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語落,演武場上響起了一陣鼓掌聲,所有弟子都羨慕地望著被點到名字的三人,

2021 年 1 月 10 日

站在演武場中央的一名俊美男子突然開口道:「請大家放心,我孫劍鋒一定會拼盡全力戰鬥,讓其他宗門知道我華山的厲害,」

孫劍鋒的演講贏得了華山弟子的叫好聲,數百人將他圍在中間,眾星捧月,宛如明星一樣,無數的女弟子眼冒星光,大喊著孫劍鋒的名字,

立身與眾人中間的孫劍鋒,嘴角彎起淺淺的弧度,帶著挑釁的目光望向江絕,似乎在說:「你可以么,」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挑釁,江絕直接選擇無視,兩眼一翻,像看白痴一樣的的看著孫劍鋒,心中嘀咕道:「這貨有病吧,」 華山論劍持續一個多時辰方才結束,包括孫宣武、孫青衣在內,一共有七位長老發表了自己對修鍊,對劍道的理解,

江絕雖然不修鍊劍道,但是萬法相同,可以相互借鑒,七位長老對修鍊的理解,讓江絕耳目一新,茅塞頓開,

七種不同的思想在他的腦海中相互碰撞,與其自己的思想相互融合,華山論劍一結束,江絕就飛奔回自己的住處,開始入定修鍊,

翌日凌晨,天蒙蒙亮,遠處天際剛剛泛出一抹魚肚白,突然,一聲刺耳的厲嘯劃破長空,響徹華山,吵醒了正在熟睡的長老及弟子,

所有人湧出房門,就看到一抹黑影在廣場上來回亂竄,好似在演練著什麼,仔細望去,那人正是江絕,

此時的江絕陷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中,身體自主變身成為血族,雙手縈繞著藍紫之光,不自覺的施展著《九幽血風爪》,一遍又一遍,

隨著時間的推移,九幽血風爪的施展速度非但沒有減緩,反而在不斷的加快,江絕的氣勢一升再升,

此刻的江絕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他的雙手就像是兩把藍紫色的劍刃,銳不可擋,

華山之巔的一座樓閣中,孫向天銳利的雙眸宛若鷹眼一般,穿透數百米的距離,目不轉睛的盯著江絕,突然他的嘴角擒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不錯,不錯,竟然可以把華山凌厲的劍意融入到自己的秘法中,此子的未來不可限量啊,」

位於華山半腰的一處庭院中,孫宣文三兄弟站於屋頂上,眺望著江絕,孫宣權有些不平衡地說道:「大哥,不如你讓江絕也拜我為義父吧,和他一比,我覺得我兒子就是個廢物,」

孫宣文笑了笑,望著江絕的目光充滿欣慰,

因為江絕製造的動靜太大,致使所有華山長老、弟子都湧出房門一探究竟,在眾人的注視下,正在揮舞雙爪的江絕突然發出一聲嘶吼,

伴隨著動天的吼叫聲,江絕的氣勢達到了頂峰,就像是一個裝滿水的水缸,想要破缸而出,

「他想要突破,」突然有人大喊道,

圍觀的眾人都驚駭地望著江絕,妖孽已經不足以形容他了,十九歲的上位血侯,已經站在了年輕一代的巔峰,如果他成功突破,那麼說他是年輕一代的第一人也好不過分,

孫劍鋒站在陰暗的角落裡,緊捏著拳頭,兩眼冒著紅光,滿臉猙獰地說道:「不可能,他絕對不可能突破,我才是華山第一人,」

似乎是孫劍鋒的禱告被上天感應到了,正在突破的江絕突然仰天噴出一口鮮血,渾身氣勢一散,癱倒在了地上,

「突破失敗了,」華山長老皆是一臉惋惜,而所有的華山弟子則是暗鬆了一口氣,

倒在地上的江絕,緩緩睜開了眼睛,一臉不甘地說道:「差一點,就差一點我就可以突破了,」

「別不甘心了,修鍊途中哪能一帆風順,你已經非常優秀了,」孫宣文突然出現在了江絕身旁,揉了揉他的腦袋說道,

「突破失敗對身體的負荷非常大,這兩天你要好好休息,」孫宣文將江絕抱起,朝著他的住處飛去,

圍觀的眾人見正主已走,便各自回了各自的住處,

……

突破失敗對身體造成的傷害確實非常大,江絕整整在床上昏睡了一天,直到夕陽西下,才悠悠轉醒,


揉了揉略微有些沉重的腦袋,江絕翻身坐起準備下床,突然,他看到了床頭放著四菜一湯還有一碗米飯,手指貼著碗摸了摸,感覺到飯菜還有著一絲溫熱,一股暖流突然湧出心頭,「不知道這些飯菜熱了幾遍了,」

