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見豪力失去戰鬥能力後,大嘴雀高興的飛了一圈,然後飛回真嗣身邊,真嗣則扔出精靈球,砸向豪力。

2021 年 1 月 7 日

“嘟~嘟~嘟~叮~”

真嗣還是老樣子,看見豪力已經被收服成功了,就走了過去,撿起精靈球,拿出圖鑑開始掃描豪力了,看完資料後的真嗣,看樣子很滿意這隻豪力,於是就把豪力放回腰上,並拿出剛剛收服的腕力的精靈球說道“你自由了。”

說完就往上一拋,腕力一處精靈球,看了看四周,就立刻帶着剛剛在一旁看傻眼的腕力跑走了,邊跑還邊大聲叫着。

真嗣見此也不管了,直接朝着月見山的出口,華藍市方向走去······ 華藍市——

真嗣在月見山的月亮巖處撿到了幾塊月之石,並且還收服了一隻尼多朗,之後經過幾個小時的路程後,此時的真嗣已在晚上達到了華藍市的神奇寶貝中心······

Wωω ◆тt kān ◆¢○

“喬伊小姐,麻煩你了。”真嗣把四個精靈球交給喬伊小姐後說道。

“沒問題的,交給我吧。”喬伊小姐笑着收下了真嗣的精靈球。

再把精靈交給喬伊小姐後的真嗣和往常一樣,在吃過晚飯後就個戶張市的哥哥雷嗣打起了電話。

“老哥,我現在已經到了華藍市了,我一切都好。”真嗣冷冷的說到。

“嗯,對了真嗣,我有些話要對你說。”雷嗣看着真嗣說道。

“什麼?”真嗣好奇的問道。

“就是關於我上次打輸給神代先生後的事,我希望你能理解哥哥,自從我輸給神代先生後,我們兄弟間似乎變得不像以前那樣了,你似乎也變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因爲我打輸的原因而變得如此,如果是的話,哥哥可以給你道歉。”雷嗣愧疚的說道。

“哈?”真嗣疑惑道“哥哥,你爲什麼這麼說呢?”

“自從上次我和神代先生的比賽後,神代先生的話我也有仔細想過,或許我真的太弱了,並不適合但神奇寶貝訓練家,所以我纔回到戶張市開了這家飼育屋,我希望你能理解哥哥,不要再生我氣了。”雷嗣看着屏幕上的真嗣說道。

“大哥,是你理解錯我了。”真嗣說道。

“怎麼說?”雷嗣問道。

這次換到雷嗣疑惑了。

“我之前有氣是因爲氣大哥你半途而廢,之前爲對抗神代先生的努力白費了,並不是氣大哥你的實力太弱,自從上次和你分別之後,我也想過很多,或與開飼育屋真的是最適合大哥你的吧?而且我變得這樣是我不想從蹈大哥你的覆轍,你一向說相信自己的精靈,無論多強大的對手,你和精靈都能打敗他,可是我看了你和神代先生的戰鬥,我才明白你所說的信任,和精靈之間的友情在強大的實力面前多麼的可笑,不堪一擊,只有變強,是我要走的路,我也會按照適合我自己的路變強,大哥,你的那一套不適合我。”真嗣看着屏幕中的雷嗣大聲說道。

的確,真嗣原來的世界之前看寵物小精靈最愛小智,因爲他熱血,衝動,對精靈的愛,每一樣都散發出吸引力,可是,當真嗣的出現,一切與小智相反的一個人的出現,才徹徹底底的改變了現在的真嗣對神奇寶貝的看法。

真嗣,與其說是小智的對手,不如說是小智在照鏡子,出現在鏡子中的他,原著中的真嗣在開始是個冷酷無情的訓練家,但我們也不能否認他的才華,而且那些跟隨他的精靈卻都實力強大,並且都是自願跟隨着他,他當初收服小火焰猴時,說了讓我們一起變強,小火焰猴也願爲了變強而跟隨他,但每隻精靈激發潛能的方式不同,或許是說小火焰猴受不了真嗣的魔鬼訓練,但在真嗣拋棄小火焰猴的那一刻,小火焰猴眼中出現的是一絲不捨。

變強,是在神奇寶貝世界的每隻精靈都想發生的事,爲了變強可以吃任何的苦,想想真嗣的其他精靈,哪隻不是實力強大的存在,你說他們因爲變強也變得冷酷嗎?可是真嗣的土臺龜在看見小智的草苗龜進化成樹林龜後不懂得利用自身色優勢去對戰,而瞞着真嗣去教他,電擊獸,在銀河團來到戶張市時,最終和皮卡丘惺惺相惜,一起聯手對抗銀河團,還有,當真嗣的神奇寶貝從雷嗣口中得知真嗣輸了,都露出失望的表情,這些不都說明了真嗣的神奇寶貝存在自己的感情,沒有因爲真嗣的訓練變得泯滅人性。

