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說完,那眾人都是下了車子,徑直的便是朝著那民居走去,迎面正好碰到了那奈溫。

2021 年 1 月 5 日

那奈溫見得鄭陽等人,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驚恐,隨即說道:「警方的人?夠厲害,竟然能夠查到我的頭上。」

鄭陽看著那奈溫,耳朵微微一動,隨即說道:「炸彈嗎?看來你是想和我們同歸於盡。」

奈溫聽得這鄭陽的話,微微一愣,隨即又是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你倒是厲害,竟然知道我這裡裝的是什麼。」

說完,那奈溫直接拿出了包裹裡面的炸彈,淡淡的笑道:「這顆炸彈足夠將方圓十里炸成平地,你們警方是不願意看到這種場景發生在這種居民區密集的地方的吧。」

鄭陽看著那奈溫,並沒有表現出多麼大的驚恐,冷冷的說道:「放下炸彈,或許你能夠繼續的活下去。」

那奈溫搖了搖頭,隨即他的手機響了起來,聽得這手機響了起來,那奈溫不禁長舒了一口氣,拿出了手機,聽了一會,隨即便是扔給了那鄭陽。

「卧槽,你們這群混蛋!」但聽得一陣的怒罵聲,緊接著是一陣英語,聽得這英語的口音,鄭陽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哈哈,沒想到吧,你們的人已經落到了我們的手上,放我走!」奈溫喊道。

鄭陽看著那奈溫,默然的說道:「不錯,果然是個謹慎的人!」 奈溫看著那鄭陽,淡淡的笑著,隨即便是將那炸彈放在了地面之上,並且做了固定,就在這個時候,一輛軍用吉普停在了那奈溫的身後。

「看你們的樣子,不像是警察,乍侖老大不喜歡跟沒有身份的人打交道,報上你們的名號來吧。」奈溫說道。

鄭陽看著那奈溫,說道:「中國,白狼會。」

聽得這鄭陽的話,那奈溫微微一愣,隨即便是轉身,上了車子,揚長而去。

那賈龍見得這奈溫就這樣輕而易舉的離開了,不禁心中有著幾分的惱火,說道:「我那幾個兄弟可都是好手,怎麼這麼輕易就被他們給抓起來了。」

「奈溫事先就已經安排好了一切,我們只不過是落入了他的圈套裡面了。」鄭陽說道。

賈龍長舒了一口氣,說道:「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鄭陽沉思了一會,說道:「那麼大一批貨,那乍侖是不會輕易放棄的,他一定會想辦法聯繫秦咚咚,我們靜觀其變就好。」

「可是我的那幾個兄弟!「賈龍喊道。

鄭陽看了一眼那賈龍,說道:「遇事不要這樣的慌張,他們是不會有事的,畢竟咱們手中可是拿著他的貨物。」

三天後,金三角特區,緬甸邊境某處山脈。

秦咚咚帶著七個武裝到牙齒的幹部站在某處高山之上,俯視著四周的景象,一個幹部走上前來,說道:「神農集團的技術人員已經轉移過來,他們已經開始著手修建基地。」

秦咚咚點了點頭,隨即說道:「人怎麼樣?」

「都是月牙島工程的老班底,情況我們十分的熟悉,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另一個幹部說道。

秦咚咚長舒了一口氣,隨即說道:「山區西北部的那幾個部落什麼樣的反應。」

「在得知我們將會給予他們保護,並且給予他們生活物資的時候,那些部落族長都是很欣然的答應了我們,他們會將手中的罌粟都是賣給我們。」一個幹部說道。

「對待這些居民也不用太好了,畢竟他們在其他毒梟那麼高壓的狀態下依然能夠生存到現在,定然是不簡單。」秦咚咚說道,「若是發現他們干出吃著碗里的,看著盤裡的事情,殺了。」

聽得這秦咚咚的話,那些幹部都是微微一愣,那秦咚咚觀察著四周的地形,說道:「這叫做立威,我們都是新居民,想要在這裡生存下去,必須這麼做,相比那些屠村的毒梟來說,我們已經是非常的仁慈了。」

