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話也不是這麼說的……”張誠像是想到了什麼,起身讓到了一邊,“世間萬物相生相剋,如果對方施展了什麼高深的鬼術,我這情況不容易觸發。但婉兒是法師,真氣與鬼力水火不容,有可能會發現什麼!”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見張誠同意,林婉兒也不猶豫,雙手一翻掐出一個手印,說道:“這一招是小曼姐剛教我的,專破虛幻之術,我這也是第一次用,要是不行的話,你們別笑話我。”

說完,林婉兒默唸了幾句,雙手開始在半空划動起來,真氣從指間放出,居然凝而不散,逐漸形成了一幅圖畫。

張誠滿是好看了看,發現林婉兒畫的居然是一隻朱雀,雖然只有寥寥幾筆,羽毛什麼的都沒勾畫出來,但還真有幾分神韻。

朱雀高昂着頭,做出仰天長鳴的姿勢,給人一種即將沖天而起的感覺。

“喲,看不出來林老師還會畫畫,難道以前是教美術的?”諶小冰瞪大了眼睛,忍不住誇獎了一句,但隨即又問道:“不過你這朱雀……爲什麼沒有眼睛。”

“你是不是傻?畫龍點睛聽說過沒有,最重要的一步當然要最後才畫。”張誠削了諶小冰一巴掌,讓他不要打擾林婉兒做法。

“行了……”又過了幾分鐘,朱雀的圖形終於完成,林婉兒的額頭也泌出了一層香汗。

她略微喘了口氣,隨即咬破指,用自己的法血在朱雀眼部點了一下,神的一幕隨即發生。

只見這隻由真氣幻化而成的朱雀,眼突然放出金光,腦袋也緩緩擡起,展開雙翅,嘴巴張開,猛然發出一聲清吟。

聲音高亢婉轉,有點像是雄雞打鳴,但又雞鳴要雄渾無數倍。

朱雀在房間裏盤旋兩圈,然後全身亮起一道絢麗的神光,慢慢化作一股紅色煙霧,落在牆角。

之前堅硬的水泥地瞬間出現了異變,只見有一米見方的地面突然軟化,像是蠟燭融化了一樣,不斷往下淌落,很快露出一個黑色的大洞,裏面深不見底,也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

“這是什麼情況?”

見到這一幕,張誠頓時目瞪口呆,“這可是二樓啊!哪來的地洞?”

諶小冰也是一臉的驚悚,緩了好一會突然尖叫道:“這是萬象空間!”

“萬象空間?什麼玩意兒?”

張誠頓時一愣,看向諶小冰。

諶小冰嚥了口唾沫,聲音乾澀的說道:“之前你去過屍界,應該知道除了三界之外,還有別的空間吧?”

張誠心頭一沉,“你該不會是想說……這下面是那些傢伙開闢出來的空間吧?這尼瑪至少也是將臣那個層次,我們還打個毛?”

“我不說這個意思……”諶小冰搖了搖頭,“我想說的是,當年將臣把陽間一分爲二,其一部分變成了現在的屍界,但是法術界有個說法,當年陽間並不僅僅被分割成兩塊,還遺落了很多碎片空間。這些空間都很小,有的甚至還沒一個籃球場大……這些空間,都被統稱爲萬象空間。”

緩了口氣,諶小冰又接着說道:“那些傢伙如果真是幽冥鬼域的人,應該沒能力單獨開闢空間,否則還在鬼界跟陰司鬥個什麼勁兒?他們應該是掌握了這處萬象空間的座標,用鬼力在這裏打開了一個缺口,將那些人全部收了進去。” “現在怎麼辦?下不下去?”林婉兒滿臉忐忑的看向張誠。!

