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說完話,他直接閃身,回到聖賢背後,老神在在的閉上眼睛入定。

2021 年 1 月 6 日

一時之間,有些鴉雀無聲。


眾人的目光,全部都匯聚在那兩尊仙王身上,頗有一股催促的意向。

「小子,若是打不開,你知道後果!」

「我的聖血,不會白留。到時候,就算大帝復甦,也不能阻擋我抽你神魂!」

兩人漠然威脅了一句,隨之邁步上前,祭出各自的血液,澆灌在那琉璃神罩上。

頓時,一股鮮艷的紅色和晶瑩的銀色血液閃爍,快速滲透入道紋之中。幾乎同時,那座璀璨的神罩便震動起來,隱隱然在那鮮血流過的地方,真的出現了一條條蜘蛛網般的裂縫。

「真的有效!」

眾人感受著那不斷減弱的帝威,連聲驚呼。就連邪神和聖靈都有些小激動,更加賣力的祭煉鮮血。

慢慢的,裂縫越來越多,大帝道紋也更加的閃亮, 也許某天 ,恢弘而古樸。

「打!」

陡然睜開眼睛,李昊一聲輕喝。


幾乎是本能的,所有聖賢一起出手,朝著那鮮血澆灌而成的石門轟擊而去。

「轟隆!」

人族護道者首先出手,瞬間釋放出來的恐怖神力一下子擊穿了虛空。原本那禁錮便已經不再堅固,此刻在數名仙王的恐怖力量下,頓時再也難以承受,硬生生被炸成了碎片。


與此同時,異族的修者也出手了。

那尊聖靈和邪神手掌翻動,剎那間展現出了絕世強者的風範,狠狠的擊打在那座巨大石門上,發出一聲可怕的轟鳴聲。

「咔嚓…」

清脆的炸響聲,響徹九霄。

原本減弱的帝威,竟然在那石門敞開的一瞬間,如同汪.洋倒轉一般呼嘯而出。

無上的威壓,不容褻瀆的威嚴,席捲九天十地,讓所有人為之震驚,險些要跪伏下去。

然而,能夠站在這裡的,都是古來罕見的強者。眼看著希望在前,沒有人肯捨得放棄。

六尊仙王境界的絕世修者在此刻拋棄了所謂的恩怨,全心全意的攜手在一起,再次狠狠的朝著那石門轟擊。

「轟隆隆!」

一股股可怕的神力波動呼嘯,釋放出毀天滅地的可怕氣息,毫無花哨的撞擊在了石門上。

虛空,徹底炸碎了,就連那琉璃神罩在此刻也盡數崩碎成粉末,露出一座大開的石門,深邃沒有盡頭。

時隔無盡歲月,帝陵再次開啟。

古之大帝的葬身地,絕世的神藏,清晰的出現在眾人眼前,讓人驚動到顫抖。 道紋崩碎,帝陵大開。

那扇古老的石門,高達萬丈,清晰的呈現在眾人眼前,讓人們只能夠去無限的仰望。

古樸,滄桑,萬古,寂寞。

從那石門深處,傳盪而出絲絲縷縷如此的氣息,伴隨著至高無上的威壓,震懾九天十地。

古之大帝,生前橫掃寰宇,強大到足以開天闢地。即使死後,其依舊擁有著恐怖到極致的神威,讓人敬仰崇拜,絲毫不敢褻瀆。

此刻,所有人深深的行禮,面對著那座大門,一臉的恭敬。

或許,真的有感,伴隨著眾人的膜拜,那石門之上繚繞的迷濛仙霧,竟然變得暗淡了不少,隱約間呈現出一幅幅神秘的刻痕。

仔細看去,那是道紋所凝練交織而出的神秘紋路,有上古先民,有花鳥蟲魚,有古蟲異獸,更有諸天神明。不知道這是自然形成的,還是有人刻意雕刻而上的,那一縷縷烙印,流淌而出絲絲縷縷恐怖的氣息,如同鬼斧神工,身具帝威。