雖然真嗣收服神奇寶貝時,看到不滿意的就放生,這不就像我們玩遊戲生蛋一樣,沒有5V對項,6V的就扔掉一樣,況且真嗣所仍的精靈都是剛收服的精靈,沒有什麼感情,扔掉又有什麼不可,像小火焰猴,他開始時真嗣所認可的精靈,無論他一次次的給真嗣帶來失望,真嗣也沒放棄他,最後也讓真嗣開始意識自己的方法有錯時,他才決定放棄小火焰猴,看看小智的方法是否正確,之後真嗣見到小智也還有問小火焰猴的情況就知道,他在求證這個問題。

而且現在的真嗣認爲,動畫裏的真嗣輸給小智,不是輸在實力上,而是輸在主角光環上,真嗣也是在親眼觀看雷嗣和神代的比賽後才明白這個事情的,因爲雷嗣太像小智了,但雷嗣沒有小智的主角光環,最終輸的一敗塗地,所以真嗣纔會變得這樣,不走小智的那套。


“原來如此,大哥我很高興,你不怪大哥,那真嗣你就讓大哥看看你用自己的方法培育出來的精靈到底有多強吧。”雷嗣說道。

“嗯。”真嗣說道。

“那就這樣吧,現在太晚了,早點休息吧。”雷嗣說道

雷嗣說完就掛了電話,掛完電話的雷嗣在另一頭長長的舒了口氣,看樣子是和弟弟真嗣的心結總算是化解開了,自己也就釋懷了,可是想想真嗣說到的方法真的好嗎?

······

而掛完電話的真嗣看了看時間,就回房間休息了······ 翌日

在華藍市休息了一晚後的真嗣第二天一早就收拾好行囊準備朝着枯葉市出發了,至於真嗣爲什麼不挑戰花籃道館,那是因爲就憑花籃三姐妹的實力,徽章簡直就是白送,真嗣根本就不會接受這種不用能力的到的徽章,這是一種侮辱。

可是就當真嗣準備離開時,真嗣聽到了隔壁鋪的人和他朋友說道“聽說了嗎?華藍市的上任道館館主前天回來了,就是花籃三姐妹的母親,聽說這次是回來休假,明天就走了,而且在她回來的這幾天,道館賽都是由她應戰的,目前還沒人打贏。”

“是嗎?這麼厲害啊!”

······

“上任道館館主嗎?”真嗣心中暗自說道。


花籃道館——

真嗣來到花籃道館門前,見到門口有一塊牌子寫着“由於有事,水上芭蕾暫停表演,道館賽繼續”。

真嗣見此就推門而入。

“你是?”菖蒲看着走進了的真嗣問道。

“我是戶張市的真嗣,來挑戰道館的。”真嗣冷冷的說道。

“媽,有人挑戰。”菖蒲聽完真嗣的介紹後轉頭叫道。

“來了,來了······”

真嗣順着聲音看去,之間一個年約三十的婦人從裏屋出來。

“是你要挑戰道館嗎?”婦人對真嗣問道。

“嗯。我叫真嗣。”真嗣應道。

“那跟我來吧。”

說着婦人就把真嗣帶到對戰場地了,對戰場地是一片大水池,水池上漂浮着幾塊木板。

“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艾美,是華藍道館的館主,比賽規則是1對1,誰的神奇寶貝先失去戰鬥能力誰就輸,明白嗎?”艾美說道。

“嗯,大嘴雀準備戰鬥。”真嗣說完後就跑出大嘴雀的精靈球。

在這片水池中,樹林龜太重,豪力和尼多朗是剛收服的,還無法戰鬥,所以真嗣派出會飛的大嘴雀來對戰,大嘴雀一出來就立刻在空中飛了一圈,然後才飛回真嗣的前面,艾美見此也扔出精靈球,放出自己的精靈——水箭龜,真嗣看這隻水箭龜無論體型還是樣子都十分不錯,看的出等級很高的樣子,花籃三姐妹見到母親和人對戰,也都坐到一旁觀看。

