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說着老左放出了從交警支隊那邊轉來的現場監控視頻。

2021 年 12 月 28 日

二人發生事故的前因後果都拍的很清晰,尤其是趙權那邊,高清攝像頭下,連行車期間手機掉落俯身去撿都拍的清清楚楚。

這純粹是自己作死吧,哪有什麼疑問可言?

但小有資產的夫妻倆,在相距甚遠的兩個地方,同時出事死亡,就真的巧合過分了,也無怪葛憨厚會如此慎重。

老左解惑,“死者趙權的驗屍報告未發現問題,但在死者蔣素英血液內,發現了微量的一氧化二氮,該成份對人體可產生輕微麻醉作用。”

所以這就是交警那邊將案件移交來的主要依據?

衆警齊齊將目光鎖定在第二段視頻上,也即蔣素英發生交通事故的那一段。

蔣素英駕駛的,是一輛白色的奧迪A6,與其資產相比,略顯低調了些。

事發前,蔣素英車輛行駛軌跡無明顯異常。較爲可惜的是,事故發生地雖有攝像頭,卻不是高清,因角度問題,也沒拍到車輛內部正面情況。

大貨車倒是有行車記錄儀,但由於奧迪A6是從側面撞擊上去的,正處於其死角,也未拍到有用線索。

“兩輛事故車輛經檢測,未發現問題。”

“經調查和初步詢問,貨車司機江某,也暫未發現可疑。”

基本情況通報完畢,老左習慣性的問向周南,卻發現對方似乎魂遊天外,於是敲擊了下桌面。

沒想到他們老大看了眼手機,只留下一句話,就跑了個無影無蹤。

人生艱辛。

老左認命的開始佈置任務,排查起夫妻倆的家庭和社會關係來,並將重點放在了死者蔣素英身上,尤其是那個一氧化二氮的來源上。

……

祖國交通便利,不考慮報銷問題,從北到南,飛機也不過四小時。

手機身份證在手,花費2150大洋,京都直達西廣首府的機票分分鐘搞定。

候機大廳,周南偶遇一個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的熟人。

簡子丹舉了舉手,簡單的打了個招呼,“所以現在能說說到底怎麼回事了嗎?”

聲音鎮靜,卻難掩眼神中的焦慮。

因爲出於職業習慣,她必須鎮靜,但到底是自家妹妹丟了,又如何鎮靜的起來?

追人追去了西廣也就罷了,還失聯?這貨有想過她該怎麼跟家裡那兩個老的交待嘛?

“熊孩子,等找到了,看我不…”,緊緊握住拳頭,簡子丹暗暗咬牙。

京廣警方聯合行動,打擊大型地下器官販賣團伙的通報還未見諸媒體。

周南沒正面回答,因爲他也無法確定二人的失聯,是否與此次案件相關。

據尚洪波的信息反饋,訊問“老頭”時,對方唯剩震驚,除了不可置信,對褚佑寧的去向一無所知。

所以目前來看,二人遇上其他突發事件的概率較大。可當地最近並無極端惡劣天氣,那又是什麼樣的事件,會讓兩個大活人在我華夏地界突然失聯?尤其其中一個,還是訓練有素的警察?

還是那句話,情況不容樂觀。

想是這麼想,嘴上卻沒這麼說。

周南作輕鬆狀,“聽說過我手下‘四大金剛’嗎?”

簡子丹呆楞了下,“好像有傳聞,說是你當年,硬生生從其他幾個支隊長手裡搶了四個人回去?”

周南,“……”。這話聽着就不那麼對味,合着老子在傳說中,還兼具土匪屬性。

簡子丹忽的反應過來,“你不會是想說…”

何止簡子丹,周南也是才反應過來不久,所謂“四大金剛”到底是哪四個人,並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強迫症。

上下左右?手動滑稽。

他點了點頭,“有褚佑寧在,你不必太過擔心。”

安慰得還算到位,畢竟周南是塊金字招牌,他的四個手下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簡子丹眼神中的焦慮稍稍緩解。

“周南?您是周南周老師?”

周南側頭望去,發現是個未曾見過的年輕妹子,盤發,長裙,非常顯氣質。

只是這稱呼…什麼情況?

如果不是妹子丟了,簡子丹真想揶揄上一句,“周…老師,您幾時改的行?”

顯見這位一心專注於崗位職業,並未關注到周南近期的“行業外”動向。

沒錯,如此稱呼,只能是與音樂相關了,比方說他剛“喜提”沒兩天的新稱號,藝術家。

雖說頭銜還比較虛吧,稱個老師倒也不算錯。

“您是…?”

妹子歉意一笑,“不好意思是我冒昧了,我是您粉絲。”

粉絲?

網上是有不少如此自稱的,但在現實中,周南還真是第一次碰到。

有點新奇嘿。

從對方能認出自己這點,應該所言非虛,如果不是現在情況特殊,他還真想禮貌的興奮一下。

氣質妹解釋道,“我也是學聲樂的,有幸在7一晚會現場看過您的表演,雖寥寥幾句,卻功底非凡,十分震撼!”

“謬讚了。”

對上如此文縐縐的氣質妹子,周南都忍不住文藝範起來。

簡子丹,“……”。分開每個字都懂,連起來卻不是很明白。晚會表演?那是什麼鬼!

氣質妹再接再厲,“您去西廣?也是爲了參加國際民歌藝術節嗎?太好了,又能聽到您的現場,這次是獨唱嗎?”

國際民歌藝術節?