“來都來了,下肯定是要下的,但是怕進去容易出來難……”

張誠有過去屍界的經驗,所以也不急着動身,想了想掏出手機,撥通了侯淨山的電話。

電話接起之後,張誠讓侯淨山趕緊帶着弟子過來,一來守住浴場周圍,避免自己進去之後又出什麼事,二來激發魂印留個座標,免得到時候有進無出。

安排好之後,張誠看了看諶小冰和林婉兒,猶豫着說道:“下面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要不我一個人去,你們在面等着。”

林婉兒立刻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我現在已經是真人修爲了,你不是也想讓我多積累一點經驗嗎?這次可別想再甩開我。”

諶小冰嘴角抽了抽,嘆氣道:“你們都去了,我一個人留在這兒,等猴子來了還不知道怎麼看我……算了算了,要去一起去,多個人也多個照應。”

見兩人怎麼說,張誠也沒再堅持,拉着二人的手,提了一口氣,直接跳進了腳下的黑洞之。

林婉兒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說不怕那是假的,剛一進去,她緊緊摟住張誠的手臂,一刻也不敢放鬆。

大概經歷了十幾秒的自由落體,三人的下方出現了一點微光,張誠有經驗,立刻拉着他們朝那個方向飄去,一陣天旋地轉之後,雙腳終於落在了實地面。

擡頭朝四周看看,張誠發現這是一個昏暗的空間,空氣迷濛,天空和四周都籠罩着一層紫色的光,像一個巨大的碗倒扣在面。

諶小冰咧着一張大嘴,指着光圈說道:“這是萬象空間?怎麼還有毒圈?吃雞啊?”

張誠環視一圈,從光圈的範圍估算了一下,這片空間的確不大,應該在五公里之內,那層紫光很可能是空間屏障,出了這個光圈範圍,周圍應該都是無盡虛空。

“你們快看!”

突然,林婉兒好像發現了什麼,指着地叫道。

張誠跟諶小冰連忙低頭一看,發現腳下的土地有很多凌亂的腳印。

但是仔細一看,他們發現這些腳印都只有足尖,沒有足跟,看去跟馬蹄印差不多,十分怪異。

諶小冰想了想,開口說道:“被鬼身的人都是頭重腳輕,踮着腳走路,這些足跡,應該是那些失蹤者的,他們果然被抓進了這裏!”

張誠點了點頭,順着腳印往前一看,發現前方是一大片樹林,雖然這片空間沒有日光,但是依舊生長得鬱鬱蔥蔥,非常茂密。

在樹林的間,正對三人的位置有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密密麻麻的腳印順着這條路一直延伸到樹林深處。

這條小路看去荒廢已久,兩邊長滿了雜草和灌木,仔細一看,一些尖銳的灌木還掛着碎布和血跡,應該是那些失蹤者走過時留下的。

張誠拿出哭喪棍,將擋在路的灌木和藤蔓植物挑開,一路往裏走去。

諶小冰跟在後面,兩隻眼睛不停在黑暗的樹林裏搜索,雖然什麼也沒看見,但是卻莫名生出一種被窺視的感覺,讓他十分不好受。

林婉兒走在間,也是一臉的緊張,從口袋裏摸出陰陽盤一看,發現指針居然不停打轉,嘩嘩作響。

“好深的怨氣!”

林婉兒倒吸一口涼氣,連忙趕到張誠身後,低聲提醒了一句。

張誠點點頭,沉聲說道:“這裏既然是鬼魂弄出來的,怨氣當然很深,不過我還沒看出什麼端倪,大家都小心點!”

越往裏走,溫度變得越低,大概走了幾分鐘,周圍的氣溫像是從秋天一下到了冬天,周圍的樹木都掛了白霜,連光線也暗了很多。

張誠突然像是有所發現,停下了腳步,面色凝重的左右張望起來。

“怎麼了?”

一見他停步,諶小冰跟林婉兒立刻將法器拿在手,隨時準備出手。

“你們……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張誠回頭問道。

“聲音?”諶小冰側耳一聽,果然隱隱約約聽到一陣異響,很是微弱,但是十分有節奏,好像有人躲在兩邊的樹林,朝他們……鼓掌。

“怎麼會有掌聲?難道樹林裏有人?”林婉兒瞬間臉色一白,退到了張誠身邊。

“別緊張,除了聲音,我暫時沒發現什麼問題……”張誠環視一眼,緩緩說道:“不過……腳印到了這裏越變越少了,那些失蹤者應該是進到樹林裏去了。”

一邊說,他一邊走到路邊,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樹林非常茂密,而且樹與樹之間掛滿了藤蔓,像一張張大,根本不能容人通過。

但是腳印減少是事實,那這些不見的人,到底跑到哪去了呢?