「神藏之地!」

「古來少有!」

聖靈大叫一聲,臉上布滿了激動,率先沖了出去。

九重天的修為,在這一瞬間全部釋放出來,他渾身神輝沸騰,宛如一尊出世的神明。

「轟!」

然而,事與願違。

這一次,他再次受阻。那具恢弘的石門,竟然在他衝撞的一瞬間震動了起來。其上,萬古諸神彷彿在這一瞬間蘇醒了過來,散發出一股令人驚懼的神威,有帝氣瀰漫,不可阻擋。

莽撞的聖靈如遭雷擊,竟然張嘴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如同被一尊史前巨獸給撞了個滿懷,不受控制的倒飛而回,硬生生被掀出去萬里之遙。

「嘿,你這輩子,都與帝境無緣…」

李昊望著那氣急敗破再次衝過來的聖靈,輕聲嘲笑道。

「你說什麼!」

那尊聖靈正在氣頭上,陡然聽到這樣的嘲諷,頓時惱怒。他雖然被那石門所傷,但可並不代表其不夠強大。能夠邁入九重天的修者,本就是能夠橫掃九天的絕世存在,更何況其還是一尊受天地滋養的聖靈,更是所向無敵,在這大帝不出的年代,堪稱至高。

然而,今時今日,一個區區仙神境的小子,處處對其冷嘲熱諷,早就讓他心中殺氣壓制不住的沸騰了。

「古之大帝,代表著天地演化的極致,幾乎就如同萬道的代表,你如此不敬,便是對天地不敬,對萬道不敬,還有什麼資格妄談帝境?」

李昊展顏,輕笑,話語雖然輕柔,卻字字如刀,狠狠刮在那聖靈的心間。

得道,悟道,證道,乃是修者一生所向,亦是其一生所為。更何況是邁入了九重天的至強者,與那無上大道只有一步之遙。然而,今日竟然被一個小子給如此定言,說的似乎有那麼點道理,不由讓那尊聖靈心中震動,更是堅定了要殺他的決心。

「笑話,無知小兒,竟然也敢談論帝道?」

「既然你說的這麼玄乎,不如便走上一遭,看看是否屬實!」

壓下心頭的殺意,聖靈冷笑道。


「好!」

李昊輕笑,竟然乾脆利落的應承了下來。

聖靈眉頭微皺,心中不由一驚。

剛剛那一幕,他可是感受的非常清楚。那石門之中,蘊含著不可抵擋的恐怖力量,有無上帝威瀰漫。就連他都難以抗衡被硬生生壓迫的噴血,其他修者恐怕更加狼狽,甚至動輒會被直接壓死。

本來,他是想要以言語相逼,藉助李昊身後人族護道者的力量攻破那石門,卻沒有想到,其竟然如此自信的答應了下來。

「難道,這小子真的有信心能夠進去!」

「哼,我就不信了!」


聖靈心頭暗自揣摩,無論如何也難以相信其能夠突破那石門。

「各位前輩,小子獻醜了!」

「到時候我若是尋到了什麼至寶,你們可不要眼紅!」

李昊輕笑,帶著應昌與應峰,直接邁步,朝著那石門而去。

一群前輩先賢,或是皺眉,或是冷笑,眼睜睜看著一行人邁步前行,心中莫名。

帝威,至高無上。大帝,更是不可揣測。

其擁有的那種氣魄,足以打碎寰宇,崩塌宇宙,就連九重天的仙王都難以抗衡,根本不是尋常人所能夠抵擋的。

此刻,就連人族的聖賢都忍不住蹙眉,下意識的鼓盪神力,準備在關鍵時候出手。

「李昊,你有沒有信心啊…」

「那可是帝威,變態的無法想象啊!」

應昌跟隨在李昊身後,小聲的嘀咕道。

將近十年的時間,兩人都被困在那帝陵中,簡直是生不如死,承受了外人難以想象的磨難。那種屬於大帝的威壓,外人根本難以想象其到底有多麼恐怖,即使只有一絲一縷,也足以滅掉大部分的修者生靈。

「放心吧,我心中有數!」

李昊輕笑,輕輕一撫眉心,那裡頓時綻放出一抹仙光,隱約可見一座浩瀚的宇宙星空在其中閃爍。

「嗡!」

星空震動,突兀的從中升騰而起三顆璀璨的星辰,不住的在虛空之中搖擺著,灑落下絲絲縷縷的聖潔氣息。

其中一道,乃是龍型神力,化身為一條威武天龍衝出,環繞在三人身畔。另一道,乃是黑白相間的太極神圖,有太陰與太陽神力繚繞交織,懸浮在三人頭頂。

最後一股,則是一條瑰麗的星河,充斥著無窮無盡的星力星輝,充斥每一個角落中。

毫無疑問的,這三股神力,蘊含有一縷極道之威,乃是一角大帝道紋演化而成。此刻,三股神力不住的波動,死死的壓制著石門內釋放而出的恐怖的偉力,護佑著三人,一點一點的靠近帝陵。

