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見龍天翼都這麼開口了,雖然不明白對方的為什麼不接受祭禮,不過酋長等人也只能滿足神明的要求。

2021 年 12 月 12 日

……

一個月後

金色的夕陽透過門帘射入石制屋內,龍天翼盤坐在一張鋪著獸皮的石床上緩緩的睜開眼睛。

「太慢了……」

體內殘留的異種能量只減少了微乎其微的一絲,龍天翼不滿的皺起眉頭。他很擔心菲莉斯和自己老哥,就算只是一點點,他也想快點離開這個世界。

稍稍嘆了口氣,龍天翼走出屋子,看見外面已經聚集了十幾個孩子。見到龍天翼后,孩子們恭敬的向他打了個招呼,隨後他們直接坐在地上等到著龍天翼給他們講述各種知識。

來到這個部落已經過了一個月,除了每天都要排除體內異能量外,龍天翼也會抽出一點時間幫助部落里的人,或是救治狩獵受傷的人或是解決一些部落里的難題。教導孩子們也是龍天翼的想法,他無法改變什麼,不過擁有更多的知識孩子們將來能夠活下去的可能性將更高。

教導了孩子一些有關急救的知識后,龍天翼輕笑著問道:「大家有什麼不懂的或者想問的問題?」

這時一位看上去大約七八歲,頭上插著一朵小花的女孩舉手問道:「老、老師……老師真的是神明嗎?」

「老師當然是神明,羽蛇神老師又是用神力救活了受傷的大家,又用神力一拳打死了上次闖進部落的大熊,怎麼可能不是神!」一位看上去十歲左右、戴著獸牙項鏈的男孩當即反駁道。

「可是老師都沒有接受過祭禮。」

女孩的名字就是花,男孩兒則是叫牙,兩人都是黎明的孩子,也是部族中與龍天翼最為親近的孩子。

「神明啊……」龍天翼笑了笑隨後輕聲說道:「是神還是人……這取決於大家是怎麼看我的。」

「那老師除了魁札爾科亞特爾外,還有其他名字嗎?」

「有啊。」龍天翼點頭道,羽蛇神這個稱號是部落里的人傳開的,龍天翼並沒有真正承認過。不過因為解釋起來太麻煩,所以他也懶得否認,反正自己又不是要害他們。

「不過想要知道老師的名字的話,就在明天的課上將老師今天教導的東西都背出來。」

龍天翼摸了摸女孩兒的小腦袋,他看著依然在忙碌著的其他人隨後回到了自己的房屋之中。

「好了,加把勁,今天就能清除千分之一的異能量了。」

再度進入深層修鍊之中,龍天翼隔斷了外界的大部分感知將意識沉入體內。

……

夜幕降臨,皎潔的圓月高掛在夜空之中散發著清冷的光芒

距離龍天翼所在部落數十公裡外的密林之中,一座祭祀用的金字塔內部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響。

隨著兩道紅光閃爍,一位高大的身影緩緩從金字塔內走出,看其身形應該是一位男性。

男人扭動著因為沉睡一個月而顯得有些僵硬的關節,稍稍活動過後,男人吐出一口白氣,手中拿著一個石制面具一個跳躍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男人沒有名字,原本因為實力低下的原因而被當做下人使喚,不過在前段時間另外三個同族暫時離開了這裡,留下了男人駐守這個據點。

待在這種有人供奉,有人自願獻上生命給自己吞噬的好地方,男人也沒有什麼不滿。而且這裡遠離敵人所在的大本營,只要做事小心一些,根本不用擔心被找上門。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 「皇妃,陛下怎麼樣了?」

「可有危險?」

「……」

看著七嘴八舌的臣子,童薇冷冷一笑:「你們很想看見陛下有什麼事么?」

眾人一凜,紛紛跪倒。

「皇妃,我們要求面見聖上,此事存在詭異!」

「老夫懷疑,有人誣陷我等!」司徒薔薇不咸不淡的說道。

齊刷刷的目光看向童薇,各懷鬼胎,陛下遇刺,生死不明,誰甘心在外面站著?

童薇冷冷一笑,一反常態,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少女殺手。

走上前三步,沖司徒薔薇勾了勾手指。

「你側耳聽來。」

司徒薔薇的老臉狐疑,看了看四下,最終眯眼伸出了頭。

童薇嘴角閃過一絲得逞的笑意。

一剎那,公孫若水反應最快:「小心!!」

但提醒終究是慢了。

啪!!

清脆的耳光聲傳出。

童薇狠狠的一個巴掌,扇在了司徒薔薇七十歲的老臉上!

十七歲的少女,扇了普天之下最具權柄的老者!

震撼力,不可想象。

全場震怖,頭皮一炸!

倒吸冷氣的聲音從人群中接二連三發出,就算是顧春棠等人的眼珠子也都快要掉在地上。

童薇,竟然打了司徒薔薇……

全場,死寂。

只見司徒薔薇的老臉上,迅速紅腫。

「皇妃!!!」

他的聲音宛如厲鬼在索命,滔天怒火在他的老辣雙眼中綻放!

他握緊拳頭,枯槁一般的手臂在顫抖!

青筋暴怒,即便再有城府,也到了暴走的邊緣。

這是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皇妃,你是當老夫好欺負嗎?」

「啊??!」他暴吼如雷!

刷刷刷!

錦衣衛迅速上前,保護童薇。

她本人露出解氣的笑容,竟是絲毫都不怕,抬起俏臉,輕哼道。

「老東西,打你一巴掌,算是輕的。」

「哼,證據確鑿,你怎麼解釋?!」

啪。

她扔出那支斷箭。

眾人一看,表情再度震撼。

「是司徒門閥的箭!」

「你們看,上面有司徒二字!」

「好啊好,門閥真的懷恨在心,報復陛下!」

「為了限土令,真是喪心病狂!」

「……」

顧春棠等人冷笑質問;「司徒薔薇,你這老匹夫,還有什麼好說的?」

「土地不願意分,就算了,為何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司徒薔薇屈指成爪,抓著衣袍,壓制怒火。

咬牙切齒道:「這不是老夫的箭矢!」

「箭矢也可以仿造!」

「這算是鐵證嗎?」

童薇冷笑:「那你的意思是說,陛下自己往自己身上插箭,來陷害你了?」

公孫若水冷淡回懟:「那也不一定?」

「老女人,是不是剛才皇帝哥哥沒收拾夠你?!」童薇脾氣上來,仰頭就罵。

公孫若水雙眼一怒,沒有那個女人可以接受老女人這三個字。

面色一寒:「你說什麼?!」

童薇不嫌事大,故意大聲嚷嚷:「我說你是個老女人!」

「呸,狩獵之前還勾引皇帝哥哥呢!」

公孫若水氣的顫抖,心中大罵,這小賤人!

她堂堂族長,怎麼可能敢背這種黑鍋。

當即怒斥:「皇妃,你不要以為你身份高貴,就可以胡言亂語!」

童薇放聲大喊:「是嗎?」

「哼,狩獵前你跟皇帝哥哥說悄悄話,皇帝哥哥摸了你好幾次,也沒見你反對。」

「呸,還是族長,不要臉!」

「你連兒子都生不出來!!」

聞言,許多人都對公孫若水投來了異樣的眼光!

特別是六大門閥之主,疑心更重了!

公孫若水氣到臉色蒼白,五指緊捏:「賤人,找死!!」

「……」

就在場面極度混亂之際。

忽然,大帳內的秦雲走出。

「住手!!」

他在孫長生等人的攙扶下,緩慢走來,臉色蒼白,表情痛苦,儼然就是中箭后重傷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