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說著小狸就打了個顫。

2021 年 1 月 16 日

當然沐九兒只是將小狸的情緒全都看在眼裡,礙於現在馬上祭祀大典,她又是凰女,她倒並未立馬解決這個礙事的傢伙。

等到祭祀大典之後,她就立馬把軒轅珍兒打包踹出攝政王府。

直到有丫鬟端來了一碗粥才止住了小狸喋喋不休的嘴。


「王妃,這是王爺命人為您煮的,您趁熱了喝了吧。」

「皇甫辰絕讓人煮的?」

「是啊,王爺從南燕太子那得知王妃身子不大好就翻了醫書,說血蓮有清血,解毒的功效所以讓奴才們給您燉著。」

「看來王爺可真是疼王妃,這些小事兒都要親自過問。」

小狸聽完一個勁兒往沐九兒身上瞅,用袖子捂住嘴偷笑。

小丫鬟無心的話,再加上小狸故意調油加醋的話,讓一向臉皮很厚的沐九兒也有些難為情了,皇甫辰絕從來都是不拘小節,這些瑣事他不在意而她卻也並不上心,他平常總是冷冰冰的板著臉,對她會和顏悅色,也不見得從哪裡能看出他能做到如此的貼心。

不過堂堂攝政王忙到自己都顧不得吃上飯還想著為她煮粥,這份心,確實讓人覺得感動。

「王爺可吃過了?」

「王爺跟南燕國太子一起進宮去了。」

沐九兒鬆了口氣,她知道攝政王府跟皇宮有段距離,既然是跟陌北歌一起進宮恐怕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

低頭嘗了嘗這粥,味道清香爽口確實不錯。

看得出來皇甫辰絕為了這粥下了功夫,又是血蓮又是一些滋補的藥材,這份心意她記下了。 喝完了粥,那小丫鬟就捧著碗歡天喜地的離開,這時的沐九兒也沒有了興緻,命人撤了塌,吩咐小狸聽到皇甫辰絕回來的消息就立刻來回稟她后就一個人獨自去了書房。

書房藏書百卷總有她想找的那本書!

自從那日在皇甫辰絕師傅那裡回來她就隱隱感覺到不對勁。

為什麼那測試水晶上面居然會顯現紅色跟黑色兩種顏色?而且看到這兩種顏色后那老頭的神色就變得很古怪。

這中間到底有什麼玄機?

支走了小狸,沐九兒就坐在書房中到處尋找關於測試水晶的書籍。

這裡的書籍很多,兵書,雜談,魔獸志,歷史,還有一些類似於天文跟地理的,沐九兒對這些都沒有興趣,在這漫天的書海中尋找她想要找的測試水晶的相關信息。

找了半天終於在一本厚厚的古書中找到相關的記載。

書桌上面有皇甫辰絕的一些字跡,大多是奏摺這些,沐九兒全都給他移到一邊,將剛剛找到的那本大書取出攤開在桌面上,仔細閱讀這本書字裡行間有關測試水晶的信息。

測試水晶能夠測試到武者的鬥氣跟慧根。

亮色代表明,暗色自然代表暗。

沐九兒疑惑了,她是紅色跟黑色的結合體,到底是明還是暗?

「奇怪,後面的呢?就這麼短短几句話?」

連續翻了好幾次,這段文字像是被人從中給撕開了似的,少了半頁!

這本書在攝政王府的書房中,這書房是絕對的機密,除了皇甫辰絕估計沒有能撕下這本書的半頁……

他也特地查過了?

懷著種種疑問,沐九兒將這本書擱下又重新翻開一本,這本是記載著這片大陸現存的一些魔獸。

這本書格外生動,除了有文字記載,還配了圖,讓人看了一目了然。

書中記載的這些魔獸大多長得兇惡,性情殘暴,卻能聽懂人言,而且一個賽一個的護主。

翻到一小半沐九兒就發現了一隻與這些魔獸格外不相符的一隻小魔獸!

