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記者本想上前問他,可看到晉文修那張臉,他止住了。

2021 年 10 月 31 日

晉總今天的臉色不太好,火氣有點大。

莫非今天晉氏集團的官司要輸?

他趕緊拍了一張晉文修的臉,心想,今天的新聞有着落了,而且絕對是爆款。

萬里無雲的天,這日,蘇氏集團和晉氏最後的官司開始。

「晉氏集團代理的一百二十三家公司均與晉氏取消了合約,此訴訟不成立,蘇氏集團沒有違約。」

一錘定音。

這結果在蘇淺淺的意料之中。

晉文修走到他面前,唇邊噙起一抹玩味的微笑,「蘇總好手段!」

蘇淺淺謙虛的說,「過獎過獎,也就小孩把戲。」

這話落在晉文修耳中有些刺耳,彷彿是蘇淺淺在嘲笑他。

這邊官司剛結束,晉氏打不贏官司的消息,早在兩個小時之前就傳遍了江城市。

晉昭南收到下屬送來的消息,破口大罵,「逆子,瞞着我做下這等蠢事,晉氏的臉都被丟盡了。」

晉昭南氣的不是晉文修出手對付蘇氏集團,他是氣晉文修打輸官司丟了晉氏的臉面。

忍下怒氣,他道:「給我接通吳市長電話。」

法院外,蘇小滿好奇的和旁邊人說,「燕叔叔,你是來看我媽咪的嗎?」

「嗯。」燕綏點頭,看着蘇小滿,他的神情不自覺的柔和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自己對面前這個小男孩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歡。

蘇小滿揚起天真的小臉,笑嘻嘻的說,「媽咪知道你來看她一定會很開心。」

「真的嗎?」燕綏哄小朋友,他在腦海中想了一下蘇淺淺開心的模樣。

發現自己隱約有點期待。

「蘇小滿!」蘇淺淺的語氣中帶了些不易察覺的怒氣,但當她看見蘇小滿旁邊的人時,神色一下放輕鬆。

蘇淺淺板着臉訓斥蘇小滿,「為什麼跑出來的時候不和我說一聲?」

蘇小滿道,「媽咪,我出來上廁所,結果碰到了燕叔叔,就和他多說了幾句話。」

蘇小滿像個委屈的小可憐,他眼神頻頻看向燕綏。

燕綏接收到他的示意,突然發覺這個小朋友有些可愛,他忍不住幫腔道:「小滿是個很乖的孩子,他不會亂跑,這次只是遇見了我。」

「那下次要是遇到別人,小滿也偷偷跑出去怎麼辦?」

蘇淺淺沒有責怪燕綏的意思,她只是擔心,小滿還只是個孩子,萬一走丟了怎麼辦?

「走吧,小滿回去了!」

蘇淺淺牽着小滿,蘇小滿一步三回頭的看向燕綏,那委屈的小眼神彷彿帶着勾子,燕綏不自覺的被他勾走。

燕綏看着二人離去的背影,他也回到了車上,其實他今天就是來看蘇淺淺的。

他想看看,這個傳說中的修復大師竹伊到底還有幾面?

初次見到蘇淺淺,她身上就有一種讓他忍不住靠近,想去探索的神秘感覺。

燕誠開着車,他心裏跟明鏡似的,說道:「三叔,你要是放不下侄兒和三嫂,還不如早點把他們接回家中。」

燕綏冷冷冷問,「高數二做完了嗎?」

燕誠趕緊閉嘴。

後面,一輛車一直跟着他們,燕誠注意到了。

他想甩了這車,結果,聽燕綏說,「在前面陰涼處停車。」

燕誠依照言停下,後面那輛車也停下。

從車上走下了一人,那人一身高定西裝,個頭大約在1米88,氣宇軒昂,眉宇間儘是冷漠。

「燕總,許久不見!」厲雲深笑着打招呼。

燕綏比厲雲深還高半個頭,他垂眸看着厲雲深,道:「你想要的東西,我這裏沒有。與其一直跟着我,不如回家從你家那小姑娘身上找找線索。」

厲雲深笑了:「那燕總也是在蘇淺淺身上找線索嗎?」

「與你何干?」燕綏道。

厲雲深道:「與我有不有關,是我說了算。」

風乍起,兩人都沒有說話。

但二人的氣氛非常古怪,彷彿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過了良久,厲雲深率先開口,「燕總,我們還會再見的。」

