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話還沒說完,就聽見一聲脆響,卻是吳雲的手一揚,隔着虛空給這個弟子狠狠的一耳光。

2021 年 2 月 3 日

“執法弟子!?”吳雲冷冷地看着他,“你也好意思說你是執法弟子?”

“想想你的所作所爲,你有什麼資格當執法弟子?平日裏做壞事的時候你怎麼沒有想到你是執法弟子,現在想起來了?”

“我最恨的就是某些人,頂着執法弟子的身份,四處做惡,一點也沒有想道自己還是個執法弟子,到了危難關頭,才把這身份拿來當擋箭牌!”

說到這裏,吳雲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一股暴戾悄然從心底升起,吳雲已經動了殺機。

“你這種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也是個禍害,今日,拼着觸犯門規,我也要清理門戶,爲天下人,拔去你們這兩個毒瘤!”

說罷,吳雲的修爲夾雜這此刻心中的憤怒終於爆發出來,金光澎湃,星光璀璨,環繞周身。

“你別忘了,我們可是聖人……”說着,執法弟子朝着跪在吳雲面前的那人看去,頓時變了臉色,“李師弟,你怎麼了!?”

那人擡起頭看了過來,苦澀地說道,“鄭兄,我的丹田……廢了……”

“吳雲!你……”聽到這裏,姓鄭的執法弟子又驚又怒,沒想到吳雲這麼狠辣,一出手就將自己的同伴給廢了。

“哼,不過是剛踏入聖人就敢如此,將來當了長老那還了得,不如早點將你們廢了,倒來個乾脆。”吳雲冷冷地說道,“就連鍾昊天也在我面前討不了好,你們是什麼東西?”

聽到這裏,兩名執法弟子才明白,那個傳言竟然是真的。

當初聽到有個入室弟子能夠和八個真傳弟子抗衡,他們的反應就是不信。一個入室弟子這麼厲害,那他早就成爲真傳弟子了,怎麼還只是個入室弟子。

所以,聽到這件事的時候,他們只是搖搖頭並不放在心上,不曾想到這竟會是真的。

見到吳雲眼中的殺機,姓鄭的執法弟子心中突然有一股莫名的恐懼,竟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

“你……你……你想要幹什麼?!”

吳雲向前踏出一步,說道,“清理門戶。”

說着,吳雲看都不看跪在地上的那個執法弟子,直接向前面走去,殺機瀰漫。

“轟……”

吳雲走着走着,速度越來越快,同時全身的修爲迸發而出,整個人如同包圍在金色的火焰中一般,遠遠看去如同一團移動的火焰。

兩人的距離並不遠,吳雲很快就來到這個執法弟子面前,同時雙手揮動,一手向天一手向地,蒼穹八印中的乾坤印便在手中形成。

太極,這是與吳雲至少強行將生死二氣糅合在一起的太極完全不同的圖形。

這個太極的黑白之間的那道紋路清晰可見,渾然天成,沒有半點人工雕飾之嫌,同時太極外圍還有一股淡淡的金光環繞,神聖而又絢麗。

那一個執法弟子臉色大變,當即就想要抵擋,可是,卻又突然愣在那裏,呆呆地看着乾坤印轟在自己的胸口上。

“咔嚓!!!!”

一聲爆裂的巨響,鄭姓執法弟子的胸口突然凹了下去,一口滾燙的獻血從他口裏嘔出來,同時身體倒飛出去,摔在遠處的地上不知死活。

吳雲冷冷地說道,“我只廢你們的修爲,留你們一命,希望你們能夠好自爲之。”

鄭姓執法弟子的眼睛突然顫動了幾下,而後緩緩睜開,雙目沒有神采地看着碧藍的天空。

就這樣呆呆地看着天空,嘴脣一上一下地顫抖着,卻聽不出一點聲音。

總裁夫人要離婚 ,什麼都沒有了,或者,還有解脫……

在電光石火的那一剎那,或許除了吳雲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就在他要抵擋的時候,卻驚駭地發現自己地丹田懸浮了一個太極。

仔細看去,這個太極赫然是吳雲之前將生死之氣強行融合出來的太極,現在看來它卻沒有消失,卻在鄭姓弟子出現了。

這個太極的雛形,不僅是吳雲以生死二氣融合出來了,其中更是夾雜了吳雲對鎮壓靈力的感悟,雖然不是很深刻,但是,鎮壓一小段時間還是可以的。

鎮靈,在很久以前吳雲就開始感悟了,到了現在,終於有了小成,總算可以拿出檯面,如今更是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一擊轟在鄭姓執法弟子身上,發揮了出人意料的結果。

“閣下叫人把吳某帶到這裏,難道就是爲了看一場好戲嗎?”吳雲突然說道。

“啪啪啪……”

“好一手清理門戶,不愧是孟前輩的高徒,果然是人中之龍,膽量過人……” 吳雲轉過身,卻見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已不知何時站在自己身後,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卻見這個老人鬍鬚皆白,一身道袍輕飄飄隨風而動,刀削般的臉略顯得他有點刻薄,蛇一樣狹長的眼睛有時詭異的神采閃過,讓人心中有點發涼。

或許他平日沒有經常笑,如今這“笑吟吟”的樣子,卻顯得他有點古怪。


“是你!?”

吳雲很快認出,這個老人是當初在觀星大殿中的一個長老,只不過這個長老當時看向自己的眼神與其他長老很不相同。

當時這個長老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有着一絲隱晦的怨毒和殺意,這讓吳雲不得不對這個長老上心。

“怎麼,吳雲師弟認識我?”那個長老依舊“笑吟吟”道。

“不認識。”吳雲冷冷地看着這個長老,對於這個沒安好心的老人,吳雲自然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

卻見這個長老看都不看那兩個被廢去丹田的執法弟子,看着吳雲說道,“吳雲師弟或許對我有些偏見,還請容我解釋。”

“吳雲師弟可否認識柳林?”