這隻小魔獸長著獨角,身上散發著銀色的光澤,長相也是十分討喜,八分像馬,卻比馬要小,腳下踏雲,日行萬里。

沐九兒正準備細看,眼角卻意外的掃到一抹銀色。

正當她疑惑時,窗戶打開,一陣風灌入房中,沐九兒快速抬袖掩面,一個人影快速竄入書房,沐九兒意識到立即掏出鳳炎甩了出去,那人身法矯健輕鬆避過,接著出掌朝沐九兒拍去。

勁風強烈,沐九兒也不敢大意急忙躲過。

過了幾招后沐九兒發現此人好像根本沒有惡意,儘管是一身黑衣,蒙著面,隱隱約約沐九兒感覺好像自己認識他。

「你是什麼人!」

沐九兒聲音冷然,眼睛卻是死死的盯著那位身穿黑衣的男人。

「……」

沐九兒甩出鳳炎纏住那人的腰用力一甩硬是將一把米八幾的男人重重的摔在了牆上。

「嘶,你下手可真狠!」

雖然在沐九兒再三逼問下終於開口,可這聲音卻是明顯故意變聲的。

沐九兒冷冷一笑,「如果再不說出實情的話,不介意我群毆吧?」喝完了粥,那小丫鬟就捧著碗歡天喜地的離開,這時的沐九兒也沒有了興緻,命人撤了塌,吩咐小狸聽到皇甫辰絕回來的消息就立刻來回稟她后就一個人獨自去了書房。

書房藏書百卷總有她想找的那本書!

自從那日在皇甫辰絕師傅那裡回來她就隱隱感覺到不對勁。

為什麼那測試水晶上面居然會顯現紅色跟黑色兩種顏色?而且看到這兩種顏色后那老頭的神色就變得很古怪。

這中間到底有什麼玄機?

支走了小狸,沐九兒就坐在書房中到處尋找關於測試水晶的書籍。

這裡的書籍很多,兵書,雜談,魔獸志,歷史,還有一些類似於天文跟地理的,沐九兒對這些都沒有興趣,在這漫天的書海中尋找她想要找的測試水晶的相關信息。

找了半天終於在一本厚厚的古書中找到相關的記載。

書桌上面有皇甫辰絕的一些字跡,大多是奏摺這些,沐九兒全都給他移到一邊,將剛剛找到的那本大書取出攤開在桌面上,仔細閱讀這本書字裡行間有關測試水晶的信息。

測試水晶能夠測試到武者的鬥氣跟慧根。

亮色代表明,暗色自然代表暗。

沐九兒疑惑了,她是紅色跟黑色的結合體,到底是明還是暗?

「奇怪,後面的呢?就這麼短短几句話?」

連續翻了好幾次,這段文字像是被人從中給撕開了似的,少了半頁!

這本書在攝政王府的書房中,這書房是絕對的機密,除了皇甫辰絕估計沒有能撕下這本書的半頁……

他也特地查過了?

懷著種種疑問,沐九兒將這本書擱下又重新翻開一本,這本是記載著這片大陸現存的一些魔獸。

這本書格外生動,除了有文字記載,還配了圖,讓人看了一目了然。

書中記載的這些魔獸大多長得兇惡,性情殘暴,卻能聽懂人言,而且一個賽一個的護主。

翻到一小半沐九兒就發現了一隻與這些魔獸格外不相符的一隻小魔獸!

這隻小魔獸長著獨角,身上散發著銀色的光澤,長相也是十分討喜,八分像馬,卻比馬要小,腳下踏雲,日行萬里。

沐九兒正準備細看,眼角卻意外的掃到一抹銀色。

正當她疑惑時,窗戶打開,一陣風灌入房中,沐九兒快速抬袖掩面,一個人影快速竄入書房,沐九兒意識到立即掏出鳳炎甩了出去,那人身法矯健輕鬆避過,接著出掌朝沐九兒拍去。

勁風強烈,沐九兒也不敢大意急忙躲過。

過了幾招后沐九兒發現此人好像根本沒有惡意,儘管是一身黑衣,蒙著面,隱隱約約沐九兒感覺好像自己認識他。

「你是什麼人!」

沐九兒聲音冷然,眼睛卻是死死的盯著那位身穿黑衣的男人。

「……」

沐九兒甩出鳳炎纏住那人的腰用力一甩硬是將一把米八幾的男人重重的摔在了牆上。

「嘶,你下手可真狠!」

雖然在沐九兒再三逼問下終於開口,可這聲音卻是明顯故意變聲的。

沐九兒冷冷一笑,「如果再不說出實情的話,不介意我群毆吧?」 群毆?

