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話雖然這麼說,但林久在持劍身影出現的一刻,心中一跳,彷彿他也曾想仗劍走天涯,看一看……咳咳,反正就是他覺得劍術道路不錯。

2022 年 1 月 3 日

走出專屬房間,在前往試煉場之前,他需要將【狩獵】出手,然後購買合適的武器和劍術捲軸。

林久找了一個位置,支付一點樂園幣開了一個攤位,將要出手的東西放上去。其實也就只有兩樣,【狩獵】和【黏黏網】。

【狩獵】(綠色·稀有)

產地:生存區

耐久度:35/40

攻擊力:7~20(根據斬擊力強度計算)

裝備需求:力量4點可使用,力量超過6點可靈活使用。

評分:30

附加屬性:晨光。在晴朗的天氣環境下,持刀者會減少體力消耗,加快體力恢復。

簡介:這把刀的主人生性好鬥,就和他的夥伴一般,有着與外表不符的攻擊性,一旦被激怒就會猛烈攻擊對方。制霸生存區失敗后,這名武士放棄了銳利,學會了平和!

價格:2300樂園幣。

【黏黏網】

產地:蟲鳴森林

品質:綠色

類型:消耗類道具

效果:帶有粘性的網,由某種蟲的絲所構成的網,可以有效減緩踏到網上生物的速度。

評分:15(綠色評分10-30)

簡介:你以為這是給你cos蜘蛛俠用的嗎?其實是給你捕魚的!

交易價格:200樂園幣。

從精靈寶可夢世界成為他的獨屬世界之後,這些物品上有關精靈寶可夢的字眼都消失不見了。

黏黏網雖然也是綠色物品,但比起狩獵,連後者十分之一的價格都不到。雖然狩獵的附帶屬性限制大,效果不算優秀,但也是綠色武器中的極品,稍微強化后,基礎屬性就比得上那種一般的藍色武器。

林久給黏黏網標價1000樂園幣,在他眼裏差了點,但對於一般契約者而言算得上強力陷阱了。至於狩獵他直接標價20000樂園幣,算得上虛高。

他更希望有人找他討價還價之時,拿出有用的物品交換。

「好強的綠武!就是太貴了!」在輪迴樂園好的東西不愁賣不出去,很快就有人注意到攤位上深綠色光芒的狩獵。

有人駐步觀察,但打不到引入圍觀的地步。一名身着灰色布甲,看不清容貌的契約者走到攤位前:「5000樂園幣!」

林久下意識地往旁邊一摸,我刀呢?哦,在賣啊!那沒事了。

那就只能讓他滾了。還沒等林久開口,有個比那契約者高一個頭的大漢一下擠開那人,嘴上還罵罵咧咧的:「什麼沙幣玩意?」

「你!」布甲契約者怒視大漢。

「你什麼你,不服決鬥!」大漢居高臨下瞪了那人。布甲契約者小心逼逼叨叨的離開了,那氣勢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兄弟,這是你主武器吧!怎麼拿出來賣了,不怕死在下一個世界裏?」大漢沒有掩蓋容貌,看着居然有點神似喬幫主。

「買嗎?」林久平靜說道。休想和他拉關係,試圖砍價!

「價格虛高了,不過我確實想要。還不是為了最近剛入團的那個新人!那個臭小子遇到我們算他運氣好……」神似喬幫主的大漢說個不停。

「打住!要買,付錢,走人。」林久目光漸漸不善。

大漢察覺到,訕笑一下,說道:「資金方面,剛剛採購了一些東西,有點不夠……」

「我等你湊!」林久果斷說道,打折是不可能的。還想讓他打折,這要是讓他在衍生世界遇到,就把那人腿打折!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用這個和你換!你在補一些樂園幣給我就行!」大漢拿出一份捲軸道具說道。

林久查看了一下,表面不動聲色,心中為自己的運氣點贊。果然之前運氣差都是小剛的問題。

【劍術精通Lv.1】

產地:任何使用劍術戰鬥的衍生世界

級別:精通級

類別:技巧性能力捲軸(技巧性能力級別為:基礎、精通、專精、大師等,級別越高成長相約高。)

效果:使用后可掌握劍術精通Lv.1。

精通級別的技巧能力,別看和蘇曉的刀術專精只差了一個級別,其中差距可比想像中的大很多。林久將劍術精通升到50級都比不上專精級別的10級。

不過這沒關係,以後可以慢慢提升。他一點基礎都沒有,能遇到合適的技巧捲軸就不錯了,還要什麼自行車!