說著,秦咚咚便是騎上馬,下山去了,剛剛是來到村落里,只見得一個年輕人跑了過來,喊道:「大人,乍侖派人送來了一封信!」

聽得這年輕人這樣說,這秦咚咚微微一愣,隨即便是跟著那年輕人去到了村中心的古樹下,那族長顫顫巍巍的將那封信交給了秦咚咚。

秦咚咚拿過信,將這封信拆開之後,看了一遍,臉色瞬間便是變得陰沉起來。

「送信的人呢?」秦咚咚問道。

那個族長指了指正在那裡洗臉的一個泰國人,那秦咚咚走上前去,看著那個泰國人,默然的說道:「你是何方神聖?」

男人抹了一把臉,看著那秦咚咚,問道:「你就是白狼會的老大?」

秦咚咚看著那男人,靜默無語,一股莫名威壓迎面撲去,那男人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叫奈溫,是乍侖的人。」

秦咚咚看著這奈溫,直接便是拔出了手槍,直直的抵在了那奈溫的腦袋上,說道:「你倒是有膽量,綁了我的人,還敢出現在這裡!」

「是你們劫持了我們的貨物在先!」奈溫毫不畏懼的說道。

仙王的日常生活 秦咚咚看著那奈溫,冷冷的說道:「是你們的手下劫持了鄭先生的船舶!」

奈溫做了一個打住的手勢,隨即說道:「我很希望這次衝突只是一個誤會,畢竟我們乍侖老大的地盤只是在西南部,跟你們也是沒有必要產生糾葛和矛盾。」

秦咚咚看著那奈溫,說道:「給你們貨,我要我的人。」

奈溫看著那秦咚咚,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四天後,乍侖老大會在曼谷擺下宴席,到時候希望秦老大賞臉。」

說完,那奈溫便是轉身走了,秦咚咚看著那奈溫離去的背影,冷哼了一聲,拿出了手槍,砰砰砰的開了三槍,那奈溫雙腿一哆嗦,愣在了原地。

「我十分討厭像你這樣囂張的傢伙,既然你能從鄭先生的手中逃掉,想必也能從我這裡離開。」秦咚咚看了一眼遠處的叢林,淡淡的笑道,「不過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下一次,再讓我見到你,你會死的很慘。」

奈溫轉過身來,鞠了一躬,淡淡的笑道:「希望我們下次見面,是談生意,而不是談判這樣的衝突。」

說完,那奈溫便是離開了這個地方,但見得同一架直升飛機升了起來,隨即便是飛向了天空之中,消失不見。

「通知鄭先生,魚兒已經上鉤,讓他做好準備。」秦咚咚淡淡的笑道。

四天後,泰國曼谷,曼谷大酒店。

一輛很是囂張的加長林肯停在了曼谷大酒店的門口,秦咚咚一副黑幫大佬的打扮,戴著一副墨鏡,從那車子上面下來,帶著兩名親信走進了酒店裡面。

奈溫早早的便是在門口等著了,那秦咚咚給自己點上了一隻雪茄,淡淡的笑著拍了拍那奈溫的肩膀,說道:「我的人你帶來了嗎?」

嚴家廢妻 奈溫很是獻媚的笑了笑,說道:「一切都是要等您見過乍侖老大之後再說。」

秦咚咚看著那奈溫,淡淡的笑著,說道:「很好,我倒是要看看乍侖究竟是何方神聖。」

說著,那秦咚咚便是和那奈溫一起,去到了包間那裡,但見得門衛一對男女站在那裡,雙眸有神,見得這兩人,那秦咚咚淡淡的笑了笑,若是沒錯,這兩人應該就是乍侖最信任的杜倫拉兌和桑達拉兌兄妹兩個。