正當他狼吞虎咽的填飽肚子之時,一聲驚叫傳來,紫鈴急急忙忙地跑過來,一把奪下江絕手中的筷子,「少爺,飯菜都涼了就不要吃了,待紫鈴……」

「這有什麼關係,又不會吃出什麼毛病,」打斷紫鈴,江絕從她的手中搶回筷子,滿不在乎地說道,

當喝完最後一口湯,江絕拍了拍圓圓的肚子,心滿意足的打了一個飽嗝,「紫鈴這些飯菜都是你做的,太好吃了,」


「哪有,紫鈴只會做一些家常便飯,少爺不嫌棄就好,」紫鈴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好啦,吃飽了飯,該履行對紫鈴的承諾了,」江絕拉著紫鈴往門外走去,

「少爺,這是做什麼,」

「指導你修鍊啊,你忘記了,」江絕說道,

江絕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戳中了紫鈴的淚點,「少爺竟然真的指導我修鍊,」

在任何勢力、家族,下人就是下人,紫鈴入華山三年了,第一次感受到了溫暖,她雙眼噙著淚珠,有些哽咽地說道:「少爺對紫鈴真是太好了,」望著江絕的後背,紫鈴內心下了決定,

「有什麼可哭的,你既然是我的貼身丫鬟,那就和我的妹妹一樣,哥哥指導妹妹修鍊,難道不對么,」江絕用手擦乾紫鈴的眼淚,說道,

「我對妹妹的要求可是很嚴格的,紫鈴能不能堅持住,」

「嗯,」紫鈴堅定地點了點頭,

江絕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說道:「我觀紫鈴的修為已經到了先天一重天的境界,資質也還不錯,所以今天我先傳授紫鈴一門築基功法,名叫《紫霞密典》,」

「盤膝而坐,意守靈台,我將功法映入你的腦海,」江絕命令道,

「赤橙黃綠青藍紫,紫者,奠基也,基礎紮實如磐石,方可展翅九重天,」

「吸天地靈氣于丹田紫府之中,順經脈猝練己身,先練心,再練脾……」

一段段《紫霞密典》的口訣從江絕嘴中誦出,他兩指併攏按著紫鈴的眉心,一股精純的靈力流入紫鈴的身體,順著經脈遊走,沿著特定的軌跡,在其身體內形成一個迴環之後,最終回到她的丹田,

江絕的靈力一共在紫鈴身體內遊走了三圈,為的就是要讓她記住靈氣運轉路線,當紫鈴陷入深度修鍊之時,江絕小心翼翼地將靈力抽出,發現紫鈴呼吸平穩,並沒有出現什麼問題,江絕暗鬆一口氣,盤腿坐在紫鈴不遠處,緩緩入定,

紫鈴的這一次修鍊共持續了一個時辰,當她收功時,潔白的明月早已掛上枝頭,星空中布滿了點點繁星,

「你醒了,」坐在她不遠處的江絕感覺到她修鍊結束,便從入定狀態中醒了過來,說道,

「少爺,天氣這麼冷你怎麼能坐在外面呢,」紫鈴驚呼道,

「第一次修鍊功法是存在一定危險的,既然紫鈴已經掌握了修鍊法門,那我就放心了,」

江絕站起身,隨手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朝著房間走去,邊走邊說道:「紫鈴一定要勤加修鍊,如果表現的好,我在教你幾種低級秘法,」

「少爺,我一定會加油的,」紫鈴對著江絕的背影喊道,

午夜,萬籟俱寂,江絕盤膝坐在床上,雙手捏印,緩緩的吸收著靈氣,突然,他耳朵一動,一道細微的開門聲傳入而中,

「聽聲音應該是從紫鈴的房間傳來的,這麼晚了,她這是要去哪,」江絕疑惑的睜開眼,暗自嘀咕道,

門外,紫鈴瞥了一眼江絕緊閉的房門,躡手躡腳地朝著華山的一處走出,

待紫鈴走後不久,江絕走出房門,望著紫鈴離去的方向,眼中驚疑不定,沉思幾秒鐘,江絕猛地一跺腳,化為一道殘影追了上去,

漆黑的夜,好似將萬物都吞噬了,什麼也看不清,紫鈴在華山上繞了大半圈,進入了一處裝飾奢華的庭院門口,

「你來晚了,」一道冷漠的聲音突兀響起,紫鈴感覺渾身一冷,她知道裡面的人已經有些生氣了,

「少爺恕罪,」順著紫鈴的目光望去,端坐在客廳的人竟然是原華山首席弟子,旁系一脈的天才,,孫劍鋒,

孫劍鋒淡漠的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紫鈴,冷冷地說道:「交給你的事情做好了么,」