而且走進之後,掌聲愈發的明顯,好像是從樹梢傳出來的。

張誠擡起頭,仔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幾顆大樹,發現這些樹都是一個品種,每一顆直徑都在兩米以,高達二三十米。

從模樣來看,這些樹有點像是陽間的槐樹,但是樹幹和葉片都是黑灰色,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而且靠近一嗅,還隱隱能聞到一絲血腥氣……

張誠心頭一沉,突然一躍而起,手一伸從一棵樹摘下一枚果實,外面帶着硬殼,形狀大小像是黑色的荔枝。

但是掰開之後,一股鮮紅色的液體立刻從裏面爆出,裏面的果肉也是一坨黏糊糊的爛肉模樣,散發出陣陣惡臭。

林婉兒立刻捏住鼻子,皺眉說道:“這是什麼果子!怎麼會這麼臭!”

“這是……鬼息果!”諶小冰嘴角一抽,眼露出一絲厭惡之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些樹應該是鬼界的陰生樹木,叫做鬼拍手……”

“鬼拍手?”張誠一臉的嫌棄的將果實扔掉,說道:“好怪的名字……”

諶小冰點點頭,“之所以叫鬼拍手,是因爲這種樹會發出鼓掌的聲音,吸引別的生物靠近,然後吸食變爲自己的養分,吸收不了的部分會傳遞到果實裏,這些果實變成了腐肉一樣的東西……” “你……該不會是想說,那些失蹤者……都被這些樹給吃了吧?”

林婉兒聽完,呆呆的看着被張誠摔在地的果實,腐肉和血鋪散在地,看去更加噁心。

諶小冰表情嚴肅到了極點,看向張誠,沉聲說道:“我們是活人,不能靠得太近,你檢查一下樹幹,用鬼力腐化,應該會有所發現。”

張誠點點頭,鬼力乃是寂滅之力,雖然對付陰生鬼物不像陽間生物那樣管用,但同樣有效。

他小心翼翼的將右手按在樹幹,一股鬼力順着手臂放出,一點點融進樹皮之。

樹幹立刻冒出一股白氣,味道像是腐爛的屍體燒焦了一樣,十分難聞刺鼻。

接着從張誠的手掌周圍開始,樹皮飛快發白,像腐朽了一般,一點點軟化。

但即使如此,鬼拍手的樹幹依舊堅硬,普通人算是用刀斧都不一定砍得進去。

但是這對張誠來說不算個事,在放出鬼力的同時調出一股屍氣,整隻右手連帶着小臂瞬間化爲銀色,手指一動輕鬆摳進樹皮,撕下來一大塊,繼續再挖。

鬼拍手的直徑寬達兩米,張誠連撕了好幾把,半身幾乎都探進了樹洞,在接近樹心位置時,減慢了動作。

很快,最後一塊樹肉被挖去,鬼拍手的心出現了一個黃乎乎的東西。

張誠藉助鬼眼往裏一看,赫然發現這是一張人臉,面容枯槁、臉色蠟黃。

這個人完全鑲嵌在樹幹裏,已經幾乎與樹木長成一體,五官模糊,皮膚周圍的木頭互相粘連,只能看出一個大致輪廓,連男女都無法辨認。

“果然是這樣……”

看見這一幕,諶小冰驚得說不出話來,本想湊去想看個仔細,結果那人臉突然睜眼,嘴巴張開,口發出一陣怪叫。

只見他嘴裏一顆牙齒也沒有,舌頭也已經融化,只剩下一個黑洞,看去極爲可怕。

“臥槽!”諶小冰差點炸毛,急忙躲到張誠身後,不敢再看。

張誠眉頭緊皺,眼前這人,應該是失蹤者之一,從現在的樣子來看,肯定是救不活了。

但是如果留他在這兒,只會承受更多的痛苦,慢慢被鬼拍手消化吸收。

張誠心裏一橫,伸出食指在對方額頭一點,立刻留下一個血洞,黑紅色的膿血飆射而出,夾雜着一堆碎肉,散發出燻人欲嘔的腐臭味。

不一會兒工夫,原本飽滿的腦袋扁了下去,只剩下一張皺巴巴的皮囊。

看來這鬼拍手吃人的本事跟蠍子這類昆蟲差不多,先將獵物擒住,然後腐蝕掉內臟,最後再弄破皮膚吸收這些濃汁,像吃灌湯包一樣。

“這……這人是怎麼進去的!”林婉兒不可思議的叫了起來。

“鬼拍手是陰生樹木,跟陽間的樹不一樣……”諶小冰想了想,伸出一隻手,緩緩靠近另一顆大樹。

果然,在距離一米左右的地方,樹皮突然蠕動起來,從到下裂開一條長達兩米的豁口,交錯的樹皮像是兩排獠牙,朝着諶小冰的方向不斷開合。

“看見了吧?”諶小冰收回手說道:“陰生樹木對活人有感應,只要一靠近會本能的吞噬,所以我剛纔讓張誠動手。”