林久隱藏着自己的渴望,微皺眉頭,看向大漢說道:「我喜歡用刀!改用劍麻煩……」

「別呀!聽你的話這不還沒確定嗎……正所謂刀劍不分家,都是一個道理……你看那些用劍的多帥氣啊!」大漢如同金牌推銷員一般給林久安利他手上的捲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看着袁氏懷裏正哼哧哼哧亂叫的野豬崽子,李氏臉色漲紅,好半天沒說出話。

「娘,您快看,這是我在山上逮住的豬崽子,就是長的太小,肉還少,要不,放在家裏養著吧,養大了還能多吃幾口豬肉。」

起碼不用花錢,家裏就能白添一個肉菜。

袁氏也是這般兒想着,才會盡千辛萬苦,不辭辛勞的將這頭豬崽子從山林背回來。

李氏看着袁氏懷裏那隻黑不溜秋,嘴邊長著兩顆小米粒牙,和家豬那白嫩的身體完全不是一個品種的野豬崽子,一臉遲疑,「就這豬崽子,真能養的住?」

山裏的野豬比不得家豬,家豬溫順,野豬野性難訓,真的將其放在一塊養,怕不是要出事。

對於李氏的憂心,袁氏完全不放在心上,她一手抱着豬崽子,豪氣的擺擺手,「娘,您放心,有我在,保准不會出事,您就擎等著殺豬吃肉。」

李氏……

袁氏這過於樂的態度讓李氏無語了好半晌兒。

不過她轉念一想,心說也不怪袁氏這麼自信,起碼人家確實是家學淵源。

有袁氏這個獵戶出身的兒媳婦在,她擔心的事,應該也不是啥大問題。

李氏想通了,大手一揮兒,直接將袁氏懷裏的這頭豬崽子安排的明明白白,「行,那就養著吧。」

「家裏豬圈養著兩頭豬,地方還寬敞的很,多養一頭正好。」

「不過嘛,」李氏眼神轉了一圈,最後放在袁氏懷裏這頭豬崽子身上,「這豬崽子多大了,沒騸那腌攢玩意,養不大吧。」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知道了家養的豬,要想長得好,長得壯,就要在豬崽子剛生下不足月的時候騸了那腌攢玩意。

起先,關於騸去那腌攢玩意可以讓豬長得好的消息還是從南方傳過來的。

剛開始沒人信,後來消息越傳越廣,嘗試的人越來越多,他們也就知道了豬去勢的好處。

眼下,他們家裏養著這兩頭就是已經去了勢的家豬。

袁氏聽李氏提到有關豬崽去勢的話題,當下也坐不住了。

她一拍大腿,哎呀一聲,語氣帶着一絲焦急,「這野豬崽子雖不比家豬長的大,但眼下差不多也已經足月,真要騸去腌攢玩意,恐怕就活不了嘞,這,這可咋辦?」

給豬崽子去勢,也不是說去就去的。

這裏面可有講究。

不打算留作種豬的豬崽子,肯定都要去勢。

考慮到畢竟要在豬崽子身上動刀,豬崽子太小,抗不過去,豬崽子太大,容易感染,所以,家裏養的豬崽子,一般都是在出生七至十天左右去勢。

當然,有那豬崽子長的慢,個頭不足,也可以在拖幾天,差不多在十五天左右動手。

可眼下她懷裏抱着的這頭野豬崽子明顯是足了月的,已經長成的差不多。

不去勢,就意味着這野豬崽子不好長大,且肉質也不會好吃,還賣不上價錢。

這可咋辦?

想到這一茬,袁氏急了。

抱着野豬崽子,一個勁的巴望着李氏。

雖然袁氏沒說話,但她渾身上下那股子勁兒,讓李氏看了忒不舒服。

李氏直接嘖了一聲。

心裏嫌棄的緊,不過到底是經歷了大風大浪的老人,很快,她就穩住了局面,「慌什麼,足不足月的有啥要緊,這野豬崽子左不過是白得來的,騸不了那腌攢玩意,那就這麼養著,不管養多大,都是咱家賺了,怕甚!」

和家裏那兩頭家豬不一樣,這野豬崽子是白得來的,到時候吃的也不過和家豬一樣,都是從山上或者河邊割回來的豬籠草。

豬籠草那東西,漫山遍野一大片一大片的長,不過是多花些兒時間多割點兒的事。

這麼一算下來,野豬崽子養著不虧。

「還真是,」袁氏抱着野豬崽子跟着嘿嘿的樂,「娘,家裏還是您最聰明,您說的對。」

李氏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懶得搭理袁氏這二愣子。

「還等著幹啥?早些兒把野豬崽子扔進豬圈,你也抓緊回屋歇歇腳,到時候趕緊出來幫忙,家裏午飯還沒做好呢。」

李氏不愛和袁氏墨跡,說完這話跟着扭頭就走。

腳步緊跟着搗動,一溜煙的不見人影。

徒留袁氏一人抱着豬崽子留在原地。

袁氏……

她這裏還有隻野雞死了需要處理,她娘,咋就走了?

等袁氏出來的時候,手裏的豬崽子已經不見了,手裏只剩下一隻被扭斷了脖子的禿毛野雞。

見李氏正蹲在井邊洗東西,袁氏眼神一轉,趕緊湊了過去。

「娘,這野雞,我一會兒收拾出來,咱兒今晚就吃它吧。」

李氏瞅她一眼,「行,你收拾出來,今晚燉一半兒燒一半兒。」

雖然這野雞看着挺老,估計肉也是發柴,但好歹算個葷腥。

馬上就要夏收,給家裏的男人們補補身子也不錯。

「誒,娘,您等好吧。」

得了准信,袁氏樂的不行,拎着木桶打了桶水,就急吼吼的衝進了廚房。

野雞拔毛,想拔乾淨,可得好好用熱水燙一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