沒等那刺客反應過來,沐九兒一腳踹開大門喊,「來人,抓刺客!」


有群毆的機會她一個人費心費力的單打獨鬥實在是太蠢了!還是群毆打起來會比較爽些!

來人的刺客立即變色,看了一眼沐九兒,發動鬥氣朝著沐九兒砸了過去,諸色的鬥氣猶如颳起猶如一陣小型旋風打著轉朝沐九兒襲/去。

沐九兒快速閃身避開,暗暗道了一聲好險,偏過頭去,發現那道鬥氣極弱,弱到根本就只能打碎一個花瓶!

即便是真打到她恐怕也傷不到她。

過了幾招,沐九兒隱隱發覺這名刺客好像並沒有想要傷害她的意思。

心中正疑惑,不遠處就傳來吵雜的腳步聲,還有護衛大喊,「抓刺客!有刺客!」

這嗓門一吼,即便是傻子也知道要跑了!

那名刺客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沐九兒,破窗而逃。

沐九兒心中疑惑正盛,在分不清對方到底是敵是友的情況下,她也不敢大意,急忙衝出書房追了上去。

那人的腳步極快超出了沐九兒的設想。

如果不是在隱世森林鍛鍊出來的腳力,只怕她現在也無法勉強追上她的腳步!

「有刺客!快快快,搜!」

「這邊!」

「那邊也別忘了搜!」

整個攝政王府一瞬間所有的護衛全部衝動,搜查攝政王府的每一個角落。

聲音越來越遠,沐九兒只顧著去追尋那人,卻發現四周的景物越來越陌生,這是一片郊外的枯樹林,枝椏橫生,幾隻烏鴉展翅發出刺耳的聲音,沐九兒皺了皺眉,她明明親眼看到那人鑽進這片林子的,怎麼一眨眼功夫就不見了?


「喂——」

迴音陣陣,在陰暗的枯樹林間悠悠蕩蕩。

現在沐九兒突然醒悟這個黑衣人根本不是來行刺的,而是有意將她引到這個地方。

這個地方雖然並非是禁區卻也是人跡罕至,可真是殺人越貨的好地方!

「你引我來這類到底是什麼目的?」

「……」

「還不肯出來?」

「……」

「那我走了。」

這種鬼地方沐九兒是不喜歡的,轉身就走,在這片林子中薄霧茫茫,白茫茫的霧氣猶如一層神秘的面紗將這裡籠罩著,迷惑人的方向跟感官。此處是大片大片的歪脖子樹,那些枯藤虯枝伸展著蔓延至整個天空,彷彿是一層灰黑色的外衣將外面的陽光阻隔。

偶爾傳出幾聲凄厲的鳥叫聲讓這裡更加的陰森可怖。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沐九兒總覺得自己會走著走著就地下就會冒出一隻白森森的枯手抓住她的腳腕往下拉。

走了大半個時辰,沐九兒終於在前方看到亮光於是立刻飛奔過去。

探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一處懸崖之上。

霧靄茫茫遮住視線,沐九兒無法確定這究竟是有多高,但肯定掉下去一定摔得屍骨無存!

於是下意識的後退,隱隱感覺到身後有人,沐九兒快速回頭只見剛剛消失的黑衣男子正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她身後冷冷的看著她,正當她準備發動攻擊,那人卻是提前預料到一樣,竟然快速出手使用鬥氣將站在懸崖邊上的沐九兒給推了下去。

根據慣力,沐九兒重心不穩竟然一個腳下不穩朝後仰。

等到沐九兒真掉了下去,黑衣男子摘下面具,白皙俊俏的容貌暴露出來。


灰毓拍了拍胸口,「好險好險,嚇死我了!」群毆?

沒等那刺客反應過來,沐九兒一腳踹開大門喊,「來人,抓刺客!」

有群毆的機會她一個人費心費力的單打獨鬥實在是太蠢了!還是群毆打起來會比較爽些!

女配攻略 ,看了一眼沐九兒,發動鬥氣朝著沐九兒砸了過去,諸色的鬥氣猶如颳起猶如一陣小型旋風打著轉朝沐九兒襲/去。

沐九兒快速閃身避開,暗暗道了一聲好險,偏過頭去,發現那道鬥氣極弱,弱到根本就只能打碎一個花瓶!

即便是真打到她恐怕也傷不到她。

過了幾招,沐九兒隱隱發覺這名刺客好像並沒有想要傷害她的意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