隨後他開車離開了這裏。

燕誠道:「三叔,要不要教訓他?感覺他的腦殼不是很好使。」

他三叔手裏什麼都沒有,為什麼所有人都認為他有。

「你可以去試試。」燕綏漫不經心的說道。

燕誠不是厲雲深的對手。

車上,蘇小滿一直跟蘇淺淺認錯。

「媽咪,我今天就出去了一小會兒。」

「我沒有亂跑,看到是燕叔叔我才和他說話,要是換了一般人,我是不會理他的。」

蘇淺淺板着臉,不說話。

蘇小滿這才知道自己是真的錯了,他委屈的快要哭出來。

蘇淺淺道:「我不是在怪你和燕叔叔說話,小滿,下次不管去哪裏都要跟我說一聲,不然媽咪會擔心的。」

「我知道了。」蘇小滿道。

高寒江今天沒有去法院,蘇淺淺的電影今天開工,他去站台了。

高總親自站台,對子公司的人來說,這是一種重視,他們也更有幹勁。

蘇淺淺帶着蘇小滿來到這裏。

「蘇總一起來合照一張。」歐陽謙熱情的邀請蘇淺淺。

蘇淺淺笑着婉拒,「我就不了,你們照吧。」

「來嘛,蘇總,一起。」這時候楊震也過來邀請蘇淺淺

高寒江看出了蘇淺淺隱約的抗拒,他道:「歐陽導演,楊導,快點拍照就差你們倆了!」

那兩人趕緊過去,這才放過了蘇淺淺。

蘇淺淺輕笑着看向高寒江,目光中有一絲感激。

高寒江接收到了這個意思,他也開心的笑了,這一幕被定格在照片上。

蘇淺淺不知道的是,她和蘇小滿也被人拍了,是蘇雪柔雇的人。

影視城本來就有很多攝影機位,所以蘇淺淺也沒有注意到。

「香格里大酒店,我請你們吃飯。」蘇淺淺道。

所有人歡呼。

高寒江抱起了蘇小滿,「怎麼了?感覺今天有點不開心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初結束戰鬥,陳紅豆走上前祝賀著,而安染此時在擂台上激戰正酣。

李初回到觀戰席,林上塵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說道:

「可以啊,這就贏了?打了有三十分鐘?」

「三十分鐘還不夠,疼死我了。」

李初皺了皺眉頭,虎尾的重擊讓後背還在隱隱作痛,林上塵看了一眼坐會到觀戰席的張出揚,輕哼一聲,道:

「我知道那個人為什麼下手這麼狠了,你看那裏。」

順着林上塵說的方向看去,張出揚一臉氣憤的坐在座位上,在他的身邊,還坐着一個熟悉的面孔,只不過李初有些認不清:

「那是什麼人?眼熟。」

「白濤然,上次在飯店裏耍小聰明的,沒想到這種人也能成為安字院的學生,估計是一夥的,認出你了。」

李初切了一聲,輕描淡寫的說道:

「樹欲靜而風不止,隨遇而安吧,」

李初看着擂台上的文斗,文斗分為兩種,一種是武文斗,一種是雅文斗,像是剛才的戰鬥就屬於武文,而飛花令,辯論,作詞,書法等都屬於雅文,一文一武,在於平衡。

安字院學生的境界普遍在三級學徒,文斗方法小打小鬧,有的人甚至連完整的字意都不能體現,這讓李初頗為無聊。

就在這時,他看到一個區域,整個被黑暗籠罩,看不清裏面的情況,過了不到半分鐘,黑色逐漸散去,新來的吳序雙手插兜站在擂台上,而他的對手錶情驚恐,神色慌張,蹲坐在地上蜷縮成一團,不停的發抖。

界馬上消散,吳序毫不理會,臉色平淡的走下擂台,他抬起頭,看向李初這邊,邪魅一笑,轉身退場。

看着那個學生被抬下擂台,李初表情些許凝重,他回憶著那個黑幕,熟悉的招式卻又始終想不起來,在另一個擂台中,一個學生被驚雷劈成黑炭,李初看着雷電發出的刺眼白芒,回憶卻混亂不堪,想不起任何東西。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難道真的是學生嗎?我怎麼什麼都想不起來?」

李初輕輕說着,就在這時,主持人說出下一組的名單,是林上塵的團隊戰。

「行了,到我了,看兄弟我的表現。」

林上塵拍了拍李初的肩膀,起身離開觀戰席,李初笑了笑,說道:

「別拉胯啊,耽誤了人家大小姐晉級。」

「有我在沒意外。」

團隊戰區,林上塵深吸了一口氣,看着身旁懷抱古琴的古風少女,說道:

「柳姑娘,還記得我嗎?沒想到你也是安字院的學生。」

柳月見輕輕一笑,語氣平淡說道:

「沒想到,你我林柳兩家,還能在家族之外的地方遇到,林大公子,很高興見到你,上次謝謝你。」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