這兄妹兩個一個為乍侖訓練軍隊,一個為乍侖開闢運輸渠道,是除了奈溫之外,另外兩個最為核心的人物。

「你們兩個等在外面。」秦咚咚說道。

那兩個幹部點了點頭,隨即朝著後面退了一步,站在了窗口,默然的注視這那兄妹倆。

「秦老大,請,我們老大想必已經等的著急了。」奈溫說道。

秦咚咚推門而入,但見得碩大的房間,巨大的餐桌,華美的食物,一個泰國男人坐在席首,很是優雅的在那裡吃著牛肉。

鄭陽看著那個男人,淡淡的笑了笑,奈溫給那秦咚咚拉開了凳子,給秦咚咚倒上了一杯紅酒,秦咚咚坐下之後,將自己的雪茄煙給掐滅,掃視了一眼整個房間。

「您就是秦先生,那個白狼會的會長?」乍侖低頭切著牛肉,漫不經心的說道。

「會長大人豈是我這等小人物能夠攀比的,我不過是白狼會裡面一個打工仔罷了。」秦咚咚淡淡的笑道。

那乍侖聽得這秦咚咚的話,微微一愣,隨即也是釋然,畢竟威震中國北方的白狼會的會長又怎麼會是眼前這麼一個年輕人。

「秦老大,我這個人比較直接,你手中有我的貨,我手中有你的人,交換,咱們誰都不虧。」乍侖老大說道。

秦咚咚看著那乍侖老大,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奈溫倒是很能幹,鄭先生都是被他給算計到了。」

「您口中的那位鄭先生,到底是何方神聖?」乍侖很是疑惑的說道,畢竟這奈溫會老彙報的時候,特意的提了鄭先生這個名號。

秦咚咚看著那乍侖,說道:「一個你絕對惹不起的人物。」

乍侖微微一愣,隨即便是抬起頭來,看著那秦咚咚,說道:「哦,若是真的是這樣,哪天我可是要親自擺下酒席,好好的跟鄭先生道歉了。」

「不用了,你手下的獨眼和刀疤都是死在了監獄裡面,想必鄭先生也是不會再追究了。」秦咚咚說道。

聽得這秦咚咚的話,那乍侖微微一愣,眼前這個外來人的消息怎麼這樣的靈通,自己可是前天剛剛動的手。

秦咚咚有些不耐煩的拿出手機,隨即便是撥通了電話號碼,問道:「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嗎?」

「已經裝好車子了。」那邊的人說道。

秦咚咚看著那乍侖,隨即說道:「你的貨物就在酒店門口東北方向的那輛藍色大卡車上,你可是隨時派人將那輛卡車給開走。」

聽得這秦咚咚這樣說,那乍侖打了一個響指,隨即那奈溫拍了拍了手,旁邊的房間門被打開了,兩個白狼會的幹部被壓了出來。

秦咚咚看了他們兩個一眼,那兩人很是慚愧的低下了頭,「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那我就不叨擾了,以後請乍侖老大去我那裡喝酒,我絕對不會下蒙汗藥之類的東西。」

說著,那秦咚咚直接便是將那酒杯被碰倒了,那乍侖聽得這秦咚咚的話,淡淡的笑了笑。

秦咚咚轉身就是要走,那兩個幹部也是連忙的跟上,那乍侖突然叫住了那秦咚咚,喊道:「我想了想,還是應該請鄭先生吃頓飯,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

秦咚咚轉身看了一眼那乍侖,淡淡的笑道:「想必你很快就會見到他了。」

說完,那秦咚咚便是帶著那兩人離開了這個房間,門外的那兩個幹部見得自家兄弟傷成了這樣,也是連忙的上前攙扶。

「走,此地不宜久留!」秦咚咚說道,隨即便是離開了酒店,上了那加長林肯,揚長而去。

乍侖坐在房間之中,繼續的吃著牛肉,過了沒一會,那奈溫將手機拿了過來,說道:「是老闆的電話。」

乍侖點了點頭,隨即接過了電話,很是親切的說道:「老闆呀,您就放心吧,事情已經辦妥了,您的貨物一點都是不會少的。」

接著,電話那邊有事囑託了一遍,那乍侖應了幾聲,隨即很是恭敬的掛掉了電話。 秦咚咚坐在加長林肯上面,長舒了一口氣,開了兩隻雪茄,遞給了坐在身前的那兩個幹部。

那兩個幹部也是毫不客氣的接了過去,那秦咚咚親自給他們點上了,兩人像是劫後餘生一般的抽起雪茄來,雙手微微的打著顫。

秦咚咚又是親自為兩人倒了兩杯威士忌,放在了兩人的面前,那秦咚咚擦了擦臉,雙手握實,說道:「你們兩個好歹也是精英級別的武者,怎麼會栽在奈溫那個傢伙的手中。」

其中一個幹部喝了一口威士忌,隨即說道:「老大,不是我們兩個栽在人家的手中,是我們兩個根本打不過人家。」

「大師級別的高手嗎?」秦咚咚默然的說道。

另一個幹部也是喝了一口酒水,說道:「兩招,我們兩個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已經是暈厥過去了。」