「回稟少爺,沒有,」

「什麼,」孫劍鋒眉毛倒立,直接閃身到紫鈴身前,一把將跪在地上的紫鈴提了起來,「這麼小的事情你都做不了,你能做些什麼,還想不想當我華山的弟子,還想不想讓我爹收你為徒了,」

孫劍鋒的手卡著紫鈴的脖子,她雪白的頸部出現了五道淤青,

孫劍鋒冷漠的看了一眼臉色通紅的紫鈴,隨手將其扔在地上,聲音冰冷的說道:「說吧,還需要幾天時間,」

紫鈴顫顫巍巍的爬起身,回答道:「紫鈴完成不了任務,」

「你說什麼,」

「我完成不了任務,我寧願在江絕少爺身邊當一輩子丫鬟,也不願意通過這種卑鄙的手成為華山弟子,」紫鈴對著孫劍鋒大喊道,

「嘭」話還沒有說完,孫劍鋒一記重拳狠狠的砸在了紫鈴的肚子上,紫鈴的身體在天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轟然砸在地面上,

「老子花了這麼大的力氣,讓你去接近江絕那個砸雜碎,你現在竟然給我說你完成不了任務,你把本少爺當猴兒耍呢,」孫劍鋒咆哮道,

紫鈴掙扎著站起身,輕蔑地看著孫劍鋒,帶著一絲不屑說道:「少爺,我今天最後在叫你一聲少爺,憑藉下毒來取得勝利,只有弱者才會使用,說實話,你連江絕少爺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都比不上,」

PS:喜歡本書,可以加群, 紫鈴在成為江絕的貼身丫鬟之前,曾經服侍過孫海洋三年,


兩天前,江絕戰敗孫海洋的那個晚上,孫劍鋒突然找到紫鈴,交給她一包融筋化骨粉,並對紫鈴承諾,

只要她把融筋化骨粉灑在江絕的飯菜里讓江絕吃掉,孫海洋就會收她為徒,讓她成為真正的華山弟子,教她絕世功法,

融筋化骨粉,乃是八荒大陸非常有名的一種毒藥,雖然藥性極強,但是它不會要人命,也不會對人造成無法挽回的創傷,


不是如此的話,孫劍鋒也不敢用它對付江絕,如果真把江絕弄死了,估計他的生命也就到頭了,

融筋化骨粉的功效,是讓服用者三天之內全身無力,就像斷掉了經脈,化掉了骨頭一樣,孫劍鋒準備等江絕服用了融筋化骨粉之後,就對他發出挑戰,

江絕如果不肯接戰,孫劍鋒就會說江絕名不副實,如果江絕接了戰,那孫劍鋒就讓他輸得一敗塗地,

毫無意外,紫鈴答應了孫劍鋒,在下人和華山弟子之間,紫鈴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華山弟子,畢竟,這是人的本性,

但是,在和江絕相處的這兩天里,江絕對她的好,深深感動了紫鈴,讓她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溫暖,

紫鈴不願意傷害江絕,所以,她今天來這裡,就是要和孫劍鋒攤牌,她決不會傷害江絕,

「你,」怒罵聲剛到嘴邊,被孫劍鋒生生咽了回去,他極力扯出一個無比虛偽的笑容,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本淡紅色的捲軸,對著紫鈴說道:

「是不是覺得酬勞太少了,只要你完成了任務,這本地階低級秘法《烈焰火雲手》就是你的了,如果覺得還不夠的話,我還可以在送你一本地階低級的功法,」

見識的江絕的真誠之後,紫鈴覺得眼前的孫劍鋒讓她無比噁心,透著鄙視的笑容浮現在嘴角,紫鈴冷笑著說道:「只想著依靠外力取得勝利,就憑這一點,你永遠無法超越江絕少爺,」

「蹭」劍光掠動,孫劍鋒指尖如劍,閃爍著寒光,架在了紫鈴的脖子上,鋒利的劍氣劃破了紫鈴雪白的皮膚,滴滴血珠順著孫劍鋒的指尖滴落,


脖子傳來的疼痛,讓紫鈴眉頭緊蹙,臉上出現了一絲痛苦之色,但是她緊咬著嘴唇,讓自己不發出聲響,

「本少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完成還是不完成,」孫劍鋒眸湛冷光,森然說道,

嘴唇緊咬,紫鈴堅定的對著孫劍鋒搖了搖頭,

「那你就去死吧,」孫劍鋒面露猙獰,瘋狂地揮動了手指,砍向紫鈴的脖子,

雙眸緊閉,紫鈴心中喊道:「江絕少爺,紫鈴只能下輩子在當你的丫鬟了,」

「咻」一道破空聲陡然傳來,一粒石子攜帶著強勁的勁風,擊打在孫劍鋒的手腕上,孫劍鋒吃痛,手上動作一頓,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宛如鬼魅,突然出現在了紫鈴的身前,對著面色猙獰的孫劍鋒,閃電般的出腳,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巨大的力量帶著孫劍鋒倒飛出去,轟然在了牆壁上,