“大嘴雀電光一閃。”真嗣說道。

“水箭龜高速旋轉。”艾美下令道。

大嘴雀使出電光一閃化成一道白光衝向水箭龜,可是卻被水箭龜的高速旋轉給彈開了。

“水箭龜使出水炮。”艾美見大嘴雀被彈開就立刻對水箭龜下令道。

“衝鑽衝上去。”真嗣反擊道。

被彈飛的大嘴雀聽到後立刻調整好身子,長長的嘴立刻開始旋轉起來,然後衝向水箭龜發射出的水炮,可水炮一碰到大嘴雀的衝鑽,立刻被分成四股水柱,大嘴雀飛快的衝向水箭龜,打中了水箭龜的腦袋,看樣子水箭龜十分的疼痛。

“水箭龜跳進水裏。”

艾美見此立刻指示水箭龜跳進水裏躲避大嘴雀的攻擊,水箭龜應聲就跳進水池裏,失去目標的大嘴雀則飛回高空等待真嗣的下一步指令。

“想不到你還有點本事嘛!”艾美說道 。

真嗣沒有理艾美的話直接對大嘴雀說道“大嘴雀龍捲風。”

“水箭龜急凍拳。”艾美鎮靜的說道。

只見在水中的水箭龜“噴”的一聲沖水中衝出來,想火箭一般跳到正準備揮動翅膀使出龍捲風的大嘴雀,一下就把大嘴雀給打落水中,而水箭龜也掉入水中,但水箭龜是水系精靈自然不怕水,而大嘴雀雖然也不怕水,但它卻不會游泳,一落入水中就不斷的開始掙扎,最後雖然浮出水面,但它的雙翅已經被池水浸溼,暫時無法飛行了。

“水箭龜,給他最後一擊,急凍拳。”艾美說道。

“大嘴雀張開雙翅保持平衡,使出破壞死光。”真嗣冷冷的說道。

“遭啦!”艾美驚叫道。

無助的大嘴雀聽到真嗣的命令後,彷彿抓到就明稻草一般,立刻張開雙翼,使自己漂浮在水面,擡起頭,對着水中朝着自己游來的水箭龜就是一發威力十足的破壞死光,直接打中水箭龜的頭,水池也因此發生大爆炸,整個池水都被炸出了不少。

“水箭龜失去戰鬥能力,大嘴雀獲勝,所以獲勝者是戶張市的真嗣。”裁判看了看浮上來的水箭龜說道。

“怎麼可能?以水箭龜是在水中,而且水箭龜在水裏的速度那麼快,大嘴雀怎麼可能打中水箭龜?”菖蒲看着失去戰鬥能力的水箭龜不解的問道。

“對啊!”其餘兩姐妹也都問道。

“那是因爲大嘴雀的特性是銳利目光,所以命中率是不會低的。“艾美收回水箭龜說到”不過真嗣,剛剛的那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吧?”

“不會吧,媽,真的假的?”櫻花問道。

真嗣收回水中漂浮的大嘴雀後點了點頭,艾美不愧是道館訓練家,剛剛她看到真嗣那處變不驚的表情後就知道真嗣還有後手,只是反應過來後已經來不及了。


······

“這是華藍道館的藍色徽章,你手下吧。”艾美拿出徽章後說道。

“嗯。”

真嗣還是老樣子,收下徽章後就回神奇寶貝中心把大嘴雀的交給喬伊小姐了,之後拿回大嘴雀後就踏上了枯葉市的道路了······ “尼多朗使出連環踢。”真嗣說道。

“啊,拉達~”

在真嗣的指揮下,尼多朗迅速的衝向拉達,使出連環踢將拉達給打的失去戰鬥能力。

······

“你好厲害哦,你這麼厲害一定能打贏小明的。”路人甲說道。

“那個小明在哪?”真嗣收回尼多朗後問道。

“你順着這條路一隻往前走,就會看到一個帳篷,那就是小明的道館了。”路人甲指着一條道路後對着真嗣說道。

“嗯。”

真嗣應了一聲吼就朝着路人甲所指的方向走去了。

······

路上,真嗣與很多訓練家戰鬥了,豪力和尼多朗都一直取勝,真嗣向一路上的訓練家打聽,最終找到了目標對手,那就是擁有世界上唯一一隻不怕水的穿山鼠的小明。

很快,真嗣就到了小明的非正式道館。只見大門牌子上寫着“90連勝。”真嗣見此就毫不猶豫的掀開門簾進去了。

“我是真嗣,是來挑戰的。”真嗣冷冷的說道。

“哦,成爲我91連勝的肥料來了。”小明看着真嗣說道“跟我來吧。”

小明說完就把真嗣帶到擂臺邊說道“規則是1對1,我要用的精靈就是這隻。”

小明說完就拿出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地面,然後一直穿山鼠就從土裏鑽了出來,站在真嗣對面,擺好架勢,準備戰鬥。