「真的,進去了?」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籠罩他們的乃是一角大帝道紋?」

「這小子,真是天大的氣運,竟然能夠得到三股完全不同的道紋,難道說,他曾經遇到過三尊大帝嗎?」

人們驚嘆,眼睜睜看著李昊三人真的消失在了石門之中,一個個心中震動不已。

「不行,這小子一定要死,否則的話,任由其成長起來,我族將會面臨大禍!」

這一刻,諸多異族的尊者一臉凝重,在心中將李昊給劃到了最危險的榜單上。尤其是那尊聖靈和邪神,更是心中震驚,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將之置之死地。

而反之,人族的護道者則臉上布滿難掩的興奮。

李昊目前所表現而出的潛力和戰力,都證明了其具有不可估量的未來。若是能夠安然的成長下去,極有可能真的能夠證道為帝。最少,其也能夠成為一尊准帝,威懾諸族萬年不成問題。

「諸位,眼前的可是帝陵,乃是一座不可估量的神藏。你們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其被人洗劫一空嗎?」

那尊聖靈開口,嚴肅道。

他放下了所謂的優越感,誠心誠意的呼籲所有人聯合起來,打破石門的禁錮,沖入帝陵之中。畢竟,這座禁地實在太重要了。尤其是對他們這些苦修了數千年依然毫無寸進的聖賢,價值更是不可估量。若是,能夠從中得到古之大帝的感悟,完全可以藉此突破現有的境界,成為舉世無敵的存在。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仙緣,無可比擬的仙緣。

「在等一等,耗上個十天半月再說!」

「他們是不希望李昊能夠在其中得到至寶,我們偏不讓他們得逞!」

人族護道者輕聲傳音,商議道。

「帝威,只能夠以帝威來抗衡!」

「看來,我們若想要進入帝陵之中,只有祭出至寶才有可能了!」

人族聖賢故作沉思,開口道。

「至寶倒是有,關鍵是,若是將其蘇醒,萬一與此帝陵碰撞,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該怎麼辦?」

有聖賢開口,一臉凝重道。

「恩,有道理!」

「既然如此,那就儘可能的多尋幾枚至寶,到時候將這片禁地都給籠罩起來,以防不測怎麼樣?!」

有人介面道。

「可以,就這樣辦,那就行動起來吧!」

當下,便有仙王鑄造祭壇,牽引本族的至寶降臨。

而此刻,石門深處,帝陵之中。

三人邁步在繚繞仙霧之中,恍若進入了仙境一般,一臉的沉醉。

前方,大岳巍峨,連綿不絕,每一座都有萬丈之高,如同山中的皇者,俯視天地萬物。

到處,都充斥著濃郁的精氣,五彩紛呈,呈現異象,蘊含無窮量神力。其中,更是有神秘的道痕閃爍,孕育有不可思議的萬道天則,神秘而玄奧。

可以說,這裡根本不像是一座大墓,倒是如同傳說中的仙境一般迷人。

「你們這兩個傢伙,在這裡修行了十年還有臉哭訴,真是不知足!」

李昊感受著這裡的不凡,忍不住轉頭望嚮應昌與應峰兩人,滿臉的鄙視。

「切,你以為這裡每個地方都這樣?」

「我們兩個所處的那個地方,簡直就如同地獄一般。」

「有大帝道紋天天磨鍊,恨不得將我們兩個給煉化掉。這十年來,我硬生生褪了數十次皮,每一次都堪稱粉身碎骨,當真是生不如死!」

應昌暴跳,不滿的吼叫道。

「多好,別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

「短短的時間你們兩個都仙神境三重天了,簡直就是在飛…」

李昊拍著兩人的肩膀,輕笑道。

三人這才算是真正的重聚,時隔二三十年,當真是思緒萬千。不過,也幸好,都活著,這便是上蒼最大的恩賜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