紫鈴望著身前略顯消瘦的背影,淚水如泉涌,奪眶而出,「少爺,對不起,紫鈴不是有意要欺騙少爺,」

「我知道,」出現紫鈴身前的正是尾隨紫鈴而來的江絕,

從紫鈴和孫劍鋒對話開始,江絕就來了,一直隱藏在黑暗中,通過兩人的對話,江絕將事情猜得十之**,

無非就是孫劍鋒對自己心存妒忌,收買下人,想要通過下毒的方式來戰勝自己,

但是紫鈴卻寧死不從,這讓江絕內心狠狠的觸動了一下,當看到孫劍鋒準備對紫鈴下殺手時,兩道凶光掠過眼眸,江絕毫不猶豫的選擇出手,

「江絕,你竟然敢夜襲同門弟子,我明天要稟明執法長老,按照華山門規狠狠懲罰你,」孫劍鋒色厲內荏的對著江絕喊道,

「是么,」江絕眉毛一跳,眼眸中陡然爆射出兩道凶芒,

「不好,」孫劍鋒心臟猛地收縮了一下,轉身就要逃跑,一股巨力突然狠狠砸在其後背,將他一下拍在了地面上,

江絕閃身出現在他身旁,右腳抬起,絲毫不留情面的踩在孫劍鋒的後背上,玩味地說道:

「你說要是我帶著紫鈴去掌門那裡,說原首席弟子孫劍鋒,因嫉妒江絕天賦異稟,收買其身邊下人,想要下毒暗害他,你覺得掌門會怎樣處理,」

「你血口噴人,我沒有想要暗害你,」孫劍鋒辯解道,

「沒有么,我剛才可是聽得清清楚楚,」江絕語氣一冷,踩在孫劍鋒背上的腳愈發用力,隱約可以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

孫劍鋒發出一聲慘叫,「我只是想讓你服用融筋化骨粉,短暫的失去戰鬥力,並不是想要暗害你,」

「早這樣說不就行了,」江絕彎下腰,將孫劍鋒手裡攥這的那本地階低級秘法《烈焰火雲手》奪了過來,「這本秘法算是你給我的賠禮,這件事情就此揭過,但是……」

江絕猛然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殺機,「但是,如果還有下一次,我不介意殺了你,」

冰冷刺骨的殺意,讓倒在地上的孫劍鋒如墜冰窟,渾身感到一陣寒冷,他相信,如果還有下一次,江絕會真的殺了他,

江絕拉著紫鈴朝著住處走去,在踏出孫劍鋒庭院的大門時,他頓了頓,一抹冷笑噙上嘴角,江絕似有深意的朝著某個角落望了望,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待江絕走遠后,黑暗中,一道雄厚的聲音陡然響起,「大哥,為什麼不出手殺了他,若是任由此子成長起來,那我旁系便再無出頭之日啊,」說話的人竟然是孫劍鋒的父親,孫海洋,

「唉」一聲嘆息悠悠響起,孫天空滿臉憔悴地說道:「此子的早就發現了我們在此,鋒兒的那一聲慘叫,就是他用來引起其他長老注意力的,包括逼迫鋒兒說出用毒之事,也是故意說給其他長老聽的,」

「我剛才隱約感應到了掌門的靈力波動,如若強行出手,我旁系就不是永無出頭之日,而是永無寧日了,」

就在孫天空和孫海洋還在擔憂旁系前途的時候,江絕和紫鈴已經回到住所,一路上,紫鈴就跟犯了錯的小孩兒一樣,緊咬著嘴唇,一句話也不說,

見此情景,江絕輕笑一聲,將從孫劍鋒那裡奪來的《烈焰火雲手》扔給紫鈴,並說道:「今天表現不錯,這本秘法就當做給你的獎勵了,」

紫鈴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置信地說道:「少爺,你不怪我,」

「有什麼好怪的,你又沒有傷害我,我還應該謝謝紫鈴高抬貴手呢,」江絕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如果不是紫鈴,說不定我已經落入孫劍鋒的圈套中了,」

「好啦,時間不早了,我都有些困了,紫鈴也早些休息吧,」說著,江絕推門進了房間,

門外,懷抱著《烈焰火雲手》的紫鈴早已哭成了淚人,嘴中含糊不清的說道:「謝謝少爺,謝謝少爺……」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