“尼多朗準備戰鬥。”真嗣見此就拋出了精靈球,放出尼多朗後,精靈球就自動回到真嗣手中。

“尼多朗使出毒針。”真嗣搶先說道。

“穿山鼠防禦卷之後使出滾動。”小明也迅速下令道。

使出防禦卷後的穿山鼠防禦力迅速上升,加上滾動的旋轉力,穿山鼠迅速的衝破尼多朗的毒針,向着尼多朗撞去。

“跳起來,使出猛撞。”真嗣說道。

尼多朗見穿山鼠快撞到自己的時候,就迅速向上一躍,並藉着向下的衝力使出猛撞,一下子就把失去目標的穿山鼠給撞飛了。

“可惡,穿山鼠使出地震。”小明生氣的說道。

“跳起來。”真嗣說道。

“就是現在使出滾動攻擊。”小明奸笑道。

真嗣沒想到這隻穿山鼠的等級這麼高,已經會地震了,但跳起來躲避的尼多朗還是被穿山鼠的滾動攻擊給打中,看樣子手上還不輕。

“尼多朗,是時候進化了。”真嗣看着受傷的尼多朗冷冷的說道。

“什麼?”小明不敢相信的喊道。

小明曾經聽說過當具有一定實力的精靈訓練家是可以看出自己的精靈進化的時間的,一開始小明還不怎麼相信,因爲以自己強大的實力都不知道穿山鼠什麼時候會進化,但今天看到真嗣能這樣做,就知道真嗣是個不可小覷的對手。

正在喘氣的尼多朗聽到真嗣的話後,就大叫一聲,身上迅速就被白光包裹着,白光散去後,尼多朗進化成尼多力諾了。

其實真嗣在昨天就看到尼多朗有進化的現象出現,但真嗣知道現在的尼多朗要想進化,還差一個契機,所以這一路上真嗣不斷的派尼多朗出戰,就是想不斷的給他累積經驗,一般的路邊訓練家的實力有限,激發不了尼多朗進化,而小明只不過是尼多朗進化最後一股推力。

“好了,回來吧尼多力諾。”真嗣拿出精靈球對着尼多力諾說道。

“喂!你在幹什麼?”小明見真嗣收回尼多力諾就很生氣的對着真嗣問道“比賽還沒結束,你這麼做是在向我認輸嗎?。”

在小明看來真嗣這樣做是侮辱了他。

“我的目的達到了,這場戰鬥沒必要繼續下去了。”真嗣頭也不回的邊走向門口邊說道“這場比賽就算是你贏了吧。

“什麼?你這混蛋,你給我回來說清楚,什麼叫就算我贏。”

小明火冒三丈的邊喊着邊追了出去,可是一處門口,卻已經見不到真嗣的身影了,小明心中憤怒的說道“真嗣,你這個混蛋。”


而此時的真嗣真朝着枯葉市前進着······

幾天後——

小智一行人來到小明的道館,看見小明的牌子上寫着“98連勝,1平”的字樣,進去後的小智小明原因,小明告知有個叫真嗣的混到,比賽到一半,自己的精靈進化了,就收回精靈跑了,所以勝負未分。

小智一聽到真嗣也來挑戰過,就立刻向小明發出挑戰,但很可惜,如劇情一般再一次完敗,最後在火箭隊的幫助下,小明完成了連續百勝的記錄,開始出去旅行了,但心中卻想着找到真嗣這個混蛋,好好的和他再比一場,這一次一定要分出勝負······ 離開了小明擺的擂臺後的真嗣經過了貴族學院,神奇寶貝鄉後的真嗣此時來到了劇情中那五隻傑尼龜的城鎮,不過讓真嗣很好奇的爲什麼沒見那隻被人遺棄的小火龍,可能是真嗣來的太早,劇情還沒發生吧,就算真嗣遇上了這隻小火龍,真嗣也沒興趣,因爲只有小智才能讓這隻小火龍變強,如果在真嗣手裏的話,就會變得和動畫裏的小火焰猴一樣了,這也是真嗣爲什麼不搶先一步把小智的精靈給收服的原因,他和小智各有各的優點,缺點,真的說不清誰對誰錯。

······

今天真嗣來到這個城鎮,一進來就看見被傑尼龜軍團亂塗亂畫後的樣子,本來真嗣想在這裏補充下給養就離開了,但真嗣卻從居民口中的知這個城鎮中有兩股搗亂勢力,一股是被人拋棄的傑尼龜組成的傑尼龜軍團,而另一股是一隻卡咪龜。


小智所收服的是傑尼龜軍團的首領,那這隻卡咪龜又是哪裏來的呢?這一點讓真嗣很不明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