“那……難道這些樹裏,都有人嗎?王大富他……”林婉兒環顧附近密密麻麻的樹木,感覺背後直冒涼氣。

張誠也是臉色難看,如果對方的目標是自己,那這些失蹤者都只是誘餌而已,根本沒必要殺掉。

但是從眼前的情況來看,好像又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難道……王大富也像剛纔那人一樣,已經遇害了?

張誠剛要開口,突然聽見前方傳來一陣嘩嘩作響的聲音,緊接着周圍的鬼拍手同時開始瘋狂搖動,原本寂靜的樹林突然變得一片嘈雜。

三人同時一驚,轉頭往前一看,發現鬼拍手飄落下無數葉片,然後被一股旋風捲起,形成一道直徑三米,高達百米的黑色龍捲風,沿着小路朝他們狂卷而來。

“好強的怨氣!”

現在是在對方的地盤,自己人生地不熟,張誠也不敢貿然進攻,況且林婉兒還在自己身後,得顧及她一點。

於是他並不正面硬碰,一邊帶着兩人後退,一片吐出一口鬼氣,形成五個面目猙獰的骷髏頭,朝着龍捲風猛衝而去。

諶小冰也不閒着,將九葉蓮臺拋到半空之,口急念一聲佛號,金光瞬間灑下,護在三人的周圍。

不過眨眼之間,那股怨氣凝聚而成的風暴已經飛到了面前,五個骷髏頭同時燃起一陣紅光,從到下飛入其,然後轟然炸開。

在龐大的爆炸力下,龍捲風出現了五處破口,風力瞬間減弱,但是也沒有立刻散去,而是以小路爲心朝四周蔓延開來,捲起無數泥土落葉,給人一種世界毀滅的錯覺。

過了數個呼吸時間,旋風才逐漸散去,風眼的位置出現了一道黑影。

張誠透過落葉一看,頓時愣住了。

那是一個假人,不是擺在服裝店裏的那種,而是紙紮鋪裏扎出來的紙人,臉蒼白一片,沒有五官,但是頭卻帶着精美的頭飾,身穿着一條大紅裙子,看去像古時候結婚時穿的鳳冠霞帔。

“我靠!”諶小冰只是瞟了一眼,瞬間臉色大變:“這是鬼新娘!這下麻煩大了!”

“鬼新娘?這是什麼鬼?”

“配冥婚聽說過吧?有些還未成婚的年輕男女夭折之後,家裏人怕他在下面孤單,所以給他們找個伴……但是有些缺德的法師爲了賺錢,將一些新喪女鬼的魂魄禁錮在紙人之,然後賣給一些大戶人家隨葬。這樣說是配冥婚,實際這些女鬼只會淪爲墓主的玩物,承受千百年的折磨,永世不得超生……時間一長,這些女鬼必定怨氣滔天,一旦脫困,實力遠超普通鬼魂!從她這幅造型來看,估計至少也是鬼首!”

“鬼首?”張誠短暫的驚訝之後,隨即冷哼一聲,“鬼首又怎麼樣?還怕它不成?既然敢露面,那別想走了!” 雖然話說得硬氣,但是張誠還是有些暗暗心驚,因爲對方流露出來的怨氣實在是太過駭人,遠超以前他見過的鬼魂。!

而且身體是紙人,多半還是一隻特殊形態的鬼,說不定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招數,還是小心點的好。

望着對面空白的一張臉,林婉兒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右手的五銖錢差點捏不住掉在地。

張誠擋在她面前,輕聲說道:“別怕,有我在!”