別人可能沒聽說過,周南還真知道點,號稱華夏三大國際性音樂節之一,作爲民歌之鄉,西廣確實是每年的舉辦地。

真能上去晃悠晃悠,他這藝術家頭銜估摸又能穩當三成。

不過嘛,平時還可去湊湊趣,現下是不用考慮了。

“不是,我們是去東興。”

“東興?去旅遊嗎?太好了,我就是東興人,可以免費給你們當導遊喔…”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雲開用意念催動恆宇手套,將他馱起御空,飛到一棵大樹的枝丫上,他抬手一吸,一隻躲在樹洞中的松鼠被吸到了手上。

雲開看着這隻松鼠,目光複雜,但沒有為難它,害他被山黃族人圍毆折磨的,是山黃族人訓練出來的獵松鼠,這隻野松鼠完全是無辜的。

雲開選擇放過它,從手套中噴放一股氣流,將它裹挾著扔到了另一棵樹上。

松鼠唧唧一叫,撒腿就跑,它可不感恩雲開的手下留情,畢竟是它好端端的沒惹事,被人從家裏面提出,然後甩手丟了,沒恨雲開已經是給他面子了。

雲開此刻自然不會去揣度一隻松鼠是什麼心態,他將戴有恆宇手套的手按在了樹榦上,吸力爆發,這棵樹立刻就被吸幹了。

雲開踩着的這根樹枝,咔嚓一聲就斷掉了,雲開猛踩了一個空,差點從樹上栽下來,不過他及時催動恆宇手套將他馱住,這才沒有狠摔一跤。

雲開手指一點,一顆子彈大小的激光彈,嗖的一聲從食指尖射出,將遠處的一棵大樹貫穿出一個前後透亮的拇指粗細的孔洞。

雲開歡喜,這招如果僅在外人看來,根本看不出是手套搞的鬼,而且威力驚人,突擊迅速,要是用來偷襲,簡直神不知鬼不覺。

這時,白老冷不丁跑了出來,道:「你對恆宇劍第二技能的理解,似乎還比較膚淺,我給你三塊不同等級的能量石,你自己實踐總結經驗。」

白老大手一招,飛來三塊正正方方被切割完整的一立方米石頭,排成一行,穩穩地落在雲開的面前。

白老朝中間的那塊石頭一點,頓時,那塊石頭直接蛻變成一塊淡紫色的晶石,然後,他朝右邊的那個點了一下,那塊石頭也瞬間質變,化為一顆藍光閃耀的晶石。

雲開在一旁看着,面色駭然,直接呆住了。

靈石是有顏色的,淡紫色是凡品靈石,幽藍色是玄品靈石,這些都是極為珍貴的修鍊資源,是可以用作貨幣來交易的。

靈石製作極為困難,天然靈石開採更是難上加難,因為天然靈石礦早就被老祖宗們挖光了,他們這些後代,只能人工合成,合成靈石雖品質不差,但成本極高。

眼前這兩枚超大的晶石,一塊是凡品靈石,一塊是玄品靈石,方方正正,標準的一立方米,此刻跳閃著晃人眼的光芒。

按照九荒大陸對靈石的切割規則,一立方厘米的方塊是一塊靈石的體積標準。

白老手一點,就點出了一百萬凡品靈石和一百萬玄品靈石,什麼叫點石成晶?什麼叫彈指暴富?

白老用神驚鬼駭的手段向雲開演繹了,只要有實力,凡人的夢想招手即可實現。

「先用恆宇劍吸干這塊石頭。」

白老語氣平淡,他自然能感受得到雲開對他態度改觀的問題,所以他也不再嬉皮笑臉了,與雲開說話,如機械般冰冷。

雲開照做,他倒是想通了,不再指望着白老能幫他什麼,但和他學習還是很有必要的,傻子才跟變強的引路人過不去呢?

他將手放在那塊石頭上,吞力自掌心爆發,將石頭吸成一團粉末。

「全力放出!」白老再說。

雲開手指一棵大樹,指尖射出激光,將大樹立劈,從樹榦部位切割成兩段,威力很有限。

「再吸這個。」白老指了指那塊凡品靈石。

雲開有些猶豫,但還是照做了,他將手放在靈石的一個拐角,一吸,足足幾千枚數量的靈石塊被吸成了一團齏粉。

白老見雲開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眉頭一皺,冷道:「吸干它,這些靈石不屬於你,你沒必要心疼。」

雲開翻了個白眼,悶不吭聲,將剩下所有的凡品靈石全部吸干。

白老不說話,雲開也知道他什麼意思,於是大手一招,手心爆發出強悍且耀眼的衝擊波。

只見一道金赤雙色的激光射進了森林,幾百棵大樹瞬時被掃成了飛灰,就連幾萬噸重的石頭,在觸及的一剎那,也被瞬間轟滅成塵。

雲開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非常震驚,不過白老的冰冷的聲音又響起,打斷了他的震驚,道:

「把其中的所有能量全部釋出,一點都不要留,嘗試多種發射方式,不要老局限那一種。」

雲開又一個白眼,這老傢伙真討嫌,真是一點便宜都不讓他占,恆宇劍中如此驚人的能量,本來大有用處,居然要白白浪費掉,雲開一陣肉疼。

他催動意念,雙手抬起,十根手指張開,瞬間十道激光射線齊齊射出,場面炫酷,雲開手臂一揮,射線狂魔亂舞,四處掃蕩,殺傷力更加可怕。

雲開靈機一動,將恆宇手套萬化為一尊大炮扛在肩頭,瞄準剛才攻擊的那座山。

「發射!」

雲開大吼一聲,粗壯的激光射線劃過長空,撕裂空間,直轟對面山腰,一聲巨響炸開,一朵蘑菇雲平地而起,大山被一炮轟碎,山崩地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