秦咚咚長舒了一口氣,隨即便是撥通了那鄭陽的電話。

「怎麼了?」鄭陽問道。

「對面的點子有點硬,萬事小心。」秦咚咚說道。

「我知道了。」鄭陽說道,隨即便是掛掉了電話。

泰國南部,宋卡市。

鄭陽等人開著車子,一直從曼谷跟到了泰國南部的一個城市,再往前走就是要進入馬來西亞的地界了。

卡車停進了一家食品加工場子,鄭陽等人坐在道奇商務裡面,默然的拿著望遠鏡,看著場子裡面的情況。,

這個食品加工廠倒是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工人們朝六晚五的上下班,也是沒有什麼雇傭兵或者說是黑幫勢力。

監視了大約一天的光景,見得還是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鄭陽便是派那賈龍去調查這家食品加工廠的身份背景去了。

又是過了一天,那賈龍開著車子回來了,鄭陽下了車子,靠在車子上,接過那賈龍遞過來的文件,仔細的翻閱起來,見得最開頭的投資方,那鄭陽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龍騰財閥!」鄭陽很是驚異的說道。

賈龍點了點頭,說道:「法人代表是王不悔的四叔,王凱迪。」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有意思呀,那王凱歌找了外家當靠山,這王凱迪找了什麼勢力做靠山呢,不會是某個黑幫勢力吧,畢竟只有他們才會幹這販毒的買賣。」

那賈龍聽得這鄭陽的話,心中十分的詫異,那鄭陽翻看著其中的文件,長舒了一口氣,隨即說道:「你先是帶著幾個兄弟到新加坡等著我吧。」

聽得這鄭陽的話,那賈龍心中一陣的詫異,隨即問道:「鄭先生,您自己一個人?」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沒事,人多了反而會暴露,我自己一個人行動,還方便。」

說著,那鄭陽便是朝著食品加工廠走去了,來到一處比較偏僻的牆腳處,鄭陽直接便是翻牆進了這個食品加工廠。

夜幕已經漸漸的降臨,工廠的工人都是換了衣服準備下班,鄭陽悄悄的去到了那個停放卡車的倉庫,見得門口站著三個人,鄭陽淡淡的笑了笑。

這三個人腰間都是別著手槍,想必是在這裡看管倉庫的,過了沒一會,鄭陽看到那奈溫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之中,這奈溫跟在一個英國人的身旁,很是恭敬的樣子。

「安東尼奧先生,您付的錢款是不是少了一些呀。」那奈溫淡淡的笑道。

那安東尼奧看了一眼那奈溫,冷冷的說道:「你知不知道要將這麼多的毒品從新加坡運出去,究竟冒了多大的風險,耽擱一天你知道我們要花費多大的功夫去疏通關係!」

聽得這安東尼奧這樣說,那奈溫笑了笑,說道:「是,是,這次都是我們的失誤。」

說著,那手下已經將倉庫的大門給打開了,那安東尼奧來到那卡車後面,見得裡面的包裹,隨即看了一眼那奈溫。

「安東尼奧先生,我們做了這麼長時間的生意,您還是不信任我們嗎?」奈溫說道。

安東尼奧冷哼了一聲,漠然的說道:「你們這樣的毒梟,有什麼好信任的。」

聽得這樣的話,那奈溫並沒有表現出多麼的生氣,自是上前打開了一個包裹,拿出了一包海洛因,那安東尼奧拿出一個儀器,檢查了一番,隨即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乍侖老大的貨物永遠都是這麼的好。」

說完,那安東尼奧又是拿出手機來,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說道:「剩下的貨款可以交付了。」

過了沒一會,那奈溫的手機也是響了起來,那奈溫接通了電話,聽得對面貨款已經到達的消息,淡淡的笑了笑。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三個小時之後。

一個穿著大衣的司機走進了倉庫裡面,直接便是將這輛大卡車開出了工廠。

鄭陽躲在暗處裡面,觀察著剛才發生的一切,他已經是偷偷的將那安東尼奧給拍下來,傳送回了基地,過了沒一會,這安東尼奧的信息都是出現在鄭陽的手機之上。

劍魄 「龍騰集團律師事務所的金牌律師,王凱迪的死忠。」鄭陽翻看著這些資料,淡淡的笑著。

很是顯然,這個安東尼奧的身份肯定不會這樣的簡單,不然的話他身邊也不會有高手能夠制服白狼會的幹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