說完,他看向鬼新娘,大聲說道:“你們不是想引我來這兒嗎?現在我來了!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

“咯咯咯……用鬼力溶解鬼拍手的樹皮,然後又用屍魔之身毀樹……”鬼新娘的身體站在原地,肚腹發出一串尖銳的笑聲,“你果然是鬼屍同修!”

張誠眉頭一皺,“我是不是鬼屍同修關你屁事!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到底想幹什麼!”

“我們……有可能是你的盟友,也有可能是你的敵人。”

鬼新娘緩緩擡起自己的右手,摳住額角,用力往下一撕,只聽“呲!”的一聲,臉的白紙被扯了下去,下面居然露出一張男人的臉,仔細一看,居然是王大富那老貨!

“你……”張誠瞬間臉色一變,隨即鬆了口氣,既然王大富沒被鬼拍手吞噬,那應該還沒死,對方擒住他,無非是想讓自己投鼠忌器而已。

“只要你放了我朋友,我跟你結盟,怎麼樣?”

張誠一本正經的說道,但是心裏卻打定主意,只要王大富一脫險,他立刻出手弄死對方。

“咯咯咯……”一聽這話,鬼新娘突然大笑了起來,“是不是盟友,現在可不是你說了算,想救你朋友,先過了這一關吧!”

說完,她突然兩手一揮,無盡怨氣從袖噴出,化作一股股陰風,朝着周圍的鬼拍手吹去。

陰風吹過,樹梢頓時發出一聲聲尖銳的鳴叫,隨即變成無數悽慘的哭聲。

張誠三人悚然變色,連忙轉頭朝周圍看去,只見樹影搖動間,無數鬼影顯現,模樣都跟之前在樹心裏見到那人差不多,五官模糊,全身浮腫,無數樹藤從身體里長出,連在鬼拍手的樹梢,四肢無力的在空亂抓,嘴裏不斷嚎叫,看去非常痛苦。

只是一瞬間,周圍的樹木掛滿了這些鬼影,密密麻麻的,簡直是恐怖到了極點。

“張誠……”林婉兒躲在張誠身後,身體一片冰涼,緊緊貼着他。

張誠此時也是嘴角直抽,這些鬼影很顯然是被鬼拍手吞噬的人,屍體化了,但是魂魄依舊被困在裏面。

現在周圍每棵樹都有幾隻這樣的鬼,可想而知……在那些失蹤者之前,肯定還有不少人受害。

這等恐怖的場面,別說是在陽間了,算去屍界的時候都沒遇到過。

那些被掛在樹的魂魄,隨着陰風的吹動搖擺不定,一邊旋轉,一邊朝着張誠揮舞着雙臂,四面八方都是一片鬼哭狼嚎。

張誠定了定神,看向鬼新娘說道:“氣勢的確不錯,但是想用這些鬼魂來對付我,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話音一落,張誠突然一躍而起,朝着最近的一棵鬼拍手跳去,哭喪棍在半空一揮,密密麻麻的樹藤被斬斷,那些鬼魂失去束縛,立刻尖叫着撲了過來。

“諶小冰,送門的功德,你還等什麼!”

一聽這話,諶小冰瞬間明白了張誠的意思,連忙雙手合十,口急念大悲咒。

“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南無,阿唎耶,婆盧羯帝,爍缽囉耶。菩提薩埵婆耶,摩訶薩埵婆耶,摩訶迦盧尼迦耶,唵……”

論符咒陣法,道家肯定佛門厲害不少,但是超度之術,還是佛門更盛一籌,更別提他是孔雀明王的轉世之身,在西天還有不少熟人。

隨着諶小冰的唸誦,他的身後很快浮現出孔雀明王的法相,放出道道金光。

“明王轉世?”見到這一幕,鬼新娘的聲音也有些驚訝,但是並沒有出手阻止,而是靜觀其變。

只見明王法相放出陣陣金光,沖淡了陰氣,籠罩四周。

接觸到金光,那些撲向張誠的鬼魂,猙獰的表情都瞬間淡去,轉而化爲一臉祥和,朝着法相飛去。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往生極樂去吧!”

隨着諶小冰一聲大喝,明王法相的雙手合在一起,組成一個圈,那些鬼魂立刻一串而過,消失不見。

諶小冰這邊負責超度,張誠也不閒着,身影在鬼拍手之間來回穿梭,每一棍子掃出去,有七八個鬼魂落下,被佛光吸引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