尋覓。所以増神爆體丹一直被認為只存在於理論層面上的丹藥,能夠煉製出來的,應該是近於虛無一類的傳說。


沒想到,這種東西居然會在孔三爺的手裡。這東西要真的被孔三爺幾人服用。其個人實力會瞬間暴漲,怪不得孔三爺會有這樣篤定的信心。

「咳,看這樣今天還真是凶多吉少了。孔三爺,既然你都已經打定主意了,那還等什麼?放馬過來吧。」秦寧淡淡說道,既然是註定要發生的事情,那就沒有必要躲避了。

「藍爵,你把深藍之魅收回吧。今天連續使用兩次超級法寶,還真不好交代。現在也顧不上什麼臉面了,能夠完成任務才是最重要的,都把各自的増神爆體丹服下吧,一切該結束了。」

說著,孔三爺率先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一粒僅有黃豆粒大小的丹藥,一口吞下。

藍爵收回了深藍之魅。也和千鶴天吞下了増神爆體丹,頃刻間,秦寧就感覺這三人的身形彷彿瞬間高大的許多,一股凌然的氣勢,從三人的身體里發出。

千鶴天臉色還是略顯蒼白,秦寧給他下的毒,可是秦寧所有毒藥的大集萃,儘管有萬毒歸寧丹解毒,儘管有増神爆體丹給自身增幅,但毒藥給千鶴天造成的實際損害。卻不是能夠輕易抹除的。

在孔三爺幾人中。沒有比千鶴天更加仇恨秦寧的了。

「秦寧,拜你所賜,我真的領會到什麼叫萬毒蝕骨了。那種感覺,真的讓我刻骨銘心。來而不往非禮也,我現在就要討還你加諸在我身上的所有痛苦!」

嗖!

千鶴天話音一落。身體如一道閃電一般沖向了秦寧。

正面衝擊,絕對的力量型攻擊!

千鶴天滿眼怨毒,屈指向秦寧的面門彈來。好不容易抓住了這個機會,他自然是不會放過秦寧,就算是無法幹掉秦寧,也要好好的噁心對方一番。

他只不過是個打前陣的,負責騷擾秦寧,真正厲害的,是後面的藍爵,還有巋然不動的孔三爺!

秦寧知道,自己一旦躲閃,藍爵勢必會對自己移動中的身形展開攻擊。這樣,在藍爵和千鶴天的合力攻擊下,孔三爺一定會找到一個恰當的機會給自己致命一擊!

因而,秦寧沒有躲閃,迎著急速奔來的千鶴天一拳迎了上去。

咣!

兩道威猛的勁力激烈撞到一起,千鶴天退出去十幾步,而秦寧則是退後了三步。在表面上,秦寧是佔得了一些便宜,可事實上,卻是秦寧心中大駭。

因為在這一下的接觸下,秦寧明顯感覺到對方的肉體強橫程度和力量提升了不止一個數量級!

這還是在千鶴天被萬毒侵蝕身體的情況下完成的,増神爆體丹,果然名不虛傳!

就在這時,藍爵陰森森笑道:「嗬,不簡單啊秦寧,居然在這種情況下打退千鶴天,我也來領教一下你的厲害。」

藍爵沒有展開極速,而是一步步慢慢逼近秦寧。秦寧感覺藍爵氣質大變,就好像是一座移動的山一樣慢慢向自己碾壓過來。

「喝!」藍爵慢條斯理向秦寧擊出一拳,這一拳速度雖然略顯慢,可其中蘊含的滾滾能量,讓拳風所過之處的地皮層層掀起,威勢好不驚人!

秦寧已經不敢硬接了,倒不是藍爵這一攻秦寧承受不了,而是因為還有千鶴天和孔三爺在旁邊,一旦跟藍爵硬拼出現了短暫的逆勢,千鶴天和孔三爺絕對會利用這個機會出手的。

想到這裡,秦寧飛身到了半空之上,拽出通靈霸刀的同時,手裡也捏了一把飛攻陣。

吼!

秦寧一聲怒吼,將手裡的飛攻陣扔向了還在扭曲掙扎的火沖,通靈霸刀掄圓了,奔著千鶴天虛空劈出。

一道人影鬼魅一般出現在火沖的身前。揚手接住了十幾個飛攻陣,孔三爺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手上一用力,竟然把這十幾個飛攻陣統統捏爆了!

噗噗噗……

威力強大的飛攻陣。在孔三爺的手裡就像是個小小的爆竹一樣,發出了沉悶的響聲。

「哈哈哈,秦寧,這種垃圾一樣的東西。還是別拿出來現丑了。你覺得這還有什麼意義么?」孔三爺一揚手,向秦寧展示捏破飛攻陣而毫無損傷的手。

一道璀璨的刀芒,頃刻間飛到了千鶴天的近前,這個以身體極速見長的傢伙,並沒有選擇躲避,而是選擇了用自己的肉體硬抗!

咔的一聲,璀璨的刀芒撞上了千鶴天的身體,但千鶴天絲毫不為所動。彷彿剛剛自己身體承受的不是刀芒,而僅僅是一道光而已。

藍爵和千鶴天同時暴喝而起,一左一右分別盯上了秦寧的左右兩個肋下。

孔三爺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殘忍的微笑,秦寧現在或者是硬抗,或者是閃身躲避。無論怎樣,都將要露出自己的破綻,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再盯上去,秦寧就算是有回天之力,也要陷入跟三個實力暴漲的頂尖高手苦戰當中,就算是累也能把秦寧累死!