老人語出驚人,頓時在吳雲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這個對於吳雲來說一直是心中的祕密,除了孟悠然和兔子,他誰也沒說過。

可是,不知爲何這個老人卻知道了,這讓吳雲有點動容,當下就想要退走。

那個稱爲柳林的人,可是生生屠害了數座城池,幾近百萬的人,男女老少都沒有放過,如今外界正在熱火朝天的尋找他。

相信吳雲只要去一個人多的地方一露臉,馬上就會被人認出來,到時柳林的這個黑鍋吳雲就要背上,扔也扔不掉。

好在吳雲也不是個傻蛋,知道不能在人多的地方出現,所以當初從大周天星宮回來的時候,專門挑那些罕有人煙的小路,這才一路相安無事。

如今,到了觀星門內,卻不曾想到還有人會知道這件事,真是見了鬼了。

吳雲畢竟經驗不足,相對於一些生活年代久遠的人還有些稚嫩,考慮事情還不能做到方方面面都考慮到。

首先,觀星門有時候還會有一些弟子下山辦事,如此一來,越地出現一個大魔頭的事很快就會被帶回門內。

其次,那一手金絲鞭纏身奪人本源以及一手冥王劍法更是柳林的成名之式,而吳雲在門派大比之時曾使出冥王劍法,這樣就讓人不得不懷疑他的身份。

同時,綜合種種跡象,就算不能推算出吳雲就是柳林,也可以肯定吳雲和柳林有關係。

看着吳雲臉色微變,這個長老就知道自己猜中了,笑了笑,繼續說道,“現在,我有樣東西要給吳雲師弟看看。”

說着,這個長老掌心向上,一面鏡子憑空出現在他手中,鏡面裏有人正在交談。

仔細看去,卻可以發現,鏡子裏的赫然是孟悠然在觀星大殿內,氣定神閒地在說話。

天璣峯的道法果然不簡單,竟然可以將過去的一些事情重現出來,記得雲霄城的時候,慕晟虎就是這樣循着線索才找到柳林的。

只是慕晟虎的修爲不夠,重現的時間太短,而且過去的時間不能太久,如今,在這個長老的手中展現出來,卻是真正的不同凡響。

吳雲眼睛一凝,朝着那長老手中的鏡像看去。

……

“……他不是柳林……”

“……等到門派大比結束後,你自己親自問他吧……”

孟悠然淡淡地說道……

……

“呼……”

老人手中的鏡面又模糊了起來,最後又恢復了光滑的鏡面,吳雲鏡子裏面看到了自己。

鏡中的自己一臉淡然,宛如一個普通的山村樵夫一般,過了十八歲的年紀,吳雲的臉上也開始長出一些鬍鬚。

由於長時間沒有關顧自己的面容,吳雲那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如今看起來竟然有種三四十歲的感覺。

若不是吳雲那精神煥發的樣子,看起來甚至會更老些。

這時,吳雲突然覺得鏡中的自己的眼睛似乎有了魔力一般,吳雲竟愣愣地被那雙眼睛吸引住,再也移不開。……

見到吳雲這般,這個長老卻是一副陰謀得逞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沒錯,這個人就是慕晟虎的師父,天璣峯的峯主,如今不知爲何竟然找上吳雲,是爲了他徒弟的事嗎?

吳雲的目光迷離了,雙眼漸漸失去神采,瞳孔也失去了焦距,猶如行屍走肉。

天璣峯主見已經差不多了,這纔開口說道,“我是誰?”

吳雲雙眼無神,迷茫地喃喃自語,“你是誰?”

“我是你的主人。”

“你是我的主人……”

“你不能違揹我的意志。”

“我不能違揹你的意志……”

……

……

“好了,現在我問什麼你就答什麼,知道嗎?”

“知道……”吳雲如同一個沒有意識的傀儡一般任由天璣峯主擺佈,一點反抗的意識都沒有。

冥界直通車 !!

天璣峯主強忍住內心的激動,用那有點顫抖的聲音問,“乾……坤……帝……經……是……不……是……在……你……身……上!?”

聽到這裏,雙目無神的吳雲眼裏突然掙扎了一下,眼裏突然出現了一絲波動,不過,很快就又變回迷茫的樣子。

天璣峯主心中暗暗點頭,只有涉及絕密的事情,被施法的人才會有這樣反應,不過,這樣得來的答案纔會是真的。

否則的話,反倒有些可疑了。

只見吳雲緩緩開口,如行屍走肉般沒有半點意識,說的話似乎只是他的本能,可是,吳雲接下來說的話可就讓天璣峯主大失所望。

“不……是……”

天璣峯主臉色大變,不肯相信也不願相信自己千方百計地將吳雲弄到這兒來竟然得到這樣的結果。

“不可能!你再問你一遍,乾坤帝經是不是在你身上?是不是!!?”天璣峯主惱羞成怒,就連叫喊也有點聲嘶力竭。

“不……是……”

相同的答案,相同的結果,這讓天璣峯主有種崩潰的感覺。

“那你說乾坤帝經在哪兒!?乾坤帝經到底在哪!??”天璣峯主死死地抓住吳雲的肩膀一邊搖晃一邊大聲質問。

可是,吳雲渾然沒有半點疼痛的感覺一般臉色木然,癡呆地看着天璣峯主,“在大商皇朝……”

天璣峯主聽這句話,愣了一下後,臉上突然涌出狂喜之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