就在此時,秦寧沒有去管向自己撲過來的千鶴天和藍爵,反而是對孔三爺笑道:「喂,孔三爺,你不去看看火沖么?他可是要玩完了。」

說話間,千鶴天和藍爵的攻擊已經到了,秦寧十分寫意的把通靈霸刀指向了千鶴天。另一隻手則是揮起重拳迎上了藍爵。

千鶴天和藍爵無所畏懼。統統用自己強橫的身體迎上了秦寧的攻擊。

咣咣兩聲巨響,半空中的三人閃電般分開,藍爵和千鶴天被震飛出去好幾十丈,而秦寧也不好過。同樣倒飛出去好幾十丈。

這個時候,是最佳的動手時機。

秦寧明顯被藍爵和千鶴天的聯手攻擊給震得不輕。需要時間調整。孔三爺知道,這個時候上去,是秦寧最難以形成有效抵禦的時刻,此時出手,就會佔據主動,再加上藍爵和千鶴天的夾攻,拿下秦寧已經觸手可及了。

可秦寧的一番話,卻是讓孔三爺陡然驚悚。想到秦寧面對自己三人用増神爆體丹還那麼氣定神閑,肯定是有所依仗的。

在這個時候秦寧忽然提到了火沖,孔三爺真的是糾結無比。

想了一下,孔三爺決定還是放棄這個攻擊的機會,火沖那邊,已經不是單純的呻吟和扭動身體,嘴裡已經發出了嗬嗬的聲音了。

孔三爺一步跨到了火沖面前,輕輕按住了火沖的雙臂,火沖的情況讓孔三爺吃驚不小。因為火沖的眼睛已經泛白了,偶爾將黑眼球露出,瞳孔之內竟然是一片茫然的神色。

「火沖,火沖!」孔三爺大聲呼喊著火沖,可火沖對於孔三爺的呼喊卻充耳未聞一般。

「藍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孔三爺意識到火沖的情況非常嚴重,也顧不上藍爵正跟秦寧惡鬥,扭頭問道。

還沒等藍爵說話,秦寧一邊跟藍爵千鶴天打著,一邊哈哈笑道:「三爺,這是藍爵也不清楚,有事你問我啊。」

孔三爺沒有理會秦寧,把眼睛轉向了藍爵。

藍爵可沒有秦寧這麼寫意,跟秦寧苦鬥根本就沒法說話,看孔三爺看向自己,點點頭示意秦寧說得沒錯。

孔三爺真有種牙花子都疼的感覺,事關火沖的安危,孔三爺不得不問道:「秦寧,你究竟把火沖怎麼樣了?」

秦寧笑嘻嘻擊退了千鶴天,朗聲說道:「沒什麼,我就是想用控神訣把火沖變成傀儡,可沒想到這傢伙的意志力很強,就弄成了這副樣子。」(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PS:看《萬族王座》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什麼?」孔三爺聽了,差點沒跳起來馬上跟秦寧拚命!

可現在看火沖的情況異常危急,孔三爺哪有時間去跟秦寧計較,還是先搶救火衝要緊。

孔三爺趕緊給火沖服下了幾粒增加神識強度的丹藥,過了一會兒,火沖的情況微微好轉,可那種近乎痴獃的情況,依然沒有改變。

秦寧似乎對火沖無比關心,大聲對孔三爺說道:「孔三爺,你最好是檢查一下火沖的神識,你光給他增強神識是沒有用的。要是不及時治療, 我有億張召喚卷 。」


聽了這話,孔三爺才恍然大悟,怪不得秦寧在自己三人服下増神爆體丹沒有太大的驚慌,原來早就埋伏下伏手在這裡等著呢。

除非是不顧自己人的死活去跟秦寧拚命,否則你根本就放不下同伴的安危問題啊。

孔三爺恨恨看了秦寧一樣,卻不得不回過頭來,釋放出自己的神識,一點點潛入到火沖的神識里,給火沖做著仔細的檢查。

很奇怪的是,火沖的神識並沒有受到特別大的傷害,在孔三爺的神識探查下,火沖並沒有什麼大問題啊。各個部位,都很正常,除了火沖身體有不尋常的異動,神識沒什麼毛病啊。

難道是秦寧忽悠自己?孔三爺浮起了這個念頭,但不管怎麼樣。火沖有精神類的癥狀是事實,反正已經檢查了,就徹底檢查一下吧。

抱著這個想法,孔三爺控制自己的神識往火沖神識深處探查過去。忽然。在火沖的腦海深處,孔三爺發現了一個明滅閃爍不定的神識光點。

這個光點,散發著跟火沖神識不一樣的氣息,孔三爺斷定。這應該是秦寧搞的鬼,搞不好火衝出現那樣的狀況,就是因為這個光點引發的。

就在孔三爺控制自己的神識想要包裹住那個神秘的光點的時候,那個光點忽然亮了起來,緊接著,這個光點就像是要爆炸一般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不好!

孔三爺猛地感覺到大大的不妙,趕緊把自己的神識飛快往回收。

嗡……

一陣劇烈的震顫, 找個富豪當老公! 。饒是孔三爺服下了増神爆體丹,神識強度大大加強,見機也快,也是被這股強烈的神識波動給震得頭暈目眩!

「哈哈哈……」秦寧一陣爆笑,忽然突施重手,擊退了藍爵和千鶴天,一展身形。鬼魅般出現在孔三爺的面前,「怎麼樣,神識爆裂的滋味挺好受的吧?我在火沖的神識當中埋下了一顆種子,可以隨時按照我的意願引爆,不知道對你有多大的影響啊?」

秦寧雙手掄刀,奔著孔三爺力劈山河一般劈下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